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章 灵感,白色意识

射手座李不二 / 著投票加入书签

饭圈小说网 www.fqxsw.cc,最快更新花都高手最新章节!

    是错觉吗?刚才在隋思琪随意拨弄钢琴键盘的刹那,黑白相间的琴键上好似突然有些白色能量在跳跃着,杨灿原本只是探查隋思芬的意识,无意间却发觉了这种奇怪的现象。

    以前他只在听音乐中感受能量,却从来没有想过在乐器上也会能量。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现象?杨灿不自觉地走过来,用手放在那台贝希斯坦钢琴键盘上,输入意识能量轻轻地按下去,果然,整台钢琴立刻发出一层微微的清雅的白色意识,随着演奏的音乐一闪既逝。

    杨灿心里讶异无比,然后走到了另外韩浩哲他们通常创作的用电子琴的那边,输入意识能量按下键盘,虽然同样的音调,但是却没有那种清雅的白色意识能量。

    “这个钢琴是手工制造的?”杨灿用手摸了摸钢琴下的那刻着的一串德文问。

    隋思琪连连点头道:“是啊,这台宝贝琴平时都没人敢碰的,听说是韩叔二十年前从法国乐器展买回来,好像是什么罗南托……,托”

    “罗南托马斯,德国十九世界最伟大的钢琴制作大师……”隋思芬提醒杨灿道:“杨荽你小心点,这东西可是古董货,韩叔宝贝的不得了,你要玩就去玩那台雅马哈的电钢琴。”难怪之前韩平一直在说自己用这点钱买了“晴天娃娃”这些家当是占了大便宜了,原来这里还留下了不少宝贝。

    杨灿心里默默点头,玉石拥有意识能量是天然绿色能量,古董拥有的意识能量那些金色意识人留下的淡黄色能量,乐器留下的能量是音乐大师留下的了?一般人听起来手工钢琴与电子合成的音乐没什么太大的区别,这些白色的意识又是究竟有什么意义呢?

    看着杨灿端详着那台古典三角解琴沉思,隋思芬与隋思琪姐妹也觉得有些摸不着头脑,突然杨灿把手指放在了钢琴之上,双手看似随便按下了几个键”完全没有调子可言,双胞胎却都觉得有些讶异的动听。

    “姐……,杨董也会弹钢琴吗?”隋思琪轻轻用胳膊肘顶了自己姐姐一下,隋思芬却肯定的摇了摇头:“他根本就不会。”古典钢琴与电子琴不同,键的压迫性重量要大得多,弹钢琴的人手指必须要非常的柔和有力,杨灿的手指力度倒是有,但是却完全跟柔和搭不上边,绝不可能受过什么专业训练。

    杨灿当然不是演奏了什么大师的名作,他只是发觉,每当他按下一个键的时候,其他的键就会出现相应不同的白色能量”主个黑键,劈个白键没有一个能量是不同的,而他如果在白色能量消退之前,再按下那些白色意识能量最高的键,那么声音的整体能量就会增强。

    也就像是海面上海浪一般,一个音符就是一朵浪huā,如果合适的浪huā堆叠再一起那么就会慢慢形成海浪,而如果方向相反的浪huā相撞则会互相抵消掉各自的能量。

    所谓音乐,也就是各种适合的音符叠加在一起的旋律,而杨灿摸索出了规律试着弹奏了几次发现,虽然他完全不懂作曲,但是只要按到合适的键弹奏出合适的音符,那么白色的能量也不会消退。

    隋思芬与隋思琪,连着听他随便弹了几小段的音符,都觉得讶异无比,虽然弹奏的节奏力道都非常外行,但是这简单的几个音符随便加起来,却可以用动听来形容了”这确实给人异常的古怪感觉。

    任何刚接触的钢琴人想弹出一些音自然不是问题,但是能弹得让旁人入耳却万中无一,这是巧合吗?

    然而事情远没有想象中简单,杨灿只在钢琴上折腾了不到十分钟就满头大年了,这演奏钢琴确实是一门技术活,他手掌现在都有些要抽筋的感觉了,只能放弃用自己能力作曲的念头。

    娘的,这些白色音乐能量消长时快时而慢”快的时候,转瞬即逝”

    自己有时候根本无法在他能量消退之前找到能量最高的下一个键,更别说按到了。

    更让人觉得无语的是,同样一个键,你按下去每次的结局白色能量形状都是不同的,有时候是第12节白键能量最高,有时候却是第21节黑键能量最高,根本就没有任何规律可言。

    这种情况让杨灿想到他平时玩的台球里面的一个术语“BLACK”现象,“BLACK”就是指台球里开球的第一杆,“BLACKPK”之后游戏开始,虽然“BLACK”人人都可以轻松的做到,可实际上一个非常奇妙的现象,即使再高超的球手,用同样的角度,同样的力度,球都会以不同微妙方式弹开。

    开局击球之后,球开始四处游走之际,游戏已经开始了,但是球手已经失去了这个游戏的控制权,只能看着球朝着各种地方散开,冥冥之中有着不为人知的力量主宰在球台上那些球的变化。

    现在也是如此,杨灿按下第一个键,每次的能量都不一样,留给他的87种随时不同的选择,而然第三个键同样有87种,四个键又有87种,甚至你把能量最高的两个键同时按下去,能量最高的三个键同时按下,都会出现不同的结果……

    这就是音乐,神奇美妙而让人捉摸不定,小小的一个三角钢琴,88

    个键演变出一个庞大浩瀚如宇宙的世界,让身处其中的人如痴如醉,如梦似幻。

    短短10分钟的时间,杨灿已经注入了超过三分之一的能量,他知道已经触及了到自己之前前所未见领域,这样贸贸然地踏进去,不一定是什么好事情。

    其实他刚才也天真想过,自己是否有希望成为第二个莫扎特,贝多芬似的音乐大师的,真的尝试过才知道这无疑是天方夜谭,别说做一首交响乐了,他的能量甚至连三十秒的曲子都无法完成,光是靠意识能量不可能进行这种技术活。

    “小琪,你过来你把这首歌用这个钢琴演奏一遍。”杨灿站起来,对隋思琪扬了扬手,隋思琪恩了一声,虽然觉得奇怪既然是杨灿的吩咐她也不用有什么顾忌了,反正在公司里,杨董可是最凶的,拿着《心梦》的五线谱过来,放在谱架上。

    开始演奏心梦的五线谱,边弹边唱着,杨灿双目炯炯盯着她秀美的手指在键盘上飞舞着不断地注视着心里却微微有些失望,演奏钢琴显然不是她的强项,意识能量才只有219,键盘上的白色能量光芒连自己的一半都不到,没有强大意识能量注入也就谈上什么创作了。

    杨灿稍微想了一想就打断了她,笑了笑道:“好了,今天太晚了,我们还是回家吧,把这里弄得这么乱,好好休息一下,明天再来处理这个问题。”

    隋思琪早就哈欠连连了从座位上跳了起来欢呼:“太好了~姐走了,回家睡觉n”拉着隋思芬胳膊就往外拖,隋思芬看了杨灿一眼摇了摇头道:“不了,我还是把这曲子改完了再说吧”“姐n休息一下嘛nn”隋思琪用嗲嗲声音跟姐姐撤娇,听着杨灿都全身都有些发软。

    “好了,别撤娇了。”隋思芬毅然决然地抽开了胳膊道:“你难道忘记了大伯还不知道我们当歌手的事情,如果这次不能好好表现了,大伯找来了,你怎么跟他交代?”隋思琪听到大伯这个名词,小脸也耷拉下来了不敢作声了杨灿在旁边有些哭笑不得,你个小丫头还真把公司当你的家了,吃住都在制作室里到是一点都不把自己当外人。

    看着隋思芬的意识能量因为疲惫只有167了,也清楚她到极限了懒得跟她废话,用手放到她的后脑,输出意识能量过去,切断她的意识能量流,隋思芬立刻双眼一黑就昏过去了。

    杨灿扛起较小可人的隋思芬,直接瞪了已经吓呆了的隋思琪一眼:“愣着干什么,还不去开门?”

    “这个不好吧”隋思琪有些觉得古怪,虽然在她们眼里是个一大把年纪的大叔,但是姐姐被这么背着,她还是有些担忧被杨灿吃豆腐了。

    “那我开门,你背。”杨灿作势要把隋思芬丢给隋思琪,这小丫头连忙吓得只摆手:“别n我可是未成年少女,受不了这么高强度的体力活,我去开门nn”杨灿口中虽然这么说,其实还真不愿意放下背上的小妮子,鼻中却充斥着隋思芬散发那股少女体香,加上这小妮子刚才洗澡被自己撞到,匆忙间衣衫不整的,明显能感觉到弹性惊人的胸部在自己背上挤压的触感,脑海中尽是刚才撞到她在雾气弥漫中沐浴的景象。

    不由转头看了看伏在自己背上小妮子的侧脸,迷糊中隋思芬双手紧紧搂着自己的胸膛,好像生怕自己离开似的,杨灿发觉她睡梦中意思混乱猜她现在恐怕是在噩梦连连,再看她秀气的美貌皱在一处,心里泛起一丝怜意,抬手用手指揉了揉她的眉心,把自己意识能量灌输进去,睡梦中的隋思琪才甜甜地微笑起来。

    经过了这么一个小插曲,三人回去别墅睡到了早上口点,才算恢复精神,杨灿早就醒了,趁着空档还进行了一系列的身体训练,在老k养成的良好习惯他一直都没有荒废。

    学了一些气功理论他深知一个道理,意识能量无论是高低,也只有在良好的身体流动丰才能发挥作用,老人的意识能量普遍都比年轻人要高得多,但是用于身体机能的退化也只能在少数领域能超过年轻人。

    快速反应,敏捷力随着年龄都会区域下降,所以杨灿当然要警惕不让自己的松懈。

    最近还有一件事情杨灿也在耿耿于怀,看了看手机里照片上薛琪苑典雅秀致面容,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含情的眸子好像有千言万语要对自己诉说一般,打开了电脑,链接了老k的总部。

    几分钟的呼叫过后,资料科老陈的视频信号终于连接上了。

    “老陈,好久不见。”杨灿画面里井大胡子男人打了个招呼。

    “呵呵别这么说,能让阎王你这个大忙人上心的事情,我当然得帮忙,跟我客气什么以前你在新疆准喀尔救我出来时候,我可一顿饭都没请你。”

    两人叙旧之后,老陈才把话题带入正题,严肃地告诉杨灿他掌握的情报:“你让我查的薛家的这起绑架案是被公安部封存的一级保密档案,属于二十年后才能公开的内容,我是找我以前老上司才得到一些消息的…”

    “背后是不是有什么人?”杨灿并没有觉得意外,能在〖中〗国绑架当时的国务院的常务委员薛国基别子孙女,公安部事后还没查出任何的蛛丝马迹出来,他也绝不相信是那些外行人手笔。

    “事后只抓到了一个越南人,据说只调查出他们这些人的代号都叫做“石匠,其他的就不清楚,那些人好像就在〖中〗国凭空消失了一样,真不知道他们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又去了哪里……”老陈自己说着都觉得不可思议似的。

    杨灿下意识想起了一个名词一共济会,共济会的英文名字fsee-mason

    字面意思就是“〖自〗由石匠”这些东西串联在一起,越发让人觉得有关系起来了。

    之前在美国感受到的那些莫名的压力,天幕基金会里的那些计对自己的人,与企图拉拢马华的人,难道都是同一个组织的旗下的成员。

    这面之前让人看不清的巨大帷幕,终于渐渐开始显现出轮廓了,杨灿不由在心里冷笑着看来自己倒是把事情想简单,除了他以外还有一帮人已经建立某种看不见的秩序,而自己的出现也许已经慢慢触碰到了他们规则,所以才遭受到这么阻力吧。

    看来就算自己查不下去,在不久的将来,这些人会慢慢浮现出来的。

    杨灿看了看了钟舒服伸了个懒腰,轻松打子个响指,楼下的才传来闹钟“叮铃铃”报警声,他之前观察到隋思芬的意识能量还没有完全恢复,在二楼用远程操控阶段了电子闹钟的闹铃现在这对双胞胎起来,大呼小叫的因为迟到吓得huā容失色动静传来,也让杨灿忍俊不禁。

    驱车回到公司第一时间把韩平,韩浩哲陈家宁,“轰天炮”乐队的人都召集到了音乐制作室,一起坐下来研究编曲的问题,这次可不是之前杨灿只提要求,不作什么沟通,而是明确提出了一系列的要求。

    《心梦》这首歌已经基本是够格出品了,比市面上大部分流行歌都要好得多,但是只是缺乏了画龙点睛的副歌那一段,希望众人集思广益改变那个十几秒的高潮段落。

    在经过韩平,陈家宁反复的研究后,得到的结论却是他们都有种无从下手的感觉。

    倒并不说这个歌多么完美,只是隋思芬的编曲能力超过他们实在太多,他们根本无法提什么意见,他们评价音乐还行,自己动手可没这能耐,这两位音乐圈里的名宿只是“美食家”没有掌勺的能耐。

    众人一筹莫展的时候,杨灿倒是很平静,他早就料到了这个结果,他只是要借助这些人能的意识能量罢了,让众人都坐在了那架古典钢琴的周围,韩平看着钢琴上那些指玟脸色那个叫难看啊,可那又能怎么办呢,谁叫杨灿才是这里的老板。

    “阿芬,你过来演奏你你的曲子,我们大家来一起看有没有办法改进。”杨灿拉着隋思琪过来,一边走,隋思芬有些古怪地望着他俏脸上尽是不情愿,小声道:“你为什么叫我妹妹小琪,总是叫我阿芬,难道我跟你这个大叔一样老吗?”

    “你不觉得我们其实差不多大吗?”杨灿眨了眨眼睛,搞得隋思芬不由俏脸一红,撅着小嘴不说话了,杨灿看着她就觉得好笑,原本昨天这小妮子昨天晚上做梦,梦到自己了,心里正觉得有些怪呢,所以才发脾气。

    隋思芬坐定,深呼吸了几口才慢慢演奏“心梦”的曲子,刚弹了一会儿,杨灿就打断了她皱眉道:“重来,用感情弹别敷衍,你想弹一整天吗?”

    隋思芬气得狠狠地瞪了杨灿一眼,只能集中经历专心的演奏,山殉能量展开,与钢琴浑然一体,白色的能量慢慢散开。

    众人一边听着一边大眼对小眼着,心里都都一阵苦笑,他们都清楚杨灿要的是什么,两个字“灵感n

    音乐界的人都清楚,灵感这东西与乐理还有任何音乐知识毫无关系,灵感是个人天生的本能反应,不会音乐知识只能靠灵感也可能创作音乐。

    所谓的音乐灵感,就是将心情最深刻的感受化作音乐的形式表现出来,这种动人的情感,需要的是想象力,也需要一定的机遇,比如乐曲,有时候你琢磨一段旋律几个月都琢磨不出来,抽根烟就想出绝妙的段子了。

    灵感就是无中生有的一回事,你一秒钟前没有灵感,但是你一秒钟后可能灵感就会出现,无论是流行音乐还是古典音乐的大师,都没有一个敢拍胸脯说自己掌握了这种玄之又玄的东西,人多凑在一起就能创造灵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