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打欠揍的人

一夕秋月 / 著投票加入书签

饭圈小说网 www.fqxsw.cc,最快更新佞臣最新章节!

    严衡取下了墙壁上的谷袋,他现在已经顾不得这么多了,他要把这袋谷种换成食物吃掉。

    什么谷种不谷种的,总不能让人直接饿死吧,自己还不相信没了谷种以后还就找不到吃的了。

    小严嵩此时正站在水缸旁边拼命灌水,看得出来,年幼的小严嵩对于缓解饥饿已经有了自己的办法。

    “小嵩儿,你过来”,严衡招呼了一声,小严嵩就忙小跑了过来,嘿嘿笑道:“哥哥,要小嵩儿做什么。”

    “哥哥交给你一个任务,你拿着这袋谷子去村子里的各个叔叔婶婶家换一袋米回来,你撒娇打滚也好,卖萌唱歌也好,得换同这袋谷子同样多的米回来,能完成吗?”

    严衡笑问道。

    小严嵩猛地点了点头,以一种“要相信我”的眼神看着严衡。

    小严嵩也没再问严衡怎么又要动这袋谷种,或许年幼早慧的他也知道现在不吃这袋谷种是不行的了。

    “那好,去吧,若是完成了,哥哥就给你炒肉吃!”

    严衡刚说完。

    小严嵩就眼睛睁得大大的,几乎要欢呼雀跃起来:“真的吗!”

    “真的,这是伯父刚才给的钱,哥哥我的任务就去买点肉回来”,严衡拿出手里的十文钱说道。

    “哥哥是不是也要撒娇打滚或者卖萌唱歌呀”,小严嵩嘿嘿一笑。

    “小鬼头,敢偏排你兄长,不想活了吗,快去!”

    严衡笑着说了一句,就见小严嵩跑远了,直到看见他挪着小屁股翻越过一对门人家的门槛后,严衡才也往其他村民家中走去。

    不过,严衡刚走到离自己伯父家不远时,自己堂兄应该是吃饱了饭,舔舐着油油的嘴,摸着略凸的肚腩走过来,对着严衡说道:

    “衡哥儿,你给我站住!”

    严衡无奈地笑了笑,便站在了堂兄严志士的面前。

    这年头就是这样,越是讨厌的人就越是阴魂不散。

    “我可告诉你,等你父亲回来,你最好告诉他,如果他中举了也罢,如果没中举的话,他就得将历年欠我们家的钱还了!

    如果不还!我就召集族里的长辈收回大父先前分给你们的田产,反正你父亲那没用的酸秀才也是把那土地白白的搁置在那里不用,我父亲对此也颇有意见,你记住了吗。”

    说着,自己堂兄严志士又摆了摆手:“算了,你这人本就是个傻子,我怎么能指望你记住这么多!

    严志士似乎看严衡越看越不顺眼,说完后就干脆推搡了严衡一把:“还杵在这里干嘛,别当老子的道!”

    自己大伯严决现在是族长,但大伯严决素来老实,不爱生事,也懒得管族里的事务,严志士作为自己大伯长子便狐假虎威起来代管族里的事,在一帮自私的族人拥护一下,只想着如何欺负族里的弱势群体,谋夺田地利益,如今更是把主意打到自己家里来。

    严衡觉得这严志士很欠揍!

    真的很欠揍,而且在一开始自己穿越来第一次遇见他的时候就觉得这个堂兄很欠揍。

    但那时,小严嵩在一旁,自己不好用暴力手段教训教训欠揍的人,以免吓坏小朋友,让小严嵩产生一种遇事就要用暴力手段解决的不好习惯。

    而现在,小严嵩没在,严衡就觉得自己不能憋着,憋着很难受,看见欠揍的人还是得揍一下,不然他真当你好欺负!

    严衡一边往前走一边瞅着四周,发现一扁平且呈橄榄状的石块并捡了起来。

    严衡将手头背在手后,转身朝严志士这里走来:“志士哥哥!”

    严志士下意识的回头,暗自惊讶这严衡怎么突然客气地喊自己一声哥哥。

    “怎么,饿的受不了了?可别找我要吃的,饿死你活该!”

    严志士刚一回头,严衡就直接抡起石块,猛地朝这严志士的脸颊处砸了下去,接着就是一脚踹在小腹上。

    “欠揍的家伙!当哥的没个哥样,跟个公鸭似的瞎叫唤,刚才你吼小严嵩,老子就想揍你了,如今你还特么犯贱的凑上来,还想夺我家田产,就别怪我不客气,今天我就告诉你,我们兄弟俩不是好欺负的!”

    啪的一声巨响,在石头的撞击下,严志士那肥肥的上下颚直接错位,牙齿飞出去好几颗,流出好大一口血来。

    严衡则收回了手,刚才他算是用了九牛二虎之力,如今手还在发抖。

    不过,为了让严志士感到害怕,他还是强撑着呲着牙,恶狠狠地盯着他。

    而严志士可是怎么也没想到素来胆小怕事,被自己欺负惯了的堂弟严衡会直接打自己。

    “哎哟!”

    疼!

    很疼!疼得嘴里直漏风!

    严志士指着严衡半天说不出话来。

    但严衡也的确看得出来他现在应该很生气。

    “还不滚,还想让本大爷再揍你一下?”

    严衡说着就举起了石头,作势要砸他脑袋。

    严志士怂了!怂的忙后退着,只是嘴里还硬气地道:“你,你给我等着!”

    严志士也是外强中干,欺软怕硬的,如今见严衡凶起来的时候也只得灰溜溜的忙跑了回去。

    严志士回家时被家人问起,只说是自己不小心摔了一下,也不敢说自己是被严衡打的。

    因为实在是太丢人,谁料到自己会被一个十来岁的小家伙欺负。

    尽管是自己堂兄,尽管他父亲是现今的严氏宗族族长还是自己伯父,但严衡并不担心自己打了自己兄长会有什么后果。

    因为自己既然被这些人认为是傻愣愣的人,干点傻愣愣的事也没什么,而且自己伯父素来也不是那么护短。

    关键是,揍一揍讨厌的人真的很解气!

    人有时候与其忍辱偷生的活着,倒不如直接干!

    如今在大明,一斤猪肉差不多值银一钱六分,十文铜钱差不多值一两猪肉,严衡费尽甜言蜜语地奉承了一家境殷实的村民半天后才拿十文钱换得了半斤腊肉,也算发挥了伯父给自己的十文钱的最大价值。

    严衡回来时,小严嵩也提着一袋子满满的米坐在家里的门口边对严衡道:“哥哥,你看,我换了好多。”

    小严嵩的任务完成的很好,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撒娇卖萌的,或者是村里的村民有意接济,他居然能把半袋的谷种换成满袋的米。

    小朋友有时候该肯定的时候就得肯定,毕竟谁都需要赞美。

    严衡并不吝啬自己的肯定,好好的褒扬了小严嵩一番,但为让他有感恩之心,还说道:“小严嵩,你知道这些村里的叔叔婶娘为什么愿意用一袋米换你半袋谷种吗,这可不仅仅是因为你可爱。”

    “小嵩知道,是因为他们怕小严嵩饿肚子,哥哥,小严嵩以后要当首辅,要给他们鸡腿吃,尤其是小露露。”

    小严嵩噘嘴说道。

    看得出来,小严嵩的确情商不低,能明白别人的善意,但小露露是谁,严衡不由得坏笑起来,问着小严嵩:

    “小露露是谁,给哥哥老实交代!”

    “就是欧阳露,哎呀,哥哥你别问了,你不认识的!”

    小严嵩羞羞地笑了,小脸红扑扑的,也有些不耐烦。

    严衡不由得翻了翻白眼,果真是早熟的孩子,不但心智早熟,连带着意中人也早早的有了。

    不过,据严衡所知,严嵩的妻子就姓欧阳,也不知道是不是这欧阳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