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六章 那些人那些事

射手座李不二 / 著投票加入书签

饭圈小说网 www.fqxsw.cc,最快更新花都高手最新章节!

    在后期香港的后期制作接近完成时候,杨灿禁不住感觉到了一股更大的压力,对于他来说拍摄,剪辑,制作的过程结束之后,徐克已经被解放了,而接下来就要看电影的发行与推广。

    〖日〗本与韩国的发行已经拜托韩彩玲去办,徐克人脉打通香港台湾的也不难,难点在于内地与美国。

    杨灿秘密回国第一步是找国内的发行公司,举行试映会,以做一些前期的宣传,但是回国的之后他还是要去和长辈见见面,所以还是先抽空先回到南市。

    到玉龙餐厅订了位置,杨灿第一个见的并不是别人而是与久违了苏芸见面。

    杨灿别吃着菜边笑眯眯地问:“苏警官现在混得不错嘛,已经是刑警大队的副大队长了,怎么样,南周刊那边没出什么事情吧。”

    穿着警官服苏芸许久不见还是那样飒爽英姿,只是多添了一份稳重,没以前那么咋呼呼了,毕竟升职市刑警大队副队长,杏目圆瞪了杨灿眼:“没事情,能有什么事情,你杨大炮手眼通天,跟着你的人都鸡犬升天了,暗地里有万宝龙那些人,明面上田市长还力保你们,我们能拿你们怎么办。”

    苏芸的话中带刺可是有原因的,南周刊与南楚两家媒体报导已经断送了不少她的同事前程,有些东西在苏芸的立场来看是有些过份的。

    他们市公安局的人谁不知道,在华省只要跟杨灿这个名字沾上边的人碰都不能碰,碰到底倒霉的都是自己。

    “是吗?听出来你有些不满意?”杨灿笑了笑:“你别不满意,如果我下面的真有问题,你就只管抓,我说句不好听的,我要是办媒体搞得南市乌烟瘴气的,那我何必搞这个呢?”

    “你认真的?”苏芸听着大眼睛放着光。

    “当然”你只管抓,你不是我杨某人的老婆吗?别人怕,你还用担心?该抓就抓n!谁敢动你。”杨灿嬉皮笑脸地道。

    苏芸红着脸没好气地道:“屁话,谁是你老婆。”眼中却带着笑意”对于杨灿的心结终于打开了,不管过多久杨灿依旧那个杨灿,表面嬉皮笑脸,骨子里还是敢冲到人贩子里堆里救他的热血男儿。

    杨灿倒酒抿了一口,摇了摇头感叹:“我听我下面的小赵记者讲,你可揍人都揍上瘾了,原本这届男市杰出青年可是有你的名额”因为这事情被刷下来了,我可指望你以后帮我保住下面这帮小记者呢”

    “他们该揍!仗着是些狗屁什么局长的侄子,药厂厂长的败家子,就敢跟我摆谱,第一天就企图拉我去酒店我追他们两条街算是轻得了”我就割了他们n”

    苏芸的不以为意地哼了一声,手一比划,相亲把对方男人揍了事情倒是在她嘴里说成什么除暴安良似的。

    “你怎么最近都不在南市呆了?也不上网。”苏芸有些埋怨地道。

    “忙呗n我有事先走了,记得我跟你说过的话。

    ”杨灿举手叫服务员结帐,苏芸这丫头心思有些不同了,让他也有些措手不及,现在他可没心思跟苏芸有些纠葛。

    “你nn!!又让我请客啊n!?”

    杨灿留在南市的两天与夏檬缠绵了两个晚上之外”抽空和田国立见了个面交代了下工作之外,其他的时候见都在陪郑楚城与徐阳夫妻吃饭,说实在的,与这些长辈在一起倒真是让杨灿感觉家的温暖。

    这天,吴兰吃完饭,杨灿就帮着这位身材发福的阿姨捶背。

    “哎呦”杨子n你这跟林大师学的点气功还有功夫,我这十多年的肩周炎都像是好了不少似的n”吴兰笑眯眯地温声道。

    “那是我学这手艺那就是想跟吴姨尽孝心了。”杨灿道。

    “还是你杨子会说话,不像你徐叔,每天死板着脸。”吴兰被杨灿哄地嘴都合不拢了。

    杨灿看准时间才提出自己的问题:“吴姨,〖中〗国究竟责几个像你们这吴式基金会与姓薛这样的大集团呢?里面前有些什么人?”

    “你在美国听到什么了?”

    吴兰回头望了他一眼”杨灿连忙笑道:“我只是好奇。”

    吴兰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叹了一口气:“反正你也差不多该知道了,也没什么可瞒你的”也没想到你会这么快走到这一步”

    杨灿心头一凛,兴致也上来了”这些事情平时吴兰不想,他也看不到意识,今天终于要了解来龙去脉,他这段时间绕来绕去,总觉得在个大圈里面绕着,有些人莫名其妙的帮助他,也有些莫名其妙的仇视他,他知道这背后有他不知道自己的原因。

    “哎呦,舒服。”吴兰坐直了身子笑了笑:“其实也没你想象的那么神秘,不像美国那些什么大金融寡头,我们这些姓氏的集团都是各个省里的一些名门望族,旧社会读书晋官的出的多,大家大都是拜孔孟不奉朝廷,有些都有大几百年了,以前都是文化人,乡里乡亲的也有不少家当。

    在民国时期,有一些跑到前台去了支持政府,最后有些逃去海外,有些后来被打成了反动派,70年代都是元气大伤,现在是赶上了好时候,这些家族的底蕴才慢慢出来了,一部分处回来搞政治的搞政治,开公司的开公司……”

    “咱老吴家就是开公司的吧,姓薛的那些人就搞政治。”杨灿插嘴笑道。

    “恩。”吴兰点了点头:“反正一句话,这些大家庭家长都是有能耐的,下面的人才能发展地好。”看杨灿笑了笑:“你千万别以为我们吴氏这边就没能人了,你应该其中两个,说起来都是我的亲戚,都是你的伯伯辈的人物,吴先念,吴斌。”

    杨灿虽然早就有了些心理准备,但是还是心头一震,吴先念他模模糊糊是猜到了几分”天幕基金会那次争夺门票,吴氏基金没派出人那就真奇怪了。

    吴斌他可真是没想到,最高人民法院的大人物竟然是吴姨的亲戚,这吴家看来远远比他想象中还要藏龙卧虎……

    难怪吴斌一直鼎力支持他的”原来并不是外人,杨灿原本还以为吴斌本来就那么高尚,看来这老小子也是有私心的。

    说到这里吴兰这时候睁开了眼睛笑:“你知道我之前去了一趟江苏,我的大伯可是教训了我半个小时,说什么,你的那个干儿子简直就是混世魔王!瞎搞一气,竟然把我们这么大一个基金会都调动,本来让先念要打入天幕里”现在搞得我们没办法只能支持他加入,怎么不提前跟我们说一声!这不是胡闹吗!?,当时我可那个叫冤枉,我哪知道你做了什么事情。”

    杨灿被吴兰笑骂着,也只能摸了摸头:“您看,这不是大水冲了龙王庙吗,我当时也不清楚,诶,吴姨,我你说他们这些热门这么有钱有势的到底还想干什么?”

    “干什么?”吴兰摇了摇头:“能干什么,不就是那些振兴中华,发展经济那一套大道理吗?这些人脑袋还是那些居安思危的思想,建国这么多年都一直想看到干这个事业,我曾爷爷临死前对我们这些小辈说的话,我现在一直都记得很清楚。”

    他说,你们别以为现在不打仗就没事情,但是西方那边,对于我们经济文化控制加强是无形的,除开军事这一块,经济政治文化这是个综合问题,这方面我们落后太多了。

    苏联强大吧?但是他们说垮就垮了n一盘散沙,因为他们没底子”没有民族之魂,但是我们挺住了,是因为我们民族有自己的魂魄在,几千年来都没丢。

    这么长的时间来我们炎黄子孙武力,经济”乃至政治制度都曾经落后于人过,但是文化神韵却保持我们民族鲜活的生命力,这才是我们根”别为了经济把魂丢了!””

    杨灿在心里深深点了点头,在脑海里已经构想出了那位素未谋面的老人在病榻对子女临言的画面”不由有些神往,轻轻感叹了句:“曾爷爷确实有见地,我老爹也说过类似的话,只是我当时听不太懂。

    ”

    吴兰却摇了摇头:“我觉得是他们老人太古板,都什么年代了,不过我那曾爷爷真狠心了啊,为了什么文化事业发展,竟然当年把自己女儿与姓符的女婿送到了美国,据说现在都没回来。”

    杨灿微微一愣姓符?那八成就是符老了也难怪在美国唐人街里现在保留的传统,什么舞龙舞狮,拜关公孔子,比国内氛围好多了,这只怕符老他们这些人经营的结果吧,这么多年了也没被美国完全同化。

    杨灿心里现在升起一股深深敬意,这些老一辈的真是有信仰做什么事情一门心思投入,换他肯定做不到。

    “可惜这两大家子人,原本都好好的,最后为了一个女人闹翻了。”吴兰说这话的时候有些咬牙切齿的,杨灿一听就不敢继续往下问了。

    吴兰倒是察觉到了杨灿按摩的手停了下来,沉声道:“别停啊,你这么滑头,难道猜不到是谁?”

    杨灿颇为尴尬支支吾吾起来:“难道是那林秋燕”还能有谁,布不是吴兰初恋情人的马建国的老婆,吴斌苦苦相恋的马依依他老妈林秋燕不是。

    “就是这个林秋燕!所以说这女人长得溧亮就是红颜祸水n一点都没有错,当年这丫头也不知道是不是狐狸精下凡,迷得多么男人神魂颠倒,薛家那些男的,吴氏这边的,结婚~没结婚的,全都跟着她屁股后面转,我那堂哥吴斌当年也是人之之龙,都被她弄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

    杨灿心想难怪吴姨现在还这么不愤了,这林阿姨既然有这么多追求者,谁都不挑偏偏挑上了吴姨的初恋情人,这可得恨上才怪。

    吴兰骂了几句叹了口气:“唉,不提这档子事情,我就是担心你杨子。”

    “我有什么好担心的?我一搞文化的,搞传媒又不搞政治商业的,能和他们有什么瓜葛。”杨灿笑了笑。

    吴兰道:“你别装糊涂了,我说了这么多,你还能不明白啊,说白了喁,在国内我们这些长辈能扶持你,可到美国就不一样。

    你现在是没那么大的影响力,等到你真在美国扎根了”你还指望美国人能帮你吗?别看我们〖中〗国限制美国电影,电视,商品进口,他们美国也不傻,你搞艺木他们欢迎。文化渗透?他们谁都不会搭理你,合着培养出来你打击自己好莱坞电影出口,打击自己的美国电视剧出口,换你,你愿意吗?”

    杨灿倒是没想这么远,他真到了那个阶段在说吧只是耸了耸肩膀,装作不在意的样子。

    “我是不懂什么娱乐艺术的,不过你还是老老实实地在国内赚钱吧。”吴兰话里流着强烈挽留的意思,杨灿在她身边他心里踏实地多了,毕竟是长辈心态。

    杨灿不置可否,很聪明地岔开话题一拍手道:“难怪您之前一直想把依依推给我了,她有这个一个妈那我就是有两边的靠山了,那在国内还用得着怵谁!?”

    “算了吧,现在说什么也晚了,你得罪的人那么多,谁还敢招你当女婿!?”吴兰笑骂道,两人聊天直到深夜杨灿才回家。

    星期五上午,杨灿带着陈武一起坐飞机来到北京,虽然他很想简小雪,但是他首先得要去见吴斌,由于他是美国注册公司拍摄在国内的发行权只能找中影,华影这两个国字号单位才有门路,杨灿当然要找这位吴斌关系户帮忙才行。

    可是车一开到那熟悉的大院他却感觉到一股十分不同寻常的氛围,门口那几辆黑色轿车应该是有人来正在来拜访。

    回去吗?时间紧急他也没功夫多留一天,杨灿寻思过后就按了大院的门铃,开门的不是熟悉的秘书小程,而是一位很白净的三十岁上下的男人,他上下打量了杨灿一遍,突然像是认了出来似的。

    “吴老在吗?”杨灿很客气地问,瞬间放大了意识能量探索,旁边周围有五个人,都是紧紧盯着他,还有一个熟悉无比的意识,杨灿不由心里一阵惊喜,对陈武使了个眼色,示意警戒。

    那白净的人似乎是思考了一下,才点了点头,杨灿刚踏进来,只感觉那白净的男人做了一个手势,杨灿发觉不对感觉四周有几个高能意识扑了过来。

    可还没等他们扑过来,杨灿已经先下手为强,迅猛上前一步就掏出了一把匕首指着那白净男人的脖子低吼了声:“自己人,别冲动,如果不方便我们在外面等。”整个人转到了这男人的背后,示意这些人退开。

    “谁跟你是自己人!?还敢挟持1开枪!!”那个男人大吼着。

    原本杨灿还算比较客气地,一听他喊出来开枪这两个字,就一刀狠狠插在了这位的大腿上,那位狼嚎一声,顿时血流如注,声音变冷不少恶狠狠地道:“我是〖中〗央军区特种团老“中校,杨灿,编号15680034,如果你跟我不是自己人,带武器这么出现在吴老家里,我现在就可以毙了你,说!你的编号”掏出了证件扔到对面一个人的手里。

    那位已经被疼得差点昏了过去惨兮兮地道:“我是〖中〗央军区首长保卫连大校排长,编号076889225秦海洋n”

    报明身份,杨灿这才装作一副大水冲了龙王庙的样子,连忙这这秦海洋放到了地上,对对面那些大喊起来:“你们傻啊,还快给秦大校包扎!”几个便衣卫队匆忙过来扶起,这身份一摊牌,先动手的秦海洋也只能硬吃这个哑巴亏了,刚才他是想趁机找个借口蛮干整一下杨灿,万万没想到杨灿动手比他还狠还快。

    陈武在旁边傻乎乎地直哼哼怕着一位卫队便衣地肩膀:“就你们还想抓杨总呢?他刚才进门就发现你们了,我一个人揍你们也有多的。”搞得这些卫兵都是哭笑不得,这哑巴亏吃的窝囊,还被个憨小子取笑。

    清丽的简小雪这才拿着一把阻击枪从角落里翩翩走了出来。

    “简小雪,刚才你发什么呆了!?”秦海洋忍者剧痛喊着n这刚调来的简小雪可走出了名的神枪手,杨灿刚才的角度,一枪打他的手腕子绝对没问题。

    “抱歉,打瞌睡了,没听到,给我处分吧。”简小雪走过来与杨灿眼神接触,彼此算是打了个招呼,根本就没这个上级放在眼里。

    杨灿又惊又喜,刚才探查意识能量的时候他就知道小雪来了,这倒好,想念的佳人直接就降临在自己的面前,可惜人太多了,要不真该把小雪拥入怀中好好疼爱一番。

    杨灿〖兴〗奋之中,头脑倒还很冷静卫队都来了,应该是是人大常务委员以上的大人物驾临了吧,吴斌的面子倒是大,估计是来询问国策的大问题的。

    生出好奇心,杨灿展开意识能量想要探查到房间里,坑没想到意识只是刚刚探查到房间里一瞬,就瞬间崩溃了,那是巨大的意识能量几乎挤压着他毫无还手之力!!

    他从来没有遇到过如此庞大的能量,只能依稀分辨,其中一股是吴斌的,而另外一股则是有些陌生。

    “是小杨来了吗?进来吧。”吴斌沉稳的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