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四章 三劈啊三劈

射手座李不二 / 著投票加入书签

饭圈小说网 www.fqxsw.cc,最快更新花都高手最新章节!

    杨秀雅凝视着苏芸,像是被她这句话震撼住了,突然发觉这世道上竟然还有和她相似处境的女人,虽然两人各方面都差异极大,但是同样都在这个残酷的世界上挣扎着,背负着各种各样的压力。(手机访问)

    而年龄则是其中最让他们提心吊胆的压力之一,这个问题直接联系的就是下半辈子的幸福。

    无论明星还是女警察这些光彩照人的头衔下面她们还是女人罢了。

    除开父母关于叮咛早谈朋友,不要堕落成大龄剩女的每日教导之外,逢年过节总有些不张眼的亲戚会祭出一副百家讲坛坛主的凛然嘴脸,极尽侮辱之能事,“你咋还是单身啊~这可不行啊,现在不谈朋友,以后怎么结婚啊,再过几年你就快三十了,结婚过两年两人世界你不就挂大龄产妇号码牌了?”

    想到这里杨秀雅心头的对于苏芸的怒意不禁烟消云散,后背轻轻地靠在了沙发上,举着酒杯,谈谈地叹了口气:“说得好现在我们的人生**才刚刚开始,凭什么要我们结婚…”

    “苏警官..你有什么生日愿望?”只要你说的出,我杨秀雅就尽量做到,也不枉今天陪你过生日了。

    苏芸骂完杨灿好像也稳定下来了,坐到杨秀雅的身边,眼睛有些朦胧:

    “能有什么生日愿望,小时候家里过的紧,就想好好读书,长大力找个好工作,让父母过好日子,所以我从警校毕业,拼命的在工作上,虽然辛苦,委屈,但是我还是觉得自己过得洒脱,可我现在生日愿望是什么..”

    苏芸解开了外套皮衣的扣子,露出下巴秀美的锁骨线条下,眼光不自觉瞟向了杨灿:“其实很简单,只要有个男人,不要长得歪瓜劣枣,有正当工作,能懂我,疼我…最重要的是我们要有很多很多话可以讲,我不要那种除了见面就是亲热,你侬我侬的肉麻关系..

    苏芸凝视着杨灿的眼眸柔意十足,微微叹息一声:“日子过得真的很累,我有时候只想在他的肩膀上靠一会儿,就要他在身边就够了,真的,不需要他哄我,也不需要他做什么,只要我能看到他的脸,能摸到他的手..”

    杨秀雅心中恻然,苏芸的这番表白,就像是把自己的心里话都说出来似的,大部分时候她心里一直梦想着,有朝一日能成为中国乃至全世界最好的演员,但是历经了这么多困难,一路走过来,夜深人静的时刻她时常产生无力感,镁光灯下的日子让人沉迷,也让人心力憔悴。

    只有像今天这样失控的日子,她才能将自己的身心放松,眼神也不由瞟像了杨灿,这个大老粗确实越来越让人产生依赖感了,她曾经无数次的提醒自己绝对不要和他跨过界限,杨灿随性的性子绝不是一个能托付终身的人。

    可自己为什么越来越离不开他了呢..努力不喜欢一个人,难道比努力喜欢一个人更加难吗?

    “可这社会上的男人都太不靠谱了,某个人又有些给人虚无缥缈感觉..”苏芸神色有些忧郁道:“我真的搞不懂男人..”

    旋即,又是将眼神瞧向杨秀雅:“大明星,如果要你许生日愿望你想要什么呢?”杨秀雅的现在已经贵为国内一线明星,她恐怕愿望是什么奥斯卡奖之类的,苏芸在心里猜测。

    或许是喝多了酒,或许是今天的心情格外异样。平时从来不对人吐露心思的杨秀雅,此时的眼神中竟然露出了些许迷离,些许憧憬:

    “我每一年的生日愿望,都一样,我想要一个美满的家庭,希望我的老公,是个真正的男子汉,有担当,有理想,敢于看到任何不平的事情都会仗义出手,长相…”杨秀雅吸了一口气竟然在脑海浮现出一个真实的形象出来:

    “不能太帅,最好皮肤像小麦色,身材别太瘦要结实,总是带着坏坏的笑,没事情就喜欢叼着根烟装帅…见到美女就会流口水..”

    杨秀雅在迷糊间说完这么一段形容词,自己都觉得不对劲起来了,嘟囔着摆了摆脑袋:“错了~我刚才在说什么…不行我重来一遍,是高大英俊,风度翩翩,阳光幽默,更重要的是就算有其他一百个林志玲,蔡依林,刘嘉玲,张曼玉,少女时代排着队向他抛媚眼,他都会深情款款地只看着我一个人..”

    苏芸虽然也是头脑发懵,但是依然还是保持了基本的理性判断,忍不住直接呵呵笑了出来,这大明星对理想对象怎么前后的形容差这么多啊。

    后 面形容的那种男人…高大英俊,风度翩翩,阳光幽默基本有一个就是极品了,三为一体那就是奇迹,加上“一百个林志玲,蔡依林,刘嘉玲,张曼玉,少女时代排着队向他抛媚眼,他都会深情款款地只看着我一个人”的苛刻条件,地球上铁定是不存在。

    其实这也难怪其实这也难怪杨秀雅,她虽然一直在演艺圈里打滚,但是从小就在幻想自己结婚那天的场景,加上拍了几次戏都有美轮美奂结婚情节,自然就整天陷入胡思乱想深渊了,把将来的另一半想象成如此完美无缺也不稀奇。

    只是苏芸还是觉得有些意外,这位在公众心中高傲倔强的形象,行为举止仿佛完全不把任何男人放在眼里的国民精灵来说。这个愿望也未免……未免稍微幼稚。

    然而仔细想想,她的愿望,却又何尝不是每一个女人曾经的最大愿望?只是日子久了,经的种种美好憧憬,渐渐的在现实生活残酷中被磨灭,

    渐渐的被放在了内心的最深处,若不去翻动,永远也无法再回忆起来。

    两个女人似乎优势以这个美好愿望而干了一杯,杨秀雅喝完就,就把两只小手在额头前空气胡乱的摆着,像极了按摩师傅拍打病人背后手法。

    “你做什么呢?”苏芸好奇的问。

    “你没看到吗?”杨秀雅还是用那个姿势继续着,秀美微蹙地道:“这里有张丑男人的脸不断的出现,你还不走了,让你坏笑,谁准你坏笑了~”

    苏芸愣了半响,才终恍然明白,在杨秀雅在思维中挥之不去的丑男人的脸,八成就是杨灿的,她虽然理智上一直在抗拒着杨灿,其实这个男人已经早已经在她心里深深扎根下去了。

    醒悟过来之后,酒醉中的苏芸突然一个激灵,挣扎的站起来,晃晃悠悠到了熟睡的杨灿身边靠在他的大腿上坐下,眯着眼睛望着还在与空中作战的杨秀雅提醒:

    “喂~~大明星~我提醒你,这家伙虽然总是让我抓狂,又一天到晚玩失踪,但是这家伙可是我半个老公,我可准备过段时间找不到合适的人就追他的啊,你可别想近水楼台先得月,你要保持住你的坚定信念不准乱勾引..”

    杨灿这时候睡着了,要不他肯定要惊讶,平时苏芸就算不喝酒也绝说不出近水楼台先得月这样的古词,可见传说诗仙李白酒后才能做出佳句的典故不是虚构。

    双眼迷离的杨秀雅此时正感觉到天旋地转中,看着苏芸那张如临大敌的脸,突然感觉到了一股强大的压力,即便她知道杨灿提到这位暴力女警时候从来没有表达过任何其他的意思,即便她知道杨灿心里对自己十分的憧憬,她也感到的强烈的危机感。

    她原本就很恨杨灿处处留情,今天可是首先有人把她当作情敌对待。

    杨秀雅再怎么酒醉还是保持了一丝神智,当然不会放下自己高傲的自尊,眯着美眸装作不在意地望着贴在一起的苏芸与杨灿:

    “你脑子正常吧…竟然幻想把这个大老粗担任预备老公,他根本就是美女强力胶..见谁粘谁..受害者已经不少了,你就别凑热闹了。”

    “哼,我就乐意,再说又不是现在就追她~你管得着吗?难道你也看上他了?我知道你们两个天天腻在一起,保不齐一时间激情迸发是吧?”苏芸抬着下巴很不服输地哼了一声。

    杨秀雅像是被戳到痛处了,清澈的脸庞明显一变,反唇相讥过去:“我的口味没那么重好不好,就算再有激情我也能控制自己..我就是好心提醒你,别一时把握不住,就被他骗了。”后面还有一句,他可是很会骗女孩子哦,没说出口,就怕苏芸追问她怎么知道的。

    杨秀雅的话,又再度点燃了苏芸争强好胜的心态,坐了起来檀唇咬了一下,似乎想要证明着什么:

    “我把握不住~我苏芸会对一个男人把握不住,笑话~”说着竟然在伸着脖子在昏睡的杨灿脸上蜻蜓点水的亲了一下,证明她苏警官处于心如止水的境界。

    国民精灵一下子脑袋就懵了,差点一个没站稳歪下去,苏芸那圆圆略有婴儿肥的俏脸上立刻呈现出一副黄飞鸿里十三姨自*七筒的表情,显然这回合她拿下了。

    杨秀雅再度站起来的时候,整个人光彩夺目起来,像是找到了对策,腾一下子也窜到了沙发上,搅或到了杨灿与苏芸中间,露出淡淡的微笑:

    “那样叫什么考验,起码要做到这种程度..”说着低头下去竟然在杨灿的嘴唇上吻了一下,维持了将近一秒钟才起来,抬起头的时候杨秀雅不知道因为酒精还是别的,清澈的小脸通红通红的,这可是她自从小学三年级之后第一次主动亲一个男人,而且还是吻嘴唇,真是柔软。

    杨灿此时在睡梦中,正幻想着什么,嘴巴像上动了动竟然有些意犹未尽的意思,苏芸竞争之火像是在被汽油浇了一遍似的,杏目圆瞪,性感檀唇紧咬着道:

    “这算什么~”

    竟然整个扑在倒在杨灿身上,柔滑软舌。从他的耳朵,直往下游,开始火辣的**表演。

    这场略显荒唐的战争也就此升级,杨秀雅也开始神智不清的“竞争”起来,柔滑软舌,皓齿轻轻而缓慢的咬开他衬衣的一个个纽扣,顺着他健壮的胸脯,一寸一寸,毫不遗落的吻下。

    一时间画面变得香艳异常,杨灿在模模糊糊中,虽然感受某种曼妙的滋味,可同时感受到了脑子里一团火在燃烧着,让他头疼欲裂陷入一种昏沉当中,竟然陷入意识能量过度使用的后遗症中。

    感受柔若无骨而微微冰凉如钢琴家般的葱白素指,插进自己衣缝之中,睡梦中的杨灿几乎是趋于本能般行动,一边贪婪的嗅着不知道是苏芸的秀发,一边感受着肌肤上散发出来两种截然不同的诱人气息。

    含着苏芸香舌的同时,而一对大手则是在骑在他身上杨秀雅身上抚滑不止,尤其是专注在她富有惊人弹性的**,以及丰满弹性的翘臀上,杨秀雅耳颊绯红,意乱情迷,一连窜的娇吟低语,亲吻着杨灿的结实的胸口。

    杨灿如果清醒这时候也绝不至如此荒唐,但是他意识现在几乎陷入昏迷的状况,似梦非梦间,整个人完全是被本能催动着,享受着这不太真实的香艳..

    在夸大的沙发上,三人如蛇一般纠缠在一起,互相抚摸磨蹭着,发出着娇吟的声响….

    早上八点半,南城市区已经相当的热闹了,今天是星期五,也是阿菊负责帮忙打扫杨灿公寓的日子,自从被杨灿从围堰乡解救之后,阿菊就在杨灿的安排下在市公安局的一家附属机构里担任清洁的工作,一星期五天每天只上半天班,工资虽然不多,但是已经勉强在市区跟巧儿生活了。

    平时就来杨灿家里打扫,也当是谢谢他这位恩人,巧儿看上去比半年之前长大了一些,小脸蛋依然红扑扑的,小手摸着自己的麻花辫很兴奋地问:

    “娘,杨叔叔今天在不在,今天能不能看到杨叔叔~?”

    阿菊嫂笑着刮了刮自己女儿的小鼻子:“巧儿,你就知道缠着你杨叔叔,杨叔叔可是大忙人,哪有时间陪你。”

    “哼,你专门骗我,杨叔叔哪里忙了,之前我还在电视上看到他了,他和一个很漂亮的姐姐在一起呢,他们肯定出去玩了,也不带我们去~”巧儿蹑手蹑脚的从妈**腰上拔下钥匙,一边挺着一张不乐意的小嘴道。

    阿菊按了两下门铃,见没人答应,就用钥匙打开门了,巧儿欢快的窜进去了,杨灿之前跟这小家伙保证了,只要她来随时都可以看客厅里的大电视,杨灿在里面拷了全套的喜洋洋与灰太狼。

    “这孩子,慢点别摔了~”阿菊边脱鞋子边嘱咐。

    巧儿欢快的跑到客厅刚拿起遥控器,看到沙发上一片狼藉就愣了愣。

    门口的阿菊就听到一声巧儿兴奋地大喊:“娘~~快来看~~杨叔叔和两个姐姐玩摔跤呢~快来看。”

    阿菊有些没听明白还以为巧儿这小丫头喊得是电视上的情节,笑骂了一句“死丫头”走入里面,想都没想就拿着抹布走进去了,一到客厅,映入眼帘就是三个只穿着内衣交错在一起的青春**,也“啊”的一声失声叫了起来,手中的抹布都掉在了嗲上

    趴在杨灿身上而被杨秀雅压住半边身子的苏芸最先醒过来,揉着眼睛,摸着丰盛充盈的头发,坐起来,感觉到头疼得很,迷迷糊糊地就望着两个人影在面前晃,不由没好气地喝了声:

    “才大半夜呢~吵什么呢~”

    阿菊嫂当场就已经懵住了,倒是巧儿嘿嘿笑着看着只穿着…式内衣苏芸,做了个鬼脸:“什么大半夜,大懒虫,太阳都已经晒屁股了~~”用手指头指着她的黑色蕾丝纹胸奶声奶气地道:“我认识这几个字,曼妮芬~~”

    又转头望了望也慢慢醒过杨秀雅指着道:“什么…多利亚的..秘密~~”

    “是维多利亚的秘密~这个字都不认得,没文化~”还在起床气当中的苏芸本能般地用女警官语气训斥着。

    努力试着适应光线睁开眼睛的杨秀雅,突然像是被什么东西点了一下,猛然惊醒了过来,揉着眼睛看了一下性感的苏芸,再低头看了一下自己,立刻轻声惊呼了一声,死命的捂住嘴巴。

    被阳光照射下的苏芸也好像终于清醒过来,与杨秀雅的惊恐的眼神交织在一起,愣住了几秒。

    “你….我….他….?”

    两个只穿着内衣的美女互看着,同时结结巴巴地说着同样的话,苏芸娇躯一抖预要尖叫的同时,杨秀雅扑上去狠狠地捂住她的嘴巴,用尽量保持镇定的语气一个字一个字地望着她的眼睛道:

    “冷静~冷静~~什么都没有发生,什么都没有发生,你仔细看,我们还穿着衣服~~”

    如果内衣算的话,确实两位美女确实是很穿着衣服,起码这证明了最坏的情况奇怪并没有出现。

    当然旁观不敢出声的阿菊嫂清楚,勉强来说只有她们没“发生”而已,杨灿的裤子上面可痕迹证明,他显然已经“发生”了什么。

    就看到恢复理智的杨秀雅与苏芸,同一时间捡起衣服,争先恐后的奔进厕所里,叮叮咚咚的一阵子之后才急忙地跑出来,整个过程阿菊与巧儿都在发愣中。

    “听着~~你们刚才在这里看到的一切都要忘掉,否则我杀了你们~先灭口,我再自杀,老娘我说得出做的到”发型微微有些凌乱的苏芸几乎是恶狠狠地威胁,特别是对巧儿..想到昨天晚上发生的一切,她现在就恨不得立即去寻三尺白绫了结了自己.

    杨秀雅还保持着一贯的优雅,显然她经过的事情比苏芸多,觉得没出大事情就好,喝酒做错事情嘛,她也不是第一次来,现在让她庆幸的幸好还是同一个对象。

    恨恨地望向杨灿的同时,阿菊嫂发觉不对劲,这么大动静杨灿怎么还没醒过来?上前两步过来,摸着杨灿额头脸色赫然一变:

    “坏了,杨总发烧了~~”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