第八十九章 府试(二)

一夕秋月 / 著投票加入书签

饭圈小说网 www.fqxsw.cc,最快更新佞臣最新章节!

    看见这道府试大题,严衡就不由得暗暗一笑。

    他本来还担心如果这王知府不以“吾十有五而志于学”为题的话,自己还不能保证在写的文章中有“吾十有吾而志于学”此句的同时还能写一篇好文章来。

    但现在他不用担心了,因为这道出自于《大学》的时文大题是有现成的范文的。

    纪晓岚参加乡试时就是写的这道大题。

    这个虽然在辫子朝没做奴才资格却算得上是乾隆好奴才的文人还是几分文采的,据说一日必三御女,倒是很能下种。

    严衡自然是不客气的要将纪大才子的这篇乡试文拿出来抄。

    磨好墨,铺好纸,严衡便开始持笔在纸上写了起来。

    窦顶也提前从王知府那里知道了点考题的风声,所以也做了充分的准备,他很有信心这次能写出好文章来。

    但他总是不由自主地想去看看严衡的发挥。

    这一看,窦顶便看见严衡几乎是气定神闲地在写着文章,似乎无半点难色。

    窦顶暗自惊讶,心里也更为不忿,暗想自己已经知道了题目出自大学,且还做了充分的准备,但到现在临考的时候也不敢贸然下笔,他怎么就如此自信,直接下笔开写?

    莫非他真的是天赋异禀,文曲星下凡?

    人在做一件重要的事时,最怕的就是多想,一多想就容易分神,一分神就集中不了注意力,就容易降低智商。

    窦顶此时也这样,他也很想如严衡这般运笔如神,但他越急切却越想不出好的时文题目来。

    窦顶再一看小严嵩也在认认真真地写了起来,他心里也就更慌。

    家学渊源的他准备了一月多,到最后也只能草草写一篇时文完事。

    ……

    严衡这里已经完成了答卷。

    他不知道自己小严嵩有没有答卷成功,毕竟这次小严嵩面对的是没有现成的文章可以抄,对于一个五岁的孩童而已,让他原创一篇还是有点难度的。

    严衡提前交了卷,并借着路过时看了看小严嵩,发现他正认真地写着,而且已经写了一大半,便欣慰地点了点头,五岁参加府试,倒也能写出文章来,不论文章优劣,本身就不容易了。

    窦顶见严衡居然第一个交卷,心里既庆幸自己还好先做了手段,要不然只怕府试案首又得被严衡夺走,又暗想或许这严衡是明知自己已经没希望而故意表现出很厉害的样子吓唬自己,乱自己心神。

    “用心歹毒!”

    窦顶一想及此,就暗暗腹诽了一句。

    天阴沉沉的貌似又要下雨,等到大部分考试都要离场时,窦顶才将文章写完,这一天下来,他不是在看严衡就是在看小严嵩,思绪被打乱了许多,因而到现在才写完。

    ……

    出了考场,因为窦顶的帮忙宣传,严衡已经算是广为人知。

    有考生直接前来问严衡考得如何,提前交卷是否因为同自己一样没答好。

    也有考生倒是善意的安慰严衡不要灰心,毕竟还年轻,以后还有的时间。

    还有自恃才高的人则鄙夷地讥讽严衡是滥竽充数。

    严衡对此是不以为意的,也会低调地表示一下自己考的不怎么好,因为考试结束后,因为对结果的未知,人总是喜欢通过看见别人的失落来缓解自己紧张的心理。

    严衡便满足他们的心理需求。

    看着一位考生从自己仆人手里拿过《三年府试五年院试》在一旁细读,严衡这才感到一丝快意,不由得笑问道:“你也读这个?”

    这考生点了点头:“府试过后,自然得为院试做做准备,这文曲书斋出的资料齐全,分析的也恰当,你可以去买一本,好好看看。”

    “我看过”,严衡笑了笑道。

    严衡说后就拉着小严嵩去了一家饭馆吃饭。

    可谁知,就在严衡一边吃着一边问小严嵩写的文章具体如何的时候,却听到身后传来炸雷一般的喊声:“哎呀,严世兄,不曾想在这里遇见了你!”

    “听说此次府试,你是必有信心夺得案首的,他们很多人听了都不服”,窦顶很主动地坐在了严衡面前,并很大声地问道。

    而这时候刚好有几个考生听到了窦顶这话,其中有人更是站起来说道:“是吗,我安仁县案首桂萼听了的确不服,不知这位兄台为何如此胸有成竹?”

    桂萼?人说江西名臣多,此话还真不假,严衡也没想到在这里还遇见一位未来做阁老的人。

    “他!”

    窦顶忙指向了严衡,然后直接打开扇子,笑道:“怎么,你不服?我这位严世兄之文采在分宜县可是人人皆知的。”

    桂萼也是年少心性,听窦顶这么一挑唆,便干脆直接走到严衡面前来,拱手道:“安仁县今岁县案首桂萼这厢有礼,请问兄台名讳。”

    “严衡”,严衡微微一笑,就回了一句。

    “刚才这位仁兄言及严兄才学不浅,甚至定能此次府试夺魁,不知严兄为何有如此自信”,桂萼问道。

    严衡知道这桂萼肯定是因为见窦顶吹捧自己而来试探自己底细的。

    看着窦顶那奸计得逞的样子,严衡只觉得很无聊,也很鄙夷窦顶的行为。

    如今见桂萼来问,他也只能表示谦虚:“桂案首不必听他人之谈,严某不才,还是只得自己有几斤几两的,能中便已是万幸,那有夺魁之奢念。”

    “算你小子还有自知之明,这次府试夺魁,我敢打包票,必定花落桂家。”

    这时候,又有一应试者出现在桂萼身后,笑着对严衡说道。

    桂萼淡淡一笑,并没有否认这人的话。

    而这时候,窦顶又走来瞎凑热闹:“我们分宜县的严兄那是谦虚,你们还真以为我严衡兄比不得你们安仁县的一帮不学无术之徒?”

    安仁县的考生听后自然是大为生气,忙又同严衡争论起来,说严衡有什么本事就别藏着掖着,别真的如窦顶所说,在这里故作老成谦逊。

    严衡见窦顶有意把自己架在火上烤,为抽开身只好拍了拍小严嵩的肩膀:“把昔日哥哥教你的那篇《桃花庵歌》背一下。”

    ……

    小严嵩很流畅地背了出来。

    桂萼等人不禁呆在原地。

    等众人回过神来时,严衡早已带着小严嵩离开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