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章 单细胞男人

射手座李不二 / 著投票加入书签

饭圈小说网 www.fqxsw.cc,最快更新花都高手最新章节!

    第二百五十章  单细胞男人

    林百欣笑着引荐双方认识,杨灿脸è平静地与头发花白的黄河岳握手,而目光却一直打量另外一个驮着背,背着手像个小老头一样的人物,虽然他毫不起眼,但是所有人都对他尊敬有加,所有人称呼他“九叔”。

    要知道在香港称呼是很有讲究的,一般而言同业之间都是称呼什么什么哥,什么姐就已经很了不起了,比如今天出席的演艺界的天王刘德华,梁朝伟,到了这样的场合大家都只会叫他们“华仔”“伟仔”,而“叔”这个称呼几乎是至高无上的象征,通常只有vb前任掌人德高望重的邵逸夫爵士才有资格被称呼为“六叔。”

    无论是尹天照他们见那九叔远远过来,很早就站了起来以示尊重,战战兢兢的模样显得颇为紧张。

    “六叔是香港记者协会协会长,这次我就是请他来牵线调停的。”林百欣恭敬地介绍了六叔孙国豪的身份,拉着杨灿坐下。

    乐周刊的主编黄河岳以及打着绷带的周洋生都显得脸è有些僵硬,显然他们是被这位位高权重六叔压得喘不过气来,无奈之下才答应与顶尖坐下来谈的。

    孙国豪那张其貌不扬的老脸上,双目半开半合带着一种慈祥的笑意,可仔细看他的眼神却十分的凌厉,隐隐有种凌驾与在场所有人的气势。

    杨灿也听说过这个人,在香港媒体极为繁多复杂,既有vb在本港电视业的一家独大,也有百花齐发的诸多平面媒体,亚洲的狗仔文化更是从此地发源,不过这些平日高高在上的媒体大鳄,如英皇的杨守成与vb的邵逸夫,亚视的林百欣都对这位孙国豪是敬畏有加。

    其原因在于作为协会长孙国豪手握香港记者协会一些主要的审批权,相当于内地政fǔ的文化局,可以在政策面上支持或者打压各个势力,简单的说,如果你要报导新闻你就必须要有自己的记者团队,而孙国豪随时都可以打压任何记者,甚至调停他的记者证。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的地位自然是举足轻重了。

    “杨生,久仰你大名。”  孙国豪很客气,杨灿不清他的意图,并没有表态,三方人士一齐坐下来。

    识时务者为俊杰,也所谓胳膊肘儿拧不大腿,孙国豪出面乐周刊低头是很自然的事情,但是他们与顶尖两者之间存在的裂障是无法弥补的,周洋生的nv朋友看杨灿的目光还带着浓郁的恨意。

    杨灿一笑:“九叔祖籍是北方人,普通话说的很好嘛。”

    孙国豪摇摇头,笑道:“现在香港最流行学习普通话,全民北上,也是指日可待。”

    说笑几句,酒菜送上,林百欣作为主人张罗着倒酒敬酒,气氛倒是还算融洽,孙国豪眼睛一直在颜尚熙身上打转,和杨灿干了一杯道:

    “杨先生确实是出人意表,竟然说得动政务司与财政司长,两位大人物向曾长官谏言,把刚刚成立的本港推广电视的名额给予了亚视,这可是邵爵士都没做到的事情。”

    这话一说,乐周刊的主编黄河岳立刻动容起来,本港推广电视的名额各界都虎视眈眈,拥有这个名额,那部电视剧就等同与得到了特区政fǔ的支持,可以在绝大部分公共场合法的取景。

    这样的制度是香港效法加州法律的一条新的推广条例,为得就是支持本港的影视业发展,竟然让一个内地把得头筹,这实在是不可思议。

    更何况是香港三大司长中两位出面举荐,这更是史无前例的。

    杨灿从来不相信天上会掉下馅饼,如果孙国豪不是知道了些什么也不可能向自己这般示好,只是微微一笑不置可否,他的风格是,不管别人存得是什么心,只要是对于自己是善意,有利于顶尖发展的,那么就是可以考虑接受的。

    “既然杨先生是想干大事的人,政fǔ也极力支持,那么我的意思是,我们全香港的媒体现在应该抛开各自的成见,团结起来,一起推着杨先生的新剧闯出去,我听说韩国人内斗很厉害,可是人家对外的时候却捏成了一个拳头,我们华人的缺点就在于谁也不服谁,其实一家好,以后才是家家好,你们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而孙国豪接下来的话让麦伟坚与尹天照都十分的动容,九叔的意思就是全港的媒体都要支持《我的僵尸有个约会》?这可是天大的喜讯,搞传媒的都知道,大气候是多么的重要,好的作品如果拥有舆论氛围的烘托其助力是难以估量的。

    如尹天照与麦伟坚他们的溢于言表的兴奋之情不同,杨灿波澜不惊抬了抬眼睛:“谢谢九叔的鼎力支持。”心里颇为复杂,自己与这些权高位重的人斗了不少次,这次自己还没出招,别人倒是靠到这边来的了,这样也好,免得自己消耗无谓的能量。

    “既然如此,岳仔有什么意见吗?”孙国豪转头笑问。

    黄河岳头发花白被人叫岳仔却没有任何不爽,咬着牙看了杨灿一眼心里恨不得把他挫骨扬灰,却只是点了点头:“既然九叔出面,我们还有什么好说的,只要顶尖尊重我们这些同业,以后一切好说。”

    闷头把九叔敬的酒喝了下去,喝完却拿起了杯子,走到了颜尚熙身边递给了她一杯酒:“颜小姐,来吧。”

    杨灿皱眉手一抬,刚想阻止却被尹天照拉住了,颇为谨慎地解释:“杨生,这是我们业内的行规,双方调解宴席中,绝不能拒绝对方的酒,特别是单身的nv明星..”

    尹天照所说的是香港传媒业内人尽皆知的一个传统,两家起纠纷的之后,一旦经话事人的调解,双方都必须表现出足够的“诚意”给对方,像是这次杨灿打了对方人的,而孙国豪却压下了乐周刊的报导,这就是乐周刊吃了闷亏,所以顶尖这边必须表达“诚意”,这要是二十年前的黑暗香港的香港演艺圈,那么就算黄河岳开口让颜尚熙陪他一晚,顶尖也必须点头答应。

    当然,现在社会与当时已经不同,已经没有这么多yīn暗面了,在酒桌上你还是要给人家面子的,这就是行矩,虽然看不见,摸不着,但是人人都必须奉若圣旨,否则你就在这里受同业的唾弃排挤,

    想当年港内大哥级人物曾志伟就因为说话不着边际犯了行规,结果被人修理进医院,都没敢出声。

    发觉杨灿脸è有些不看好了,作为调停人的林百欣连忙yù抢过酒杯,笑呵呵地说:“颜小姐是歌手,不能喝酒,不如就由我林某人带劳吧。”

    黄河岳躲开他的手,眼睛鼓得如青蛙一样,语调就有些不友善:“林老板这话可就没道理。”指了指周洋生带着绷带的脑袋:“你瞧瞧我侄子的脑袋成什么样子了,他被人修理的时候可没人替他。”

    黄河岳看上去在刚才就因为郁闷喝了不少闷酒,说话的时候吐着酒气,微醺的样子,竟然说完就直接把颜尚熙的手拽了过来了,很蛮横地道:

    “妈的~!出来当新人装什么清纯,又不是要脱你的衣服,喝两杯酒而已,别人王菲当年都喝得到吐。”

    这样情形,尹天照他们均是一脸愤慨却敢怒不敢言,这般的景象在香港每年不知道要发生多少遍,不管你是演员还是歌手模特,在公众面前又如何光彩夺目,只要你踏入这个圈子,你就要把自己当成最卑微的笑角这些各行各业的话事人,人人都会有机会骑到你头上,你也只能强颜欢笑。

    香港就是这样一个地方..这就是行规。

    颜尚熙虽然手被捏着有些疼,却没有半分的犹豫,只是忍着委屈想要去接过那杯,没想到却同时被两只手架住了,杨秀雅与杨灿一左一右拦住了她,在她还没有反应过来的刹那,杨秀雅已经冷笑着抢过了那杯酒。

    当然她不是拿来喝得,而是拿来泼得,用纯熟无比的动手,手腕一翻“啪啦”一声就把整杯就泼在了黄河岳的老脸上。

    黄河岳刹那间酒醒的同时,整个现场变得鸦雀无声…

    所有的人,包括几位天王天后级的艺人都愣住了,被彻底震住了,像是这样各方大佬云集的场合,他们向来都是陪笑陪酒的小角怎么会有艺人敢对“老板”撒野!?

    疯狂,简直是太疯狂了,大家的眼中看杨灿与杨秀雅的神态里充满着难以置信,荒诞中甚至觉得有些恐惧,好像是看到了外星生物似的,特别是刚才与杨灿一番深谈的林百欣更是诧异无比。

    “你们~!?黄生有没有怎么样,混蛋!!”  黄河岳旁边的几个乐周刊的人都大声地呵斥起来,一副想冲上来动手的模样,还好周洋生拉住了他们。

    只见黄河岳用手摸了摸自己脸,沾着酒放在嘴巴里iǎn了一下,竟然没有丝毫怒意,反而笑了起来,对着孙国豪拱了拱手:

    “九叔,你也看到了,这次不是我不给你面子,只是有些人不把我们这些香港同业放在眼里,以后的事情就别怪我不地道了。”yīn沉着脸,一挥手带着自己人呼啦啦地离开了,连看都没看林百欣一眼。

    然后所有的平面传媒,都是极为有默契同时起身,过来与林百欣与孙国豪道别后离开,摆明着与乐周刊同一战线,他们看杨灿的眼神都分明都是一个神态。

    “区区一个内地人,为了一个不让旗下nv艺人喝酒竟然敢触犯这么年多的行规,简直是太目中无人了。”

    所有剧组的人都感觉一股极为巨大的压力笼罩在自己头顶,呼吸都有些困难。

    原本婚礼其乐融融的氛围显得极为古怪,剩下的人均觉得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只是林百欣的新婚夫人走了过来,坐在了黄河岳原本的位置上,对着杨灿敬了一杯酒:“杨先生,我敬佩你。”转头望着丈夫笑了笑:“跟人家学学嘛,当年你怎么那么窝囊。”

    林百欣苦笑起来摇了摇头,二十年前,他这位夫人当时还是丽声电视台的艺人,当时也没少被人委屈,自己当年可是连个屁都不敢放的,这种一时痛快换来的后果通常都是让人痛不yù生的。

    没想到这杨灿根本就没把自己那番话听进去嘛,闹出这么大的子,这该如何收场?

    九叔孙国豪面è颇为古怪,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叹了口气笑道:“杨先生这怒发一冲为红颜的气魄,可真是旁人都学不来。”

    孙国豪的话中有话,吴三桂可是没落得什么好结局,暗示杨灿的以后的路会越来越难走了,只是特区政fǔ的支持已经下来了,他孙国豪话已经说出来了,可谓是骑虎难下,再不情愿也只能站在杨灿这边了。

    杨灿不以为然地与杨秀雅默契地在桌下面拍了拍手,互示一笑中也赞许她出手很快,这才转头过来,脸上尽是轻松地笑容:“九叔,敢问一句这个所谓的行规是谁定下来的?”

    “几十年了吧,大家也是都是按照这样做的。”  孙国豪夹着菜,想了一想,倒是很好奇杨灿问这话的目的。

    杨灿声音清亮无比,毫不示弱地扫过林百欣与孙国豪:

    “据我所知,美国那边从来没有这样的把艺人当成筹码的规矩,我也从来没听说在现代军事谈判会有需要下属表达这样的‘诚意’的先例。”

    望了望尹天照,万绮雯,以及所有剧组的成员:

    “顶尖传媒旗下的员工每个人与我都是平等的,只需要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其他所有的事情都由我来扛着,职业以外的事情,谁也不能勉强他们,无论是那些投资老板,还是那些下三滥的杂志社,都没这个资格。

    我会让他们知道我们顶尖的做法就是行规,就是准则,想玩什么把戏只管上来,我不介意试试谁的手腕更硬。”

    杨灿脸上那惯有轻笑带着某种强大的自信,让所有的人都觉得血脉膨胀的感觉,剧组里的人哪个不是跟过三位以上的老板,在他们眼中老板只是压榨他们剩余价值的吸血鬼,从来就没有把他们当作平等的人。

    事实上,大伙很多时候为了生活在一个集体之下忍气吞声着过活,有哪一天直起腰杆来,可可别看vb现在家大业大的,如果势头发展不好,随时都会树倒猢狲散,亚视现在的遥遥yù坠情势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杨灿在部队里带兵的时候学到了很多社会上学不到的东西,其中一条的宝贵经验就是其实人有时候在心底需要的是一种比金钱更重要的东西,所谓的尊重。

    这世界上金钱固然很吸引人,但是如果想在一个领域获得至高的成就,钱绝不是最重要的因素,给予合作伙伴绝对的尊重,而他们觉得自己是个有价值的人,才会让他们发挥比平时更为强大的能量,一般人通常称为凝聚力,而杨灿则知道这是集体意识能量。

    杨灿承认之前林百欣的话很有道理,但是当他看到黄河岳摆着那张嚣张的脸拽颜尚熙手的时候,他就明白了那不是属于他的路,作为一名军人,牺牲自己合作伙伴的尊严,往上爬的事情他做不来。

    孙国豪被杨灿的话震的愣了几秒,突然哈哈大笑,像是觉得杨灿这个人越来越有意思了,连连摇着头,意味深长地望着他:

    “杨先生,我们虽然今天第一次见面,不过我有种感觉,要不你就是幼稚得可怕,要不你就是个彻头彻尾的天才。”

    “您是想说狂人或者疯子吧?”杨灿脸è平静笑着,知道自己这次已经捅了马蜂窝了,不过也好,他对外隐瞒了这么久,也对剧组里的人严格保密了颜尚熙的消息,就是为了布局,既然你们想报导小哑巴的事情,就尽量报导吧,这种免费的炒作,越多越好。

    孙国豪笑而不语,让林百欣也若有所思,他突然发觉周围的那些目光有些怪异,不自觉望了望四周,突然惊讶地发现了一个事实,所有出席的艺人竟然都在偷瞄他们这边,若有似无露出一种很羡慕的表情,那不是平时那种官方的假笑,而是发自心底敬佩。

    一向低调的梁朝伟拿着酒杯令人讶异地走了过来与杨灿碰了碰杯:“我敬你一杯杨先生。”

    杨灿微笑着什么都没说倒满了酒杯,干了下去,然后刘德华,许志安,郑秀文等等艺人都一个个走了过来,每个人都与杨灿敬酒,他们的眼神中看不到一丝虚伪的东西,大家很容易感觉到一种真诚的氛围,仿佛杨灿身上有某种磁铁似的。

    林百欣心底张大了嘴巴,突然有种醍醐灌顶的感觉,这才是杨灿的方式,站在那些看似牢不可摧旧有势力的对立面的同时,反而会得到另外一些资源,比起那些香港本地传媒的支持,这些演员的尊敬不是更重要吗?

    他同样是牺牲了颜尚熙,但确得到更多的利益,这人未免也太可怕了些吧..看着杨灿林百欣却突然觉得身子有些发

    杨灿也看出林百欣是怎么想他的,他只是笑了笑,事实会证明一切的…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