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三章 航海专家

射手座李不二 / 著投票加入书签

饭圈小说网 www.fqxsw.cc,最快更新花都高手最新章节!

    第二百三十三章 航海专家

    由于“九月十号”备有数据记录设备,加之哈特的驾驶经验丰富无比,在一圈航行之后也大致得出了这次航线的数据,哈特用手指着上面图案上的一圈圈的圆圈,颇为失望地说明:

    “数据出来了,所有参加比赛的二十二艘游艇中,我们的成绩是倒数第二位。”

    陆子博吓了一大跳,凑过来问:“不是吧?我们的船的速度照理说不是应该是排在前三的吗?”

    杨灿也深有同感一点头,差距会这么大倒真是他没想到的,很平静地问了一句:

    “到底是什么原因?航线绕得太远了吗?”

    哈特很意外杨灿反应,怎么样他还没解释这位初次航海的新老板怎么就明白了,指着那些航线图上那些大iǎ不依的圈:

    “这次的航线是自由选择的,我们是要绕着两个岛屿之间的焦岩群环形一圈,由于我们的船身吃水过大,得避开相当一部分的暗礁,航线就拉大了不少,而那些iǎ型速度艇虽然速度与我们差不多,但是他们由于可以在浅焦岩区行驶,所以航线要比我们短三分之一左右..”

    图表上一圈一圈的圆形就是各条船的航线,可以看得出,那航线最短的两条就是中美两方代表的船,薛琪苑的“锦缎号”与迈克戴斯的“赫尔默斯。

    据哈特说,这两艘艇是一些业余赛的常胜将军,在他们圈内极为有名,特别是迈克戴斯的“赫尔默斯”的船长威尔金斯,哈特还曾经当过他的副手,经验与水平都远超其他船长。

    说实在的,由于陆子博还有游艇驾驶执照,他的话哈特还愿意解释下,不过杨灿则根本就缺乏这方面的相关基础知识,哈特感觉与他沟通极为的费力,他还口音独特的英文也让人有些觉得不习惯。

    更荒唐的是,杨灿竟然还一边看着游艇的厚厚的使用指南,一边那询问一些不着边际的话,还检查着船长室里的各个仪器,吓得哈特连声提醒他不要碰。

    “哈特,这船的声纳装置为什么反应面积这么iǎ,连数据计算软件没有,我们无法得到海面下暗礁的三维扫描地图?”

    “美国的卫星从来没有探查过这个海域吗?我们难道不能直接联上他们的有关部分得到这片浅海域的底部情况?”

    杨灿甚至直接在作系统里,输入一系列的程序,想要自己建立一个新的数据分析系统来计算,但是由于太过复杂最终还是没有成功。

    杨灿如此在船上胡闹,让身为船长的哈特看着有些愤慨,但是又不能对杨灿发脾气,转头暴跳如雷的大吼:“约克那蛋怎么还不过来,他不是我们的技术员吗?杨先生一个人怎么处理这么复杂的问题!?”

    旁边有个年轻人白人凑过脑袋看,凑的太近了杨灿抬头看看他,年轻人尴尬mō头:“杨先生你继续,我是后备的技术员,学习一下。”

    显然作为船里的技术员,杨灿这高超的电脑技术,他还是识货的。

    杨灿有点无语了,管技术支持竟然只在旁边看,这是哪里找来的人,能在这么大的游艇上干个技术活,怎么也不应该是吃闲饭的吧,招手让他过来帮忙,讲了一下他要做什么。

    年轻人尴尬的mō了mō头:“杨先生,你用是程序是什么,我怎么看不懂..”

    杨灿也反应过来了,说起来还真有点冤枉他了,自己的编程是军部单独研发的一套玩意,马克伯格那种电脑天才自然是能辨认,像这种普通的技术支持人员能看懂的确实不太可能,毕竟他们都是系统教育培养出来的,头脑不可能有这么灵活。

    杨灿只大概处理了一下,就判断出他一个人时间不够,恐怕到比赛开始之前程序都无法成型,只得另想办法。

    哈特眼巴巴地望着杨灿,就怕他把自己的作系统得瘫痪了,没想到杨灿只是用了两分钟不到的时间就系统恢复成原样,让哈特又惊又喜。

    陆子博看到杨灿没成功,大感无奈:“唉都是我多此一举,搞了这么大的游艇,却派不上用场。”

    杨灿倒是不以为意,怕派不上用场到不至于,只是工序麻烦一些罢了,回头对哈特吩咐:“哈特,麻烦你再航行一次吧,这次开的慢一些。”

    哈特本来想问他要干什么,但是想着这位神神叨叨的风格,也不多话了,只是恩了一句,心里感觉这个中国人新了个游艇肯定是在耍他玩。

    杨灿也没解释这么多,带着陆子博与杨秀雅一起到船面上,一走出就看到了两百平米的船面广场上拥挤了穿着泳装的男男nvnv,在舒服的音乐背景下享受着阳光,饮食区海鲜拼盘,对虾,水果,酒水一应俱全,让人感觉到相当的惬意。

    由于杨灿在凤凰社的时候扯下过面具,不少人都认识他,纷纷投来一种畏惧的眼神,没有人敢靠过来搭话,显然那天晚上这恐怖中国人给他们留下的印象实在是太深刻了。

    杨灿走道甲板边上,周洪亮几个很悠闲拿着鱼杆在那里海钓,杨灿笑着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老周,你怎么不去跟他们一起,这么多外国辣妹,你在这里钓鱼是不是太费了?”

    周洪亮咧着大嘴摇了摇头:“那里太吵,我还是喜欢清静点的活动,况且我也对外国nv人也不感兴趣。”说着竟然鱼瞟下沉,有鱼上钩,周洪亮惊喜地大叫:“来了~!”吃力的拉起鱼杆。

    杨灿用稍微一感应就摇了摇头,大家兴奋地过来一看,周洪亮吊起竟然是一块烂木头,均是大呼惋惜。

    周洪亮发觉那木头上挂着一些黑è的藻类,不禁连连摇头:“这片海竟然是海藻海,唉,估计是没什么大鱼了。”

    杨灿笑了笑好奇地问其他几个年轻的南楚记者:“你们几个怎么也不去凑热闹钓美眉,反而跟老周在这里钓鱼,要不我帮你们介绍介绍。”

    这帮iǎ子英文都不赖,平时也都是uāuā肠子不少,怎么今天倒是老实了。

    那几位都是哭着脸直抱怨:“杨经理,你这帮朋友都是种族歧视啊,一看我们是中国人就躲开了~根本就不理会我们..”很是自艾自怜像是一个个受了委屈的iǎ媳

    看杨灿还要说什么,陆子博连忙推了推他的胳膊:“头儿,那天你那么闹,这些人都有心理yīn影,估计短期之内他们都不会接近中国人..你就别让他们去碰钉子了。”

    杨灿这才恍然大悟,也不再作声与陆子博来到了船头,掏出了ine,让陆子博接上了他公文包里的平板电脑,开始了工作。

    感受着强烈的海风,发型都被吹了的陆子博显然有些mō不头脑,满脸疑地问:“这是要做什么?”

    “画航线图,我说你记。”杨灿掏出烟丢给了陆子博一根。

    怎么画,这艘船上可以没有军用的大面积声呐探测装置,难道杨灿准备用目测观察海面上的礁石排列把,陆子博本能地望了眼无边无际的大海。

    杨灿也没继续解释,他也无法与别人解释,他那神奇的意识能量能感应水流流动,从而探测海面下的情况。

    杨灿打开了他手机的gr卫星定位装置,一边盯着上面的数字一边暗暗展开自己的意识能量,那强大汹涌的感觉让自己也有些吃惊。

    昨天晚上经过颜尚熙的那连续不断的歌声的能量滋养,他的能量更上一层楼,现在初步估计竟然已经达到了380左右,颜尚熙近距离的歌声对于他就像是补一般。

    可惜这副补提升只到这里就是极限了,杨灿预计如果想要让颜尚熙的歌声进一步促进自己的能量等级,就必须提高颜尚熙歌声中的蕴含的能量才行,这是一个互相促进的过程。

    红è的能量从他周身起如云雾一般的展开,链接到无边无际的海水之中,渐渐变的越来越稀薄,面积越来越扩散出去,直到了几公里之外的惊人效果。

    记得刚当记者的时候,在救出苏芸的那次,杨灿曾经扩散自己的能量到一座工厂那么大的面积就已经是极限了,而现在的他已经不可以同日而语,感应的面积扩大的十倍不止。

    这方面几公里的巨大海底范围内,随着那些各处的洋流,海的流动,杨灿几乎能把所有海面之下的动向都掌握了如指掌,哪一处有暗礁,哪里又有漩涡,什么地方有鱼群在聚集,他都一清二楚。

    “坐标到杨灿用ine里的软件画出了附近准确的安全区域。

    陆子博输入了数据,却一点都不明白杨灿怎么得出这么jīng确的数据的,心里也在嘀咕难不成中国的卫星已经可以观察到海面以下的区域了?这可是科幻片里才会出现的情景才对吧。

    就这样杨灿开始了用他神奇的能力勾勒出他们新的航线图,所谓触焦的危险海域,并不是所有海底都有暗礁的存在,只是在那个面积中暗礁的隐藏在各处,如果船行驶向这个区域触礁的可能就极大。

    由于起落中暗礁在不同的时间对于船的威胁也并不相同,所以经验再丰富的船长谁没有胆子行驶进在浅海区被标准有暗礁危险的地段,谁也不会拿自己与船上人的生命去冒险。

    暗礁的区域按危险的程度从高到地分为的五级,像是苏珊娜号邮轮由于重量船身在水面的面积很大,所以就算是e级危险区它都不能踏入。

    而杨灿的这“九月十号”则只能勉强在d,e区域行驶,而iǎ型游艇则就方便的多了,他们除了级浅海区之外,可以在其他四级浅海区随意的穿梭。

    这也就是为什么薛琪苑的“锦缎号”与迈克戴斯的“赫尔默斯”能在航线上选择大大短于“九月十号”的原因所在。

    而杨灿现在做的则是,在比赛开始前用阔大自己的意识能量感应方法探查b,乃至级浅海区礁石的排列,在里面选出最安全且最短的航线。

    如果其他参赛者想要做到这点,则必须要配合一艘装有最新进拥有噪声声呐和回声声呐的探测仪的潜艇帮助下才有可能。

    当年杨灿在执行一些水下的任务的时候,就是靠着这种能力无望而不利,只是这次的探测的面积之巨大史无前例,如果论其细节的探索程度,甚至远远超越洛基级潜艇的探测能力。

    负责记录的陆子博也不是笨蛋,看着数据越来与详细连贯成一个奇特的航线,他慢慢也领悟到了杨灿的在干什么,心里也是无比震惊,完全无法理解他到底是通过什么办的到的,如果不是顾忌杨灿的身份,他恐怕找就有冲上去抢下杨灿那个ine,看看里面到底有些什么神奇的玩意。

    看到终于到了一段安全区域,杨灿也赶忙停下来了自己的意识能量休息,陆子博看着杨灿满头大汗的样子,连忙给让船上的服务生递来一杯热水。

    “还有剩下多少?”杨灿喝了口水问道。

    “大概还有76.7。”陆子博用软件计算了预估的航线长度,终于忍不住惊讶地问杨灿:“头儿,你能告诉你究竟是怎么办到的吗..难不成这里有中国的潜艇在帮你吗?”说着眼睛不自觉瞟向了漫无边际的海面。

    还有这么长的距离?杨灿眉头深深地皱在了一起,这就难办了,他的意识能量已经耗费了一大半,却连一半的航线都没有画完,没有回答陆子博的疑反而把他的电脑拿过来。

    第一名“赫尔默斯”号试航行一圈的时间是76分钟,正式比赛的时候这个成绩很可能还要短,也就是说他们必须到达65分钟左右才能保证拿到冠军。

    经过系统的初步计算,按照目前的路线是可以达到这个数值的,不过也快不了多少,这就意味着,自己必须要画出完整的路线图才可能获胜。

    现在最大的问题是,海水不比空气其的能量汹涌无比,光是链接就要耗费上相当多的jīng力,这么大面积的感应,其消耗太过巨大了,看情况到百分七十左右自己的能量就会枯竭了。

    闻着海风咸咸的味道,杨灿微微有些烦闷,有时候他真想有本能量使用说明书,这样他也不用总遇到这样的突发情况了,每每到这样的时刻他都会遇到这样那样的问题,经验的累计都是要付出代价的,可往往都就是像现在这个状况,根本就容不得让他有再来一次的机会。

    难道这次的赛艇比赛就没有希望了?自己耗费了那么的jīng力,这原本最简单的一步却功亏一篑了?

    陆子博发觉了杨灿的气氛不对,也知道他肯定是遇到了难题,但是自己帮不上忙,只能有些自责地挤出一个笑容:“头儿,都是我太大意了,实在不行,我来赔偿你这次的损失吧,这游艇的钱我退给你。”

    “说什么呢?你烟里可没大麻吧?”

    杨灿拍了拍他的肩膀笑了笑,陆子博虽然人有些浮夸,但是自从来顶尖之后就一直是自己的左膀右臂,处理不少让自己难办的事情,是少数知道他以前是干什么人之一,这次只是好心办了坏事,就算真的损失了天幕成员的资格,他也不会责怪陆子博,一人点了一根烟ōu了起来躺在了船头看着蓝天放空头脑休息。

    不远处一艘红è的iǎ型游艇从远至近,像是炫耀似的在他们面前掠过,杨灿与陆子博两人看去,就看到了凤凰会的那位议员凯文正对着他们这边招手,满是嘲笑的样子,旁边还跟着白人指着慢悠悠的“九月十号”哈哈大笑。

    “一群狗屎!”陆子博在国内是iǎ有名气的明星,不过美国人可都不认识他,也不顾形象远远就对他们比了一个中指,却只能看着他们红è艇扬长而去。

    杨灿这时候满脑子都是在想办法,也懒得理会这位没谱的凤凰会议员。

    在烦闷中,短信突然响了起,是远在南市的夏檬发来的,简单的一个笑脸符号,什么都没有了,杨灿却看得会心一笑,压抑心情舒解了一些,不由起身伸了一个懒腰,走到了一边正在钓鱼的周洪亮的旁边。

    看着周洪亮桶里空空如野的鱼缸,周洪亮都快睡着了,杨灿也不由也笑了起来,拿着鱼缸移动,找寻着下面的那些富含20左右意识能量的大雨,马上找到目标位置鱼漂下沉,杨灿喊了句:“有鱼,还不iǎ!”

    旁边的人都一齐苦笑,今天这种乌龙算是不少了,这里的海洋植物太多,也不知道钓出来多少海草之类的玩意,还真没见一条鱼。

    在大家意兴阑珊间,突然惊讶地看着杨灿双手提杆奋力钓起来一条长约半米的旗鱼,众人都是一阵惊呼过来。

    看着那条长约四十厘米的大石斑鱼,周洪亮立刻跳了起来,狂喜莫名:“杨经理,你iǎ时候是在海上讨生活的吧?我钓了这么长时间连个虾米都没钓到,你一提杆就是这么大的鱼,我看你退休完全可以就靠钓鱼过活了。”

    杨灿微微一笑,心想那确实,自己这能力如果去学钓鱼,保不齐能个世界冠军之类的,把鱼拎在手里却感觉有些古怪,为什么自己这鱼体内还有不止有一种意识存在呢,除了他自己的21的意识能量,还有一些微iǎ的意识,可能连5都不到。

    杨灿好奇地伸手过去从鱼的嘴巴里掏出了一团苔藓之类的东西,是海洋植物?这东西也有意识能量?突然灵光一现,转头问周洪亮:

    “老周~你不是说这里是海藻海域,是不是意味这这里的海底的礁石上,都长着这种像是苔藓一样的藻类?”

    “恩是啊,就是这个意思。”周洪亮点了点头目光却一直欣赏地盯着那条大石斑鱼上。

    捏着那团海藻类的东西,杨灿眼睛猛然一亮,心里一阵莫名的惊喜,海藻植物有意识能量,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自己还真是转到牛角尖里了,竟然uā那么庞大意识能量灌输到海水里进程测量!其实根本不会这么麻烦,只用把自己的能量强度降低,密度降低到三分之一,光探查这些海藻植物的位置就可以了,既然所有礁石上都覆盖有这种玩意,只要探查这些植物的位置不就能明白暗礁石的位置吗!

    杨灿丢下鱼,快步走到船头,再度把意识能量展开,这次就不再链接汹涌的海水了,而是直接展开,光是探查海底各个意识能量团的位置,果然,虽然没有链接海水那般的对细节的把握,却依然能感觉到所有礁石的具体位置。

    “子博,干活了

    一iǎ时后船长室的船舱。

    “绝对不行,这怎么可以!?我坚决反对。”哈特船长拿着杨灿画出的航海图咆哮着大发雷霆。

    在场的副船长保罗,还其他工作人员也都是一脸愤慨,像是在抗议着什么。

    确实这也太胡来了,竟然让这烟巨型游艇行驶去,b两级的浅水区,这实在是太来了,如果真的触礁,游艇可是会有沉没的危险,虽然巴菲特有多架直升机维护比赛现场,他们不会有生命威胁,但是游艇沉没了,按照合同他们也就失业了,他们才不会拿着自己的工作开玩笑。

    “杨先生,经过我们反复的衡量,如果踏入危险区,会有百分九十五以上的可能会触礁,这个后果是我们承受不了的。”

    听着这些人的喋喋不休,杨灿已经有些不耐烦了:“这份航线图是绝对安全的,你按照上面执行就可以了。”杨灿是军人出身,对于这种不服从上级命令的西方人,觉得有些不可理喻,在部队里这要是打仗,遇到这种人是直接枪毙,哪里还用这么多废话。

    发觉杨灿准备一意孤行,哈特气得满脸通红,尽量忍着脾气指着航线图说:

    “你看看,就算你这张航海图完全是正确的,但是这里其中一段的两边礁石之间穿过,其安全距离才有仅仅7米多,我们下沿的宽度是6.8米,这怎么可能通过!!这简直是太疯狂了!”

    稍微有点专业航海知识就能判断,这事情简直太荒唐了!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