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失落的兵部尚书要辞职

一夕秋月 / 著投票加入书签

饭圈小说网 www.fqxsw.cc,最快更新佞臣最新章节!

    严衡长舒了一口气,一看这老先生就是郁郁不得志的被贬官员,要不然也不会到这穷乡僻壤。

    自己把当权的文官都骂了个遍,应该能让他这个对当局掌权的官员不满的老愤青感同身受吧。

    而自己也没把锅给宦官,还为皇帝陛下抱不平,东厂的人听见了也不会抓自己吧。

    严衡很佩服自己的圆滑!

    然而,严衡不知道的是,王恕此时早已是气得面红耳赤,直接一拍桌子,想要怒斥他几句。

    但王恕又觉得严衡的确是句句说的在理,当今天下可不就是被那群见风使舵,明哲保身的文官士大夫搞坏的嘛。

    而且他据户部同僚告知,如今国库收入反而比汪直时代少了不少,使得吴江水灾已经拖了一年都没钱可赈,流亡百姓急剧增加到数十万人。

    想通透了些的王恕此时反而感到有些失落和伤心,他没想到自己勉励为国一辈子,却也是在误国误君,不由得有些颓然地问道:

    “那位时任南京兵部尚书的王恕王大人真有你想象的那么不堪?”

    严衡见这位叫王宗贯的老先生刚才情绪貌似很激烈,如今好像又被自己反而给打击的很没自信,便不由得以为这位老先生或许是跟王恕一样敢直言上谏的人,只是运气没有王恕好,被贬官或者是其他方式来到这乡野之间,或许还是王恕的忠实崇拜者,要不然也不会有生气的样子产生,而很关切地问自己对王恕的评价。

    严衡恨不得抽自己一嘴巴,一开始就装聋作哑多好,怎么就没管住自己的嘴,如今可倒好,不但没有达到让眼前老先生释怀的效果,反而还直接诋毁了人家老先生的偶像。

    这年头,民不与官斗,严衡作为一介乡野平民,只能拼命挽救一下对这老先生偶像即王恕的评价,便道:

    “老先生误会了,小子刚才只是一时失言,其实呢,王公并非那么不堪,王公在刑狱上是颇有建树的,惩治贪官也很有成效的,可以说是我大明版的狄中丞,包图阁。

    但如今的大明最要紧的不是处理冤假错案,而是抑制士绅们日渐贪婪的欲望,抑制土地兼并的速度,而这方面做得好的如在边镇屯田开荒的马文升马大人等;

    所以小子的意思只是王公不及马公等而已;

    以小子看,王公现在年迈,又未能再掌实权,倒不如辞官归隐,教授几个品德高尚的人出来,为大明未来之崛起打基础,也比留在南京那地方养老强,这样让陛下也宽心,让天下学子也多了一良师。”

    王恕不由得点了点头,被眼前这个乡野少年教训了一通,他不但没有表现的勃然大怒,反而觉得这个少年虽然狂悖,但见识却在自己之上,且也附和道:

    “老夫的确不及马约斋(约斋乃马文升的号)啊!老夫看来是得上辞呈了。”

    严衡此时听了这王恕的话不由得一惊,暗想听他这话里的意思,莫非他就是王恕?敢情自己一直在骂他?可王恕此时职务不应该是南京兵部尚书,在南京任职吗?

    严衡少不得要用大脑查阅一下,这一查才骇然道:“我怎么就忘了王恕字宗贯呢!”

    这时候,王恕似乎已经老了十岁,有些步态蹒跚的转身往前走了。

    而那清秀少年这时候则朝严衡怒哼一声,骂道:“巧言令色,粗鄙之见!无知!”

    严衡可不习惯被人无端指责,尤其是看上去比自己还嫩的少年,决心要教育一下,便直接一把抓住他的手,扬起手来,做出要打的姿势:“小兄弟,你家里人没教你怎么说话吗!”

    这清秀少年吓得是面容失色,长这么dl大,她还没被同龄人这么喝叱过,一时是又羞又怒,然后发觉自己的手被严衡还握住更是气得骂了一句:“流氓!”

    自己不过握抓了一下手,虽然有些软,但大家都是男儿,抓握了一下怎么就被骂成流氓了,严衡气得要撸袖子打人的架势。

    那清秀少年却吓得躲在了那王恕的背后,朝严衡吐舌头。

    严衡见他似乎毕竟是跟着王恕身边的人,也不好得罪,便也只好忍住,而那南京兵部尚书王恕被严衡说的已经意志消沉,如今也没有要为这清秀少年做主的心情,摆了摆手就带着那清秀少年走了。

    不过那清秀少年却在严衡转身时大吼了一句:“你给我等着!”

    “等着呢”,严衡摆了摆手,也不由得苦笑,跟一个毛头小子生什么气,自己可是心理年龄快三十的人了。

    严衡回头看了看王恕那落寞的背影,也没说什么,他也有些后悔自己不该把话说的那么重,但自己的确说的是实话,以王恕的为人应该也不会记恨自己一个乡村小少年。

    看着小严嵩含着小指头地盯着他,便不由得笑问道:“饿了吧?”

    小严嵩的手儿摸着小肚皮,小胖脑袋也点了点。

    “哥哥,给你做饭”,严衡也摸了摸自己咕咕叫的肚子,就走进了屋里,环视四周,没有发现米缸,便问道:“小严嵩,米呢。”

    小严嵩摇头:“没有米。”

    严衡见墙壁上还挂着一包谷袋,便去取了下来。

    然而,这时候小严嵩却突然伸出小手拦住了严衡:“哥哥,伯父说过这是谷种,是不能吃的。”

    严衡也知道自己父亲严准还有个兄长叫严决,是个老实巴交的农民,因为自己弟弟严准只读书不理家业,做兄长的严决会帮着严准种些田,也使得自己家每年能有点新米吃。

    旧时农业生产都得自己留谷种,有宁愿饿死也不吃谷种一说,如今严衡见此便只好把米袋放回去,并问小严嵩家里还有什么吃的。

    而小严嵩则摇了摇头。

    旋即小严嵩只得拉起严衡的手:“哥哥,要不我们还是去大伯家吃吧,你生病的这些日子,小嵩嵩都是在大伯家吃的,只是小嵩嵩不想去大伯家吃,才一开始没告诉哥哥。”

    严嵩说着就嘟起嘴来,拨弄着小指头,小指头有脱皮倒刺,一看就是营养没跟上,维生素不足的缘故。

    严衡也颇为无奈,心想总不能就这么饿下去吧。

    “倒真是有架子,吃个饭还要我来请不成,真以为我们怕你们饿死了不成!”

    这时候,一个裹着布头的青年男子出现门前,凶神恶煞一般,拉着小严嵩就往外走,小严嵩差点被跌倒在地,然后等到大路上直接又推了小严嵩一把:“快点!”

    说着,又回头喝了严衡一句:“还磨蹭什么,吃饭都不赶着趟儿,是聋子吗,给老子快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