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一章 下棋或当棋子

射手座李不二 / 著投票加入书签

饭圈小说网 www.fqxsw.cc,最快更新花都高手最新章节!

    罗伯特麦格道纳尔这才明白焚伦为什么非要拉自己去看这个舞台剧了”目的原来只是要证明自己不是疯子!?

    “我,也不知道好了,艾伦我不能跟你说了,我头有些疼,我可能要去心理诊所看看了,也许真的是我们疯了吧……”

    这时候巴格丁教授在不远处正好出来想抽根烟”看看了这位狠狠抽揉着自己太阳穴罗伯特麦格道纳尔,连忙紧张地走了过来,跟这位洛杉矶最刻薄的影剧评论家握了握手:“罗伯特,好久不见n”

    “好久不见教授。”罗伯特麦格道纳尔回头过来挤出一丝笑容。

    巴格丁教授显得有些尴尬”还以为连看来两次来这里的罗伯特是来把他们做题材,颇为窘迫地向他求情:“罗伯特,这次演出的都是些学员,你能不能给这些年轻人一个机会。”硬是拉着昏头昏脑的罗伯特麦格道纳尔到剧组的后台跟他套近乎。

    后台里大家都在卸妆,巴格丁就拉着杨秀雅与杨灿给他介绍一番,听到是洛杉矶最知名的评论人杨秀雅也是心头一紧,连忙客气地跟罗伯特麦格道纳尔问好,就怕得罪了他。

    可当杨灿微笑地伸出手来”原来就有些失魂落魄的罗伯特麦格道纳尔当场就醒子过来,认出了那双在黑暗中闪动的锐利眼睛,本能地吓地退后了几步,结结巴巴地道:“是你是你……”

    边退后边一个踉跄狼狈地摔了跤,大伙都一阵轻呼,喊着“怎么样了。”想过来扶起这位“大人物”,罗伯特”麦格道纳尔却直接慌张地爬起来”像是看到鬼一样落荒而逃出大门。

    “罗伯特n!?”巴格丁完全没弄懂发生了什么事情,连忙追了上去。

    “他就是那个著名的混蛋评论人罗伯特麦格道纳尔?怎么疯疯癫癫的?”

    “天知道,也许是他吃了什么迷幻药还没醒吧?”

    “我弄他是受了什么刺激吧。”

    后台的人也摸不清头脑”互相讨论着,杨秀雅原本心情就忐忑不安这下子更加担忧了,秀眉都蹙在一起,转头望了杨灿眼,有些怨天尤人地道:“都怪你肯定是你长得太不国际化了”吓到人家美国老头了”啊n~n”说着还拿手在天空乱挥舞了一番,表达自己的郁闷。

    杨灿不以为然地笑了笑:“好了,你打岔的时间完了吧,该工作了。”说着把刚改好的剧本扔了过去。

    接过新剧本的样国民精灵悲哀地闭上了眼睛,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旁边的一位黑人女孩也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地感叹道:“我有时候真怀疑,校长你的脑子是不是装了一台电脑,你怎么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看观众表情就能分析出怎么改动呢?还能改比以前好”

    大家都觉得这事情很让人难以置信,但是事实摆在眼前,麦伟坚在旁边倒是也笑了起来插嘴解释:“这你们这些小家伙不懂吧,这世界上有种表情行为分析学,只要精通这种技术,是能从人的表情里分析出心底的情绪。”

    麦伟坚这了解杨灿背景的人,用自己的想象与“知识”无意间帮杨灿自圆其说,搞得大家似懂非懂的,难道〖中〗国人不光懂功夫?连这种FO四的技术都在学校里培训这也太像科幻片情节了吧有个小伙子如梦方醒轻呼了一句:“我好像在比c毗吆看过”说是这方法除了发明者之外,就算最顶尖的专家使用的准确率世沫到百分之四十。”

    所有人再次哑然无语,简直是笑话,准确不到百分之四十,根本就没有推广的价值嘛所有人都用嘲笑的目光看着他,意思是你小子瞎说,乱搭腔嘛,肯定是记错了。

    那个小伙子摸摸脑袋很不忿的嘟愣了一句:“那份报告还说”发明这个分析方法的是一名〖中〗国的行为心理学家。”

    克里斯蒂娜没好气地嚷了一句:“你就吹吧约瑟,你上次还说火星上面有外星人基地呢?”

    那小伙子虽然不忿,但是也只能闷闷不乐的不敢作声了。

    杨灿听着一呆,洗然想起来自己是写过类似一篇论文给研究所里交差,好像是说刊登到什么专业材料上去了没想到竟然被电视台采用了。

    自己也笑了出来,其实到真正到了审核犯人的时候,那些受审的恐怖分子掌握信息至关重要,百分四十的准确率,放到这种审讯里已经是极为珍贵的方式了。

    星期六早上,杨秀雅刚从床啊飘起来上网回复一些维博上的信息,顺便在她的国民精灵小站里回一下帖子,搜查到新的《戏剧场》的一篇罗伯特麦格道纳尔,心里顿时咯噔一下,祈祷了半天,才有看的勇气。

    “来自〖中〗国的惊喜,最神奇的编剧,一流的作品。”稿子的标题让杨秀雅又惊又喜,这惹人厌的罗伯特麦格道纳尔竟然大发慈悲,运气也太好了吧,在床上咯咯笑了起来。

    当然除了这个消息之外,还有让杨秀雅更加开心的新闻,国内的新浪网有人曝料,香港的著名影帝刘青云加入剧组扮演纣王一角,加上周润发,封神榜剧组现在形成两王一后的局面。

    这则新闻一出,网上的一部分网友倒是纷纷表示支持顶尖攻占美国市场的策略,这倒是因为杨大炮的形象一向都比较正面,况且这是诚意十足”找来的几个人都像是比较靠谱的。

    只是对于杨秀雅第一演电影就和发哥与刘青云这种级别的搭档”不免有些担心。

    “杨秀雅虽然漂亮得没话说”演技也不错,但是气场相差两位影帝太远了,一比下去还不比的连渣都不剩了。”

    “咱不管”我之前已经骂了杨大炮好多次了,结果事实证明杨大炮就没让我失望过,这次我保留意见”先看杨大炮到底怎么打算的吧,最差也就是多一部《战国》嘛”我就不信能比《杨门女将》还烂了n”

    杨秀雅看这段差点就骂出声来,这什么鬼话”好歹这次顶尖也请了这么多人,再怎么自己拍的电视剧品质单独挑一集出来,也不至于这么丢人吧。

    刚准备出门,杨灿的短信却发过来:“今天你就好好休息,我跟巴格丁说了”妲己让克里斯蒂娜试试吧。”奇怪了,这比谁都拼命的家伙竟然会大发慈悲让自己休息,这不对劲啊?

    其实杨灿这么做的也并不是计划之内,原因很简单,早上一起床,他就发现出了问题,他的意识能量再度出现了枯竭的状况”在经历了如此高强度的使用意识能量之后,他又出现头昏精神乏力,而无法聚集能量的情况。

    现在倒是有经验杨灿也不怎么慌乱,知道休息一两天就好了,也算是老天给他休息的机会吧。

    清晨的眼光拖过窗帘缝隙落在脸上,杨灿望着怀中沉睡的薛琪苑秀丽的佳人,不由轻轻吻了她的侧脸。

    “怎么了?现在你还不上班?”薛琪苑揉着眼睛这才缓缓从梦中醒过来,一阵扭动想要起来,却被杨灿双腿盘住拉了回来。

    “一大早你做什么?”薛琪苑哭笑不得,想要挣开”却哪里比得过杨灿的蛮力。

    杨灿笑了笑,把她拉了过来搂入怀中,在一阵温香软玉中笑着说:,“今天不上班了”我决定就你这里加班。”,薛琪苑秀眉微微一蹙,有些慌张地要逃:“不要了,你加什么鬼班,节假日又没三倍工资n”实在逃不开只好软语哀求:“杨灿,真不行了,身体也受不了。”

    薛大小姐软语哀求却令杨灿更加热血膨胀,情难自己中午洛杉矶街头人头攒动”纷繁忙碌。

    红色法拉利跑车里”薛琪苑拿着一副小镜子照着,一脸气愤,摸着细滑脖子上那清晰可见的吻痕”越照越气,伸手给了杨灿一拳,杨灿吓了一跳忙道:“开车呢,别闹。”

    薛琪苑恨恨地道:“撞死更好,跟你在一起,早晚被你折腾死”什么人啊”变态,我看看我,我怎么见人?符老黄叔看到,该怎么办?”,这吻痕太深了,化妆也盖不住。

    说着还觉得轻了,最后还补充了句:“你这哪是上班的态度,完全是强奸”你早上是强奸我知道不?”

    杨灿笑着,强奸国务院〖总〗理的孙女这罪名听着倒不怎么反感,薛琪苑狠狠拿脚踢了他一下。

    其实拜访符老这个会面是他早就该去的”只是由于最近舞台剧实在是抽不开身,才拖到了现在,毕竟黄文道单选洛杉矶市长这种天大的事情,他在居中的作用,田国荣与曾坏秋不可能什么都不知道。

    别说他们,就连肯特上校当选后都一直想找自己好好聊聊,杨灿也清楚,肯特是想让自己做他的幕僚,所以一口回绝了,还好布罗姆那家伙的市议员因为其形象丑闻被对手公开功亏一篑,要不这小子只怕要缠死自己吧。

    驱车来到了同乡会据点一符老的郊区别墅,从大门驱车而入,到处可见古朴而〖中〗国风的装潢,符老爷子显然是个怀旧的人,把自己这个别墅建成一个江南小小院,古亭,水塘,雅致小屋,幽静异常。

    杨灿被佣人带进去的时候也不由感叹”仿佛回到了国内那些江南古镇”身边的一身淡黄色紧身连衣裙薛琪苑典雅秀丽,步伐中端庄而不失轻盈”倒真有几分古时大家闺秀的氛围。

    侧面看过去,秀石绿水中”薛琪苑犹如画中之人融为一色,别有一番风味。

    薛琪苑想着什么,看着杨灿注视着他,突然把他拉到一边:“等下,符老要说什么”你把责任推在我身上吧”就说我们不和。”,杨灿微怔”旋即就知道薛琪苑现在就有些像新婚的妻子,嘴上不管怎么骂自己,心里却是把自己放在心上了,怕自己吃什么亏。

    也是,符老在美国华人中什么地位,一直找自己,自己竟敢说太忙都不露面”旁边的人恐怕都替自己吓得不轻吧。

    “没事,我又没做什么缺心眼的事情,该怎么说就怎么说。”杨灿笑着进入别墅的院子。

    进院子时候符老,田国荣黄文道,曾怀秋几个人早已经到了”正在一起打太极拳,另外一位是身材厚实面宽耳垂的老人,一身功夫装,像是在指导着什么,让人吃惊的人面前竟然还跪着一人看到杨灿来,黄文道拍了拍手率先起身。

    “小杨跟小苑来了啊,快来”快来。”

    “黄市长好。”杨灿进门起后就收起来笑容,一副从容不迫的架势。

    几人这才停下架势慢慢收功菲律宾籍佣人们拿着毛巾上来帮几位擦面”穿外套,符老爷子笑着把手一指旁边的椅子道:“小杨,来坐吧。”

    田国荣坐下望着杨灿也笑道:“你这小家伙架子还不小嘛,竞选活动搞完了,竟然就不露面了,我们想见你一面前这么难。”,杨灿摆上一副专门对付长辈的乖巧笑容回道:“真的是事忙要不早就该来拜访了符老与田叔了。”

    几人落坐,稍微休息了一下,顺便给杨灿介绍了下那位教太极拳的老人,老人名字叫陈晓旺,据说陈氏太极拳的宗师级人物,杨灿现在意识能量已经暂时枯竭也看不出什么门道来那一直跪着就是他的一弟子。

    符老爷子虽然为人看起来和善,但是威严极高,黄文道在他面前根本就不敢说话,根本就是一个下属对于领导的模样。

    杨灿其实心里也清楚,黄文道这次能当上市长绝对不是只是靠自己帮助几场演讲的功劳更多了是他本身实力,还有符老爷子与薛家在后面的支持,政治这种东西毕竟牵扯的东西太多。

    在大家说了两句之后田国荣才把话题拉到正题上。

    “小杨啊,你能不能说说你今后有什么打算?也就是发展方向之类的给我们听听?”,杨灿寻着他语气大概晓得同乡会今天邀请自己来的目的,阵仗为什么这么大,很淡然地道:“还不是一样,田叔,您要是有什么指教你尽管直说吧。”,“你这小子倒是够直接的。”田国荣与曾怀秋互看一眼呵呵笑了起来,曾怀秋也不含糊了,开门见山地道:“那我们也不绕弯子了,其实你应该知道文道兄代表了两个方面的利益”往小了讲他当了这个市长,能给我们在美国炎黄子别争取更多的权力,往大了说,他是有希望改变我们与美国利益关系的关键之一”当然这要看他今后能走到什么地步了……”,看了符老爷之一眼才继续道:“我们知道文道这次能当选你出了不少力,没有你,这事情肯定成不了,这次是可是把那些民族党内部剁子都给镇住了,啊n哈哈”,众人都露出欣慰的微笑。

    曾怀秋微微笑着继续说:“我们都觉得你是在美国搞竞选的料子,符老与几位元老的意思是”你能不能专心过来帮文道,电影方面抽出手来让其他人帮你顶着,我们再在旁边加把力,尽量让你两不耽误。”

    两个方面的利益?杨灿把这个词韵了一下,一边当然是薛家,还有一边是吴老那边吗?

    这些长辈是想让自己主攻政治这块,捧着黄文道上位,杨灿不是没想过这个念头,但是他毕竟只是一个人,没有那么多精力同时处理两件事情,政治这块太复杂,他极参与进去就脱不开身了。

    稍微思考了几秒就摇了摇头:“抱歉”多谢符老与诸位的抬爱子,但是这事情不是我能力范围之内能及的”不能答应,我还是专心搞传媒领域比较顺手。”

    “诶n!?你小子好好过过脑子没有?”田国荣禁不住眉毛挑了挑。

    大家不是没想过杨灿会有顾忌,甚至拒绝,但是没料到他如此坚决,倒是薛琪苑一点都不觉得意外,心里暗道,杨灿的性格就像是一匹在草原奔驰的独狼,受不得人约束,如果背后没有这么多纠葛,他未必不能帮着黄文道,就是因为背后利益影响太多,太复杂,他才不想卷入其中。

    符老倒是没怎么意外,只是有些好奇淡淡地道:“小杨,能不能跟我们说说你的想法。”

    曾怀秋与田国荣都望着杨灿,想听听他的解释,毕竟他们可都对他寄予很大的希望的,来美国的华人有才华的不少,但是真正想杨灿这样有手段有魄力年轻人却只有他这么一人,大家都有意栽培,他还不领情这叫什么事情啊!?

    杨灿平静地侧面从茶几上围棋盘里拿出一枚棋子,抬头望着众人:“我知道长辈们在下一盘很大的棋,背后或许是关呼吁民族的经济与文化兴衰,但是我也喜欢下棋的人,我也在下我的棋局,而我的局在我看来并不比其他的局小,现在突然要我成为一枚棋子,你说我应该接受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