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章意识能量疯狂化

射手座李不二 / 著投票加入书签

饭圈小说网 www.fqxsw.cc,最快更新花都高手最新章节!

    杨灿只觉得有股气堵在胸口正中闷闷的,胡飞今年才二十三岁,大学毕业才工作一年不到,如果不是自己破格提拔他,他不过就是满怀热血的年轻记者罢了,根本不可能担任记者组的组长,是自己用双手推到最危险的地方。

    现在南楚卫视在业内现在名气这么响,不仅仅是他杨灿的功劳,更是靠这些手下跑新闻的记者,现在国内的新闻业,说不好听点百分之八十都是“现金文化”,从各种公司新闻发布会上收受礼品的记者,到销售晚间新闻中的黄金时段的制播人,再到以曝光威胁进行敲诈的记者。

    一切都是绕着“利益”这个词在转,杨灿也喜欢钱,也爱钱,谁他**不爱钱啊?但是他要做的媒体赚钱也要堂堂正正的赚,所以他给予了旗下的记者高薪,放权让他们大胆做事情。

    业内的人都清楚,那些从来没收过红包的记者会很难与同业们相处,其他记者会把他看成是敌人,而其他人会想,这些记者很危险,他们可能会报导我们,这也是顶尖记者团队在业内是毁誉参半。

    这当然并不是杨灿傻,纯粹是为了高尚信念去干蠢事,而是他必须这么做,因为杨灿无比清楚玩邪门歪道,他没天赋,比不上人家几十年丰富的经验,想在业内出头,他就必须跟大环境风气背道而驰,竖起自己的旗帜。

    只有让所有人明白,在国内,顶尖传媒的报导是准则,是标杆,是在这个信息社会里最可靠的事实,这才是他杨灿的安身立命之道,这才是他比国内所有同行强的地方。

    而经过了这么长时间的架构,杨灿从以身作则,到现在构建出自己的传媒集团,只有他自己清楚究竟花费了多少时间的心血,这绝对不仅仅是金钱与实力的累积,更是一种信念的建立。

    有些媒体的记者,不敢参与“现金文化”,是怕报社的高层处罚,那是管理者厉害,而有些记者,没沾“现金文化”是怕被组织查出来了,那是制度厉害,而顶尖传媒的记者,根本脑子里就没想过“现金文化”这四个字,这就是杨灿,徐阳,郑楚城他们从上到下灌输信念的力量。

    在顶尖传媒只有一句话:“只要你们凭着良心做报导,就只有好结果,钱,权,名誉这些都不用犯愁。”

    这才是杨灿最为让同行乃至那些对手佩服的地方,就算他们再恨顶尖,提起顶尖传媒也得竖起大拇指承认这一点。

    但是现在,杨灿望着牛云,李江他们的意识,发觉在他们的内心深处出现了一丝动摇,胡飞的例子告诉了他们,再不能勇往直前了,这是一个可怕的开端。

    杨灿感到心里有股火山爆发般的恨意,牙齿都快咬碎了,他恨郑楚城的软弱,就算他**的处理不了这个问题你也不该瞒着我吧,他更恨郑楚城没有完全信任自己手下的记者,而听信的外界那些报导。

    完全忽略郑楚城只是凡人,没有像他这样的读心术...

    其他人并看不到,此刻杨灿暗红的意识能量却像压缩火焰一般笼罩着,只是感觉到他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浓烈的杀意,所有人都不自觉地打了个冷颤。

    心里正滴着血的杨灿原本清亮的红色意识竟然在不知不觉间慢慢变为浑浊,不经意间就接近失控的边缘了,而他却浑然不觉,杨灿脑子此刻,只想着一件事情,这件事情不管是谁做的,老子要把他找出来,干掉他,把他从头到脚撕成碎片不管他是谁

    杨灿心里疯狂的声音狂吼的时候,一只轻柔的手搭了上来,很温柔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现在,应该先看看怎么治疗胡飞..”

    杨灿突然被这清幽的声音从疯狂中拉回了现实,转头看到所有人看着他都露出一副惊恐的模样,墙上镜子里散发着暗红能量的自己面目狰狞简直像是要吃人一般,心里一惊,难道刚才自己的意识能量差点发生了突变?这是什么状况?连忙旋即努力控制自己的心头的气血波动。

    感觉到杨秀雅那如水晶一般清澈的蓝色能量若有似无的安抚着自己心绪,杨灿这才慢慢平和了下来,感激地抚着小花旦的手背,还好...如果不是她在自己身边,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背后一阵冷汗,意识能量实在是一个变幻莫测的东西。

    “是…是..最重要的是胡飞没事。”恢复理智的杨灿坐到了胡飞的身边。

    那个惊魂未定女编辑,这才捂着胸口对旁边的李江嘀咕了一声:“真是吓死我了,刚才杨经理模样真的是太骇人了..”惹得李江翻了一个白眼,很不满意她这么形容自己心目中的偶像,挤出笑容跟杨灿解释道:

    “其实也没那么严重,救回来后就是失血多了点,医生说大部分伤多养几个月就好了,就是这腿麻烦点,骨头断了,要长好得一年半载的,恐怕以后还有些后遗症。”

    躺在床上的胡飞原本还有些激动,刚才也是被杨灿的反应骇到了,现在已经恢复平时的语调,指着李江开着玩笑道:

    “你小子就笑吧,等到哥们能下床了,去踢球一只腿也比你跑得快到时候咱比比。”

    “哟~你胡大组长本来就是个小守门员,受伤了还能让你打前锋?咱照顾残疾人也不能这么照顾吧~?”李江开始贫上了,牛云在旁边憨厚得笑着,仿佛一时间也忘记了悲痛。

    杨灿对满脸担忧的国民精灵笑了笑,尽量让自己先不去想别得,坐到了胡飞的床尾上,抬手摸了摸他的腿说:“我能看看吗?”

    “能~”胡飞惨淡地笑望着自己上来石膏的腿:“反正暂时没感觉,您拿榔头砸都行。”

    “杨经理,您还是别乱动,医生说了,这里现在是至关重要的时期,胡组长骨头断着呢..”女编辑上前小心翼翼地提醒着。

    心里很不舒服,杨灿还是摸着石膏把意识能量从他的腿上传输了过去,望着胡飞问:“有什么感觉?”大家都觉得杨灿这冒失的举动有些不妥,却也不敢多说什么。

    “没。”胡飞摇了摇头。

    杨灿心往下一沉,却没有放弃的意思,拿出随身的匕首,快速的划了几下,在众人目瞪口呆间,石膏就碎成了几片,掉在床上,连杨秀雅都惊讶地合不拢嘴巴里,杨灿这是要干什么?

    隔壁床的那位一直在闭目休养的老人也吓了一跳,看着这情况忍不住出声劝:“小伙子,自己可千万别乱动,还是叫医生来吧,骨头上的毛病可是大事~”直把杨灿当成没常识的乡下人。

    倒是胡飞,只是微微愣了一愣却没有半点畏惧的样子,对于对他有知遇之恩的杨灿,他内心有种几乎有种盲目的崇拜,杨灿就算给把枪让他去上战场,他都毫不犹豫,他也说不出来是为什么,刚才杨灿进门后那句“我知道,你做得很好”很暖心窝子。

    只是有些不好意思地说:

    “杨总,要不您拿双手套吧,怕把您的手弄脏了。”

    杨灿脸上的表情渐渐凝重起来,抓住胡飞的脚脖子,把自己的意识能量慢慢输入进去,他发现这次的输入比之前要困难得多,杨灿不禁有些奇怪,明明自己的意识能量变强了,为什么会如此呢?莫非…?

    “小花旦,坐到我身边来。”回头用另外一只手拍了拍床单,杨秀雅带着一阵香气飘然坐在他身边。

    果然不错,当杨秀雅在自己的身边,那如水晶般清澈的意识能量综合了自己意识里戾气,与胡飞的意识链接就容易多了,顺利的进入了胡飞腿部。

    跟原先预想的一样,小腿部的骨头已经断裂,肌肉组织也损伤了一些,值得庆幸的是筋健没什么太大的问题,不过从伤口看对方是有“打断腿”的意图,但是显然不是职业级的,下手的地方没找对,要不胡飞这条腿铁定是废了。

    “恩,别说,杨经理这手真还有功力,我好像真有点感觉。”胡飞看着杨灿一个大男人摸着自己的脚,颇为尴尬地开着玩笑,大家却怎么也笑不出来。

    杨灿当然知道他是嘴里跑火车,自己刚才只是探查了他的腿内部,根本就还没开始,只是解释了一句:“我学过一些气功,现在帮你试试,如果疼,你尽量也得忍着,千万别乱动。”

    “气功?”这群没经历过八十年代气功热的八零后显然对于这个词有些陌生,对于气功的理解他们还停留在某个邪教组织,或者江湖骗子之上,不过现在这话落到耳朵里还有一些讽刺的意味,胡飞可就是报导气功大师遭殃的。

    “你不是认真的吧..”杨秀雅拽着杨灿的袖子问,只知道这大老粗能打架,没想到他还会气功这种挺玄幻的武术?杨灿却点了点头。

    “恩。”胡飞点了点头,心里却在嘀咕,疼?现在一点感觉都没有,他倒是希望疼一下,才能感觉这条腿是他的。

    在杨秀雅与李江他们好奇的目光中,杨灿集中所有精力开始了意识链接,他在老的时候受过医疗培训,对于人体的构造很了解,胡飞的伤如果按照目前的恢复,只怕要一年以上才能勉强的走动,不过骨头长期受损,难免以后会走路一瘸一拐的..

    他能让自己的手下人这么委屈吗?就算冒险他也要试试,能量一经链接,杨灿红色意识就像是流水一般的注入胡飞的小腿中,杨灿开始一点点的清除上面残留的黑色意识,这应该是之前外科手术留下的感染病菌。

    “我不是眼花了吧,他的腿是不是肿起来了..?”李江揉着眼睛问女编辑,那女编辑肯定地摇了摇头:“一直就这么肿吧,但是好像有些发红。”

    能量链接中,杨灿感觉到了自己的意识确实比以前大为加强,记得之前压制秋坏波的胰腺炎症的时候还只能勉强控制一下,现在却明显感觉到有溶解这些黑色意识的可能了,大约花了十分钟的时间,就有惊无险地完成立这个过程。

    当然外人都看出来杨灿做了什么,只觉得这位杨经理额头都出汗了,也不知道到底在搞什么,杨秀雅倒是像是小护士一般频频拿着纸巾帮他拭汗水。

    隔壁床的老人有些看不过去的劝:“别瞎弄了,赶快盖上被子吧,受凉感冒了就更麻烦了。”

    正说着就见靠在床头坐着的胡飞突然脸色一阵讶异,微微张开了嘴巴看着自己的腿:“咦..我怎么感觉有点热?”

    大伙都先一愣,却旋即都哑然一笑想到这恐怕是胡飞的错觉,杨经理搞了这么久了,这小子恐怕是看不出去安慰一下他吧,免得人家杨经理不好下台。

    此刻杨灿已经开始复杂链接骨头细胞意识融合过程,按照医学原理,自己的意识只能转化病毒细胞性质,而不可能凭空修复骨头这种物质化的实物,唯一的可能性就是试着把胡飞折断所有骨头链接出神经细胞用自己的能量大幅度激活,从而加快他们的分裂与成长速度,一点点的加快…

    胡飞这次终于确定了惊呼一声:“好像越来越热了..”

    众人都不约而同的张开了嘴巴,医生可是说过,在做一下次的修复手术之前胡飞的小腿都不可能有任何感觉的,而是“越来越热?”而不是疼,这是什么意思?

    感觉到自己的思路对了,骨头的连接出果然快速的生长,心里一有底,杨灿就逐渐加大了自己的意识能量,开始全力以赴,这次他不管自己的能量枯竭与否,会不会超过极限有什么后遗症,一定要尽全力。

    众人一片哗然间,胡飞突然摸着腿冷汗都下来了,好像很痛苦的样子,大家想过去问,却又不敢。

    直到2分钟后胡飞终于忍不住抱着腿痛苦万分惨叫了起来,大家才陡然色变。

    “都别过来,离远点。”

    杨灿对他们喊的同时,一只手捏着胡飞的脚脖子,一只手按在他的胸口,胡飞怎么痛苦的挣扎都动不了身子,最后疼得浑身都颤抖起来,腿部神经慢慢链接后,细胞加速分裂的痛苦确实是常人难以难受的。

    “啊~”

    胡飞的惨叫撕心裂肺,声音越来越大,喊得心里都不由发毛起来。

    “我看还是叫医生吧..”女编辑已经吓的花容失色,捏着李江的手都开始颤抖了,眼前的景色实在太让不可理解了,什么气功会这么折磨人。

    隔壁床的老病人,更是看得吓得从床上爬下来,一边惊恐地喊道:“杀人了~杀人了~~医生快来~”只穿着短裤就满脸惊恐地冲出去了。

    紧接着,隔壁几个病房的病人也都听到了这么大动静,拿着点滴瓶,端着报纸的,都冲过来在门口看热闹,只看到里面一个人按着另外一人的脚,被按着的人头上青筋高高鼓起,眼睛充血,像是透不过来气似的,场景十分骇人。

    “又打架了,又打架了,这人太狠了,下手没轻没重的,这是要出人命啊。”

    “那被打的透不过气来了,看他嚎得..我们走开点,别被连累了。”

    围观的病人们都惊恐地讨论着,几个胆子小的当场就吓得坐到了地上。

    几个趾高气昂的年轻护士走过来:“出什么事情了,怎么都挤过来了,都回病床去~”喊着看到里面的场面都吓呆了,互相推了半天,却都不敢进来,只敢在外面慌张地喊。

    “你做什么?还不快住手这里是医院~快~快去叫吴医生,还有保安室的王队长来~”

    五分钟后,等到胡飞疼昏过去了后,几个穿白大褂的医生与保安王队长才气喘吁吁跑过来,杨灿已经抹着额头的汗,结束了这次的特殊“治疗”,意识能量已经完全枯竭,一点都不剩,有些头晕目眩的感觉,这种方式简直把能量消耗的太快了。

    费了这么大的力气,结果虽然没有太坏,也没有预期中的好….

    几个气急败坏的医生与保安王队长在来的路上都得知了情况,下去几个人就想按住杨灿,另外那位主治疗的四十多岁外科白主任,第一时间就脸色发白地跑了胡飞的身边。

    看几个手忙脚乱一拥而上,杨灿简单几个闪身就躲开了,耸着肩膀示意自己不会乱动,把那几位医生搞得也是很尴尬,再冲上来也不是,不动手也不是。

    “他刚才怎么了?”白主任稍微检查了一下胡飞的腿,却没发现除了石膏被拆了,并没什么异常的,满脸疑惑问旁边的李江他们。

    李江他们望了杨灿一眼,咬了咬牙如实地道:“他就喊热..然后就昏过去了。”

    “我看到了,刚才这人打他胸口了,打得他只叫~下手可狠得咧。”“我也看到了,我作证,这人心地太坏了,刚才还用脚踹那躺床上的病人,有什么深仇大恨值得这么狠~”在旁边观看的群众都是群情激愤地喊道,其实他们也没太看清楚,但是胡飞的惨叫与杨灿的动作,让他们发挥了自己的想象力,开始自己添油加醋唯恐天下不乱。

    意犹未尽,那就看看最热门的其他小说更新了哪些章节吧!

    ┊┊ ┊┊ ┊┊ ┊┊ ┊┊ ┊┊ ┊┊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