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四章 滑稽的结局

射手座李不二 / 著投票加入书签

饭圈小说网 www.fqxsw.cc,最快更新花都高手最新章节!

    第三百九十四章 滑稽的结局

    坦白地说,比起这些冠冕堂皇的理由来说,杨灿加讨厌自己身边的女人被人瞪着看,也许是骨里军人的热血与大男人主义使然吧,让他也是兴致高昂起来。

    身边的一个是华人娱乐圈的国民精灵。一个人众人皆知的名媛大小姐,现场这么多双眼睛看着,被这个俄罗斯花花公嘲讽,责任当然是在自己身上,亚裔男人在美国社会向来低调惯了,很少会与这种张扬的白人正面冲突,习惯让人看扁了,他今天倒想破这个例试试。

    不由对杨秀雅与薛琪苑耸肩轻笑道:

    “小花旦,薛大姐,你们别怪我自作主张,刚这小明目张胆说了那些话,如果我要是再不答应,你们只怕纽约以后都抬不起头了,怕是是个男人就敢招惹你们了,放心,等下如果我万一输了,你们两个就一人给我一耳光,或者踹我一脚悉听尊便,然后再潇洒地走人就是了。”

    杨灿嬉皮笑脸的笑着调侃着自己,薛琪苑与杨秀雅心里却都是暖烘烘的,明明知道这家伙油嘴滑舌惯了,却还是被他小感动了一吧,两人不约而同地点了点头,传来鼓励的眼神,杨秀雅没好气地拍了拍杨灿的胸膛:

    “看不出来,你还这么有男气概啊?”在他面前举着娇嫩的小拳头晃了晃:“可不准给我输了。”

    而薛琪苑只是恩了声,面色沉凝地小声提醒杨灿:“你小心一点,这个萨芬来历不简单,我就怕他今天是来试探你的你要为你将来打算一下。”

    杨灿对薛大小姐的好意哭笑不得,什么叫为了自己的将来打算一下,这台词不是平安保险业务员的口头禅么。

    萨芬很轻松地把玩着飞镖,表情极为轻松,显然对自己的技术很有信心。

    或许是杨灿刚的表演吸引力太大,或许是人们爱凑热闹的天性,总之围过来的人越来越多了,大家都是想看看这场有趣的游戏究竟会有什么结果,佐佐木为紧张僵硬地站着,连动都不敢动。

    “薛大姐,你知道不知道这个萨芬水平怎么样?”杨秀雅好气地问薛琪苑,这位大小姐在美国社交圈经常出没,自然有一些第一手的信息。

    薛琪苑咬着嘴唇回忆了一番,缓缓道:

    “好像也是三镖70分左右的水平吧,非常不错。”杨秀雅听着就担心起来了,这看起来十足酒色之徒的俄罗斯男人,貌似手都不怎么稳,竟然有70分的水平?这不是跟杨灿差不多吗?

    还是简单的“死神”规则,三镖算总分,萨芬拿着一枚飞镖在靶前,站定了几秒,突然神态也变了变,杨灿精神一振,终于也有了些兴致量。

    他观察到萨芬身体站姿非常的放松而平稳,重心几乎保持着左右完美的平衡。

    没有受过专业训练的普通人站立的时候,通常重心都会习惯性的偏向一边,并不稳定,通常把手举起来都会微微的晃动,而萨芬整个人肌肉此刻都异常放松,没有丝毫用力,虽然他还没把飞镖扔出去,但是杨灿几乎可以肯定他是受过某种相关的训练。

    杨灿好气地看透过意识能量观察他周身的能量流动,萨芬的左手的食指的能量明显大于其他的手指,应该是无数次扣动扳机的结果。

    果然就看到他微微抬起左手上臂,做了几个准备活动,侧身,颠起右脚尖,整个身体微微前倾,上臂固定,小臂轻舒,用相当标准的姿势轻轻把飞镖投出~

    飞镖在空中划出一道几近完美的抛物线,“啪”的一声,在众人目瞪口呆中,落在20分区的那条细窄的三倍条块中。

    60分围观的众人不由响起一阵此起彼伏的轻呼声,萨芬的投镖的整个过程就如同电视里那些职业大师一样,完全可以拿无懈可击来形容,而结果是惊人。

    不过完美60分的满分可是极为少见的结果,很多人都啧啧称奇,但是却很有人相信这是萨芬水平使然,多半还是认为运气的成分居多。

    只有在场的内行人清楚,射飞镖这种游戏右上的20区域因为角度问题其实是困难的,可是如果换成左手就容易多了,所以职业赛的冠军很多都是左撇选手,萨芬刚绝不是偶然。

    杨秀雅微微张开了嘴巴,却马上不服气地冷哼:“不过是运气好罢了。”还摇了摇薛琪苑问:“你说是不是。”

    薛琪苑勉强报以笑容回答,心里已经大叫不好,记忆中她看过萨芬的玩这种游戏,全部都是用的右手,可刚看这个架势这个萨芬明显就是左撇,这家伙竟然也是深藏不露,这倒是出人意料之外了?

    “杨灿,到你了,加油。”杨秀雅为他鼓劲,声音却没有当初那么自信满满了,杨灿则是抛给他一个放心的眼神,走到靶台前面,拿起飞镖若有似无地看了得意洋洋地萨芬一眼很随意问道:

    “你平时爱玩什么枪?”

    萨芬充满胡渣的脸明显僵了僵,旋即又笑了起来:“枪?哥们,你在开玩笑吧,我可是和平人士,哦,对了,我这里有一把,弹已经上膛了哦~想尝尝吗~”

    边笑边很猥亵摸了摸自己裤裆,语气充满着不屑。

    杨灿没有回答,转身对着靶,依然是那个迅捷无比,又有些夸张的姿势,依然是出手让人看不清的高速动作,一标扔出,“啪”清脆有力的一声,准确的落在了小圆心上,25的双倍,50分

    “漂亮~”杨秀雅激动地捏着拳头到胸前,如果不是还有其他人,真恨不得上去亲杨灿一口,原本一脸得意的萨芬也严肃起来了,他也注意到杨灿姿势,同样也向他的手掌看去,脸上一丝惊讶的神态一闪而过。

    杨灿对于意识能量的控制已经到达了前所未有的地步,说实话,以前他在部队玩的靶只是简单的环状靶,重心红点非常大,他已经习惯往中心位置,无法向萨芬那样瞄准20分的三倍区域。

    而且就算是他瞄准中心,正常来说也只是命中大圈而已,而他此刻试着把能量灌输到飞镖上,在飞行的线路中改变气流的流动,把震动控制在小的范围内,定位就精准了不少。

    这就像是别人拿着一把斧头雕花,而他手中握着是小刻刀的意思是一样的。

    当然还有一个原因,是他手腕的力量太过巨大,扔出去的时候根本就是一条直线,如果他不射在靶心这个平衡点的位置,恐怕靶早就四分五裂了。

    围观的人都小声议论着纷纷点头,由于刚杨灿已经露过一手,大家已经确定是完全是他的实力使然了。

    “原来刚不是瞎混的啊?”薛琪苑看着杨灿那张波澜不惊的面容,也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她总有种奇怪的感觉,为什么什么事情到了杨灿这里都会变得很奇妙呢?

    当初在南市为什么争夺南楚卫视,旭东马场的草地上,这个大外行也是莫名其妙地赢了职业选手。

    如果是真实实力?那这个男人是不是太过多多艺了些呢?薛琪苑心里很是复杂,第一见杨灿的画面还清晰无比的记得,怎么感觉他好像变了很多呢?自己好像越来越比不上他了似的。

    杨灿只是笑了笑,用眼睛看了正在作着准备活动的萨芬一眼,很平常的眼神与表情,萨芬却突然心脏紧紧缩了一下似的,像是被人用手捏紧了心脏,喘不过气来的感觉。

    这个俄罗斯男人感觉到了股突如其来的莫名压力,本能地把衣领松了松,喉咙咽了口口水。

    动作没有了第一次的行云流水,“啪”的一声,第二标歪了一些钉在了20分的区块,离三倍区还差零点几厘米啊,周围的人立刻响起一阵惊叹与惋惜。

    “天啊~就差一点!”“稍微重一些,弧度不够可惜了。”

    惊叹的是萨芬的第一标竟然不是偶然,惋惜的是只差一点点就能看到第二个60分了,萨芬也再也保持不住之前的淡定自若了,把手上剩下的飞镖狠狠地摔在地上骂了句“f!”

    心里怒气未消,盯着杨灿,没想到杨灿根本就没有理会他的意思,低头沉思着什么,加是怒不可遏,紧紧地捏着拳头,他心里自觉般的认为,是这个中国人影响了他,但是却偏偏又说不出他是怎么办到的。

    杨灿正眉头紧锁,思考一个问题,通过刚的实验他的远程意识能量控制并不吃力,链接能量后,压迫萨芬的心脏脉搏时自己并没有感觉到不适,看来并不到顾婉所说的极限,那么他现在的安全极限到底在什么地方呢?

    佐佐木上来拽了一下杨灿手,紧张兮兮地提醒他:“杨,你别太冲动,还是输给他比较好。”

    杨秀雅一听就不乐意了,很不满意地打量下佐佐木:“你是哪位啊?我怎么不知道杨灿有日本朋友?”如果不在公共场合,杨秀雅恐怕会有抓住佐佐木衣领问他“说南京大屠杀你到底承认不承认?”的冲动,她对日本人向来没什么好感。

    这可真是冤枉佐佐木了,富士电视台是日本左派,对于是日本媒体里对二战态度为坦诚的电视台,还拍摄很多关于二战日本老兵忏悔的记录片,这也是顶尖集团愿意和他们合作的原因。

    杨灿不置可否,站在靶前,毫不犹豫地扔出飞镖,在萨芬用碧蓝眼珠紧紧注视下,命中心25分的区域,杨秀雅轻呼一声“可惜”,萨芬猛然松了一口气,整个人感觉好了不少,杨灿两镖75分,他是80分,也就是说后一镖他命中60分区域,杨灿就没戏了。

    对杨秀雅的方向贪婪地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神态让大家都觉得恶心无比,杨秀雅与薛琪苑是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杨秀雅忍不住瞪着佐佐木埋怨道:

    “就是你这个小日本害人,影响杨灿的发挥”佐佐木一脸无辜,心想我也是为了你们好嘛,别说丢给面保住公司,只要能挽回那些广告合约,哪怕是让他在这么多人面前下跪,他也心甘情愿。

    杨灿却只是笑了笑,他现在目的已经不光是赢这个面了,是要测试自己能力上限,这次他要尝试影响看能不能远程影响人的末梢神经。

    一个小游戏搞得悬念丛生,倒是把大家都胃口都吊上来了,一一个都鼻息以待,萨芬干脆脱掉了外套,解开衬衣的纽扣,左右摇了摇脖,谨慎异常起来,心里虽然狂骂杨灿,不过看起来他这次学乖了,根本不往这边看,不与这古怪的中国人做目光接触,这次总不至于被他影响发挥了吧。

    在紧张的氛围下,就看萨芬专注无比地盯着靶心,侧身颠着右脚尖,身体微微前倾,瞄了几次,却又停下来看了看地面的那条标准线,往前挪动了一小步让自己加靠近靶,连几厘米便宜都占,可想而知他多么想赢了。

    深深吸了口气,口中默默有词,像是在提醒自己动作要领似的,再度用标准至极的姿势瞄准再瞄准,上臂固定小臂轻舒…

    就在大家翘首以盼,等待那道美妙而赏心悦目的弧线出现时候…诡异至极的一幕发生了,就见前倾着身的萨芬,专注地盯着靶,甩出手臂的那瞬间,握着飞镖的手竟然没有松开?那枚飞镖像是粘在他手指上一样~

    就见萨芬所有重心都甩出的左手上,脸上呈现一阵惊恐中,整个人失控搀倒了出去,“哐当”的一声轰然倒地,摔了一个标准至极的狗吃屎pss

    目瞪口呆地望着栽倒到地上俄罗斯花花公,现场几秒钟内安静地可怕,这时候就听杨秀雅再也忍不住“噗哧”捂嘴笑了出来,大家同时在这滑稽无比的场景里笑出声来,不过出于礼貌多人都是拼命忍住,还有些好心人上前搀扶狼狈的萨芬。

    只有原本紧张地要命的国民精灵,此刻整个人开怀不以,捂着自己肚大笑不止:“哈哈哈,太可乐了我肚好疼这pss太经典了~”好像还不尽兴,头埋在杨灿肩膀上,只是身还是不断抖动着。

    而优雅地薛琪苑始终保持着端庄的形象,只是性感嘴角微微抽搐小动作,掩饰不住她内心的真实情感。

    萨芬怒不可遏地甩手推开了扶他起来的人,眼睛充满了血丝杀气腾腾地盯着杨灿,是他肯定是这个混蛋搞得鬼!萨芬心里直觉是被这个其貌不扬的中国佬坑了但是拿起飞镖检查却没有发现任何异常,阴沉着脸推开众人离开了。

    “ 喂,还没比玩呢?怕输想赖皮了啊?”杨秀雅隔空喊话着,一激动忘记自己竟然喊的是国语,不过杨秀雅那表情配合语调,大部分不懂的人都还以为她在骂脏话,各自微笑着摇了摇头,心里却是暗爽无比,这个纽约出名的人渣早就该被人教训教训了。

    有几个不知道底细好事之徒,还对着萨芬的背影大吹口哨,又惹得众人一阵笑声。

    “今天太过瘾了薛大姐这趟饭吃得太超值了~”杨秀雅胸口那股闷气消失的无影无踪,笑得像朵花一样,灿烂无比,看起来真的高兴极了。

    拉着佐佐木到一边坐下,薛琪苑边问到底是什么情况,杨灿把佐佐木介绍给了他们,佐佐木也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说出了他的难处。

    “我们收购的曼哈顿tv,原本合约都谈得好好的,两个季度都预定了,可莫名其妙的来了个岛国的基金会要来融资,还提出要求让我们停止播放《东瀛魅力》这个日本古文化推广节目。”

    “所以你们拒绝了?”薛琪苑咬着吸管边喝果汁,边很自然地推测。

    佐佐木有些义愤填膺,捶胸顿足地道:

    “你们根本不知道我们公司为了拿到这几家纽约的无线电视台,花费了多少的功夫与资金,为的也就是让我们在日本合作厂家能在北美市场都打一些广告份额如果我接受融资,美国人肯定会大幅度提高日本方面企业广告合同的价格”

    佐佐木激动脸红脖粗,搞得原本还有些逗他意思的杨灿他们都不好意思起来,日本人就是直肠,一个不好,找不到切腹用的短刀,跳楼的可能性也是蛮大的。

    佐佐木喝了两杯酒,恨不得把心里的苦一股脑都给倒出来,从他年轻时候从山梨乡下东京大学刻苦读书,到刚出社会每日每夜在公司打拼,到后混到现在这个职位,一年连自己在山梨的温柔妻都见不倒几面,痛哭流涕不以。

    “分公司的同事都是我抽调出来的电视台要是被收购,他们回日本也没有职位,我怎么对得起他们~~我就算是死…也一定要保住电视台”

    再度确认佐佐木是属于承认南京大屠杀的“善良日本人”之后,杨秀雅态度和善了不少。

    人家佐佐木也不容易,能从一个打工仔混到现在位置,付出的汗水与艰辛可想而知了,现在被派到了美国当开荒牛,从他的话语里大家能感觉到,佐佐木不仅仅是为了钱,而是他对自己公司发展的一份责任与梦想,坦白地说日本人对于公司集团的归属感是值得所有人佩服的。

    不过国民精灵嘴巴上还是很直接:

    “佐佐木,你求萨芬有什么用,如果他真想收购你的电视台而安排了这些事情,那他何必现在帮你,只要在等一两个月电视台经营不去下来,自然会崩盘,到时候他花的钱可要少得多”

    佐佐木咬着牙,悲痛地看着眼前的酒杯,一口气喝了干净,眼神里充满地无奈与绝望,这么多年的打拼,难道来美国就像是个小虫一样被人踩死吗?他真的很不甘心

    杨灿手机短信突然响了起来,看了一眼杨灿就笑着拍了拍佐佐木的肩膀:“下星期五,跟我去一个地方,或许你的事情还有转圜的余地。”

    “什么?”佐佐木迷迷糊糊地抬起头,茫然地看着杨灿。

    第三百九十四章 滑稽的结局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