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二章 重拍经典

射手座李不二 / 著投票加入书签

饭圈小说网 www.fqxsw.cc,最快更新花都高手最新章节!

    第二百三十二章 重拍经典

    杨灿沙沙翻着手里成山的剧本,亚视那边的人都显得有些不耐烦了,已经十多分钟了,他从开始宣布会议开始之后,就沉默,既不宣布会议流程也不说话。

    亚视的一干人等都感到了一股莫名的巨大压力,纷纷有些坐立不安。

    这次的会议是临时紧急会议,是蔡严明昨晚下令连夜让所有人编剧组停下手里的工作,ōu出半天来与顶尖的代表来沟通,可想而知其重视程度。

    顶尖传媒公司的杨大炮,内地的新晋传媒红人,风剧集《傲骨贤妻》的制作人,对于这些亚视的编剧来说,对于杨灿的了解只是这些光环罢了。

    才二十多岁的样子实在让大家对蔡严明董事如此重视他感到了费解,但是无论如何亚视的人也清楚,这次的合作是突破的,也是亚视第一次与内地传媒公司合作,只出人不出钱的模式完全是零风险,也难怪高层会都这么快一致通过。

    杨灿翻阅的是亚视历年来的剧本,也是刻意趁着这个时间故意营造一个紧张的气氛,威慑一下这帮亚视的编剧,直到信号灯亮起,杨灿才调出了另外一个镜头,麦伟坚那张尖嘴猴腮的脸才出现在大家面前。

    “好了,人都到齐了,我看很多人都是初次见面,就由玛丽介绍一下在场我们所有人吧。”杨灿笑着合上了剧本。

    亚视的编剧们均是一片哗然,原来这杨经理等了这么久竟然在等人,还是这么一个模样猥琐的家伙,都感觉自己被侮辱了似的,不过当他们听到麦伟坚这个名字的时候,脸è稍微好了一些。

    众人一一介绍,顶尖这边核心人员自然是杨灿与麦伟坚,而相对的亚视那边的人马则成名已久,那位圆脸大约五十出头的平头男子是总监兼戏剧科首席制作顾问梁立人,作为编剧他的名字后面跟谁着一系列名作《包青天》、《大内群英》、《我来自州》。

    那位带bāng球帽与墨镜的温和男子则是亚视编剧组的灵魂人物,曾经参与编剧过《我的ūn天有个约会》《jīng武少年方世我的僵尸有个约会》的鬼才编剧成十三,他的妻子也是大名鼎鼎的亚视当家uā旦万绮雯。

    除了这两人之外其他的那些编剧都是名不见经传,要么就是入行不到五年的新人,自从金牌编剧冼志伟过世,集编导制作人与一身的韦家辉出走跟随杜琪峰,亚视幕后的人才以日渐凋零。

    “今天这个会议,我们主要是要选定这次合作的剧本,主要演员你们也看到了,杨秀雅与陆子博,先说说你们的意见吧。”杨灿喝了口咖啡总算是说出会议的主轴。

    梁立人是亚视编剧里面资历最深也是年纪最大的,干咳了两声用那港味十足的国语,率先发言:

    “这次我们两家合作,应该以诚实互信,互惠,真诚沟通的原则为基础,那我也就不多废话了,我的意见是这次的合作剧集杨经理可以给我们一些时间,让我们的创作团队创作出你想要的剧本来,你只要提供一个大致的类型..”

    看着镜头里那些年轻的亚视编剧跃跃yù试的模样,麦伟坚却之间忍不住就笑了出来,明显有些嘲的意味,惹得亚视众人都有些è变。

    麦伟坚止住笑容道:“抱歉各位,我是这人藏不住话。”直接翻开了亚视历年来的剧目指着上面说:

    “坦白地说,这几年你们亚视电视剧我也看过一些,确实不怎么样,09年你们四部电视剧加起来的收视率都赶不上无线排名前五的任何一部,我实在没把握让编剧权jiā给你们。”

    麦伟坚在专业上的嚣张是出了名的,这话顿时是惹得亚视十几个编剧都不由怒火中烧,其中一个年轻人直接就用粤语抱怨起来:“好,既然你这喝过好莱坞咖啡的鬼佬行,那就你自己写就可以了,要我们作什么。”

    “难道你找我们就是让你写大纲,我们来给你打下手?”另外一位更是觉得有些哭笑不得。

    麦伟坚无所谓地耸了耸肩膀表示:“也可以啊,只是我们杨头不答应。”

    戴着墨镜的陈十三沉默不语,而梁立人也觉得麦伟坚有些太过之大了,忍不住试探地问杨灿:“杨经理,冒昧的问一句,如果你这次的意思你让我们来给麦导配合,我们也没意见,不过既然是两家合作,剧本也要能过得了我们这关才可以,亚视播出的剧集按规矩是要过我们部审核的。”

    杨灿很满意两边互相剑拔弩张,也知道是该自己出面的时候,他营造了这样的气氛就是要这个效果,他可没时间让uā费在收服这些人的人心上,用手指敲了敲桌子,大家马上就安静了下来。

    “麦导的虽然有些过,不过我同意他的观点,现在编写剧本的时间恐怕赶不上我们进度..”稳定了局面才说出来自己的真实想法:“我的想法是,用我们用现有的资源重拍亚视的经典剧目。”

    这个提议一经提出,亚视那边人顿时都沉默了,面è明显放松了下来,梁立人心里不由微微有些诧异,这杨大炮倒是还真不简单,这番话也太有水平了。

    假使杨灿一开始提出要重拍亚视剧集,只怕大家多少心里都会觉得有疙瘩,会觉得对方在嫌弃自己这些人无能,但是让麦伟坚这么嚣张的顶了两句,这个提议倒是让人听着很顺理成章了似的,就像是顶尖那边也牺牲妥协很多一般。

    梁立人却还是心里有些堵得慌,皱眉道:“杨经理,你难道这么不相信我们现有的编剧实力吗?并不是我自大,如果集中我们的编剧团队现有开发新题材的能力是很有潜力的..”

    借着这次合作的大戏机会让自己手下的编剧参与进去合作,让他们学到经验成长是梁立人的愿望,如果是翻拍经典剧亚视幕后团队收益就iǎ了。

    杨灿听着梁立人这番有些地方保护主义的思维浓郁的话,不由心里骂了他两句,我好心给你铺台阶下,你竟然把我当外行人糊终于压不住火,语调变地冷下来,直接点开了一份报表。

    “这是你们90至今的所有剧集的资料。”杨灿调到报表最前头:“90年全年亚视出品了包括《司机大佬》《中华英雄》等等全港收视前十在内的剧集共三十六部,然后逐年开始递减趋势,九十年代平均每年产出的剧集二十部左右。”鼠标下移表格变换:

    “到了2000之后,每年的剧集已经递减到十部左右,没有任何一部可以可以进入全港同时段前十,只到去年的仅仅制作了四部。”

    梁立人等编剧们都微微有些尴尬,确实亚视近年来大力引进外来剧,成绩最好的《还珠格格》《雍正王朝》之类的大陆剧集,甚至《大长今》《流星uā园》都取得了非常不错的成绩,而自制剧却收视不足这些的三分之一。

    从亚视高层经营者的角度来看,uā费了人力物力制作的剧集产生的效益还不如直接购买的外来剧直接,理所当然就减少自制剧的数量。

    最重要的是港剧现在集体式微,最近十年来失去了九十年代黄金时期的亚洲市场份额,亚视的剧集自己拍自己看,卖不出海外版权,只能在香港这个iǎ市场里挣扎罢了。

    “唉,这是市场的口味变换了,现在的世道不比以前了。”“我看我们剧集并不比从前的差,但是现在韩剧,内地剧,台湾剧的冲击太大。”“现在都在走婆婆妈妈的商业路线,我们只能跟风,自然收视上不去,如果要是在以前..”亚视的编剧们都在为自己找着借口,议论着。

    杨灿看着这些抱怨连连的新晋编剧,心里很是不齿,这就是亚视现在状况,怨天尤人,人才凋零,不由压低的嗓音慎重地拉回了众人的注意力在自己身上:

    “梁总监,恕我直言,外部的市场环境一直在改变,但是造成亚视目前的困局,则是你们这些编剧自己造成的。”

    面对镜头里这些人的愤愤不平地目光,杨灿越来越不客气起来:

    “在商业电视剧这一块,你们这些年一直在跟风,一直在吃老本,学无线拍家庭港剧,家族剧,题材太过雷同,反而你们丢失了作为编剧最宝贵的东西.”杨灿停顿了一下,望着戴着bāng球帽的陈十三:

    “商业不意味是妥协某某人,不意味着迎合,商业电视剧最大核心就是创造,在九十年代,亚视有漫画改编的超现实武侠剧《中华英雄》,赌片中的佼佼者《胜者为王》,科幻枪械片《枪神》,动作片《jīng武鬼片与警匪片结合的《点解阿ir系只鬼1》,每一片都是一时之选,这些都在内地,在东南亚,造成了不错的反响。

    而现在,你们的创造在哪里?”杨灿有力的问话,让所有人哑口无言。

    原本这些亚视的编剧都在心里都有些看不起杨灿这个记者出身的外行人,没想到竟然被他一句话就bī到了墙角。

    船身突然这阵抖动,杨秀雅与陆子博都不由脸è微微一变,就看哈特船长一脸谨慎,眉走皱在了一起,显然这次的试航并不怎么顺利,而杨灿还浑然不觉,只是对着镜头里这些人说道:

    “如果你们有信心拿出任何一部与刚才我所提到的剧集剧本相当的水准的题材,我可以让你们写。”

    当年亚视的金牌编剧都是几名共同制作一部电视剧,才有这么好的剧本,单论剧本那些都是能量超过350的杰作,就凭你们这帮人谁敢拍iōng脯说我行的!?

    梁立人愣了一下,本能般地转头望了眼陈十三,陈十三考虑衡量了几秒,才苦笑地摇了摇头,让其他那些年轻编剧都互相看着,也没有一个敢出声。

    他们显然判断错误了,这位杨大炮不但不是外行人,而且还非常懂行,连麦伟坚都对杨灿刚才那番见地由衷的佩服。

    杨灿面è平静,刚才在开会最开始看剧本的十多分钟里,其实他就一直在观察这帮编剧的意识,那时候就已经mō清楚了梁立人与陈十三关于这次合作剧本的所思所想,他说出来的,都是梁立人与陈十三心底的论调,只是他们碍于身份从来没有在亚视内部明说罢了。

    杨灿这时候说出来让这些人首次听到,自然会觉得有些震撼。

    这时候杨灿在把自己要重拍《我和僵尸有个约会》的计划提出来,就完全没有任何的反对声音了。

    麦伟坚这段时间按照杨灿的吩咐也是反复研读这个剧本,其实心里也对编剧陈十三很是佩服,用他的话来说,他是不知道《我和僵尸有个约会》里面传播了什么中国的文化,但是光是这个剧本的立意高度就高于其他的华人剧集。

    想要打入欧美市场除了创新与品质等等因素之外,最重要的一点在于价值观与世界流接轨,在这点上亚洲的电视剧,包括华人,韩国与日本的,都有明显欠缺。

    杨灿明白这是意识高度不同造成的,虽然作为一个中国人,但是他也不得不承认,在传媒业意识层次的高度上,中国目前是落后与西方社会的,这不是知识的差距,不是能力的差距,而是一种思维的广度与宽度不同。

    这个差距在那些商业的电视剧与电影上这点尤为明显,西方商业影片无论题材多么庸俗谄媚,但是他背后核心终究是拯救,亲情,爱情背后乃至超越这些人文主义关怀,无论是严肃题材的《辛德勒名单》,还是商业大片《泰坦尼克》终究是如此。

    而亚洲的影片很容易把个人的yù望放到这些东西之上,把爱情,亲情,转变为iǎ三,婆媳,个人物质yù望角力,无论是古装,都市背后模式均是如此。

    所以亚洲人会喜欢能欣赏西方的一些影片,而西方人却很难理解亚洲影视里的那些故事模式。

    而杨灿之所以选择亚视的《我和僵尸有个约会》,就是因为他的格局超出一般的华人剧集,三部曲的故事中,第二部虽然拍摄上有些缺陷,配角演员也有些不称职,导致剧集拍出后的平均能量为356,不过单单剧本的意识能量就达到了惊人的447,这根本就是电影的高度级别!

    杨灿也是偶然看到,他到现在也不明白陈十三与冼志伟当年的合作是怎么办到如此地步,但是显然这部剧集满足了他想要的一切,立意高度,剧集的故事主角深刻,配角出彩,原著就已经达到了相当jīng彩的地步了,如果摆脱当时的技术,资金限制,杨灿相信他们能拍出一部史无前例的剧集。

    “这次初步预算是六千万,三十集。”

    千万的投资预算!?”包括梁立人与陈十三在内的亚视众人,都微微张开了嘴巴,听到这个数字都互相望了一眼,有些不敢相信这是事实。

    现在这个年代港剧已经很少过一千万的投资了,就算是财大气粗的无线台庆剧也绝对不可能达到一集两百万的制作费!

    感觉到自己已经完全掌控了会议的主动权,众人心思捏合到了有处,杨灿才转头笑着问陈十三道:

    “陈编剧,这是你的作品,你有什么要说的吗?”这部剧曾经可是他老婆万绮雯出演的nv主角马iǎ玲,他们也是因为这部戏结缘两人走到了一起,对与这为文静的编剧来说有特殊的意义。

    大伙都不自觉地望着陈十三,这位原著的编剧自然是最有发言权了,陈十三正了正bāng球帽的帽檐,拿起一个iǎ笔记,颇为慎重地首次发表了自己的意见,:

    “重拍可以,但是有三个问题,第一,原版虽然已经到现在已经十多年了,却深入人心,内地优酷最近买了僵尸三部的版权,如果想重拍,我们面临的压力会非常大,那些原版观众由于先入为主,肯定会对我们有非议。

    第二,万绮雯iǎ姐受过严重的伤,不能在出演马iǎ玲了,而马iǎ玲是个非常特别的角当初我是为万绮雯iǎ姐量身定做的,文戏与武戏都有一定,一般的nv演员可能应付不来,杨iǎ姐的话..我只怕会太勉强她。”

    陈十三虽然说的有些直接,但是顶尖这方面却没有任何人有什么异议,别人说的很在理,经典重拍都是如此,毕竟原本的成功摆在那里,想要超越谈何容易,这那多部重拍电视剧哪部不是还没被推出就被骂的狗血淋头的。

    而马iǎ玲形象更是深入人心至极,豆瓣网与百度贴吧里很多人都把万绮雯奉为nv神,杨秀雅虽然人气极高,但是要去挑战这个角必定会拿来做比较,就如同陈晓旭的林黛翁美玲的黄蓉,赵薇的iǎ燕子,这已经是绝版的个人标签了,谁敢去碰无异于找死。

    杨灿点了点头,这些还是等他回香港再跟他们沟通吧,沉声问:“那么第三呢?”

    “第三点我个人认为最麻烦,以现在观众的口味,想要让他们满意,像这类型的片子,必须要做把特技做的够炫够酷,当初那部虽然特效效果不成熟,但是立意已经到达了很高的高度,我是按照漫画的分镜做的,如果重拍,这些镜头都要做特效。”陈十三深深叹了一口气。

    梁立人察觉到顶尖众人脸上都一脸的样子解释道:“是这样的,由于我们v的这几年人员编制缩减,电脑制作部根本没有充足的人手,要制作这么多镜头的特效,恐怕不现实,光是况天佑与堂本静那场在中环的商业大楼闹市区的打斗,还有将臣与况天佑在飞机上对决,要重新三维建模,制作动画,工程量太庞大。”

    毕竟香港不是好莱坞,亚视没有那么多资源去实现这么多设想,如果外包特效,费用却又是让人吃不消的。

    杨灿心里盘算了一下,这些都是他已经考虑过的细节,问题不大,看着哈特船长的一圈游艇试航结束,最终也没回答,只是对摄像头摆了摆手:

    “好了,我知道了,今天的会议就到这里,吴总监你与陈编剧负责这次的剧本细节的修改,等我回到香港,我们就开始甄选演员。”也不等亚视这边的人反应,就关上视频。

    在香港亚视会议室的众人不由错愕当场,梁立人与陈十三都不自觉苦笑地对望了眼,有些无可奈何,看情况,这位高层钦点的合作人是要自己蛮干了。

    几个年轻编剧不由都怨声载道地骂了起来:“他以为他是谁?就这么自己决定了?”“到底懂不懂拍戏啊?蔡董那些人怎么就找来这么一个白痴!?”“干脆他们自己拍得了,要我们做什么!”

    陈十三清理着自己的东西,颇为无奈地走到梁立人身边问:“梁叔,我能不能请假不参与这次的拍摄?”

    梁立人很坚决地摇了摇头:“那怎么能行,顶尖那边第一要的人就是你,你怎么能打退堂鼓。”突然恍然大悟:“你该不会是怕..”

    陈十三苦笑连连地点着头:“恩,我老婆如果知道我编剧《僵尸》重拍,主角又不是她,拍不好的话,我以后的日子就难办了。”

    梁立人深深叹了口气搂过来陈十三肩膀:“十三啊,开工嘛,就是这样的啦,上面要我们做我们就得做,要挨骂挨打也要做,谁叫我们是吃这碗饭的人呢?”说完自己也有些心虚。

    另外一边,在收拾仪器的同时,陆子博与杨燕他们都对杨灿佩服地五体投地,都连连感叹:“长见识了,长见识了~今天才知道什么叫做领导才能,开一场会就把这帮香港震得像iǎ猫似的。”

    “刚才你有没有看他们的模样,被杨经理辩得说不出话来的样子太有趣了,我差点忍不住笑出来了~”

    “瞧我之前还担心香港人难应付,真是多余了哈哈。”

    在船长室里顶尖传媒的人都嘻嘻哈哈乐成一片的时候,杨灿已经面è平静地凑到了哈特船长的身边问试航结果。

    “结果怎么样,哈特?”

    哈特很是无奈地摆了摆脑袋,打开了银幕上gr的定位图:“不乐观,非常不乐观..”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