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九章 失误的报导?

射手座李不二 / 著投票加入书签

饭圈小说网 www.fqxsw.cc,最快更新花都高手最新章节!

    回到南市让杨灿大大抒怀了一口气,心里那个叫痛快,这段时间听着香港人鸟语都听得他耳朵发麻了,现在回来在街上听到街道的老太太用南市土话吵架都觉得顺心舒畅。

    不过让杨灿有些无奈的是,在家乡等顿一天,他们就要北上了,由于在美国毫无根基,最好的方式还是通过正规渠道去推广剧集,这次中美一年一度的军事文化会晤也是难得的好机会,老总那边可是他千拜托万拜托才得到这样一个宝贵机会的。

    说起来,这事情还是吴斌那边先提点自己,要不光靠他自己也想不到用这个便利的法子,这点还是要感谢吴斌掌控全局的能力,在眼光上自己比这位人民法院的高人还是差了一筹。

    杨灿在家洗了个清爽澡,给马依依打了个问候电话,就马不停蹄的去徐阳家拜访了。

    “哟,回来来,让阿姨看看,人瘦了,精神了。”雍容华贵的吴兰一开门看到杨灿,喜上眉梢,摸着杨灿的脸端详着,搞得他都有点不好意思了。

    “怎么?吴姨家里有客人。”拎着两盒从元朗带回来的老婆饼,杨灿低头看到了几双不认识的鞋问。

    吴兰边接过老婆饼的盒子,边答:“你眼睛倒是挺尖的,是你徐叔和你爸以前的上司张师长的女儿来看他了,人长得不错的..”

    “那个张大龅牙的闺女?”杨灿惊呼一声,他口中的张大龅牙张岳是北方军区一名位高权重的人物的,现在挂少将头衔,前段时间刚刚从正师级升到副军级,严格的来说应该称呼为王军长了。

    徐阳退役的时候,在以护短闻名张大龅牙手底下都没混到正团级,不过听说与这个老上司之间的关系却很好,办南周刊的时候,张岳还让人送了匾额祝贺。

    杨灿也挺出吴兰语气里的别有意味,不由眯起了眼睛:“吴姨,你该不会又把我当做什么推销给别人姑娘了吧?”

    “你想得美”吴兰笑骂一声:“你当你是刘德华呢?我还是个好看姑娘就介绍给你,你也不想想人家张二小姐是什么身份,能看得上你个傻小子?”叹了口气:“那个张小姐什么都好,就是年纪大了些..今年都29了。”

    “张大龅牙闺女能是什么美女,就是张小龅牙罢了。”杨灿笑嘻嘻贫着地在放下了心里的石头,他看过张岳的照片,那模样可不敢恭维。

    走进大厅,徐阳正在和一对男女聊天,吴兰就给大家互相引见,那位衣着端庄的张二小姐张芸皮肤白皙,五官立体,身材微显有些丰韵,也算得上是个美女,只是神态中带着股天然的傲慢,看着杨灿过来轻轻点了一下头就不在看他了。

    而另外一位年近五十的王伟团长是徐阳的老战友,倒是人很和善,看到杨灿来连忙起身,惊喜地道:

    “这就是老杨的孩子吧?”用力地捏着杨灿的肩膀连连赞道:“果然是跟老杨年轻时候一个模子刻出来的,精神,硬朗~”

    杨灿听着这话心里虽然在苦笑,但是脸上也只能陪着笑脸,这种见长辈的场合,他也只能尽量装乖了,坐下也不多话,静静地在旁边听着。

    只是说着说着问题就到了他这边,徐阳笑脸相迎的地张芸道:“听说这次我们军区访美的代表团里,杨子原本没资格加入的,多对亏了带团的张军长美言的几句才让杨子跟着代表团出场..”

    “恩..”张芸虽然在笑,但是眉头却轻轻一皱望了杨灿眼:“希望不要有下次吧,部队里的事情还是要讲规矩比较好。”语气里竟然有些嫌弃的味道。

    听着杨灿有些哑口无言,这位张二小姐到好,竟然把吴斌与老总的功劳都算在了自己的老爹的头上,倒向是自己与徐阳都欠他们家似的,多新鲜啊。

    大概是由于人家张岳军长家里家大业大惯了,什么好事情都习惯算在自己身上。

    这句话听着王伟也有些不满干笑了两句却没敢作声,赶忙岔开了话题,笑着对杨灿道:

    “杨子,王叔叔听说你最近干传媒干的风生水起的,报纸上都还登你的新闻呢,比我们这些当兵的有出息得多了。”

    “没什么,混口饭吃而已。”杨灿平静地笑了笑,并没有像其他人那样虚伪地收敛自己,脸上带着股邪气。

    这态度显然让王伟与张芸都有些意外,印象中杨灿的老爸是个很低调的人,怎么儿子却仿佛有些江湖人物的匪气?

    又聊了两句,杨灿觉得闷根本就没怎么听他们说什么,对于自己看不惯的人,他是懒得废话的,毕竟军中的这些人物跟他八杆子都打不着,不用费心敷衍他们。

    最后快到了吃饭的时间,王伟与张芸也不好意思多留,起身就准备离开,徐阳夫妇热心留他们也留不住。

    王伟临走的时候却不知为何转身拉着徐阳嘱咐了一句:“老徐,我知道你搞媒体的是想为社会做点贡献,不过有时候也要量力而行,如果真得罪了什么不该得罪的人出了事情,一定要能忍则忍。”说着若有似无地望了杨灿一眼。

    徐阳只当是句老战友的关心,并没有放在心上。

    他们一走,杨灿就被吴兰摁倒了板凳上拷问他与颜尚熙的绯闻与夏檬关系,搞得杨灿顿时有些招架不住。

    “你小子老实说,有没有交女朋友,想对人家马依依到底怎么交代的?”吴兰摆出一副审判犯人的脸孔,还有几分威严。

    杨灿最后不记得到底被吴兰训了多长时间,只记得徐阳望着他同情的眼神中带着些许“你活该”的味道,老话说得啥,不孝有三,无后为大,这徐家杨家两家传宗接代的压力之大,杨灿今天才算深深体会到了。

    回到南楚卫视大楼的路上,杨灿开车接杨秀雅一起回南楚报道,尹天照的电话打过来:“杨生,制作部已经独立出来了,包括陈十三以及之前剧组的所有工作人员,可惜,雯雯还是决定留在亚视。”

    欣喜的消息让杨灿听着精神一震,尹天照果然没让他失望,竟然这么快就神不知鬼不觉的接受了这么多人,万绮雯在亚视担任近二十多年当家花旦,她不愿意加入也情有可原。

    谈到一半,有电话的插播,却是吴斌的助理小王,对方语气平淡地宣布了两个消息:

    “一个坏消息,一个好消息,坏消息是你有两个关于《僵尸》播映时吓坏一些儿童的事宜,吴老与相关部门接洽未果,你们必须删减一部分剧集内容,否则会被禁止国内重播。”

    “好消息是什么?”杨灿深深吸了一口气,对于这件事情他已经早有准备,要怨就只能怨他生在中国了。

    “你们全国采访权限已经下来了,顶尖旗下两家媒体可以在全国任何地区活动,包括,新疆与西藏自治区,同时相关杂志周边以及其他活动都有拥有了全国范围的授权。”

    挂上电话杨灿兴奋举起拳头吼了一声,吓了旁边的杨秀雅一跳。

    “鬼吼什么,有什么事情这么高兴?”国民精灵这几天睡眠不足,清澈的面颊显得有些疲惫,正靠着他的肩膀眯一会,没想到他突然来了这么一下,揉着眼睛锤了下他的胸口问。

    杨灿尴尬地笑了声,这也不能怪他,现在顶尖传媒的覆盖面已经从南到北,辐射了大半个中国,虽然底蕴还与东亚卫视与新闻集团还差得不少,但是却完全可以称为全国性的媒体了,各国各地以及香港分部的成立,让南楚卫视与南周刊的影响瞬间上来一个档次。

    按照目前的发展态势,自己的主流班子已经搭建起来了,再就需要时间的积累在国内,拥有诸多政策上特权与方便,只要保持现在务实犀利的风格,顶尖传媒在业内迟早能独领风骚,闭上眼呼吸着窗外传来新鲜空气杨灿仿佛都能看到未来情景似的,拳头紧紧地捏了起来。

    之前网络上形容顶尖传媒的一句话很好的表达了杨灿当下的感受:“现在顶尖传媒才是国内媒体的主流,才是这阵污七八糟信息世界里的王道,因为他们是唯一有良心的媒体。”

    所谓顺应人心,就是这样的感觉吗,虽然过程遇到不少阻碍,但是跃过去之后的美好感觉确实让人沉迷,忍受了几个月的非议,一朝翻身舆论权捏在手里,现在国内同行还有谁敢和他叫板?

    是啊,拼实力拼气魄,谁能和顶尖传媒比呢,杨灿想到这里毕竟嘴角微微上扬着。

    “奇怪了,警A地牌子啊,怎么会停在这里的?”杨秀雅从停车场下来,看到了那部黑色的轿车有些好奇。

    杨灿轻松地一点头:“可能是找我的吧。”

    到公司经理办公室门口,杨秀雅就看到了大阵仗,一排看样子什么领导在和郑楚城谈话,还有点不太敢进,被杨灿直接拽进去,自己家有什么不敢进的,多新鲜。

    进来郑楚城过来马上给大家介绍,杨灿对着久违了市长田国立点了点头,接着一个很有派头地男人笑着伸出了手:

    “闻名不如见面,杨总年纪轻轻的一表人材,我是很佩服的。”田国立抹着额头的汗水介绍:“这是省公安的厅长岳林同志。”

    岳林一张扑克脸很严肃的神态,有种不怒自威的气度,杨灿看着他345的意识能量也是点了头,算是问好了,上次与副厅长潘东交手,这次没想到来个正的,到底是出了什么事情?难道郑楚城趁着他不在又搞了什么大事情?

    刚想探查岳林的念头,老郑却过来拍了拍他的肩膀道:“这次岳厅长与田市长是专程来给我们南楚送锦旗的,表扬我们电视台节目对于政府发腐工作的支持。”说着指了指桌面上的那面绣着“匡扶正义,秉公办事。”锦旗。

    杨灿看了看,心里一丝惊喜,却总觉得这事情有什么不对劲,可硬是看不到对方念头里有关的信息,这种场合他也不好问,等到送这两位身居高位的人走的时候,田国立大门口等车开过来的时候趁机会拉着杨灿。

    “田市长,有什么指导尽管说。”杨灿看出他有话,很平静地道。

    “恩,小杨我也不绕弯子,你现在是树大招风,很多人都等着你出岔子,你一定要小心,错误报导的事情一定要越少越好。”

    “错误报导?”杨灿还没反应过来,司机已经把车开了过来,田国立挥手道别上车。

    把杨秀雅都看呆了,望了杨灿一眼心里不免惊讶,为什么堂堂一个市长竟然会跟这大老粗的关系这么好?就算是之前她在娱乐圈响当当前任经纪人张庆石也没这么大魔力。

    杨灿转身越想这事情越觉得不对劲,这些人好像都是话里有话,错误报导?难道他离开的这段时间,南楚卫视出了什么纰漏?

    低头走回总经理办公室,找到正在欣赏那面锦旗的郑楚城问:“郑总,电视台这段时候出了虚假报导?”

    郑楚城那张老脸却面色古怪起来,语气放缓恩了一声:“小杨你先坐下..”

    郑重其事让杨灿更加的耐不住了,坐了下来,尽量控制着声调:“是哪个记者出了错?”

    “你自己看看吧。”郑楚城从抽屉来拿出两份文件递了过去,标题是《伪气功大师林淮安的真实人生》,另外一个文件是记者文案,全部都是关于军医林淮安的神奇事件的报导。

    “一个月前,胡飞收集了后面这些资料,我们做了一期林淮安人物专访,结果林淮安在上个星期就出事情,据说治死了一位首长…其他媒体都对着事情做了报导,我们只能正式做节目为这个失误道歉了事…可万万没想到胡飞出事了..”

    胡飞就是在杨灿临走前在那次练心培训中提拔的得力干将,是采访调查记者组的组长,杨灿可是对他寄予了厚望。

    虚假报导?失误?以胡飞的意识能量和其品性这绝不可能

    听出仰天长叹郑楚城语气的悲凉,杨灿顿时是一个激灵,有种极度不好的预感,接着就看到了老郑头上的气态意识“胡飞被人报复了”这几个字立刻心头一紧,腾一下子就站了起来。

    “他现在怎么样了?人在什么地方?”

    郑楚城刚想让杨灿别激动,先稳定一下情绪的,没想到杨灿面色瞬间变冷,转身就出去了,“小杨回来~”喊都喊不住,郑楚城慌张地拿起电话吼道:

    “苏东~你跟所有知道小胡情况的人说,千万别告诉杨总在什么地方,杨总怎么了?我不确定他要干什么?反正一定要瞒住~”

    郑楚城心脏突然在狂跳着,刚才杨灿神态他似曾相识,之前他在边境作战的时候曾经看过同伴被越南人斩首,自己的连长当时就是这种神态,这是要杀人的决心,这小子该不会…

    郑楚城突然意识到自己对杨灿认识的并不全面..自己习惯性已经把他当成与自己平起平坐的人了,却忘了他毕竟才是二十多岁血气方刚的年轻人。

    追上一脸阴沉的杨灿上出租车,杨秀雅没敢说话,她从来没见过嬉皮笑脸杨灿在他面前这样的表情,整个人都散发一种冰冷彻骨的氛围,好像让人无法靠近似的。

    “你能告诉我出了什么事情吗,为什么不开自己的车。”杨秀雅轻轻地握住了杨灿发抖的手关切地问。

    “我…我现在不能开车,我怕控制不了。”杨灿从兜里掏着烟,手却微微颤抖的像是控制不了自己的怒意似的。

    出租车一路狂飙到了国立白云医院,下车后急匆匆的问医导小姐“胡飞”在什么哪个病房,那满不耐烦地医导小姐还没说,杨灿就跟风似的跑上楼去,让她不由觉得很不可理喻地骂了一句:“神经病嘛。”

    当杨灿推开3楼323号房门的时候,就看到了牛云,李江,还有一名女编导吕红,看到杨灿进来,三人都站了起来走过来,带着哭腔问好:“杨总…”“杨总你来了。”

    杨灿看着这三双通红的双眼本能放慢了脚步,慢慢地走到了病床的旁边,望着满身绷带地胡飞正艰难地想要坐起来,马上按下了他的肩膀。

    “杨..杨总,我没有错误报导..我真的没有辜负您的指导。”胡飞看着杨灿激动地有些口齿不清,仿佛要证明着什么想坐起来。

    “我知道,你做的好。”杨灿握着他的手点了点头,什么是事实什么是虚假的他分的一清二楚,柔声问道:“你好好休息吧,剩下的就交给我了,我会给你一个交代的。”

    牛云红着眼睛抽了过来几乎是在吼:“杨总,那些家伙根本就不是人,他们砍了胡飞二十四刀~还…”

    “我有眼睛。”

    杨灿面色阴冷地抬手阻止了他,拿起床头的诊断书,轻型颅脑损伤和全身多处软组织挫伤外,还有右胫骨中上段、左手拇指近节指骨基底、左髌骨及胫骨平台骨折,底盖左,下肢下段被当场砍断,伤残等级为交通10级、工伤8级.

    “没什么就是小腿没什么感觉了,医生说也以后也不是完全不能走了..”

    胡飞自嘲地笑了笑,却隐藏不住语气里的痛苦,记者就是跑腿的行业,行动不方便,对于记者来说就像是钢琴家没了手一般,杨灿心里抽抽的疼。

    意犹未尽,那就看看最热门的其他小说更新了哪些章节吧!

    ┊┊ ┊┊ ┊┊ ┊┊ ┊┊ ┊┊ ┊┊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