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七章 庆祝出了事

射手座李不二 / 著投票加入书签

饭圈小说网 www.fqxsw.cc,最快更新花都高手最新章节!

    第三百一十七章 庆祝出了事

    细雨中薛琪苑不断地点着头,时不时的看了杨灿眼,神态渐渐从倦意中明朗起来,整个人不知道兴奋还是冷得打颤。

    挂上电话,杨灿奇怪地问:“怎么了?”

    薛琪苑突然轻盈脱离杨灿的怀抱,在雨中张开了双臂,犹如黑夜中的精灵一般在细雨蒙蒙中,绕着圈轻舞着,哼着歌,像是兴奋不知所以,从街头跑到街尾,又从街尾欢快的跑了回去,中间还被街角熟睡的流浪汉绊倒,经不住一下摔在地上。

    那黑人流浪汉惊恐地望着她,显然被这兴奋的穿着旗袍的美女吓到了,还以为半夜遇到什么鬼了,薛琪苑从地上拍着手爬了起来,竟然笑眯眯地,把自己的钱包拿出来,塞给了那落泊的流浪汉:

    “不好意思,算我陪给你的吧。”

    看着从地上爬起来的薛琪苑小腿上的摔倒的痕迹,杨灿顶着外套跑过去觉得好笑,什么事情,竟然能让这大小姐开心着这模样:

    “别感冒了,到底什么事情,不是中五百万大奖了吧?”

    薛琪苑像是一只湿透蝴蝶一般,过来开怀地笑着扯下了杨灿外套,用力丢到了旁边的垃圾桶里,咯咯娇笑,搞得哭笑不得杨灿也不由跟着乐了起来。

    薛琪苑转过来突然凝视着杨灿,额头秀气的刘海被雨水打湿,双眼里都是一种兴奋而放肆的神采。

    “走吧,回我家去。”

    杨灿心里猜到这大小姐有什么天大的高兴事情了,要找人分享,逮着自己了吧,也不想拒绝扫她的兴致。

    回到薛琪苑的房间,杨灿坐在沙发上吃着花生喝着灌装啤酒,看洗完澡换好衣服的薛琪苑从浴室里出来,手里拎着两瓶红酒,也是摆了摆手:“不用麻烦了,刚才喝得还不够多吗?”

    穿着黑色连衣睡裙的薛琪苑道:“吃啤酒没气氛嘛,今天这么值得高兴的日子。”边说边靠在了杨灿身边坐下,杨灿的目光不由自主落在他性感白嫩的大腿上,薛琪苑觉得不自在地脱下了那性感的丝袜,那十根葱似的脚趾上晶莹的指甲异常妖娆,白缎子竹花拖鞋映衬下,成熟女人妩媚与女孩的娇俏神态,光彩照人的相映成趣。

    薛琪苑不知道杨灿现在的心思,从冰箱里拿出水果端到他的面前,看到他望着自己奇怪地笑着,脸上不自觉地一红,也不知道为什么今天实在太高兴了,就想和他呆在一起。

    杨灿心里其实也猜到大概是什么事情了,薛国基的电话八成是宣布了这位大小姐终于在薛家受到承认,再也不用被其他人压迫了,政治婚姻只怕也什么约束力了,笑了起来:

    “喂,你这位总裁官复原职,高兴坏了吧,没人拥抱也怪没气氛的,要不我牺牲一下。”说着张开了双臂,一副欢迎亲热的模样。

    薛琪苑笑着白了杨灿一眼。“去,只要我愿意,多的是人等着跟我庆祝,我有十几个唐兄弟可以拥抱!差你一个?”

    杨灿心里更加确定了自己的猜测,望着笑颜如花的大小姐,心里也是十分替她高兴,同时又有些疼惜,薛家这么多唐兄弟,她来美国却没有一个人来看过她,可想而知她生活的环境多么让人心寒了,揽住薛琪苑肩头,用力将薛琪苑搂进自己的怀里,薛琪苑却只是象征性的挣扎了一下。

    杨灿并没有趁机毛手毛脚,薛琪苑渐渐定神,其实靠在杨灿怀里,真的蛮舒服地,是一种很踏实,很安心的感觉,从来没有一个人能给她这样的感觉,薛琪苑看得出来,杨灿没有想从薛家身上得到什么,他嘴角轻笑甚至有些对于薛家人的不屑。

    “还是我好吧,关键时候能温暖你。”

    听杨灿说话,薛琪苑噗哧一笑:

    “什么你能温暖我,明明是我温暖你好不。”第一次安静靠在杨灿的怀里,柔滑的丝绸很薄,这位高高在上的名媛肌肤比缎子更为光滑,搂在怀里惬意地很,很少见薛琪苑这么温顺,闻着她清晰的香气,杨灿心里温馨一片。

    薛琪苑把头靠在杨灿胸前,听着杨灿有力的心跳,她就觉得整个人都放松了袭来,懒洋洋的没有一丝力气,沉默了一会儿,轻声道:“杨灿,你的手现在不疼了吧。”

    杨灿摇摇头,薛琪苑已经把他的右手扒拉过来,旋即轻叹了一声,却见杨灿手背上那些擦伤的痕迹清晰可见,杨灿低着见到,笑了笑:“薛大姐,我知道你冰清玉洁,不容人侮辱,但是人在异乡,你不觉得你太冲动了点吗?”

    薛琪苑摇了摇头。“我也不是故意的,谁叫他们无视你!”说着话伸出娇嫩的小手轻轻揉着杨灿的手背上的伤痕,小声道:“我帮你揉揉,就不疼了。”

    没想到薛大小姐也能这帮温顺,杨灿惬意地靠在沙发上面享受着薛琪苑温柔滋味,就觉得那柔滑的小手和漂亮的长指甲在手臂轻轻摩挲,痒痒地,薛琪苑呼吸好像抚摸着皮肤的毛孔一般,但觉得一股异样的热流开始在身体里流淌,尤其是薛琪苑脸低下的时候,渐渐到了杨灿的小腹附近,杨灿被她的气息弄得浑身一颤了颤。

    薛琪苑诧异道:“怎么了?”旋即就明白过来了,有些无奈地道:“又不是想好事~”缩回了手。

    杨灿正响说话,门铃响起,就听到麦姬太太的声音:“薛~!是你吗?怎么还不睡觉~!我怎么听到里面有其他人的声音?”

    把两人吓了一跳,租这里房间的时候,他们可都是签了合约的,绝对不能带男女朋友来租房里面过夜,估计是两人刚才回来的时候,动静太大吵醒了麦姬太太的睡眠。

    薛琪苑用手捂住杨灿嘴巴,出声回应道:“不好意思麦姬太太我已经了,家里就我一个人。”

    “是吗?那早点休息?”麦姬太太声音里充满了怀疑。

    感觉到脚步声走远,杨灿拿开薛琪苑的小手,就无奈地问:“这老太太怎么这么晚还不睡。”

    薛琪苑竖起食指嘘了一声,小声道:“麦姬太太人你又不是不知道,罗嗦要命,要是被她知道了,我们还不每天被她唠叨半小时才怪呢,这老太太肯定不相信在门口守着了,你…你今晚就睡这里吧,自己去洗澡,恩,就是没内衣裤,凑合一晚上吧。

    杨灿摇摇头,没想到竟然是这待遇,但也没有办法,说实话他也很怕那老太太的罗嗦,自己跑去浴室洗澡,躺在浴缸里,用着充满薛琪苑体香的毛巾搭着脸,杨灿脑海不时幻想着薛琪苑那雪白性感的娇躯在这浴缸辗转反侧的诱人画面,光是想象就让一阵心猿意马,急忙拿起喷头;冷水浇下,杨灿才稍微清醒了一些。

    从浴室出来,杨灿才想起这大小姐根本就忘记了告诉自己因为睡哪里,不由在她卧房门口停下来脚步,犹豫了一下,轻轻地敲门,却没有人应声,杨灿深深吸了一口,伸手拧了门把手,咔嗒一声,却是轻轻地开了。

    从门缝里,却见薛琪苑躺在床上,侧卧着背对着这边,香肩半露,侧身的曲线说有多迷人就有多迷人,杨灿注意到薛琪苑轻轻地把手紧紧捏了捏的动作,就知道她并没有真的睡着。

    薛琪苑身体呈现如此之秀美动人,只要是男人见到都有想拥上去的冲动,杨灿自问定力也不算差了,但这么诱人的场面他也受不了,稍微定了几秒,旋即摇头笑笑,进来房,轻轻关上了门,薛琪苑像是毫无知觉,只等杨灿走边,薛琪苑才转头皱眉望着他:

    “怎么不敲门。”

    杨灿很无赖地笑了笑:“你就这么怕我走了啊。”

    薛琪苑又好气,又有些不敢否认:“你走不走是你的自由,还世上有人能管住你吗?” 自己也稍微坐起,靠在床头:“怎么了?”

    杨灿就叹了口气:“我认床一个人睡不着。”

    “沙发又不是床。”薛琪苑没好气地道。杨灿却趁机踢掉了拖鞋,跳,柔软的床晃了晃,在薛琪苑反应过来的时候杨灿已经紧挨着他睡下了,靠在床头双手向脑后一托,惬意地道:“还是这床舒服,又香又软,旁边还有位大美女。”

    薛琪苑没有丝毫的生气,只是眯着眼睛望着他:“你不耍流氓会死是不是,要是里奥纳多在这里,你就完了。”

    杨灿没心没肺地笑着,闭上眼睛装作睡去。

    薛琪苑没下床也没关灯,只是背对着他睡着,不知道过了多久,薛琪苑不由自主的一翻身,脚曲着放到了杨灿的手边,杨灿手背轻触到薛琪苑柔弱无骨的小脚,杨一阵情动,轻轻地把玩着,左手渐渐滑进了薛琪苑的裤管,轻轻抚摸着薛琪苑嫩洁的小腿,薛琪苑半睡半醒中轻微的声了声,才好像醒过来了,不过也没有睁开眼睛吱声,却发觉杨灿的手越发不老实了,到了自己的膝弯,身子一阵酥麻,无奈地腻声道:“喂,还没摸够啊?”

    杨灿这时候也不装睡了,一伸手,已经抚上了薛琪苑的弹性惊人的大腿,睁开眼睛近距离凝视着她的脸。

    薛琪苑显然有些怕痒,轻轻挣扎着,却忍不住笑容,看着柔软的床上笑得花枝乱颤的薛琪苑,薄薄的连衣睡裙,紧紧贴着她性感的身躯,诱人的曲线毕露,杨灿心跳得厉害,想扑上去,可还是闭上眼睛坚持着。

    薛琪苑却近距离看着杨灿咬牙犹豫的模样,真心地笑了起来,轻轻地双手抱住他身子轻声地道:“忍不住,就不要忍了,我..现在已经自由了。”

    感受香气扑面,杨灿睁开了眼睛,薛琪苑的娇艳嘴唇就在他鼻子旁边,看着她含情的眸子闪闪动人有些情意迷茫的样子,期待地轻轻对自己说:“留在我身边好吗。”

    杨灿摇摇头:“你留在我身边可以,如果要我留在你身边,那就算了吧。”

    薛琪苑紧紧地抱住了他:“混蛋,你就不会说句谎话吗。”气地在他的肩膀上狠狠地咬了一口。

    杨灿一痛,想说什么,接着感觉身下就是一痒,薛琪苑的咬着自己的肩膀白皙的小手却探下去,隔着衣服慢慢摩挲着,杨灿马上热血上涌,不可抑制的膨胀着,腰带一松,薛琪苑两只小手解开了杨灿的皮带,然后就探了进去,和那微凉柔滑小手一接触,杨灿就觉得全身的血液都奔涌而下,而薛琪苑却是松开的小嘴,轻轻发出了一声“呀”的声音。

    杨灿就觉得脑子嗡的一声,用力楼主薛琪苑柔软的腰肢,薛琪苑没有穿内衣,两团柔滑高耸被挤压在杨灿胸前,却有是被杨灿拉着握下去,薛琪苑咬着杨灿的耳垂用为不可闻的声音道:“慢一点。”小手轻轻按紧杨灿背上,却令杨灿更加疯狂起来。

    当薛琪苑雪白性感的娇躯完全裸露在杨灿的身下后,杨灿慢慢欣赏着这令自己魂牵梦绕的胴体,温柔地挺进,“嗯..”薛琪苑用力咬着嘴唇,似痛苦又似解脱地低吟在杨灿的耳边响起,销魂蚀骨,愉悦着杨灿全身的神经。

    望着杨灿仰着头,微微闭目,一副享受的模样,薛琪苑突然有些气愤,伸手在杨灿背后抓了两把解恨,想要转过身来,但是杨灿力气大得出奇,杨灿低头轻轻地问:“痛了?” 薛琪苑心中就是一柔,轻轻摇摇头,慢慢搂住了杨灿的脖颈。

    床剧烈的摇晃起来,好似狂风暴雨,节奏快地出奇。

    终于能征服薛琪苑,看着薛琪苑那双含情的眸子微闭,红唇轻摇,轻声娇躯的妩媚,却似乎有些不甘的模样,杨灿心里充满了巨大的满足感,轻轻贴着薛琪苑的脸,感受着那份与她身心相合的温馨。

    不知道什么时候起,薛琪苑身子已经慢慢侧了过去,那双在翘起令人血脉膨胀地诱人小双腿紧紧缠绕着,随着杨灿的动作,那双柔嫩滑腻的小手紧紧地在抓在杨灿的背后轻轻掐柔,带着杨灿无以伦比的奇妙感受..

    早上晴朗的眼光透过窗帘缝隙落在杨灿的脸上杨灿慢慢睁开眼睛,怀里,是薛琪苑雪白性感的娇躯,而薛琪苑正枕在他的胳膊上,默默看着他。

    见杨灿醒来,薛琪苑就想做起,滑腻的肌肤在杨灿怀里这么一摩挲,杨灿马上就有了分那英,薛琪苑自然就能感觉得到,因为杨灿双腿就紧紧攀着薛琪苑一条美腿呢。

    薛琪苑就咬了杨灿的胸口一下,杨灿马上无奈地松开双腿,道:“说你属狗的,你还真认命了。”

    薛琪苑脸上有种迷人的红晕,躺在床上望着杨灿狐疑地道:“我其实想咬碎你的,只是我现在浑身都散架了,没这个能力。”旋即又叹了口气:

    “唉,我怎么会走到这么一步的,把这个当作独立宣言也太疯狂了些吧。”

    “那我还是牺牲品了?”杨灿摸了摸自己的下巴,薛琪苑昨晚的泪水与血迹还在床单上清晰可见,他当然知道这对她意味着什么,只是想用玩笑让气氛轻松一些。

    薛琪苑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你牺牲,我看你没少碰女人吧,折腾人的花招倒是不少..倒是你吃亏了。”

    杨灿却是琢磨了一下,很正式地道:“小苑,既然这样,我必须给你说说,我其实..”

    “算了。”薛琪苑白都打断了杨灿的话,说:“你不用告诉我,我知道是我赖上的你,我不会追究你任何的事情,我清楚我在做什么,我也抗拒过你,骗过你,但是这一刻我知道,我需要你…比你需要我更多..”

    杨灿心里正有些心疼,没想到薛琪苑把小嘴用放到了他的脖子上,恨恨地说:“听着,从现在起,你不但是我挂名未婚夫,还兼职就是我情人了,需要你的时候你敢不接我电话,我指不定哪天就跟你同归于尽了。”

    如果是五年前杨灿听到这话,会觉得自己被彻底侮辱了,但是现在的他就算没有读心术也能意识到,薛琪苑说这话里究竟含有多少包容与退让,这么一个天之娇女就连对于她的家庭都不曾低过头,却能容忍自己到这种地步。

    心里一阵温热。

    说实话杨灿虽然为人谨慎,但是只要自己想做的事情,从来就没有后悔过,他对于薛琪苑的心动是真真切切的,如果与薛琪苑这种可爱又美丽女人朝夕相处还能处之泰然,杨灿就不是正常男人了,她的意识是那么迷人,具有魅力,更何况两人之间还有那么多奇特的经历。

    让他放手?理智上是可以做到的,现实绝不可能。

    看了眼薛琪苑,杨灿笑笑说:“那这工作我一礼拜可要休息五天,要不劳动强度太大了。”

    薛琪苑没好气地抬腿在被窝里点了他的膝盖一下:“你以为你是什么玉面小郎君啊,讨价还价个鬼,死脸皮。”又微微一笑:“不过我就是欣赏你这点,有自信,够资格当我情人。”杨灿就有些无语。

    薛琪苑站起来了穿好衣服般杨灿煮咖啡:“摸先睡会,我还要去黄叔叔那里报到,他过两天就要就职演说了。”

    杨灿看着薛琪苑勉力支撑给自己端来咖啡,竟然还要上班,心中就是一柔,伸手拉住她说:“坐下休息会吧。”

    薛琪苑一愣,转头看到杨灿眼里的关切,轻轻点了点头,温顺地坐在了杨灿身边,俏脸靠在杨灿的肩头。

    默默坐了一会儿,薛琪苑轻声道:“原来什么都不做,就你这么傻愣愣地在一起,感觉都会这么好..”

    感觉到杨灿的手又开始在她大腿上磨蹭,薛琪苑蹦了起来,回头没好气地骂了一句:“现在还没到上班时间呢~!”红着脸慌乱地跑出门去,杨灿看着她的背影有些惋惜地笑着。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