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一章 震撼人心的组合

射手座李不二 / 著投票加入书签

饭圈小说网 www.fqxsw.cc,最快更新花都高手最新章节!

    第三百五十一章 震撼人心的组合

    杨灿感受到这些音乐人聚集在一起能量在空间内膨胀,沉浸下自己的思绪,慢慢收敛能量,在一个狭小的空间,罗南.托马斯的那台三角钢琴白色意识微微的在颤动着,仿佛贪婪地享受四周营养。

    聚集了其他的人的意识能量之后,杨灿原本500出头的能量,瞬间飙升到了826的高峰,让他整个人都精神一振,感觉神清气爽。

    与三角钢琴做了意识链接,杨灿甚至都能清楚的感受到它的兴奋,谁说物体没有意识,杨灿现在确信那些被贝多芬,巴赫,肖邦演奏过的钢琴,肯定是世界上最幸福的钢琴。

    乐器只有在与演奏者意识融合才会拥有这白色意识能量。

    隋思芬再度开始演奏,在场的人明显就感觉到了气氛的不同,虽然同样的乐曲,可与刚才的不以为然不同,大家都几乎在一瞬间都被带入了音乐的世界里,隋思琪的声音清新而动听,和着音乐轻轻哼唱。

    “什么时候能停止流泪,什么时候黑暗能散去,希望温暖的阳光蒸发掉眼泪,疲惫的模样让我一点点厌倦,想全部放弃,那让我感到厌倦的梦想。

    每次感到自己的不足远远多于自己所拥有的时候

    就只能无力地蹲坐在那

    什么时候能停止流泪

    什么时候黑暗能散去

    希望温暖的阳光蒸发掉眼泪

    会好的,我总是这样安慰自己坚持着

    一天一天把自己变得可怕

    即使说相信我,也无法相信的我

    不知道还能坚持多久

    等待的话总有一天会来的吧….”

    正当众人沉醉在音乐之后的时刻,闭目陶醉不以,杨灿却用一对塑料耳塞上了自己的耳朵,慢慢地坐在了隋思琪的身边,凝神静气地看着键盘上那此起彼伏的白色能量,手指做着放松的运动。

    空间这么强大的音乐能量厂,他是聚集了在场所有人的意识,他只有一次机会,把握不住恐怕一切的安排就白费了,他不能因为音乐分心。

    对别人来说灵感可能是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但是对杨灿来讲,灵感就是那一闪即逝的意识,完全可以按照规律捕捉到的。

    在这一瞬间,杨灿进入了一种玄之又玄的境界,四周空间仿佛都变得缓慢起来,他甚至可以看到音乐的白色能量最细微的升降,就仿佛高低起伏的波涛有其自己规律,他脑中充斥的巨大能量像是一台精密的计算机,提前计算出了每一步的可能性。

    杨灿这时候脑海里第一反应就是想起雕塑大师米开朗基罗说一句话:

    “塑像本来就在石头里,我只是把不要的部分去掉。这个塑像对每个人来说就是你的天赋,而需要去除的是外界的期望和自身的浮躁。这把雕刻的凿子是时间和反省,若经常反省叩问内心,那么雕出这个雕像的时间就越短。可惜的是,大部分人把时间用在了寻找各种装饰品,来粉饰自己以为丑陋的石头。”

    音乐又何尝不是如此,最美好的乐章都是在演奏中自然呈现的,这不是靠现在那些功利心与所谓的市场规律能堆砌而出的,一切都是这种玄妙的境界中自然而生,不添加任何的人为造作,与其说是创作,不如说是回归本然…

    演奏到那原本让人不满意的一段时候,杨灿突然按下了隋思芬的肩膀,自己双手放在键盘下演奏了出新的乐章.

    众人原本还沉迷与隋思芬这首脱胎换骨的《心梦》之中,却没料到曲调突然高了两度,韩平,韩浩哲叔侄不由眉头一皱,刚觉得有些突兀可猛然间打了一个激灵,情绪跟随着音乐高亢起来~

    前半段音乐好像是对绝望逆境办喃喃低语似的疑问,迷惑,突然间仿佛一缕阳光洒进来,气氛赫然间轻快洒脱起来。

    隋思琪被音乐带动,歌声也不由轻盈而充满了澎湃的生命力起来。

    “像夜晚再长,太阳总会升起

    我疼痛的心总有一天会好的吧

    在那堵冰冷伫立的命运围墙面前,我可以面对着一切。

    总有一天我,会穿越那堵墙

    想着高高的天空,自由翱翔~~~

    这沉重的世界

    也无法将我束缚

    在我人生的最后

    我笑颜面对的那天~~仰~头~面对~~~”

    最后一句原本是两人的合唱,但是在杨灿崭新的编曲之下,隋思芬随着那美妙的音乐操控,不自觉的加入了自己的和音,而那冲破云霄的美声和音圆润而极具爆发力,让在场所有专业人士都惊呆了。

    磕磕绊绊地弹奏完一曲的,杨灿感受手指间那流动四溢的白色能量碎屑,胸口那澎湃而舒畅的兴奋感,简直无以伦比,就是超越800能量的音乐家,在创作时候的心情吗,这简直比那些刺激的药物,女人的滋味还要美妙百倍。

    这刻杨灿才终于有些明白,为什么那些真正站在艺术颠覆的音乐家拥有金钱,名望之后却没有一个人停下创作的脚步,安享晚年,因为比起来这种无以伦比的创作上的快感根本是别的东西无法比拟的。

    在流行音乐界打滚了几十年的陈家宁,韩平在这首《心梦》结束接近半分钟的沉浸中,才从那种不愿离开的思绪中回到现实世界,轻轻拍起了手,脸上表情甚至可以拿虔诚来形容。

    他们心中同时闪现了一个词:“奇迹”,杨灿演奏后一段,完全让整首歌曲上升了一个层次,既然不失流行音乐的架构,又超越了普通流行音乐的境界,有些古典的味道,更仿佛含有另外一丝创新感。

    “太精彩了,完全可以用神来之笔来形容,你是怎样创作出这样一段。”韩浩哲再度站起来,之前脸上的那种轻狂完全已经消失了,取而代之的则是一种谦卑,他今天在现场感受到了音乐的给予的震撼感,让他彻底醒悟了什么才是真正好音乐。

    “不…不是我,是杨董现场创作的..”隋思芬紧紧地咬着下嘴唇,颇有些不愤地望着杨灿,心中震撼与不敢置信交织着,这曲子是昨天晚上才出炉的,杨灿与她同样休息了半夜,这么短的时间…他怎么可能。

    韩浩哲先是愣了一愣,却不由嘴角不屑地瘪了瘪,开什么玩笑,现场创作,就他这种外行,刚才那段钢琴曲虽然惊艳无比,但是杨灿的琴技可不敢恭维,零零落落的,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动听。

    韩平,陈家宁同时都走过来,他们均是饱经世事的人,自然分辨从隋思芬表情分辨出她并没有撒谎,来到从钢琴座上站起来杨灿的身边问:

    “杨总…您能把这首歌的乐谱让我们看看吗?”

    杨灿转头一脸迷惑地望着他们,突然恍然大悟的样子,从耳朵里拿出他在飞机上睡觉用的耳塞,笑着道:“不好意思,刚才没有听到,你们说什么。”

    “我们是…是问您的下半首歌的乐谱…”

    围拢过来的众人看到杨灿随手放到桌子上的耳塞,也都微微张开了嘴巴,难道刚才..他创作的时候根本就听不到自己在弹的是什么?

    在场年龄各异的音乐不约而同的在心里同时想到了一名字“贝多芬”,这位出生德国的号称钢琴家,在三十岁那年就开始逐渐听不到声音了,几乎只能用纸笔与人交流,可就是这样的他,创作了《英雄交响曲》,《命运交响曲》、《田园交响曲》等等多首绚丽多彩的不朽名曲。

    至今没有人清楚听不到任何声音的贝多芬是任何进行创作的,虽然据传说这位音乐大师,是咬着小木棍顶着钢琴,靠感觉震动作曲,但是这完全是无稽之谈。

    可现在,大家在眼前活生生地看到这样一个类似贝多芬创作音乐的人,而这个人从头到尾都有些一丝钢琴家的气质与特质。

    “乐谱?没有乐谱,刚刚随便弹的,觉得还行的话...”杨灿起身活动了一下抽筋的手指望着隋思芬:“你刚才都听了一遍,都已经记下了吗?”

    “恩,问题不大。” 隋思芬理所当然地点了点头拿过纸笔,开始凭记忆写乐谱。

    杨灿平静掏出了一跟烟对陈家宁与韩浩哲道:“你们问她吧。”转身头也不回地离开,刚才他消耗了几乎在场所有人的意识百分之九十的意识能量,现在不好好休息,等不了半小时这里人都会头昏脑胀,双眼发黑。

    众人都再度有无言,看着隋思芬用笔托着小巧的下巴,一点点写着乐谱,韩浩哲心中是感概万千,摇头苦笑着问韩平:“叔叔,你能不能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杨董到底是什么人?又是从哪里来这么一对既有绝对音感,还有过耳不忘本事的小姑娘..”

    韩平能说什么呢?只能望着“轰天炮”的一位乐手有些不服气地拿起耳塞,塞到自己耳朵里,大声地与旁边人说话却什么都听不到的滑稽的场面沉默无语。

    他其实感觉像是在做梦一样,原本这家濒临倒闭音乐公司,自从杨灿来到之后,不知不觉中就发生着一系列变化,既让人兴奋,也让人期待,虽然帮不上忙,但是韩平心里还是有股对这间公司前所未有的期盼,可惜他现在能做的只是,拭目以待地等待大选之前的那一个月国大党演讲。

    台湾的命运,这间再度出发的音乐公司的命运,都被绑定在了一起..

    虽然杨灿很享受在帝宝别墅的舒适,但是这毕竟是别人的地方,既然来台湾当然要拓展一些自己产业,衡量再三之后一口气拿出了一亿三千万的新台币让朱怀诚收购了顶尖唱片背后那栋刚刚建起新楼,以用于顶尖公司的宿舍。

    新建立的南日报,以及顶尖唱片的员工都提供住宿,当然他自己,以及夏檬,杨秀雅,隋氏姐妹也都入住到这里,杨灿是部队出生,信奉的就是领导干部与同志们同吃同住的理念,这样也是方便建立他在这些下层员工中的威望。

    当然这栋顶尖公司的宿舍楼里,杨灿最为得意的就是那间单独的设置的阅览图书室,在这间五十平米的房间里杨灿汇集了几乎所有能从四面上买的到能量超过400的书籍,诚品书店的一些区域都被他搬空了,看书恐怕是所有提升意识能量里最廉价的方式了。

    坐在靠窗的座位上,窗外简易木架上的葡萄藤还没有发出新芽,遮蔽不了的夕阳光从窗外透射进来落在桌上的书上。

    接到杨秀雅的电话,杨灿合上书,走到正在乖巧看书的夏檬弯腰到她耳边轻声打招呼:“晚上还有事情,我先走了,多看点书。”夏檬明媚而笑道:“去吧,我难道还不如你这大老粗?”明亮的眸子看着杨灿走出房间。

    下楼都到大厅,杨秀雅穿着淡紫色的小西装,里面的套裙给长外套遮住,只看见裹着丝袜子的纤细小腿与鲜艳夺目地红色高跟鞋,站在楼道大厅里清澈而夺目,生活中的国民精灵少了银幕上光彩四射,却多添了一份清澈气质,让她有着沁入人心的美。

    “还不知道你这家伙是这么爱学习的一个人…”杨秀雅对于自己被强行要求从五星级酒店搬到这里,并没有任何觉得不妥,反倒是有杨灿住在附近,感觉更加自在了。

    “好书能提升人内在的境界,你其实也该好好看书..对你演戏会有帮助。”杨灿笑道,他并不能说明他看这些书的真正原因,他现在的能量已经达到了500想要更近一步,看些高能量的书籍对于他来说非常有益。

    “这么认真的刻苦的学习,真是不符合你这个杨大炮风流形象啊。”杨秀雅取笑杨灿道,看到他手中那本艾克哈特.托尔的《新世界灵性的觉醒》,秀美微蹙,商量着与杨灿晚餐吃些什么。

    杨灿与杨秀雅并肩往外走,隋思芬,隋思琪与几个南日报的年轻女性记者说说笑笑的从转角楼梯走下来,隋思芬好像正跟同学讨论问题,背着身子下楼,没有看到杨灿,当旁边同事提醒她小心别撞到人时,她过头来看,见杨灿停下来在楼梯口看着她,吓了一跳,踩空一阶楼梯,整个人朝杨灿怀里撞去。

    杨灿身手一向够敏捷的,看着隋思芬朝他怀里撞来,身子及时闪开。隋思芬没有抓住到支撑物,拐脚踉跄连冲了两步,终没能保持住平衡。跌倒在地上。里捧着一大堆衣服洒了一地。

    “走路小心点,你不想在上台前摔断腿吧。”杨灿笑盈盈地提醒她。

    隋思芬满脸通红,她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这个能一眼分辨她们姐妹的杨董看不顺眼,今天又在他面前出丑,还给他拿话奚落。

    隋思琪急忙走过来将她从冰冷的磨石地面上扶起来,回头看了杨灿一眼,抱怨道:

    “我说杨董,你这个人怎么这样,看到人从楼梯上跌下来,不扶一把,竟然闪开了?你这么个大叔,难道还怕扶我们小女生要负什么责任?”看到杨灿边上的杨秀雅,倒是愣了一愣。

    看着隋思芬站起来揉着撞疼的膝盖,看过来的眼神又羞又恼,这心机颇多的小姑娘只怕要说一些不利自己的话,杨秀雅在这里,免得麻烦,扯了扯杨秀雅的袖管,连忙走掉。

    杨秀雅好奇地回头看,问杨灿:“这女孩是谁啊, 跟你有深仇大恨啊,竟然这么缺德的闪开了?”

    “不是有仇,是有情,她有些喜欢我,我怕碰着她,她会乱想。”杨灿告诉杨秀雅隋思芬就是他在台湾新挑选的歌手,并稍微透露了自己去救她,结果撞到这小妮子洗澡的事情。

    杨秀雅伸手掩住俏唇大笑起来,清脆的笑声银铃似的洒落到整个楼道,歇了一会儿,才一手捂着腰眼,一手指着杨灿:“我看你最坏地地方就是这样肆无忌惮地调戏女孩子了,然后还自作多情。”

    “是吗?我好像一直都没主动去惹谁吧..”杨灿无辜的摊了摊手,与杨秀雅走上奔驰的商务车。

    旁边的两个女记者都是隋思芬的朋友,她们扭过头看着杨灿、杨秀雅钻进黑色的轿车里,还愤愤不平的说道:“这杨董,平时人和和善的,一点都不解风情,以后谁还敢故意往他怀里撞啊……”

    “别花痴啊,听到这个内地杨董以前也是记者曾经一个人揍二十多持刀的混混;你要撞过去,他不仅会闪开,指不定还会朝你屁股上踹一脚……你没看到他身边的是谁,国民精灵杨秀雅,有钱有势的男人可真没我们的份了..”另一个女孩子满眼迷离的说道。

    看着杨灿平静的走开,隋思芬揉着跌破皮的膝盖,恨得牙痒痒的,听见两个没人性的女记者朋友那里胡扯,好像是自己犯花痴故意撞上去一样,头都大了两圈,见她们都还看着轿车离开的方向,只能轻声不愤道:“这些花痴,竟然喜欢一个大叔..”

    隋思琪却在旁边双眼闪着星星道:“其实也不是..你没看过杨董的采访录吗?其实我也好想跟杨董这大叔谈一场恋爱,就算受伤,就算给无情的抛弃,好歹这样胆大包天的男人谈一场恋爱啊。”

    隋思芬当场捂住了自己的胸口,一口气没顺过来。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