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章 偶遇奇人

射手座李不二 / 著投票加入书签

饭圈小说网 www.fqxsw.cc,最快更新花都高手最新章节!

    第二百六十章偶遇奇人

    现场的导播都在窃窃私语着,一个个都在猜测是不是巴菲特慈善晚宴上的那个英俊老外,根本就没人看杨灿这边,他杨大炮名气虽然大,但是现在大家已经很难把他和杨秀雅摆在一起来,毕竟杨秀雅经过这两部电视剧已经踏入国内超一流nv星俱乐部。

    章子怡,巩俐,张曼yù这样的nv明星,无一例外都是喜欢老外的。

    当然最后在杨燕的疯狂打手势下,这个话题也没有继续下去,主持人只能转了下一个问题:

    “杨先生,现在僵尸这部剧集的影响力已经远远超越之前的预期,那么是否为为你即将北美之行做好一个铺垫?”

    杨灿知道这条消息一般人是不会关心的,也只是笑了笑一句带过:“谈不上吧,无论收视率如何,我都已经和美国方面有所接触,打算去试试水。”

    主持人也是没有再追问,显然对于这个问题并不太感冒,而远在北京,一间雅致古典的别墅内,坐在电视机前的儒雅非凡的吴斌正喝着茶,听完这个问题后,笑着转头波澜不惊地望着身边一位六十左右的戴着墨镜身宽体胖的男人。

    “老总,你带出来的兵不错嘛。”

    躺在椅子上的老总重重地从喉咙里恩了一声,坐直了身子摆了摆厚重的手掌:“这小子的确实有点小聪明,但是太过无组织,无纪律你要是这么纵容他迟早要出事情的。”口音带着浓郁的四川口音。

    吴斌似笑非笑地吹着茶杯,让人过来给老总重新调整躺椅的高度,并不完全同意这位中央军区大人物的意见,语气温和地道:

    “什么材料就要用在什么地方,杨灿这小子当个只听命令的兵恐怕是有埋没他的嫌疑..放他出去闯效果跟比拿绳子绑住他比,我更倾向于前者。”

    中年军官过来调整好高度,老总对他点了点头才重重哼了一声,颇为不甘心地道:

    “我可比你更了解他,他可不是你们这些文绉绉的秀才,天生就是拿枪的料子,要是他能安心在部队里多呆几年,混点资历,总有混出头的一天,到时候只怕不会输给我,可惜这小子就是心不定,不够沉稳..在哪里都呆不住。”

    听出老总语气里的惋惜,吴斌忍不住哈哈大笑,上去轻轻拍了拍他的手背:

    “老总啊,现在年代已经不同了,没有战事的日子,我们这些人里少一个将军没什么,但是缺了一个有胆子承担文化责任的人物,那就太可惜了,他这几个月暗地里作的大事可不少,你也不能揣着私心总想着把他培养成为nv婿,不顾全大局吧?”

    其实在这几个月里,中央纪委里的一些棘手的案子,都是吴斌放了消息给杨灿的南周刊,与南楚卫视这两家媒体出面曝光的,利用舆论的力量让中央这边的政策下达地方,bī着地方公安部的那些人,把那些顽固的毒瘤清除。

    南楚与南周刊的这份反腐的成绩单包括了,两个省委书记,十二个市级的干部,二十几个国企与银行的高层,以及公安厅的几个局级干部。

    外界普遍都还没发觉顶尖传媒这两家下属企业威力,但是在政商界的高层,所有人现在听到南楚以及南周刊的名字,均是讳莫如深,小心谨慎,很多高明之辈已经开始察觉到事情背后的能量。

    徐阳与郑楚城这两大刺头虽然以前就很难搞,但是从来没有翻起过像现在这样的大过,要说这背后没有人就奇怪了。

    很多人都猜度到,中央是不是吸取了九十年代那次以中央从上至下的反腐风暴遇到了强大反弹的经验,开始试着利用其它更为聪明的方式开始打击政fǔ内的腐败蔓延了,要不南周刊与南楚卫视如此的放肆,都没有人在政策上予以他们阻击?

    “狗屁~!老子姑娘要嫁给也要嫁你吴斌这样的读书出身的才子,嫁给他这个文盲!?糟蹋~!?”老总一下子坐了起来,昏黄的眼珠瞪圆着,虎目含威,说完却禁不住剧烈咳嗽起来。

    旁边一位如一杆枪一般的中年军官连忙过来拿着与水杯让老总服下,老总才稍微稳定了一些。

    吴斌在旁边看在眼里,等到那位严肃的军官退到一边才不由开玩笑地说:“我看刘副官也是一表人才,接你的班也不是什么问题。”

    老总鼓着眼睛翻了一翻,却叹了口气:“他,心思确实比杨灿那小子缜密,但是你别看他不温不火的,心气比我还高,现在有我还稳得住,如果我以后不再了,其他那几个人只怕压不住他,会出子的。”

    吴斌不置可否地望了副官刘国栋眼,岔开了话题问正事:“怎么样,杨灿这次可是在电话里求我了,要跟着您的部队的访美团去做jiā流活动,你安排如何。”

    “安排?”老总忍不住哼了一声,看着电视上杨灿那张日渐成熟的朴实脸庞道:“马上建军节,怎么地也要先让这小子带着他那些什么明星来我们军区搞个慰问演出,我们才能带上他。”

    吴斌心里微微一笑,也是,未免落了别人口实,毕竟杨灿的身份比较特殊,虽然名义上已经退役不过依然还是属于部队的财产。

    禁不住颇为感叹,杨灿上升的速度远远超越自己的预期,原本还想他在国内好好扎根在把基础做牢一些,最少也要能与薛家分庭抗礼的程度才向外出击的,没想到这小子前两天一个电话过来说什么“国内环境太约束,不接受攘外必先安内的稳妥方式”铁了心要去美国试试水了。

    “老总,你觉得你这个兵去美国还会不会回来?”吴斌突然转头问了问老总。

    “回来,当然会回来。”老总理所当然地下了个判断,突然神态严肃了不少:“我看你没有跟他讲明白西方那边事情,他肯定单纯的以为了他只是面对的文化冲突问题,却不晓得,那些洋鬼子的小圈圈画得多么牢,以前我们卖武器遇到的问题,你们卖文化的同样会遇到。”

    说到这里,两位为高权重的大人物均是面带苦笑,心里却是同样一个念头,让杨灿碰碰钉子也不是什么坏事,免得他跑起来就拽不住了,他也许就不会料到自己即将要面对的这盘棋的棋盘,要比预期大百倍,甚至千倍。

    亚视的录制的节目收场,杨灿也了略微疲惫的双眼,与众人告别。

    “走吧,想去哪里我陪你们去逛。”杨灿对着在外面等了许久朱怀诚与夏檬问道,杨秀雅在旁边正清理东西呢,听到也是美眸放亮地凑过来:“去哪里?我也要去。”

    朱怀诚做了一个无奈的手势:“我的雅姐..您这么招摇的人物就别跟着我们出了,免得我们像被动物一样的被人围观..”转头对杨灿笑不以:“当然是去咱说了n久~!传说中钵兰街了~”

    杨灿听着心念一动却又觉得不妥,钵兰街是他们高中时候看古惑仔系列影片里最向往的一条街,以声è犬马闻名,很久以前他跟朱怀诚就对天发过誓,去香港一定要见识一下这这条著名“红灯区。”

    “夏檬在,不太方便吧。”杨灿也不好扫胖子的兴,毕竟这是他们的多年前的夙愿。

    “啥?我也要去啊,什么方便不方便的,带我就见识见识~”夏檬瞪大了眼睛很兴奋的样子。

    “你知道那是啥地方不…你就要去?”杨灿哭笑不得的问。

    “呵~你以为我没看过钵兰街大少啊~不就是jī的聚集…”夏檬的台湾腔原本就惹人注目,刚说到一半,杨灿就过去死死地捂住了她的嘴巴,知道你个90后懂得多,但是也不要说出来吧..

    “呜呜~~”看着夏檬含糊地挣扎着,没好气地瞪着他,杨灿才慢慢松开了手:“别胡闹了..你多少也是公众人物。”

    “公众人物怎么了~公众人物就不消费了,不娱乐了,不按摩了~~”夏檬甩着小脑袋,狠狠地瞪着杨灿,故意说给了旁边听。

    “去~去~~别叫唤了~你们去,我送你们去,不参与!。

    ”杨灿知道不答应这丫头,她要铁定跟自己缠上了,算了反正她是个主持人去哪里都可以说是什么收集素材,就算香港现在的媒体拍到了什么,在这个敏感时期,还有人敢对他下手吗?

    乐周刊的虽然还没被宣判,但是据说外界已经传的沸沸扬扬他杨大炮bī着人家一家杂志社倒闭了。

    看着杨灿与夏檬朱怀诚三人亲热的模样,杨秀雅突然觉得有些莫名的距离感,银牙微咬着,有些不太舒服感觉。

    “诶~我包不见了。”夏檬摸着自己的腋下,清秀的小脸脸è一变。

    “会不会落在摄影棚里了。”几个找寻了四周,朱怀诚忍不住问。

    “我去找吧。”杨灿看着夏檬糊里糊涂模样,笑了笑一边往回走一边打开了自己的开发的遥视功能,现在摄影棚都是些一般人,能量并不高,他想看哪里都不难,这能力倒是做这种事情很方便,就算有人藏起来了在他的读心术之下也不是什么难事。

    很顺利的展开的意识屏幕,在摄影棚里经过简单的一番搜索,很快就在一个角落找到了夏檬那个黑è乐沙儿褶皱手提包,毕竟是电视台里,香港也没那么多伸手拿别人东西习惯。

    杨灿正觉得颇为满意的时候,突然发现了竟然有个人看着他意识这边,很诡异的感觉,他尝试着换着不同人的意识角度观察,每每换过,那个留着小辫子的男人目光就会不自觉地看向这边。

    他难道看得到!?杨灿心里不由感受一股前所未有的震动,自从他异能使用以来,还从来没有被人察觉到过,就连吴斌那种高人也只感觉到他的不同,却无法知道究竟不同在什么地方,而这个人竟然察觉到了,如此奇怪的感觉,配合那人惊讶莫名的表情,绝对不可能是偶然。

    这人究竟是谁?怎么会察觉到自己的意识的?杨灿心里越来越好奇,加快了脚步往摄影棚的方向走去,看起来那个小辫子男人还有些眼熟,就是想不起来到底是在什么地方见到过,而且更为诡异的那个人的意识能量他竟然感觉不到。

    “杨生..怎么了,要我帮忙吗?”

    杨灿经过大已经顾不上与周遭的人亲切的打招呼,只是无比急切的寻找着目标人物,这世界上还有人能清楚自己的这些异能吗?或者他并不是唯一的异能者?如果真的那样他要怎么处理这个人,或者是被人处理呢?

    心里各种想法纠结在了一处,杨灿一一搜索着自己视线之内的目标,却是一无所获,他是从大那边过来的,对方应该没有离开,杨灿迅速反应地冲向了男厕所,感觉到里面毫无意识反映,背身关上大用拖把顶住把手。

    然后走过去抬脚“咚”的一声踢开一个小隔间接着连着“咚!咚!咚!”迅猛的踢开了一排小在踢开最后一扇的时候,终于看到了那个脱下一半裤子小辫子男人正坐在马桶上惊恐万分地望着他。

    杨灿冷着脸拎着他的领子,把他拽了出来,死死地抵在墙壁上,低喝着问:“你是什么人!?到底还知道什么!?怎么看到我的!?”

    那人张大着嘴巴惊恐万分地望着杨灿好一会儿,才终于松了口气,挣扎地问道:“刚才是你的气?”旋即马上指着自己脸用很不熟练的普通话大叫:

    “兄弟,兄弟你看清楚,我是苏明枫!!香港很有名的算命师,王菲的御用算命师,我还演过电影~只是来亚视录一个节目罢了~!!刚才我是看到你的气,但是我没有恶意~!有话好好说啊!别动手!”

    杨灿这才抬着头再度打量一下这个略显猥亵的四十多岁的男人,好像是有些印象,这家伙貌似在梁朝伟的一部关于风水算命的电影出出境过。

    风水算命师?怎么会看不到他的意识,恩,不对,不是看不到,仔细看去这家伙还是有意识的,只是很稀薄,是种淡淡的紫因为刚才距离太远所以侦测不到,才219并不是很惊人,杨灿这才把他放下,拍了拍他的衣领。

    “抱歉,我第一遇到能侦测到我的人,你说看到我的气能跟我解释一下吗?”杨灿察觉他的意识竟然也看不出任何的念头,这是在遇到吴斌的金è意识后第二次遇到这种怪异的情况,这中间肯定有些什么自己不知道的缘故,金è与紫è的意识绝对不可能是先天的,况且这猥亵的家伙怎么也不像是世外高人。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杨灿没等苏明枫回答,就拎着他出了厕所一路走到了旁边的一家演员休息室里。

    “都出去,我要用一下这里,没有我的允许别进来。”杨灿进休息室后一挥手,把里面正在聊天的亚视工作人员遣了出去,那几位一看是杨灿连忙吓得小跑着跑走了,从外面关上了

    惊魂未定的苏明枫坐下后,杨灿这才不急不徐地在饮水机里倒了一杯热水递给了他,很平静地问:“现在你可以说了。”

    苏明枫摸了摸自己的小辫子,喝了口水,终于冷静了下来,望着杨灿点了点头:“原来你是杨生,久仰大名。”

    “别废话,说重点。”杨灿没好气地吼了一句。

    苏明枫只能缩了缩脑袋解释:“刚才我正在用罗盘测算这里的栾头的理气,突然发现罗盘一直在跟着一股奇妙的气在移动,所以我才跟着,我不知道你杨生你的…”看着杨灿有些疑惑的脸,不由拿出黑è的罗盘放到了杨灿面前,看到指针不住在奇怪的图案上跳动着,满脸讶异地问:

    “杨生,冒昧的问一句,你也是我们命理业内的人吗..为什么你周身竟然有400以上红气也会是灵气?还是你练过气功?”

    “你也查得出数值?”杨灿马上从他的话里抓到信息。

    苏明枫有些面è古怪地点了点头:“恩,当然查得到,这么说杨生你不是业内人士…奇怪,太奇怪也是红è的气,怎么会是灵气呢?也不像是那些禅修的气功金黄è灵气..”

    苏明枫的话里杨灿得到了两个有用的信息,第一这些所谓看风水的人并不知道他有异能,所谓“当然查得到”就是指他们这个古怪的风水罗盘,也能衡量出一个人的意识能量的大小与颜不过他们没有任何异能只是查得出数值与颜è而已。

    第二个重要的信息是,风水学的命理师与禅修的人的意识能量是紫è与金无论自己的能量提高到什么程度,读心术是无法作用在他们的身上的,看来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信息他都还很匮乏,并不像自己以为博学。

    “杨生..我看这样吧,我要录节目了,我知道你有很多问题,不过我也不一定能回答你,我推荐你找个人,他应该能解答你的疑惑。”

    杨灿拿过苏明枫的递过那张名片一看:“命理风水大师罗石峰…钵兰街2135号三楼。”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