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一章保安队出动

射手座李不二 / 著投票加入书签

饭圈小说网 www.fqxsw.cc,最快更新花都高手最新章节!

    听着几个护士与病人的夸张证言,再打量杨灿这块头,这长相,大家都不由心惊肉跳的,王队长警惕地盯着杨灿这个“危险人物”边让人打110。(WWW.Yuun-GE.)

    而白主任与几个医生,紧张地马上翻眼皮,听心跳,查外伤的什么都有,医院里病人与病人之间看不顺眼打架的事情也并不少,但是记忆中从来没有多严重过,毕竟住院的都是病人,谁真有力气打伤谁了。

    这倒好,这次是来病人朋友把病人打了,这算什么事情啊?

    不过几个医生越检查越奇怪,按理来说这么多人看到了,病人都疼得昏过去了,应该打得很惨才对,可奇怪的是,胡飞除了流了些汗,脸色有些白,一点外伤都没有。

    几个医生都摸着脑袋疑惑间,杨灿倒是冷着脸先说话了:“检查完了吗?检查完了就让我们办转院。”

    白主任听着立马就急了拽住杨灿的手道:“转院?现在怎么能转院,上次手术刚完,病人不能随便移动,再说我们第二次修复手术人员都已经组织好了…”

    杨灿原本还能保持平静,听完这句却冷不住一声冷笑:“上次手术?上次手术你们这些庸医让小胡的腿部细胞感染了,竟然还把修复手术推迟三天,小李,你拿着记者去取证数据。”

    大手一挥让李江去取证,如果他猜得没错,以胡飞的性子,应该是在手术前没给主刀的医生红包,所以手术的时候没上心,才出现了一些感染的现象,手术失误,这才不得已加了一次手术。

    白主任脸上明显就不好看了,急得直跳脚,让旁边的护士赶忙去阻止李江,一边对杨灿板着脸道:“小同志,你不懂医疗知识可不要乱讲,你的举动对病人是很有危险的。”

    白主任当然知道上次手术保护措施没做好,让胡飞的腿部受到细菌感染,但是这多大个事情,在医院里常有,所以才有第二次的所谓“修复手术”,最近因为医院里又来了一些高危病人,人手不足所以才把“修复手术”推迟了。

    绝大部分医院里,病人的治疗流程几乎都是由医院方来操作的,病人本身与其家属由于并不懂那些专业的医疗知识,根本就看不什么过程中院方纰漏,只要是太过严重的问题,医院都用自己的方式“处理‘了,尽量不搞成“医疗事故”,这是所有大医院内部都心知肚明的事情。

    杨灿不想跟这些披着白皮的生意人多费口舌,越快到三医院越对胡飞好,对牛云喊了句:“扶走。”两人一人一边驾起胡飞就往外抬。

    王主任急得直跳脚,上前想拦,结果就被杨灿一手就扒拉到了地上,几个医生想拦都拦不住,直到抬到了电梯门口,呼啦啦的一群人都在看热闹,动静越闹越大,远远就来了一帮人,带头的是位戴眼镜的老医生。

    “沈副院长来了..”众人吵闹中,那位老医生走过来硬生生地挡在电梯门口。

    六十五岁沈家富是这间国立白云医院里最著名的外科专家,在全国范围都是知名医学博士,是南市连续十年的劳动模范,一般人都听过他的大名,威望颇高,杨灿虽然在气头上却也不好意思为难这样一个德高望重的老人。

    “沈副院长,他真的是个疯子,我已经报警了,这事情一定要严肃处理。”白主任跟在后面叫屈的喊着,眼神望着那张沈家富严肃却是躲躲闪闪的。

    “情况我大概都了解了。”沈家富很不满意地点了点头,狠狠地瞪了白主任一眼,事情他都清楚。

    这段时间全国的医疗内部系统都在整改,在医院内部会议已经在多次会议上强调过,对于任何病人都不能以敷衍隐瞒的过失,没想到下面这帮人还敢这么操作。

    沈家副和蔼可亲地望着杨灿,打量了他一下:“你是顶尖传媒的小杨吧,你父亲之前在我们这边住过院,小时候你来看他的时候,我们应该见过面,好久不见了。”杨灿现在也是南市那些高层人物口中著名的“刺头”,很多人都认识他。

    杨灿其实早就认出来了,对与这家南市名气很大白云医院他印象并不好,他父亲就在这里看过很多次病,唯独这位为人和气的专家沈家富给他留下印象还不错,记得小时候,沈家富在担任外科主任的时候,经常陪自己老爹聊病情,很有耐心。

    “沈医师,好久不见。”算是和客气地点了点头。

    看到电梯门口那些围观的病人,沈家富不由皱了皱眉,也知道这位向来犀利地传媒人不能得罪,只能想了个折中的办法提议:

    “小杨同志,我看这样,如果你想转院没问题,假如真是我们外科出了什么岔子耽误的病人的病情..”说着很严肃地瞟了眼王主任:

    “我们承担应该承担的责任,但是你这么贸贸然地把病人抬走,很多事情恐怕就说不清楚了,不如你让我们给他做一个全面的检查,得到一个结果,这样也是你们与我们院方负责。”

    旁边的那些医生护士听着都觉得有些错愕,沈副院长这话说的实在是太窝囊了,怎么像是求这个男的一样,在他们白云医院向来只有病人求他们的,哪有医生给人这么低声下气的,都显得有些不理解。

    杨灿虽然不想浪费时间,不过想想沈家富的话也不无道理,自己这么急匆匆地带走胡飞,只怕便宜了这帮医疗界的败类。

    “好,就按您说的办。”

    看杨灿答应沈家富才大大松了一口气,他可是清楚这位年人的来头的,这杨灿身后有市长田国立,还有省委书记怀波在鼎力支持,别看白云医院是国力医院一般媒体不敢报导其负面消息,顶尖传媒可绝对是有那个胆子的。

    这事情究竟没闹起来,杨灿他们带着胡飞一起去做骨扫描,验血感染之类的,做了个全面详细检查,搞了大概一个小时,才算弄完,一般的全身检查给予病人的时间都说是48小时之内得到结果,其实医院只要上心,根本就用不了那么长时间。

    在沈家富的召集下几个外科专家汇集一堂,对着胡飞的腿部R骨头扫描照片的结果指指点点地,越谈越是惊讶,他们手边有手术完的片子与数据,一经对比之下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从手术之后,骨头的结合部位来看,情况还是很不乐观的..怎么今天完全不一样了。”

    “这骨痂不像是长了一个星期,到像是长了三个月的,可骨痂的颜色就不对了,完全没有过渡层,这么大一片就像才刚刚长出来..这不可能啊,是不是片子拍的有些问题。”

    众专家的惊讶与疑惑中,沈家富最后也加入了进去,反复讨论觉得这情况离奇,最后大家都觉得这骨扫描图有问题,又让胡飞做了一次扫描,结果看着几乎一模一样的图,大家都沉默了。

    原本还以为胡飞被杨灿这么一瞎折腾,骨部裂口会严重,搞不好会有严重的后遗症,可万万没想到,他竟然恢复比预期速度快得多,见让让人觉得有些匪夷所思。

    按照原定的预期,胡飞的伤应该是属于严重伤残,就算愈合状况良好,乐观估计以后走路也是一瘸一跛的残疾人,可现在看起来,胡飞的伤完全是可以康复的,正常生活没问题,当然不可能百分之百的复原,以后铁定是不能进行剧烈运动,刮风下雨腿骨头还是会疼..

    一个专家还不住摇晃着脑袋,感叹这医疗奇迹:“这真是奇迹,我怎么感觉我在医学院这么多年的书都是白念了。”

    原本之前吓的发呆的女编辑,这时候也觉得脑袋发懵,直在旁边问戴着墨镜帽子杨秀雅:“雅姐,怎么杨经理这么一弄好像小胡情况真的好了不少,之前他都腿没感觉的,杨经理难不成真的会气功啊?”

    李江是一脸诧异,反复翻看着胡飞之前的检查自言自语:“这老杨该不会是学医的吧,光看了眼这些乱七八糟医疗数据就知道小胡组长的腿部感染了?这也太神了吧..”

    沈家富最后确定了事情始末经过,又核对了几遍胡飞手术之后的那些数据资料,终于忍不住就冷着脸对在诊疗室的众位医师喝道:“这是谁负责的手术”

    “好像葛医生…”一个大夫吞吞吐吐地回答。

    “混蛋,简直是混蛋,太不负责任了,一定要严肃处理。”

    沈家富吼完,房间里鸦雀无声,大家都不敢说话。

    沈家富过去很诚恳地拉着胡飞的手,陪着不是:“小同志啊,是我们工作疏忽了,你的医疗费,我们都全额退给你,请你一定原谅我们医院工作上的小失误。”胡飞本能地望了一眼杨灿。

    杨灿在旁边不置可否,只丢下句:“我们可以走了吧。”就面无表情地扶起一脸疲态的胡飞离开房间,他当然晓得沈家富这话是对他说的,人家沈副院长是想大事化,小事化无。

    一出医院的门,杨灿就吩咐李江把这个事情做个专题,好好彻底的收集白云医院相关资料,心里越想越气,***,现在这个年头,还真邪了,来医院看病本身费用本身就贵的让人发指了,竟然做手术还要塞红包才安全,最后连医生的失误都要算到胡飞的头上,还多加一次手术,简直他**的荒谬

    “杨吉林..我看人家沈副院长人还蛮通情达理的,不像那些混蛋医生,要不我们就别盯着白云医院里把。”

    杨秀雅没等他说完,就抬起纤纤玉手一敲善心大发李江的额头,疼得他哎呦一声骂道:

    “你小子昏头了,这么点小恩小惠就晓得知恩图报了,他沈家富是干净,难道白云医院的人都是干净的了?今天杨灿不来,小胡还不被他们坑的不明不白的,你想想他们平时还坑了多少像我们这样不懂医的人,这让你做业绩发财顺道做公益,你还不干?”

    李江这才旋即明白,照着自己的嘴巴一扒拉:“瞧我这张臭嘴,糊涂~我现在就去,您就等着瞧好了,我曝死这帮奸医~”

    杨灿和杨秀雅一起在送胡飞进三医院的车上,边打电话联系顾婉,二十分钟后,他们在三医院门口下车,就看到,几个护士医生抬着担架就出来了,风风火火的抬到三医院里。

    一路上牛云望着走廊里临时的病床都搭到外面来了,不由嘀咕:“三医院好是好..就是人太多,胡组长这床位就难办了。”

    “大不了也搭在外面呗..”胡飞满不在乎的勉强一笑,几个护士脸上神态却很奇怪。

    直到抬到目的地,胡飞,牛云,还有那位女编辑都傻了,这家第三人民医院的住院楼2—20楼为普通病房,供普通病人使用,21楼至22楼则为特需豪华病房。

    胡飞的22楼的这间病房是配备有冰箱、微波炉、液晶电视、真皮沙发、宽带、饮水机、豪华床,24小时供应热水洗澡,根本就是星级酒店待遇。

    “杨经理..我还是住普通病房吧。”

    作为病人胡飞自己都觉得这事情有些过火了,在南市谁不知道这特供病房是要院长批示,平常就算有钱也住不进去,甚至连一般的小领导都没辙进来,他胡飞何得何能啊能住这种高档的地方..

    “老实呆着养病,这是公司安排的。”杨灿按下了胡飞的肩膀平静地笑了笑,也就这待遇了,本来想给胡飞安排1号房的,但是据说1到3号VP病房,只有中央的领导来南市才能住,只能委屈他来住稍微差一点5号房了。

    温婉顾医生在旁边都忍不住鄙视地望了他一眼,心里想这小子又在胡闹了,这间病房可是田市长与省委的书记共用的一间特供房,竟然安排个小记者进来,这也太乱来了吧?

    田书记也是的,怎么会陪着杨灿搞如此荒唐的事情,还专门打电话来嘱咐院长安排。

    这其实一点都不奇怪,在杨灿心里,他手下的人就该跟他有一样的待遇,胡飞这次被人抱负受伤,那就等同于在他脸上泼脏水,这事情如果收尾不做漂亮点,这个头开了,以后就人人敢骑在他们顶尖传媒记者的头上拉屎了。

    胡飞住在这里,就是要给那些虎视眈眈望着他的人一个信号,想来碰他们的人先自己先掂量掂量份量。

    田国立这位市长也不傻,冒着这么个天下之大违帮他,也是还他一个人情,当年在水灾的时候如果不是杨灿,他这位市委书记早就下课了,说白了这一切都是利益与人情纠葛在里面。

    杨灿安顿好一切,从三医院出来看了看时间才刚刚过中午,还比较充裕,终于缓过劲来了,回想之前自己的意识那种诡异转化,真的有些心有余悸,突然想到“走火入魔”这个词..

    难怪那些社会上高端的人士说,做事情到一定程度拼的是种境界,境界差的人很容易失控,看来自己意识能量提高速度的太快,隐隐有些把握不住的感觉。

    不过想是这么想,想要杨灿胸口的那股憋气硬生生地吞下去是不可能的,与杨秀雅坐出租车后,一个电话就打到了万宝龙了那边,劈头盖脸的就是一句:

    “万宝龙你干的屁事,胡飞被人阴了,你怎么没跟我收好尾?别跟我说南市还有什么沾黑你的摆不平”

    临走的时候他可是叮咛了万宝龙那帮人,要照应顶尖传媒下面的这帮记者,如果遇到什么事情不过界的要帮就帮一把,万一有人敢骑到他们头上来了,下手狠点也没关系,自己来收场,没想到在胡飞这件事情上,他连也屁都没放,白发工资养这些人了。

    万宝龙在那边接到电话显得有些冤枉,连连叫屈:“灿爷,不是我不动手,我都找到了正主了,但是马总说那人背景我们碰不得,她已经报警了,要警方出面,我这才没动手的。

    动胡飞的那人是叫秦二虎,是群光制钢厂的厂长,说是厂长,其实就是个钢铁市场的大混混,强买强卖钢材的..那帮警察好像也调查出来了,就是不知道为什么一直没抓人。”

    依依让不动手的?杨灿心里把事情过了一遍,显然这整件事情并没有他想象的那么简单,在老的时候他与林淮安这位气功大师交情也匪浅,难道是他的对头找上门来了,把胡飞给打了?

    可现在杨灿却也顾不得这些了,一定要给胡飞一个交代,语气变冷对着电话道:

    “你叫上保安队所有人,二点半跟我到群光制钢厂集合。”

    挂上电话,就看清澈动人的杨秀雅凝视着他,这才想到自己不能带着她这位明星掺和这种事情。

    “你别劝我,你先回去吧,我去处理就好。”杨灿连连摆手。

    “劝你?”杨秀雅挑着眉毛,没好气地叹了口气:“我从认识你第一起,就没见过你这大老粗听别人..我只要你答应我一条,什么事情都要带上我去见识见识。”说着清澈无锡的脸上竟然有些兴奋。

    这小花旦..杨灿恍然明白她是摸透自己的脾气,想着阻止不了自己,她跟在身边,自己也不能做什么太过界的事情。

    不过怎么她眼神那兴奋劲头可真不是装的..

    (.Yuunɡé.ō)

    意犹未尽,那就看看最热门的其他小说更新了哪些章节吧!

    ┊┊ ┊┊ ┊┊ ┊┊ ┊┊ ┊┊ ┊┊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