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八章 拷问总理

射手座李不二 / 著投票加入书签

饭圈小说网 www.fqxsw.cc,最快更新花都高手最新章节!

    第三百二十八章 拷问总理

    薛国基与吴斌从房间从容走出,房间里的空间像是凝结一般,除简小雪与杨灿之外,刘德水,陈耀发,秋连战,陈文波同时均是不自觉地低下了头,只感觉身子有些摇晃。

    薛国基与吴斌脸上虽然都带着笑意,但是却给予在场的其他人一股莫名巨大的压力,杨灿发觉薛国基的意识能量竟然与他一样扩散而出,覆盖了整个房间空间里所有可见之处,心里涌现一种难以言喻的感觉。

    难道薛国基也与他一样,会有意识的操控这种能量?这时候杨灿已经收回了所有的意识能量,也一丝升起的对抗的心都不敢有,他担心薛国基会探查到一些什么。

    杨灿再仔细看去薛国基的意识能量,却与他的有些不同,虽然是扩散但是面积却是以人为界限的而不是像他以空间面积计算,这不是有意识的操控意识能,而是他无意识散发的巨大能量,完全是凭借高速运转的脑部思维来引发的,纯粹只是气势强弱转换罢了。

    打个比喻如果杨灿是一台高精密控制的智能ine,那么薛国基只是一个能发短信,打电话最老式的大哥大,但是这台大哥大的电池电量是ine的几倍。

    杨灿心里猛然松了一口气,同时也是想到,难怪这些国际领导人谈判都要派出些精英分子的,否则那些庸碌之辈到薛国基这种层次的人面前,只怕腿都吓软了,别说什么谈判了,就连话都很难说清楚。

    杨灿见过很多不同大人物的意识,有影视界大腕,有文艺界翘楚,还有商政两界的精英,但是从未见过像薛国基这样的意识能量类型…

    其他的人都有一种固定的形态,如吴斌像太阳般光芒四射,颜尚云似深海深邃莫测,黄文道如巍峨山川那种厚重朴实,又犹如徐克如烈焰一般的炙热。

    而薛国基是什么呢?杨灿看着整件屋子里的意识能量,脑子里浮现了一个词——“宇宙”,像宇宙一般的变幻莫测,又包含万物。

    薛国基那浩瀚的意识中,有无数如星河一般的意识气团旋转着,有些杀意腾腾让人不寒而立,有些则如春日生命力一般爆发给人暖洋洋的温热感,更有些如剧烈汹涌翻腾的海水似的呼啸天地,仿佛能吞噬一切。

    一个人的意识却能保罗万象,杨灿真是有些大开眼界的感觉,作为一个国家处理政务的金字塔顶尖的人物,当然不可能是单一的一面,杨灿脑子猛然浮现出了一句“天下之至柔,驰骋天下之致坚。”。很好的形容的薛国基给他的感觉。

    同时站起来的刘德水,陈耀发,秋连战额头上都是斗大的汗珠,一个个牙关打颤,只有秋连战好有一些,能勉强控制得住自己情绪,而刚才嚣张跋扈的陈耀发,整个脸都仿佛在抽搐着,表情扭曲无比,像是被人狠狠揍了一拳似的。

    这位国务院总理已经掌握了他们想隐瞒的一切,所有的那些应该已经磨灭的证据,这怎么可能,他们又将面临什么样的命运…陈耀发想到这里,竟然双眼一黑直接昏了过去。

    在旁边秘书官陈文波露出一种极为不耻的笑容,这帮败类,现在知道怕了,之前去捞钱的时候怎么没想到今天,抢占老百姓,国家的土地的时候怎么没有想到有今天,罪有应得!

    杨灿不敢作声静观其变,简小雪再不懂这么东西也明白了是什么情况,不由摸了摸自己身背后的手铐,准备现场抓这三个败类。

    正在这时候,薛国基却突然露出笑容,笑着亲手按下了脸色苍白的刘德水与已经有些崩溃了的陈耀发肩膀。

    “三位局长工作了一天,辛苦了,坐下来说话吧。”薛国基语气一转,好像与自己家人闲聊家常似的,杨灿只看到空间里的那些意识星云突然一调转方位,房间里的刚才那股惊涛骇浪似的肃杀气氛顿时缓和了下来,连杨灿都感觉到身子明显一轻。

    薛国基这说变脸就变脸的功夫,真是让人觉得不可思议,大家完全都是随着他的情绪起伏而动,杨灿清楚,这在艺人来说是气场,但是在军界就是形容一个人的气势,这种气势不是说你嗓门大,个子高才能表现出来的,而是一种内心的力量。

    在这瞬间杨灿突然明白了,意识能量强大虽然有很多种方式,但是真正能量巨大的人都是一个内心极为强大的人,他们相信某种东西,坚信某种信仰才强大。

    这种东西可以是纯净的天性,可以是某种欲望,也可以是一种理想,一种信念,为什么身边这些老一辈人的意识能量普遍高于六十岁以下的人,平均值超过100不止呢,除开有些是年纪阅历的关系,更重要的是他们内心的强大。

    现在像自己这一辈人心灵就极为脆弱,什么失恋,什么工作不顺心都会出现自杀的行为,是因为受到教育程度不够?还是生活环境糟糕?这都是因为内心的力量不足。

    抗战时期,中国红军,日子军队,德队,乃至苏联,所有这些战斗力强大的军队虽然各自装备,地理,人员都不同,但是相同的一点都是,他们是有信仰的军队,有信仰才打不垮摧不烂。

    而现在人的意识能量为什么这么薄弱,就是因为缺少了信仰,理想这种东西,这陈耀发三人能量不低,但是他们信仰那些渺小个人欲望,这是永远无法与薛国基吴斌这种以国家为己任的人相比的。

    完全在薛国基面前没有招架之功,看来这想当一名成名的败类也要败有水平,起码要像希特勒一样把民族与国家与个人欲望联系起来才能混得有档次。

    陈耀发,刘德水,坐下后都是一脸错愕,连陈文波都有些诧异了,薛总理这是怎么了,这不是明摆这三家伙都是国家的蛀虫吗?还用得着对他们这么客气?拉出去枪毙都可以。

    杨灿却默不作声像是个没事的人一般想着什么,简小雪都替他不值得,这什么意思?薛总理是要当杨灿亮出来的那些话当中没听见,这是要把杨灿往绝路上逼了。

    可接下来的事情更加让跌眼镜,一直都是站在杨灿这边的吴斌,狠狠地瞪了杨灿一眼,用质问地语气喝道:

    “杨记者,刚才你说的这些事情,究竟是你调查的结果,还是只是一些小道消息,加着自己的猜测也说了出来!?”

    陈耀发,刘德水,秋连战三人顿时精神一震,同时咬牙又惊又怒地望向杨灿,在那个瞬间仿佛恢复了进门时候的从容。

    陈文波在旁边听着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沉稳如他甚至想上前帮杨灿解释,刚才三位局长的反映,,明摆着杨灿可才是说实话的一边。

    而杨灿却出人意料地点了点头承认:

    “这都是我们报社收到的情报,还未经核实。”

    陈耀发,刘德水,秋连战依然硬生生的僵硬在那里,也不敢说话,他们清楚杨灿话绝对不是空穴来风,现在重点在于薛国基的态度,而不是杨灿。

    就见薛国基呵呵笑了起来,用一种很轻松的语气指着杨灿道:“你这个搞传媒的小同志,办事情就是不严谨,还好这里是喝茶的地方,如果你在外面讲,只怕要被拘留几天让你好好反省反省。”

    轻描淡写的就把这事情变为了一个很小插曲,杨灿仿佛成为一个很微不足道的闹场年轻人。

    小雪禁不住整个脸都气得涨红,杨灿受到这样的委屈让她简直觉得胸口被什么堵住了,难受无比可理智告诉她纪律上,她是没有任何立场说话的,陈文波倒是明白过来拉了拉小雪的衣袖摇摇头。

    “好了,既然是一场误会,三位工作这么忙,还是早点回安阳吧,耽误正事就不好了。”

    说完薛国基极为亲切和善的送三人出门,让陈耀发,刘德水,秋连战受宠若惊。

    送三人走后,薛国基转身进门,陈文波一关上大门,薛国基就狠狠地拿起水杯“啪嗒”一声摔了下去。

    “混帐~!”一只手在虚空中挥舞着,声音有些颤抖着对吴斌吼道:“你说说这帮人~!拿着得工资难道不够他们花吗!?单位分配那些福利难道还不够他们享受吗?贪污!?一个项目就贪污几千万!?陈耀发就一个儿子,他花得完吗!?还有那个秋连战,好好一个年富力强的干部,还是老许跟我打算重点培养,是下一批要进入中央的人,他在最多在熬几年!?什么东西得不到!?他怎么犯浑到这个地步。”

    整个房间都是薛国基的咆哮声,杨灿这时候才感觉到这位国务院总理跟华省退休的那位老秋华波本质上没有什么区别,在人前的那副沉稳温和都是表面罢了,他们的对于有些东西都是不能容忍的,同样都是火爆脾气。

    陈文波低着头默默地收拾着地上的玻璃渣的时候,薛国基还觉得骂得不尽兴指着吴斌道:

    “诶~~你说你们那边在搞什么?督查责任有没有尽到位?怎么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你们一点证据都没收集到,寇准生那帮人搞了一个月说什么!?说那些举报纯属伪造,都是污蔑致辞~!!这不是放狗屁吗!?”

    吴斌有些差愧地点头:“是,是,我的工作没有做到位置,这件事情一定会彻查,会按照小杨提供的路线追下去…”说道一半,吴斌却有些欲言又止。

    薛国基骂了将近五分种才稍微冷静下来了一些,逐渐沉稳下来了,坐到杨灿身边,喝着茶打量了下杨灿,杨灿马上站了起来,毕竟是国务院的总理,比老总级别还高,他也不能太放肆。

    “小杨同志,我想问问你,连我们机关那些干部都没发现材料,你是怎么找到的。”

    杨灿瘪了瘪嘴,缓缓而道:“薛总理,其实不是他们找不到,只是他们不敢找罢了,这世上哪有不透风的墙,只要做了事情,必定会留下痕迹,我旗下的记者也只是跟着一些人人都知道的线索查,总会有些蛛丝马迹的。”

    薛国基指着杨灿跟吴斌道:“你听听,好好听听,就连那些手无寸铁记者都能办到的事情,寇准生那些人都没头绪,你说他们这些人是干什么吃的?”

    薛国基想一语带过,杨灿却不想放过,微微一笑强调了一遍:“您就别怪吴老,其实不是查不到,是他们不敢查, 就连您不是也不敢当场把这些人一网打尽吗?”

    在身边的陈文波拿出纸笔在记录这次的对话当作采用的证据,没想到杨灿突然蹦出了这么一句,马上停下了笔,心里咯噔一声这小家伙聪明是聪明,但是有些太不识时务了一些吧,他当了五年的秘书官,从来没见过有人敢这么对薛总理讲话。

    薛国基微微一愣,旋即不怒反而笑起来,连连点头,对吴斌称赞道:“好,好的很,老吴你没推荐错人,这小同志是个干媒体的,有陈仲甫当年的风骨。”

    想当年陈独秀发起新文化运动也是中国的首任领导人,这个评价对于中国传媒人来说,其高度恐怕是罕有的,如果不是薛国基嘴里说出来,只怕是大家都只会说讲这话的人是大言不惭罢了。

    吴斌微笑着坐了下来也摇了摇头:“我就说瞒不了他,这小子搞心理学的小子猴精猴精的,什么事情那贼眼一打转就能知道。”

    陈文波与小雪这才知道,薛国基与吴斌到现在为止都在一搭一唱,心里均一阵苦笑,望着杨灿不免有些佩服,怎么这小家伙就能看出来呢?

    杨灿知道这国务院总理终于对自己敞开了心思,也不由乐了,拿了一块盘上的九龙酥,嘎嘣地吃了起来。

    “总理,我先说明刚才那些事情我也就是只是掌握一些些东西,还不足以立案,真要办他们还要吴老亲自遣人去办。”笑着望着吴斌:“吴老,这次的事情我可得记一份功劳,通报的时候,您要提前一天通知我,也让我们南周刊拿一份大独家。”

    吴斌对薛国基抚掌而笑:“总理,你看看,这小子做了点成绩就得意忘形了,竟然跟我们做起来生意来了,啊~呵呵,你放心,这个事情我还是做得了主的。”

    杨灿一摆手:“您可别答应地太早,我看悬得很,陈耀发背后牵着那位常委,刘德水身后是秦家的那些人,总理处理不处理都是问题,得给我一个明确的答案。”

    “你倒是质疑起我们来了,中央新闻社都没你这么大的胆子。”薛国基呵呵地笑道,却没有一点生气的样子,把简小雪都吓得心脏快跳出来了,望着杨灿尽是敬佩,有些疑惑酒精在这个男人的眼中到底还有些能另他畏惧的呢?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新闻法,媒体有权监督政府职能部门的疏忽与漏洞,我并没有越权。”杨灿拍了拍手里的屑末,表情严肃起来。

    薛国基确实沉思了片刻,好像也被杨灿眼中那种正气凛然触动了,用手指点了点:“你说得有理,那我就跟你汇报一下我打算怎么处理,你看看你这个媒体人觉得满意不满意。”

    “愿闻其详。”杨灿做了一个请的手势,让陈文波都有些哭笑不得,心想你这小子倒是摆谱摆到薛总理面前来了,胆子倒是不小。

    吴斌却微微点了点头,公是公私是私,杨灿这是以中国传媒业领军人物的身份来面对薛总理的,某种程度上他才是审判者,虽然胆大,但却也不失立场。

    “第一.情况最为严重的秋连战,这次要彻查到底,他这个项目贪了多少,以前都贪了多少,生活作风又有什么问题,都要公审,作为国地局的一个标杆,从重从严处理,凡是与他有直属关系的人员,全部立案不能放过一个,让国地局的人看到这次国务院的决心,绝不姑息。

    第二 . 陈耀发情节稍轻,作为党内处理,调查不立案,让他办理病退,停职永不录用,连带着他手下的那些人,停职,降职,开除党籍,这事情细节交给老吴来衡量,在党代表会上宣布,绝对不能让他们再有上来拥有任何的行政权的机会。

    第三. 刘德水在国地局工作了二十多年,案情最轻,金额也最少,我看他最多也是包庇罪,责令他退回所有赃款,留在原职戴罪立功。”

    薛国基说完了眯着眼睛问杨灿:“怎么样,这个答案满意吗?”

    杨灿点了点头,虽然这三人都有贪污渎职的罪行,但是无论从什么方面看不可能一网打尽,秋连战没有背景直接往死里批,让主犯万劫不复,起到杀鸡儆猴的作用,陈耀发背后牵扯的人太多,以他为借口把这些清除出队伍最为重要,虽然绕他一命,却扩大打击面,收获反而更大。

    而刘德水胆子最小,也很兢兢业业,基本属于老好人的类型,放过他,是让他记得这个教训,国地局留下他大局反而容易掌握,如果把三个人都打掉,重新换一批人,那么谁能保证新的一批人不会出问题呢?留着刘德水这位经验丰富又有能力的干部来戴罪立功对于大局最为合适。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