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二章 慈善宴的头彩

射手座李不二 / 著投票加入书签

饭圈小说网 www.fqxsw.cc,最快更新花都高手最新章节!

    第二百二十二章 慈善宴的头彩

    “还不放我下来?”薛琪苑在杨灿的怀里轻轻地挣扎着:“给别人看见,我们东亚的股票明天就要跌了!”

    杨灿笑着道:“那关我屁事,我时间不多,不能跟你耗,先找个地方聊聊。”

    薛琪苑冷着脸却也知道如此在大街上争执起来了,事情就更难办了,心里虽然也想让杨灿这么抱着她走,但是看着杨灿那嘴角邪气地怪这浅笑,透lù出一股异样的痞气,脸上就不禁发烫,有种难言的抗拒,摆起了大iǎ姐的架子,咬着下嘴哼了声:

    “你赶紧放我下来,不放我下来后果你可自负~”

    杨灿从高中毕业起就没听过这样的话了,心里觉得好笑,不由满不在乎地地瘪了瘪嘴:“你觉得我会放了你吗?”

    薛琪苑听着这话,本来想丢两句狠话却又在意路过人的目光,只能用那双媚人心扉的美眸狠狠地盯着杨灿,突然在他怀里张开了嘴,隔着衬衫轻轻咬着杨灿的iōng膛。

    感觉到了iōng膛里那阵阵刺痛,杨灿皱眉低头也不满意地瞪着薛琪苑,在旁人看来,两人是一对漫甜蜜的iǎ情侣互相缠绵,却看不到他们目光里都有些愤怒的味道。

    薛琪苑虽然咬着,其实并没有尽全力,只是威胁杨灿罢了,可看杨灿不为所动,也只能iǎ嘴开始用力,心想我就咬你一块下来,就不信你这家伙不发火摔我下来。

    可杨灿眉头一开始还微微皱着,到了后面反而舒展开了,仿佛根本就不在意iōng口的疼痛一般。

    一向强硬的薛琪苑也是微微一愣,惊讶之余还是妥协了,松开了iǎ嘴,有些错综复杂地盯着杨灿言又止的样子。

    “心地明明就不坏,装这么凶干啥。”杨灿低头望了她一眼,暗自笑道,他早就读出了薛琪苑的意识,就知道她不忍心真的咬痛自己,她虽然平时对外人有些骄纵冰冷,但是唯独对自己却好像有一种奇怪的好感,而且仿佛不单单是男nv之间的那种好感,还夹杂着一种别的说不上来的东西。

    “就在那边的角落板凳上去吧,那里没什么人~”杨灿看到路边的长凳问她。

    “什么?伤口感染发炎了怎么办?让人看到了多丢人啊,起码要找间星级酒店开房~”

    这可是你说的,刷你的卡.”杨灿心想果然是名媛啊,处理个伤口都要上酒店..

    抱着捂着脸不让人看到的薛琪苑,在微妙的沉默间,走到一间酒店,杨灿开了一间房,把薛琪苑放在上,然后才找酒店的工作人员来了一些品。

    回到房间,薛琪苑正在很痛苦地脱下自己的袜子,杨灿过去看她脚后跟伤口血瘀与袜子在一起,像是轻轻的要撕开一般。

    “跟你讲清楚~我可不用来历不明的我只使用美国加尼弗尼亚医学院配置的..”薛琪苑看着那些简陋的品,很严肃地阐明自己的立场。

    “看起来这么疼,你倒是蛮能忍的嘛。”杨灿从品箱里拿来剪刀。

    “你做什么?”薛琪苑警惕地望着他。

    “剪开啊。”杨灿比划了一下,不知道为什么想起要剪开丝袜心里却有些莫名的兴奋,脸上的笑容有些奇怪恶趣味,薛琪苑今天穿着ù袜,看着她的纤细袖子隆起的弧度不由引人目光继续往上滑…

    “要不要直接用手揭开看?”薛琪苑声音虽然很是愤怒,但是却媚眼如丝,手撑着面,腰肢坐直,身态却愈发的人。

    “可以吗?”杨灿把手作势要过去掀她裙子,看薛琪苑本能般地往后一退,好像有些吓到的样子,终于忍不住笑了出来:

    “下次可别说反话了,你穿裙子的样子还蛮人的,我是粗人会当真的……”

    “捉我让你很有成就感吗?”薛琪苑看出杨灿是故意吓她,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

    杨灿坐在边,将薛琪苑两只脚上的薄丝袜iǎ心的剪掉出jīng致白皙的uǐ来,杨灿将脚上的伤口擦上却发觉薛琪苑肩膀微微地抖动,恍然明白她是怕痒,忍不住在笑呢,她生来这么大估计还没被人用棉签**过脚踝吧。

    看着薛琪苑那微微泛红,娇滴的脸蛋,轻咬下强忍痛楚的模样,杨灿也不由没来由有些浑身发热,现在的薛琪苑哪有那是时尚杂志上那副高傲冷漠的名媛形象..

    这种巨大的反差让杨灿觉得自己跟她好像真的很亲近起来了,说来也奇怪,两人虽然才见过几次,但是却好像每次都会亲密接触一番。

    可惜两人立场不同,太接近了对双方都是玩火举动。

    “听说你家里人,这次想要让你接近马克.伯格。”

    “你怎么知道的?”薛琪苑突然被杨灿这句话从那种暧昧的气氛中惊醒过来。

    这次的慈善宴,中美双方都想在活动中得到更多的支持,以让本方事业的拓展,东亚集团自然也不例外,如果能拉拢到马克.伯格这位拥有百亿美元身价的美国网络媒体业新贵,对于东亚集团开拓北美市场无疑是一大助力。

    况且马克.伯格前nv友也是位亚裔,如同薛琪苑能与他产生什么化学反应,那绝对是双方都会感到欢欣鼓舞的事情。

    “可惜了,我这档次不够,如果我实力再上一个台阶,装装你的假男友,帮你这关也算过了也是无所谓的,何必直接拒绝得罪人呢?”杨灿哈哈一笑,半开玩笑,半认真的道。

    “真荒唐~自作多情,谁要让演这种戏?” 薛琪苑嘴巴上不服气,暗里有些惊讶,这无赖倒是知道自己在想什么似的..她还真有这个想法,可是还没说出口就让杨灿讨个口头便宜。

    “把衣服脱了~”薛琪苑脚刚刚处理完毕,对杨灿说了句,杨灿立马就愣住了..要我脱衣服?这是要干嘛?不自觉mō着iōng口的扣子

    “看什么..我帮你擦刚才不是把你iōng口破了吗?我不想欠你人情。”薛琪苑被杨灿那疑神态逗得噗哧一笑,心里想这次总算戏到了你一回了吧。

    “你这次有什么打算?想跟着记协与国企那些人口饭吃吗?”看着杨灿微微有些尴尬,薛琪苑主动上前撩开了他的上衣,仔细观察了肚子与iōng膛之间那个被咬破的伤口,边问他。

    杨灿就觉得薛琪苑和气如兰,自己的肚子痒痒的,感觉有些奇妙快感,脑子里没有平时清明了,答道:

    “我不可喜欢国企与记协的那帮人打jiā道,太累,我可不是你们东亚,到时候在慈善游戏中本土这派占了甜头,分得饼也大,顶尖就算加进去了也不过能落几口你们吃剩下的,我可是还想着自个儿加入天幕里..”

    这场巴菲特的慈善宴会虽然也有很多ī下的合约,但是真正让人垂涎的彩头则是天幕慈善基金的成员席位。

    所谓的“天幕慈善基金”,其实一个全国顶尖投资人的一个iǎ型的联盟,其中的成员绝大部分都是世界上财富拥有最多的人群,二十七名成员里,包括了美国洛克菲勒家族,欧洲的罗斯柴尔德家族,日本的三井财团,以及巴菲特与比尔盖茨在内的美国个人财富榜排名前十中的四位等等…

    可以说,虽然“天幕慈善基金”并不是什么商业联盟,但是其成员的影响力却不下与任何官方机构,世界任何一个地方的金融动十有八九都是“天幕”里的成员参与其中,所以天幕会员这个头衔不单仅仅是一个省份的象征,更是有巨大实际利益蕴含其中。

    主办人巴菲特之所以把这个会员名额拿出来,奖励给慈善宴中捐款额最高的那一位,也就是由于这个名额拥有的巨大吸引力。

    去年得到这个名额的是美国一家对冲基金公司的总裁约翰?阿诺德,他用了两亿美元破天荒的慈善捐款换来名额,让他的基金公司的市值从09年的17亿美元,一年之间突破了30亿美元..没有人知道他的基金公司为什么会有如此大的变化,只是据传说他几个岛国的公司资金大幅买入了他公司的股票…

    在这样先例下,在中国慈善宴的第二年,所有人都盯准了这个名额,每个人都希望能够加入那所有商圈中人最梦寐已久的组织,大家心里都清楚,只要旗下拥有上市公司的人,一旦成为会员就会肯定会是个飞黄腾达的机会。

    然而,来参加的人里面并不是各个手上都拥有上市公司的人,而这个名额对于没有上市公司的人来说,意义并不算太大,所以大家都很聪明的开始了拉帮结派,那些有资格且有希望得到这个名额人就拉拢那些实力并不算强的企业代表,把大家的捐款资金集中起来推选代表去慈善捐款。

    然后得到头筹的人再用各种方式利益均分给伙伴企业。

    根据杨灿了解,这次中美双方的代表,分别是楚河集团的董事长王楚河,以及沃尔电子公司的总裁迈克戴斯,而中立方最有实力的代表则是中东投资人法赫德?哈里,马克?伯格等等,五,六个人物。

    不过他们比起中美两方的利益代表的实力都差了不少,所以王楚河与迈克戴斯都在极力争取他们的支持。

    杨灿这次接近薛琪苑一方面也就是想得到些相关情报,看到了薛琪苑意识,不知道晓得只有几个核心人员知道的中方这次慈善捐款的总额,更了解到中方联盟内部已经有协议了,薛琪苑这次如果用自己的魅力争取到马克?伯格,那么她就能取代王楚河成为这次的中方代表,不过薛琪苑没有接受罢了。

    “你?再过三年吧,看三年后有没有这个机会。”薛琪苑听着杨灿如此狂妄的话,没有嘲笑的意思,反而很认真地回答他,她心里是坚信自己的眼光的,只要加以时日,杨灿必定是中国传媒业领军人物,但是现在他还差得远的很…

    别说顶尖还没有上市,就算上市了,撑破天市值不过一亿人民币顶尖杨灿最多能拿得出手的最多不会超过八千万..哪怕他是全部拿出来也根本就不可能在中美双方代表动辄十亿以上美元的较量中有任何威胁。

    “那可难说,不是还有慈善游戏吗?我也许能以iǎ博大也不一定。”杨灿拉着衣服,低头看着正给他iōng口上的薛琪苑笑眯眯地道。

    这次慈善宴会是在苏珊娜油轮上举办的,所谓的游戏也就是一些赌博,由主板人巴菲特做庄,大家可以拿自己捐赠善款购买筹码出来玩乐,输了钱就直接捐给指定的慈善基金会,不过捐款人也就失去了注册的资格。

    赢了的资金百分之八十捐入各个慈善基金会,余下百分之二十才是自己的,这样一是方便那些喜欢匿名的捐款人,二是刺jī众人的积极让那些实力不足的人也有希望争夺天幕席位,毕竟谁都不清楚中美双方的代表究竟各自累计了多少慈善资金。

    总是有人存着一些侥幸的心理。

    无论对于是天幕名个投机者还是诚心做慈善的人来说,这种游戏都是非常具有力的。

    “你就做梦吧..你可不是只差那么一点点钱 。”薛琪苑不以为然地说道,专注地帮杨灿在肚子上的伤口上涂

    “哎呦..”杨灿正享受着薛琪苑身上的香味,却感到伤口一阵疼痛。

    “怎么疼你了?”薛琪苑紧张地轻轻吹着伤口的位置,双手撑着下面,完全没注意到,自己那双被杨灿剪开丝袜的包裹一双雪白无瑕的修直长uǐ,已经放到了杨灿uǐ上,整个几乎都贴到了他身上。

    “好痒~”杨灿觉得热得受不了,想往后退去,却没想到专注在他伤口的薛琪苑重心向前,整个人栽倒在他怀里,两人一起倒在了上。

    薛琪苑啊的发出一声惊慌的嘤咛,裙子已经翻到了腰间,杨灿的手不自觉放在她丰腴纯白的大uǐ上,两人很近的距离看着对方,感受到彼此口中温热的气息,恍然间好像又回到那次在郊外的车中,场景模糊着,彼此都忘记了对方的身份,只是感到一阵莫名的悸动。

    薛琪苑已经软得浑身没有力气,近乎完美的曲线,珠圆yù润的白嫩,双uǐ紧紧并着,没有一点的丝缝隙,另一条uǐ还裹着的丝袜,却似不同物料制成完美之物。

    薛琪苑觉身内的情yù涌动,感觉心脏都要融化掉,竟然有种怦然心动的感觉,仅有的理智却在提醒着她什么,只是咬着嘴脸颊染着鲜人的桃红,气息而急促。

    突然间眼泪mí离,上来紧紧抱住了杨灿,像是很怕失去他一般。

    杨灿却很反常地一脸错愕,狠心推开了薛琪苑,薛琪苑也愣住了,好像从清醒了过来。

    “我刚才…抱一下你而已,不过是西方礼节,反应这么大做什么?”薛琪苑拍了拍自己的脑袋,咬着嘴说道,心情很是复杂,又有些气杨灿,又有些不明白自己在做什么?

    杨灿有这个奇怪的反应原因很简单,从刚才某种声音在提醒着他,薛琪苑现在这个反应有些不对劲,自己这次没有输入意识能量,她绝对不该如此意情

    终于忍不住在她的意识里探查,看到一个让他觉得很是意外的词:“枫哥..”当场心里一阵凉意,莫非这是薛大姐前男友的名字?心里别扭无比,这才本能地推开了她。

    不过旋即薛琪苑脑海里又出现一个名字:“薛琪枫。”

    薛琪枫?杨灿直到这刻才终于有些明白了过来,在心理学上,普遍有一个观点,几乎所有nv人在内心里心仪对象的形象都是童年里给自己留下印象最深刻的人,这人最有可能是父亲,或者某位疼爱她的长辈,而这个薛琪枫杨灿听说过,是比薛琪苑大三岁的亲哥哥,是在八年前去世的..

    这两兄妹应该是出了什么事情吧,或许这还和她的幽闭恐惧症有关..

    “完蛋了杨灿突然无意间看到墙壁上的钟,一下子就蹦了起来,抓起外套,转头对着薛琪苑喊了句:

    “薛大姐..今天你自便吧,我有事情先走了~”把一包餐巾纸塞到了她手里。

    薛琪苑看着杨灿匆忙跑出外,愣了半天才突然惊醒了过来大骂道:“死蛋~你才自便呢~~~”把餐巾纸愤恨地丢了过去。

    等杨灿跑到约定的地点,看见杨秀雅一个人坐在长凳上发呆,目光呆泻,一副受了严重刺jī的模样,好像是接到了某表姨的病危通知单的惨状一般,旁边的颜尚熙一脸却很恬淡安静的样子,拿着手机好像很有兴致的拍杨秀雅这副模样。

    不是吧..迟到了两个iǎ时,还在等…也是,她们身上只带了一些零钱玩游乐设施,卡和手机都怕玩掉了放在在自己外套里呢..

    杨灿走过去,杨秀雅兀自还在喃喃自语:“好饿啊…..好饿啊….”杨灿上去轻轻拍了她一下肩膀,杨秀雅一个jī灵就跳了起来,愤恨地看着杨灿,转头看了看四周无人,忽然伸开手张牙舞爪扑了过来,边怒喊道:

    “杨灿~~本巨星跟你拼了~你居然敢设计我~饿了我一个多iǎ时,害我还以为你把我们两个抛弃了~~”

    杨灿自知道理亏,连忙退后两步站到了颜尚熙身后喊:“诶~~注意下的你的素质~你可是yunv偶像这种戏码不符合你的格调~”

    “谁家yunv饿这么久,也会变悍fù的~”两人绕着颜尚熙绕着圈圈,杨秀雅有些不依不饶地。

    杨灿今天是做贼心虚,低眉顺目道:“杨大美nv~~刚才纯粹是计算失误….我一定补偿你怎么样~?陪你一艘游艇~15米长的游艇~”

    “你就知道来这套哄我,区区一艘游艇就想…等等你说什么?游艇?”

    “游艇,”

    “15米长的?”

    “15米长的.”

    “一言为定。”杨秀雅眼睛里终于恢复了神智,脸上洋溢着一种享受的模样,好像开始幻想什么画面了,碧海蓝天中,躺在游艇上在无边无际的海洋中,无忧无虑什么烦恼都没了,却见颜尚熙好奇地望着她,清澈的脸庞不由一红转头望着杨灿道:

    “算了,我原谅你了,公司现在这状况,你有钱还不如多投入到下部戏的投资,那种玩意买了也没什么用,太奢侈了,绝对不能买。”杨秀雅从饥饿中压迫中清醒过来,怎么想怎么觉得这事情不合适,杨灿这家伙肯定要从公司里调钱了,她这个合伙人可不能同意了。

    杨灿突然过去把手放在了杨秀雅的肩膀上,指着远方,很诚恳地说道旦你想想,明天的慈善宴会是在苏珊娜邮轮上举办的,像你这种巨星,能不能跟那些iǎ老百姓一样走过道上去~?坐着游艇上中途在出场,多有范儿~”

    “你再想想,我们回内地了,像你这样的巨星,平时上街都是遮遮掩掩的怕被人认出来,有了游艇,咱没事情就在昌江上兜风去~你只管穿着比基尼在太阳底下享受日光浴,哪个人能烦到你~”

    “你还想想,以后你要是再想举办什么生日帕提什么的,你那个杀千刀的前任未婚夫张杰免不了会看报纸,当他有天看到你的生日帕是办在游艇上的,竟然比他的游艇还长两米,你说~这事爽不爽~”

    “成jiā了!!我们买游艇去。”杨秀雅突然双眼放亮下定了决心,仿佛看到杨灿形容的一切,特别是最后一句深深打动了她,急不可耐地去马路上打车了。

    颜尚熙在旁边看着杨灿,有些忍住笑似的,对他笔了一个大拇指:“你真行.”

    她又知道自己是另有目的了?还真什么都蛮不过这玲珑剔透的iǎ哑巴,杨灿嘿嘿地笑着。

    恐怕谁都不会想到这次的慈善宴会上,自己这个无名iǎ卒也打算要去争夺捐款头名吧。

    杨灿要做的很简单,他想要的剧本就在亚视手里,这次的新剧的取景也在香港,他只要找到亚视的掌舵人蔡严明,让他与自己合作归于自己旗下,由自己赢得进入天幕基金会的资格,那么他不但可以拓展香港市场,也得到新剧的一切资源。

    而天幕基金会成员这个身份,更是以后自己青云路上保证。

    游艇比赛,各式博彩游戏,三天的时间,杨灿捏紧了拳头,有些许兴奋的感觉。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