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七章 走后门是硬道理

射手座李不二 / 著投票加入书签

饭圈小说网 www.fqxsw.cc,最快更新花都高手最新章节!

    第三百二十七章 走后门是硬道理

    拍摄电影期间,杨灿的能量已经进步到了529,竟然一触既溃,这实在让他心里有些许失落。

    敞明亮的大厅里,正隔着一层幕帘,杨灿走进去几步,陈武就被人拦了下来,他也被要求检查有没有携带危险物品。

    “诶~你们到底是什么人~”陈武一声大叫还没完杨灿就一脚踢了他一下,示意他老实点,一位国字脸的秘书官过来打量了两人一眼很客气地道:

    “吴老在里面会客,只能麻烦请小杨同志你在外面说话。”用手指了指大厅的椅子,很明显的意思你只能坐在这里,而陈武则直接被赶了出来。

    简小雪主动过来道:“陈秘书,我来把。”给杨灿仔细搜了搜身,然后用金属探测棒上下检查了一遍。

    杨灿丢出了那把随身的匕首,钥匙,手机,安全通过,可简小雪还是把不罢休地手伸到了他的嘴巴前。

    “拿出来吧。”

    杨灿也只能一阵苦笑,从衣领里缝里掏出了一个特殊材料的刀片,白色的像是布质的材料,可别小看这小玩意,这东西杨灿拿在手里,不但可以打开一些锁,还能当武器割断人的喉咙。

    “什么大人物啊?这么严密?”杨灿嬉皮笑脸的问。

    简小雪只是冷冷地回了句:“军事机密。”杨灿还是从她的头顶看到了薛国基三个熟悉的气态文字,心里顿时倒抽一口凉气,这他娘的,这位国务院总理到美国邀他,他都没去,今天到好,老子自己送上门了。

    那就是说,刚才门口那姓秦的小子就是秦伟的那败类儿子!?这秘书官就是那位外号“十车书”,号称懂三十一门语言的那位秘书官陈文波,杨灿意识能量再度展开,果然就连这个秘书官陈文波都是金色意识,高达615.

    难怪有这么大阵仗呢,那姓秦的一见自己就想整呢,秦家的只怕还记恨着自己,军区里还流传过这秦海洋还追过薛琪苑这位名媛,秦海洋这小子只怕恨不得把自己抽筋拨骨吧。

    杨灿心里骂娘,原来是国务院总理来私访老朋友,自己跟小程秘书打电话的时候,他怎么没作声?难不成吴老是故意的?杨灿心里只犯嘀咕。

    隔着幕帘杨灿在板凳上坐下,这种高层的会面他当然没有资格进到房间里的,只是暗暗吃惊,薛国基的能量与电视看起来截然不同,好像能隔绝自己的意识渗透似的,只有吴斌的金色意识与他能共融,两人都是金色的,只是薛国基的金色稍微偏紫一些。

    现在他是越来越看不透这些人的意识能量具体的数值,好像随时都在变化,完全处于他们控制之中似的,杨灿收回自己的意识之后,却惊讶地发现薛国基的意识能量也慢慢平息了下来,从凶猛澎湃的火焰变为沉稳的深海一般。

    看来这些金色意识能量有自主的转变性,遇到外力渗透的时候,会主动防御,平时则是这种沉寂的状况..也就是说薛国基与吴斌一样都是一个变值,按照需要调节自己的能量,可能他们自己不知道是能量,但是这些人能够做到这点。

    杨灿听说过薛国基以前年轻在的时候曾经带着部队枪毙不少恐怖份子,只怕这位外界以温和著称的老好人总理,可是真正规规的狠角色。

    “小杨,有什么事情,你说吧。”吴斌沉稳的声音从内屋传了过来。

    杨灿心里一震,他今天是来找吴斌走门路的,好家伙~吴老他还能不知道,就这么问?这是什么意思呢?杨灿稍微思考了下,隐约觉得今天这事情八成是薛国基安排的,莫非他是想瞧瞧他孙女看上的是什么人物?

    看这情况,薛国基应该已经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来了,这么问目的何在,自己又该怎么回答才好呢?

    杨灿在心里把这事情过了一遍,突然捏着手感觉到了自己手心的汗水愣了一愣,意识到自己现在的模样只怕又回到了没有读心术之前的那种怂样,不由呵呵笑了出来。

    旁边简小雪与陈文波却是脸色一青,眉头紧皱,这什么场合,他怎么能笑的出来呢!?这也太放肆了吧!?

    杨灿也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举了举手示意自己不是故意的,本来还很严肃的场面倒是变得滑稽起来。

    是嘛,大家不都是人吗?老子杨某人这些年来做的事情都是光明磊落,没有什么见不得光的,国务院总理又怎么样,该怎么说就怎么说,杨灿想到这里,整个人就放松了下来,很平静地拿起茶杯喝了口,一边吹气一边回答:

    “吴老,我今天来是求你办个事情,我们公司,拍了部电影,想请您帮我联系中影那边的人,帮我在国内引进发行。”语气带着平日油腔滑调的味道。

    这话一说简小雪还好,旁边那位秘书官整个人都愣住了,这来跑后门是不是疯了?现场这么多人,哪有这么正大光明的,这不是找死吗?旋即不由失望地摇了摇头,看来这位吴斌嘴里评价颇高的传媒鬼才只是痞匪之徒罢了,上不了大台面。

    吴斌还没说话,就听到一个极具威严的声音从内屋传过来,虽然声音不大,但却是清楚异常。

    “电影要发行,你应该先找广电总局相关部门过审批,然后想各省,直辖市地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电影行政部门提出申请,通过发给《电影发行经营许可证》,最后向中影,华影申请引进,你来找最高人民法院的顾问做什么?”

    简小雪听到这个声音,拼命地对杨灿使眼示意他千万别乱说,杨灿却被这话咽地有些难受,喝了口茶不紧不慢地回答:

    “一听您就不懂了吧?我自己去?我们小小的顶尖公司要得到引进的名额,我最少要花三百万人民币打点上上下下的人,否则光是过广电与文化局两道审批一次就是四个月,如果中间任何一个环节没沟通好,一来二去又是一个4个月,我还要请省,自治区,直辖市的那些人吃饭,沟通,折腾这么多,钱还是小事情,时间上我受不了。

    我只是发行一部电影,不想搞这么复杂,如果我找吴老最多一个月,不花一分钱,只要电影质量过关,艺术与商业的角度审核后,我一通过,这事情肯定搞定,马上就能排档期上映~”

    杨灿痞气十足的话让陈文波是满脸无奈,那威严的声音却好像思索了片刻,微微有些疑惑:“是吗?有这样的事情,你说得这些有根据吗?”

    杨灿呵呵笑道:“这还要有根据,您肯定不上网吧,不清楚有款网游游戏,卡审批一卡就将近两年,就换了一个运营商,后来的版本都是轻松通过,您觉得这真的只是技术问题吗?一句话,这就是我们现在的国情。”

    “小陈,有没有这事情?”房里那威严的声音问。

    “事实虽然有些出入,但是大体上确实如此。”秘书官陈文波边回答边瞪了杨灿一眼,心里想哪里来了这么个不按常理出牌的人,平时谁跟总理说话不是挑歌功颂德的说,哪个吃了雄心豹子敢嚼这些不合时宜的舌根,还不被直接扔出去才怪,这小子是真不知道还是在装糊涂!?

    此事,薛国基在里面正与吴斌对面而坐下着一盘围棋,两条大龙正纠缠在一起,薛国基摸着棋瓮的棋子,点了点头:“这小同志确实有点与众不同,只怕是猜到是我了。”一子落下。

    “我看也是,他平时跟我说话可恭敬地很,今天有些反常。”吴斌微笑着落子,收了薛国基的角落的一片黑子。

    薛国基沉声地压低了嗓子突然对外面质问道:“小同志,我听说你是搞媒体的,专门报导各界丑闻的,你这么走门路钻空子适合吗?你难道不怕被查出来吗?”

    杨灿感觉到幕帘里的一阵肃杀之气能量汹涌而出,赶忙放空全身意识让那股能量透明的穿过,如果这时候他提出一丝抵抗只怕就会心惊胆裂,陷入慌乱中,这就是所谓“官威”,普通人见到那些高官,被他们一声质问吓得屁滚尿流的可不在少数。

    反而那些没心没肺不知道这些人身份的人,完全就不有反应,杨灿现在就是让自己处于这种不抵御的状况,很放松地笑了笑坦然道:

    “我并不是要什么特权,我找吴老只不过要一个公平的机会罢了,我不主动欺负人,可也不能让人家压迫着我。

    再说了,查?怎么查?我不过是无足轻重的小人物,你把我查出来了,后面还牵扯一大票的人物,这些人不少都是上可通天,下达地方的显贵,就连中国足协那种全国人民都心知肚明的烂摊子都搞了二十多年,才有人敢碰,我怕什么?天塌下来有个高的顶着。

    不说别的,我们文化局的副局长都姓薛,谁敢查?查他舅舅薛总理去~”

    “放肆!”陈文波听到这里终于禁不住一声大喝打断杨灿的高谈阔论。

    “小陈,你怎么能不让人说话,这里是吴老的家。”薛国基的声音倒是格外平静。

    陈文波无奈只能闷头不作声了,看着杨灿望着他笑心里的气就不打一处来,闷闷不乐地捏了捏拳头。

    “小同志,你这话不错,但是却是强辩,吴老怎么能知道你是以权谋私,还是以权某公平呢?这个界限谁来把握?”薛国基追问着。

    “很简单,信任二字罢了,我杨灿手下的媒体,无论是南周刊,南楚卫视,报导了这么多事情,不敢说百分之百都是详实的,但是保证是凭着一颗良心办事,吴老帮我,不是因为我给了他什么好处,是因为我值得他帮,我的判断从来没让吴老失望过,如果哪天真的查出我有什么问题,网络,其他的媒体,以及法律都可以审判我,我一样逃不过那一天。”

    真是个彻头彻尾的狂人..里屋的薛国基听着不由有些眉头微皱,他深知这种偏执般自信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哪个人不犯错误呢?他杨灿会例外?

    三人正谈着话,陈文波却接到门口卫兵的通报,打断请示:“国地局的刘德水,陈耀发,秋连战,三位局长来了..”

    “恩,那他们先进来。”薛国基同意,却笑了起来:“小同志,既然你这么相信自己的判断,那么不如你来判断这三位局长里哪位有个人问题吧,你先听听情况,我可以给你一个月的时间回去查,如果你查到什么真凭实据,那么我就让吴老帮你,你看怎么样?”

    薛国基一句半开玩笑的话,想让杨灿知难而退,也顺便给他一个台阶下,这国地局的三位局长之前接到了举报,说是在安阳省的一起土地批办上给开发商把耕地批成商业用地,督查办也暗地里查了大半年,也没查出什么结果,就靠个媒体人能查到什么?

    “行。”

    杨灿知道自己没有拒绝的权力,也不由微微有些担心,要是这国土局的几位也都是金色意识,那就麻烦了,忐忑不安中,三位正副局长一起走了进来。

    刘德水,陈耀发,秋连战,年纪相若都是五十多岁,身材有些微胖,只是刘德水的头发稍微多一些,其他两位副局长都是地中海发型。

    陈文波的示意下,三位局长进来都只是问吴斌好,看了杨灿一眼,开始汇报自己的工作,还好,都是些俗人400多一点的意识,杨灿暗中松了一口气,眯着眼睛开始探查他们的意识。

    这三位汇报的是在过去半年里安阳省郊区土地改革政策初见成效,其他地方也纷纷要求学习安阳省的宝贵经验,那位陈耀发拿着一份十几万字的评估计划书洋洋洒洒地念了起来,如果不是陈文波提醒,这汇报工作也不知道会搞到什么时候。

    刘德水嘴笨一些,半天才插上两句嘴。

    秋连战模样最为沉稳正派,在旁边轻声补充道:“还是应该循序渐进啊,陈局说的好,虽然有成功的先例,但是各省情况毕竟不一样,商业土地开发的力度也必须慢慢协调,保持一定的耕地数量最为重要,我们只能走一步,总结经验教训,再走下一步,走地太快很容易摔跟头,失败不可怕,如果我们的决策失误使得经济发展这么好的趋势有所降低,那我们就是千古罪人了。”

    情真意恳的话语,让薛国基与吴斌在里面听着是连连点头,心里都觉得还是这个最年轻的秋连战最有见地,其他两人都太急进了一些。

    没有人料到,就在汇报工作快完毕,一直没作声的杨灿却突然起身走到陈文波的身旁,拿起他手上一叠文件,神色肃穆地翻了翻,边翻边冷冷地打量着秋连战三人。

    搞得三位局长都有些不知所措,均是互看一眼,陈文波愣神之后还没说话,就听杨灿拿着那文件厉声喝问了句:

    “秋连战~去年10月,你与富江集团达成了什么协议~?”

    杨灿原本就是老的拷问专家,神态与气度均是极有威严,加上他选择了一个灯光背向的角度,秋连战他们都是坐着,从他们看来杨灿颇有种高高在上的架势,还以为他是总理派来的调查人员,眼神里均是一阵惊慌。

    陈文波是什么人,顿时就察觉到不对劲,马上闭上了嘴,任由杨灿发挥,他也想看看杨灿究竟是想干什么,再说里面的薛国基都没有发话,应该也是授权的意思。

    “我不知道你这小同志在说什么?所有开放商都是在省政府的监督管理之下11月才投的标。” 秋连战从轻微的慌张中稳定了下来,尽量不慌不忙道。

    杨灿冷冷地翻了一页手里的文件,念道:“10月底,富江集团在财务人员徐东在毛里普斯岛以个人名义开设一个海外账户,转进人民币753万,第二天,转入你秋局长妹夫宋和军在瑞士的账户..”

    秋连战当场整个人都僵住了,眼珠像是死死定住了一般望着杨灿,带着一种从来未有的恐慌:“我..我..”这些事情连他自己的老婆都不知道,这人怎么会如此清楚!?

    见秋连战之前那顽固如钢铁的意识能量开始濒临崩溃,杨灿心里冷冷一笑,操控自己的能量渗入他的脑部,在对方这种混沌的状态之中,他轻而易举就能抓到那些有用情报。

    “11月!富江集团又利用天合赌球网,非法转入另外35万美元给你的妹夫的海外公司,同月,富江集团以低于招标金额百分之二的报价招标成功,12月开工后,在半个月的时间内,你授权余闻光,李集汉等人篡改国地土文件,把价值七十五亿元的耕地用转入安阳省这次的开发计划,然后又几经三次的不同的批示,转为富江集团商业用地..

    期间富江集团共贿赂你1298万人民币,113万美云,还像其刘德水,陈耀发,分别行贿在北京,上海等地十五套别墅的所有权,全部挂在一个叫王军的人旗下….”

    挖掘意识这种套路,杨灿在以前老的时代就已经极为精通了,只要攻破一点,就能不断挖出他脑中那些相关联的信息,想当年他面对的都是些国际罪犯都手到擒来,还怕这几个自以为是的贪官?

    当然这也是托了他现在能量进步到500之上,才能稳住秋连战三人即将崩溃的意识,否则被自己几句话吓呆意识会成为一片空白,他的读心术也没办法施展。

    随着那些罪证一一念出,终于大厅里一“啪”一声拍桌子的声音,棋子撒到满地,幕帘猛然被拉开...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