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三章 灵魂人物

射手座李不二 / 著投票加入书签

饭圈小说网 www.fqxsw.cc,最快更新花都高手最新章节!

    拍摄已经进行了一个多月的时间了,从洛杉矶片场,内*这山脉外景

    作为导演,徐克几乎一首操办了所有的一切,整个庞大的剧组都在他的管理下井井有条。

    在影片开机之后,杨灿就一直观察徐克的行为,这电影这个行业内他是根本没有什么发言权的,深知该放手就放手的道理,只是凡事他都喜欢研究,究竟徐克这个人到底有什么过人之处,能发挥这些演员的潜力内?

    徐老怪可造就了东方不败”与小倩那样的经典角色,几乎都是划时代的经典角色,特别是林青霞的东方不败,这个女扮男装的角色开创了一个时代,也让林青霞进入了很长一段时期的定型,专门演出这类型的角色,几乎没有人记得她是琼瑶戏的经典女主角了。

    徐克的调教演员的方式非常的特殊,在开拍之前的每天,通常要和每个演员都进行一次长谈,就角色提出自己的看法,刘青云周润发也好,韩婷,杨秀雅也罢,无论对于表演艺术理解非常深的大师级人物还是第一演电影的新人,徐克都很重视演员的意见。

    剧组的氛围也极为融洽。

    憨厚的陈武刚加入剧组,觉得拍摄电影特别新鲜,剧组上百号人各部门每天忙来忙去的,好像各个很〖兴〗奋的样子,大家明明累的要死躺在床边一副心力憔悴的样子,但是一进入镜头”演员,们都像是换了一个人似的”神采飞扬。

    “杨总,你请的这帮人也太敬业了吧,到底脑子里想什么呢?工作这么卖命”和杨灿一起坐在躺椅上喝咖啡的陈武没心没肺地道。

    看着剧组这些人里已经熬了十八个小时”徐克盯着银幕的眼睛都充满了血丝,陈武就觉得有些莫名其妙。

    杨灿笑了笑”坐直了身子,让旁边的徐萧潇过来给他揉揉肩膀,一边让徐萧潇加重力度,一边对陈武笑道:

    “武子”那我问你,你喜欢不喜欢看美女?”

    陈武双眼放光,连连点头:“当然喜欢”我在大学里那可是没事就喜欢去看艺术系的那些法国女人,那小身板”那叫一个娇俏n”

    杨灿问:“给你看十几个小时你中意的美女,你腻味不腻味?”

    “腻味?那怎么能”咱还嫌时间不够”很不得时间能停下来”再多看那么一眼,先看头发,再看脸蛋”再看胸,再屁股,看完了再从下往上,然后从左往右看”陈武憨笑着,说话有些不着边际了。

    “他们也一样。”杨灿指着正在镜头里的刘青云与杨秀雅:“对他们来说,演戏就像是你看美女一样,是他们最喜欢的事情”一干起来,就来劲,根本就没有时间的概念了。”

    做演员,做导演,绝对不是什么外界说受点培训就可以来混口饭吃了的行业,还是需要一股子热情与真心的,就跟记者一样,你别看那些大记者一个个得在外面多牛似的,什么领导都要给他们几分面子,大家都以为他们风光得很。

    其实记者蹲点,熬夜”深入采访现场”这些都是极为辛苦的事情,没几个人真能受得了”演员一样如此,就像现在大冬天的”只有几度,在山区搭建的宫殿外拍摄”电影里却是夏天的戏,演员都穿着单件衣服,看着都冷,人人都贴着暖宝宝,裹着大衣,可就一个镜头过不了,那你就得一直拍下去,直到导演满意为止。

    想休息?几十号人不能为了你冷耽误拍摄的时间吧,你就是得硬挺着!

    并且为了在镜头里不能呼出白色的气雾”演员在开戏前还要含冰水在嘴巴里,以降低口腔的温度,这样就不会让,“夏天”有白雾呼出来了。

    刚才刘青云就因为侧脸的时候脖子被风吹得有些发红,CUT之后一直就跟大家道歉,不论是多大的腕,在这里都是平等,不像电视剧组里以演员为尊风气。

    拍戏这种情况还不知道有多少,你不享受这个过程,根本就挺不下去。

    就听徐克大喊了声“CUT!”杨燕与刘青云的经纪人马上上前为各自艺人披上大衣,杨秀雅搓着手,只打喷嚏。

    大家都有些畏惧地看着徐克,不明白他为什么第二十五次喊凶T,这次纣王与妲己都演的十分出色啊?

    看得出来大家都是很无奈”而徐克皱着眉头不知道在思考着什么,这是他徐老怪的一个习惯,在片场他几乎都不说什么话,尽量让演员自由发挥”反复过不了戏的事情”徐老怪就会用他那双直勾勾的眼睛盯着,让演员都情不自禁的发毛。

    大家心里都一点底都没有”只能在心里思考到底是哪方面出了纰漏,“老爷”在片场折磨人起来,可不是管你是什么明星的。

    开拍前该说的徐克都说了”拍摄的时候想不明白的你就自己去想吧,徐克拍摄后就只看画面很少说话,也几乎不给演员什么反馈。

    徐老怪不说话时,羊洋须冷冷地散布在下巴上,这让他看起来极其严肃,其实懂他的人都知道他很好说话的导演,这么做他只是蓄意给演员制造一股压力,让他们自己去思考,该说的他已经都说了,需要的思考。

    “操n!又不说哪里拍得不好,搞了一整天了,简直是一群〖中〗国疯子。”一个越南籍的群众演员终于忍不让了,用英女骂骂咧咧地从马上跳下,狠狠地把长矛扔在地上,气冲冲地离开了,副制片人扬森急得跟着追上去,搞得大家更加沮丧了。

    在好莱坞拍电影,什么桥段什么情节,用多少时间拍摄都是计划好的,很少有超时的情况出现”而徐老怪可不管这些,也难怪这些美国人受不了。

    毕竟资金也就这么多,两千多万美金,满打满算在拍摄上只有一千万制作费都不够,搭布景都用了一百八十七万,每天剧组这么大一帮子人吃喝拉撤都要huā几千美金。

    还好事前已经说明演员的住宿从简”要不按规格这些亚洲的大腕在亚洲都是要租用五星级酒店待遇规格的。

    徐克没作声任由那小子离开,陷入烦恼之中,杨灿禁不住凑过去看了一眼镜头,镜头里是纣王妲己与一群骑着骏马的众卫士的近景,能量还不低嘛487”离达标还差一点点。

    事前杨灿这个制作人是没有提出具体的要求,不过徐克这位大导演自己就把自己的标准拔高了不少,如果能量不足5。。,徐老怪是不会过关的,这倒是和杨灿的设想标杆不谋而合。

    杨灿用读心术看了看徐克的意识,也明白了大概是什么意思,其实这位徐老爷已经这段及格,他也挑不出什么缺点,但是就是觉得差了一些什么,一直在画面里找问题却一无所获。

    把这个画面就这么带过去吗?那在后期肯安要被剪辑掉的,等于说今天这场就白费功夫了。

    通常遇到这种不知名问题的时候”普通的电影导演就会不断让演员重来,直到他满意为止,也就是一种赌博的方式,让这些镜头里的人各自挖掘自己的潜力,虽然这种效率比较低,但很多导演却乐此不疲”为什么,因为不用动脑子就拼时间就好了。

    徐克现在的难题在于他连这招都用上了”还是没解决问题。

    “先休息几分钟吧n”杨灿见这状况对大家一声大喊。

    “徐导,麻烦你让让,我看看。”杨灿让陈武把椅子搬过来,示意徐克把镜头让开了一些,徐克显得有些无奈”也不好意思说什么,这位制作人从开拍起就什么都撤手不管了,现在蹦出来要干涉拍摄,这可是最让导演忌讳的行为。施南生敏感的察觉到杨灿的越权举动,禁不住用手推了推身边第二导演麦伟坚”麦伟坚连忙摆手示意自己劝不动,开什么玩笑,你跟杨头讲道理,你别看杨头平时和善,当他真想做什么你要去干涉”他不一脚踹你屁股才怪。

    众多的制作人员都是满脸疑惑地望着杨灿,就见他拿双手对着镜头比着一些奇怪的手势,好像在研究着什么。

    大伙当场都有些无语,搞笑!?在镜头前比这种切分画面的手势?这是什么情况?不懂装懂?

    杨灿当然不是在装蒜,他就是把画面一块块的切分,看是那一个区域从了问题,影响了整个能量。

    杨秀雅5,2,刘青云532,群众演员差点,57按照画面比例平均下来就达不到5。。了。

    杨灿不禁摸了摸自己的下巴”有些不对劲啊,这些演纣王卫士的人都是请的一些好莱坞专门演出亚裔保镖的大汉,能量都在28。左右”在其他的画面前还不错,为什么就这么一个近景过不了关呢?

    再仔细一番观察,杨灿终于找到了问题”恩!?对了,是马,那二十多匹英国纯血马的问题,这些马非常在画面里非常不协调,并不走动作,而是那股抑郁的气息压低了这场戏的鲜活感。

    “负责这些马的是谁n?”杨灿坐直了身子,对周围的人喊了句,施南生对双手呵着热气,对一位大胡子的中年男人招手道:,“托比n你过来。”

    拉着那个大胡子到杨灿身前介绍:,“这是维拉牧场到托比,那些纯血马是从他们那里租来的。”,

    大家都不明白了,这戏没过关,跟这些畜生有什么关系?心里都在骂娘”欧文学院那些学生与华人演员还好一些,担任摄影组长的詹姆斯沃克直接就把帽子摔在地上!

    操!一个平时屁都不管的制作人现在倒是来捣乱了,这不是浪费大家时间吗!?

    经过长时间的拍摄众人原本就疲惫不堪”心里都憋屈,几个男演员都到旁边抽烟去了。

    杨灿拉着那位大胡子托比问:“托比”你这些马是不是有问题?怎么没什么精神?”

    “绝对没有问题。”托比脸都涨红了起来:“这些纯血马上过不少镜头,那三匹棕色在《背马鞍的男孩》非常的出彩n!”

    说着还拉着这几匹马出来”自己跳上其中一匹跑了几步,那匹马神采飞扬,马蹄踏地有力,如鼓点一般,徐克施南生麦伟坚同时都点”了点头,这马的确相当有画面感。

    杨灿眯着眼睛一看,确是”这马单看起来很是不错,但是那些肌肉结实的亚裔群众演员能量也不低啊”为什么凑在一起不行了呢?杨灿边想边摸了摸那匹马的鬃毛,用意识能量探查进入,慢慢地逐渐的渗透到马的意识里,与动物的链接杨灿已经驾轻就熟非常顺利。

    很快的,杨灿注意察觉到马背上有些凹痕迹,原来马已经辨青了,走到一位卫兵的群众演员的身边”检查了他的道具盔甲一番,摸着盔甲后那一片片甲,瞬间就恍然明白。

    把那些群众演员都叫了过来”指挥负责道具服装的美女莎拉:,“莎拉,在他们上马之前把这些人的盔甲后面这一段贴起来”不要让盔甲接触到马匹。”

    莎拉觉得有些莫名其妙,也不敢多问,让几个道具师一起把盔甲那一部分用强力胶贴了起来。

    “好了,再来一遍吧,就跟刚才一样就行了。”杨灿大手一拍那马屁股”棕马长啸一声像是很受用一般。

    众人均是有些不情愿的准备着,这搞什么啊”刚才都没过,难道现在重新演一遍就可以过?什么逻辑嘛,唉谁叫人家是制片人呢。

    心里嘀咕着,众人各就各位,几分钟准备后,施南生一声“ACTICN”再次开拍,麦伟坚与徐克都凑到镜头前面来,仔细地看着,两人脸上原本都有些疲惫”可越看嘴巴越是张开了起来。

    同样的场景”同样的台词,甚至连语调都是一模一样,可感觉却截然不同,在后面那些高马铁卫的衬托下,刘青云的纣王显得极为威风凛凛”整个气势都显得截然不同,甚至比平时更加出彩。

    马匹的低吟,跺蹄声波澜起伏背景之下”刘青云纣王甚至一句台词都还没说,帝王气质就自然散发而出!

    直到这场戏演完,徐克与麦伟坚都沉醉与这个极有神韵画面之中,沉默无语,施南生也不知道是不是该喊CUT搞得刘青云与杨秀雅两人说完台词还加了几分钟的“含情脉脉”的戏。

    到最后两人自己都演不下去了,杨灿才忍不偻笑喊了声CUT,演员们才长吐了一口气,总算是被解放了,

    众人齐齐看着徐克与麦伟坚,徐克慢慢醒悟过来,这才站起来伸出了一个大拇指:“很好,过了!”

    众人都〖兴〗奋地欢呼起来,几个家伙吹着口哨。

    “太棒了n!!可以休息了!”

    “哎呦,我腰都疼了!”

    “操n!终于可以下班回去陪老婆了。”气氛终于轻松下来。

    杨灿呵呵笑着喊了开着灯光师的玩笑:“强尼,你还想回家陪老婆吗?我看有莎拉在你早就忘记了你老婆长什么模样吧。”,

    众人一阵大笑”强尼也只得摸摸头,傻笑着。

    “你到底做了什么?”莎拉第一跑过来”心里很好奇这两次拍摄究竟有什么不同。

    徐克与麦伟坚两人心里同时蹦出了一个字“马!”

    不约而同站了起来,跑到了那些马匹面前,摸了摸它们的背部”仔细寻找之下才发现了那些压出的痕迹,惊讶中都极为佩服走向杨灿。

    “今天真是长见识了,杨先生你怎么发现这个细节的?”,徐克再度让杨灿所折服了。

    “我就说了,咱杨头有双火眼金睛,整个就是一别悟空”,朱怀诚感叹着”不住地摸着那些马。

    “你们到底在说什么?难道你们怀疑这是我们道具组的失误!?”,莎拉显得有些气愤:

    “我发誓n!在拍摄之前我们都实验过了,这些盔甲设计绝没有什么问题。”这可是质疑自己的专业,莎拉显得有些接受不了”难道在这些〖中〗国人眼里她这这么业余吗!?

    徐克微笑着摆了摆手:“不,这次是我疏忽了,不关你的事情。”,过去捏了捏杨灿的胳膊:,“楞先生,真的,我拍电影这么多年,从来没见过你这么细心的年轻人。”

    杨灿笑了笑,徐克跟莎拉解释:

    “在之前你们试马戏的时候,是一位身材很瘦的剧务穿着盔甲试马的,体重才,2。斤,盔甲那段并没有对马匹的背部造成损伤,可我后来找来这帮临演各个均是,8。斤以上的高大壮汉,造成的压力要比之前大得多,扎得马很不舒服,才造成了整个画面的有股莫名的不协调感。”,

    由于这个重甲是特制的,商朝虽然没有这种冶炼技术,但是毕竟是电影”要有艺术感,所以才这么设计盔甲覆盖范围甚至超越了马鞍,最终导致了这次问题。

    旁边的人听到徐克的解释才终于明白是怎么一回事,都吃惊地一拥而上过去找马背上的伤痕,确实还真有!各个都惊讶无比。

    拍电影很多时候就是这种细节决定成败”有这么一个制片人,剧本省心了”细节也全部照顾到了,这让徐克感觉有种前所未有的轻松感。

    施南生忍不住深有感触地过来拍了拍徐克的肩膀:

    “老徐,真的,今天我才觉得是你纯,导演”要是在十六年前我们能遇到杨先生这样的制片人”我们今天会是什么样子呢?”

    ,996年,两人来到好莱坞”导演了《反击王》和《迎头痛击》,想把徐克风格和好莱坞制片模式完美地结合在一起,但是一败涂地,而这次情况好像有点不一样……,

    徐克也察觉到剧组里微妙的气氛变化,也有种奇妙的感觉,别说其他那些演员,连自己好像也被这今年轻人可盘活了似的,与施南生互视一笑”是对于十六年前遗憾,也是对于未来的期许,或许这次真的能有些不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