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二章 属于杨灿的舞台

射手座李不二 / 著投票加入书签

饭圈小说网 www.fqxsw.cc,最快更新花都高手最新章节!

    第三百五十二章 属于杨灿的舞台

    总统大选将至,国大党,民选党,亲民党,三方的代表都忙于岛内各地忙着五花八门政治游说,杨灿与马华的竞选班子提前来到了台南,提前做着准备。

    在另外一边,民选党的竞选办公室里,夏培安与宋喻正在竞选办公室里分析着现在的情势,电视荧幕里民选党代表陈云,付海峰红光满面对选民挥手的模样,办公室里人人一派志在必得的神态,信心满满。

    夏培安比一个多月前比黑眼圈重了很多,坐在一边闭目养神,宋喻递给了他一杯咖啡道:

    “夏兄,你已经一个星期都没有回家了,不如回去休息一下吧,台南这边的‘集团客户贩售’活动,应该不用操心了。”

    “台南的那几个商会与乡镇长老那边都已经安排了吗?‘零售 ’活动也要布置好,那几个族长不能对待的太马虎。” 夏培安揉着眼睛,甩着脑袋,试图清醒一些。

    在他们这些搞“民主竞选”的幕后策划人看来,所谓的竞选就是销售,选举的竞争就是推销候选人以及其政治主张的竞争,竞争的手段也就是政治推销术,这样说并没有什么负面的意思,民主制度里生意就是一切,推销是一种证明的活动。

    而通常这种推销中,一般分为了的两类,所谓‘零售’就是竞选班底一一会面那些在地区有影响力的集团的代表人,比如大学的校长,乡村的族长,商会的负责人,因为这些人能够影响旗下的整个集团的票源。

    另外一种“集团客户贩售”则就是只的那几场影响力巨大的公开演讲,这些公开演讲是不但针对所有‘零售’,乃至是直播在电视剧前面的所有选民。

    在每一个不同的选区,都会针对选举进行一系列的民意调查,竞选班子都会收集所有能收集到的选民相关资料,进入资料库,可以调出每个选民的基本情况,包括,年龄,性别,住址,电话,过去几年是否参加的每次的,时候有记录显示特别关心某议题.

    根据政治倾向,选民被分成了8个类型:铁杆国大党,普通国大党,倾向于国大党,独立选民,铁杆名选党,普通民选党,倾向于民选党,不清楚。

    这些记录是过去多年历次选举中一点点累积下来的,由于人员流动,记录错误,国企,缺失的比例不超过百分之五,非常准确。

    宋喻能如此的自信的原因也很简单,台南地区一向是民选党最有把握的地方,民进党的颇多大佬都是出生台南在当地有极高的声望,2004年选举民选在台南县赢了25万票,10年“五都”选举,赖清德赢21万票,今年的民意调查之下预估可拿下65%选票,要大赢25万票。

    光是南台就能赢国大党百分之二的票数,往年国大党那些国外留学,或者大陆迁移来的内陆后裔,都因为不会说台语,在这里大吃鳖,根本无法与土生土长的民选党陈元他们抗衡。

    夏培安摸着自己僵硬的脖子,点了点头还是有些不放心地提醒:

    “宋兄,你还是要注意,之前的受贿案之后,台南区的铁杆民选党人数已经大幅度下降,我们虽然占优势,但是绝大部分都是一些倾向于民选党的选民,这次的直播几场演讲绝对不能出现重大失误,万一一个不好出了什么意外,那接下的情势可就真的不好说了。”说完突然又想到了什么问:

    “我前两天听马华那个头号智囊金甫聪病倒了,台南的这几场由他负责吗?”

    宋喻听到这问话就忍不住笑了出来道:“我正准备告诉给你这个好消息,我们在国大党那边的人整天跟我汇报,金甫聪根本不是什么病了,而是受到党魁钱辰那一派的排挤,已经退出竞选团队了,现在实际上是由王鑫平负责的…”

    “王鑫平?”夏培安微微挑了挑眉毛,眼神中带着一丝惊喜的神色。

    “不仅仅如此,你还记得上次我们遇到那内地的记协那小子吗?就是那个什么副主席,这次台南的演讲,他是代表内地那边活动监督,全权由这小子负责。” 宋喻微笑着,嘴角上扬的弧度一直保持着,难得有些轻松的味道。

    “难道国大党已经放弃这次的选举,为了下届竞选铺路了?让这么一个内地来的小子顶替金甫聪?”

    夏培安微微皱眉,实在弄不懂在最需要台湾本土风格的台南的活动,为什么会扯下经验丰富的金甫聪,而把一个完全外行的内地人顶上,国大党这么做除了讨好内地政府的支持之外,根本就没有意义。

    “管他呢?我们这届搞好了就行了,下届的事情下届在烦恼~我们可以提前给陈总统打祝贺电话吧。”

    宋喻哈哈笑着,夏培安也禁不住笑了起来,脸上都有一种胜利者的喜悦。

    台南现场,看着国大党布置着现场直播的演讲台,以及国大党的几位大佬痛斥现场导播没把他们在镜头里拍英明神武,杨灿平静地站在一边与马欣坐在长凳上聊着天。

    “偌~请你吃~”马欣天真烂漫地把一个盒装哈根达斯递过来,杨灿接过笑了笑:“你零用钱还蛮多的嘛。”

    “还主要是要谢谢那个美国顾问,他一来就说不能让我这么寒酸,如果选民看到马总统对待自己的养女都这么苛刻,那么他怎么能对岛内的民众好呢?我们家马总统不是老说,要待台湾人民如自己的儿女的~”马欣眨巴着眼睛,笑盈盈地道。

    “对了,杨哥哥,你说我们家马总统能在这里赢吗?”

    杨灿听出她话里的怀疑,忍不住摸了摸她的脑袋:“怎么?你还怀疑我吗?”

    马欣沮丧地摇了摇小脑袋道:“不是,我是对我们家马总统没信心,他在演讲这方面不行啊,温温吞吞的,起码要像这样~~”说着按着裙角从板凳上跳了下去,秀气的小脸摆出激动的表情大喊道:

    “追随大家,走台湾路,大家勇敢一起走,好不好?”

    “好~~~~”旁边的几个年轻的工作人员笑嘻嘻地附和地喊了一声,结果被旁边主管一顿痛骂,把杨灿都逗乐了。

    这是以前的经典演讲套路,所谓的演讲五大要诀:

    一是眉头紧蹙、双眼布满血丝、五官扭曲、脸颊涨红,确保500米外的支持者也看得到额头上暴出的青筋;

    二是嗓子必须低沈而嘶哑,节奏缓急起落,激动时切记『破声』,确保声嘶力竭;三是每段话以问号收尾,例如『我们要当自己的主人,对不对?』『台湾人要活得有尊严,大家说好不好?』上扬的声调让全场激动;四是愤怒、委屈、悲情、激昂,在背景音乐烘托下拿捏情绪的起承转合。

    最关键的是第五要诀:在群众面前将自己的姿态放得很低,自呼『』;不是『我带领你开创台湾路』,而是『追随你一起走出台湾路』。意图是告诉群众,我是你们的『台湾之子』。

    只要按这五个套路走,就成为『演讲大师』,加上喊两小时不喝一口水的本事,更是游刃有余。

    台湾选举历最具煽动性的大事就属这位台湾贪污前总总统莫属了,而马华讲话总是慢条斯理,肢体语言与表情,远不及对手夸张。加上不会口出恶言和表情拘谨,始终不能激起台下选民的兴奋感。

    加上很少说台语,就造成了与选民的距离感。

    “小丫头片子,你学得到是蛮像的。”杨灿看着坐回座位吐舌头的马欣笑了笑:“放心,这次你会看到另外一面的马总统。”

    “真的假的..”马欣的睫毛如同羽毛一般随着灵动的眼眸扇着,看着杨灿眼睛,突然笑盈盈地拉住了杨灿的手:“好了~相信你了,杨哥哥你反正最牛了~!”

    虽然这小女孩学着内地话撒娇,但是杨灿知道她其实一点都没相信自己的话。

    也难怪,普通人看事情习惯事情的表面,而不是核心,民选党,,苏真昌这些所谓的“群众演说家”,说穿了就是利用了各种方式把自己的能量维持在了480左右的水平,这些能量是台南市民最喜欢的,而书卷气息重的马华则是高高在上,让人无法亲近。

    只要按照之前的布置,马华根本不用学那些民选党的装小丑,博亲近,加强煽动性,依然能够从容的达到那个效果,胜败就等到几天后揭晓吧

    星期五下午两点,台南的国大党的演讲正式拉开帷幕,演讲现场已经拥挤超过万人,台湾三大电视台的摄像机齐齐地对着演讲舞台,钱少将,胡德发,吴善财满脸严肃地站在后台,搓着手的搓手,闷头抽烟的抽烟。

    不管愿意不愿意承认,在场人都清楚台南45万张以上的选票,关系着这次国大党投入无数人力物力的总统大选结果,胜败在此一举,这让大家都有些忧心忡忡的,不管什么地位的人,真正到了涉及自身利益的关键时刻,多少都有些还得患失的情绪。

    而此时的杨灿正在化妆间里,正与忙着化妆的隋思芬,隋思琪在一起,一边指挥着化妆师该怎么化妆。

    “你这大叔不懂就不要胡说,眉毛画得这么粗,哪里有好看~~”人来人往的化妆间里,一切都像是做着战争前的准备似的快节奏,隋思芬一直看着镜子里自己的眉毛很不满意的样子,一边瞪了杨灿眼。

    工作上这两人虽然还算合作顺利,可在论私下两个可算是杆上了,隋思芬心底对于杨灿那次故意躲开,让她摔倒地上出丑的事情耿耿于怀,每次见面都恨不得咬杨灿一口,可今天她却没这个心情。

    首次出道,面对的就是数万的观众,这可是国外摇滚巨星才能享受的待遇,让隋思芬又是期待,又是担忧。

    杨灿可不管这么多,今天是台南第一场能量不能起步太高,他参与作曲的那首《心梦》的能量可是超过800的,隋思芬,隋思琪的演唱能量是450左右,平均下来就是600多的能量,只能稍微降低一点服装的“品味”,才能让这些乡民听得懂,有时候能量太高也不是什么好事情。

    顶尖唱片两大顶梁柱韩平,与陈家宁在一旁紧张地脸部僵硬,只觉得隋思芬,与杨董的轻松真的让人看不懂,今天可是第一次登台,面对数万观众,台湾三大无线电视台同时直播,万一出了什么纰漏,那真的天塌下来了。

    虽然这首新歌“心梦”两人都感觉极为惊艳,可说到底“2”不过是新人罢了,就算是出道几年的歌手站在这种舞台上只怕也会腿软吧。

    “家宁,你知道不知道上午民选党那边站台的嘉宾是谁.”韩平不安地苦笑着问。

    “台语天后江晨..”陈家年努力想笑,脸上的神经却有些不受控制似的,这种量级的比较实在让人提不起一点信心。

    看时间差不多,杨灿抽空去外面走廊抽了根烟,这是他的习惯,在重大的事件前都会让自己用这种方式放松下来,其实杨灿并不是真正迷恋烟草味道,只是他喜欢这种烟雾环绕的感觉,会让他的脑部放空。

    不经意在走廊的角落里看到一个熟悉俏丽身影,不自觉笑了笑,走过去,就看角落里的夏檬正拿着手机眺望着外面,有些犹豫的样子。

    “想打就打吧。”杨灿道。

    “哎呀~!吓我一大跳~!”夏檬摸了摸自己新剪的齐刘海,捂着胸口,穿着小礼服的女主播今天异常的清纯,像是女学生一般。

    夏檬抬起手突然在杨灿胸口“咚”的一声锤了一计,杨灿口里的烟都喷了出来,哭笑不得地到:“你做啥?”

    “哼~你不说让我想打就打吗?”夏檬精致小脸上尽是笑意,摸着杨灿下巴:

    “哎呦呦你今天这么善解人意,搞得我都怪不好意思下手了。”说着轻轻踮起脚尖在杨灿的嘴唇上蜻蜓点水般的一吻。

    没想到刚碰到杨灿的嘴唇,杨灿就扔下烟,把她按到了墙上脸凑过去尽情地享受她的香舌腻滑销魂滋味,夏檬微微挣扎着,用手捶着他的胸口但是哪里推得动杨灿。

    “你个坏蛋,就不怕人看到了…?”分开后,夏檬脸微微有些红,神色慌张地看着左右,这个走廊虽然是贵宾通道,却也随时都有可能有人经过的~!拿脚尖想点杨灿小腿报仇。

    “我要告你非礼~!!”

    杨灿轻笑着一闪脚道:“你刚才不说我善解人意吗?我也顺着你意思来…”

    调笑间,夏檬突然脸色就黯淡了下来,用双手搂着杨灿的脖子轻轻地道:

    “杨灿,我真的..很没用,我刚才竟然想打那混蛋老爸的电话了,想让他告诉民选党这次针对你们的策略,我了解那个混蛋,以后他肯定会让你很难受的…”说到最后声音已经为不可闻了。

    感受着那温热的气息杨灿胸口竟然柔意笑了笑:“放心,这次赢的肯定是国大党..”摸了摸夏檬的秀发。

    “你就吹吧…我不是不相信你,可是这里毕竟是台湾..你买了公司,又购置了宿舍,我怕我那混蛋老爸让你生气。”夏檬就忧郁了十几秒就恢复了精神,眯着眼睛刮了刮杨灿的鼻头。

    这时候远处传来了工作人员的声音:“杨副主席,要开始了。”

    知道钱少将,胡德发,吴善财那些国大党的核心人物都在等着他去发号施令,杨灿也不能在逗留了,直接到到化妆室,准备带隋思琪,隋思芬一起登台。

    没想到在通道里看到了这两双胞胎,当场就呆住了。

    “你们穿得什么?怎么是这套白色?不是要你们穿红色那套演出服吗?”看着这两双胞胎那套如同雅典娜女神服装就觉得很无语,这么高的能量,这是要参加奥斯卡颁奖礼啊?你们也太高估台南乡民的欣赏水平了吧~!?

    “那舞台总监说这套比较端庄..适合今天场合。”隋思芬没好气地道,她也觉得这套要比杨灿指定款式好看多了。

    杨灿抬腕看表,时间只有5分钟了,根本就等不及去重新换装,别说这些艺人的服装都是要化妆师上别针细细装扮的,就算转头回化妆间来回时间都不够了。

    杨灿一急,一手一个用手拽着美少女双胞胎就从旁边的洗手间冲,在隋氏姐妹错愕中,冲到女厕所前,无奈今天这么忙碌的时候,女厕所门口都是排队的人,只能转头到另一边的男洗手间。

    “你疯了吗~!?”隋氏姐妹惊呼中,杨灿已经拽她们到男洗手间,一个正在拉拉链的哥们,吓得直接尿到裤子里,赶紧塞好,慌张地跑出去。

    男厕所隔间里也满满都是人,杨灿心里一急,展开读心术一扫,拽着两女就冲到3号间里,对她们冷喝了句:“闭上眼睛~!?”

    隋思芬,隋思琪都被他吓懵了,哪里敢反抗死死地闭上眼,杨灿抬起脚就是“咚”踹开了那扇门,隔间里那个拿着英文版花花公子杂志,在那里正欢快地打飞机的大学生,已经吓得呆住了,也立刻从西门庆变成了东方不败,哪见面这场面,连滚带爬带着泪水就跑出洗手间。

    杨灿塞两个美少女到隔间里,自己也进去,把门关上,此时厕所里其他隔间的男同胞,就听到撕衣服的声音与少女的尖叫“不要”喊叫,早已经是深深吸了几口气,佩服的五体投地了..

    我靠~这是哪来的猛男,这也太明目张胆了!!!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