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一章 新的疆土——香港

射手座李不二 / 著投票加入书签

饭圈小说网 www.fqxsw.cc,最快更新花都高手最新章节!

    第二百二十一章 新的疆土——香港

    在众人的注目下,杨灿退后了一步,稍微张开了双uǐ,沉腰,轻轻活动一下肩膀,然后吐气扬声

    喝

    在极短的距离里,立拳出形,拳眼向上,拳心向里,力由根发,把全身的力道与意识能量集中在一点,一拳击打出去。

    就听呯

    一声闷响,在大伙的微微低呼之下,沙包被打得猛然一震

    就算是外行也能看出,杨灿出拳的力道不可谓不大,可是沙包却没有被打得摇摆幅度有多大甚至连之前赵老四打的时候的三分之一都没有。

    杨灿一拳打出,立刻身子缩了回去,原地缓缓退后一步,自己也觉得有些诡异,奇怪了,按照以前的经验那沙包应该被打出一个如拳头大iǎ的口子才对…

    怎么现在自己灌输了意识能量穿透力反而大不如前了,难道出丑了。

    就在众人微微失望的注视之下,万宝龙还想上来打个圆场,就见那摇晃的沙包外表的一层厚厚的皮革完全被打爆了破裂出一道大口子,里面的沙砾哗哗哗哗的流淌了出来,片刻就流了一地

    “…一拳…一拳打爆沙袋..”

    赵老四几个人有些怀疑上前看是否是杨灿做了什么手脚,但是走近一看定住摇晃的沙包一看就愣住了,原来不是杨灿打的沙袋那一面裂出了口子,沙包正面深深凹陷,而对杨灿拳头部位的正背面裂开了一个大口子…

    一拳竟然打透了整个沙袋..我的天。

    后面有人低声惊呼,杨灿装过身来,很多人两三都带着他意料之中的惊讶,杨灿脸上的表情虽然淡然,但是其实自己心里也觉得很意外,灌输了意识能量的内家拳竟然有这么大的威力,穿透力竟然大到如此地步,如果要是打在人身上…可惜他不是身在冷兵器时代,要不铁定能成为一代武术高手。

    “你的手没事?”

    赵老四反复检查了半天,才走过来,看了看杨灿的手,竟然没有一丝破损。

    他这句话立刻提醒了其他众人,结果使得大家脸上的惊讶表情又深了一层。

    打过拳的人都知道,不管你的有多大力量,人到底是血之躯,如果没带拳套,直接打上沙袋,一拳猛击很容易伤到手,就算不伤到骨头,擦破点皮也是难免的。

    这么大的威力之下却手却完好无损…那么就是说他最后出拳的速度并不快,这完全违背了大家所认识到的常理。

    大家一脸惊愕中,只有赵老四心里清楚,杨灿刚才运用的不是一般的格斗起技巧,而是中国武术里的原理,出拳的时候,调动了全身的力量,腰部uǐ部其实是同时发力,看着杨灿一拳打爆了沙袋,其实那全身的力量…

    万宝龙的那帮打手们都不约而同地手心冒出了冷汗,刚才他们之中不少人都有找杨灿练练手的想法,如果这位杨老板不用用沙袋而是找他们其中一个立威的话..后果他们真的不敢想了。

    杨灿明显感觉到周围的人看自己不再那么冷漠嘲而是带着几分畏惧,几分炙热..

    不少人都不默默开始拖下了拳套,开始重复刚才杨灿的动作,却没有人敢上前让杨灿教导,之前的嬉皮笑脸取而代之是某种发自心底的敬畏。

    万宝龙眼见这气氛不错,突然站起来扬声宣布:“大家都听着,从下个月起,我万宝龙就要跟着灿爷了,我会跟顶尖传媒签正式合同,成立顶尖保安队,工作质跟现在差不多了,但是就是正式上班了,如果你们愿意的,就留下来跟我,不愿意的我也不勉强,到老江那里领遣散费…”

    万宝龙的话让周洪亮他们都震惊不以,默默地在嘀咕着,乖乖的,这杨经理可不是普通人物,竟然招收这么一帮狠人当顶尖传媒的保安队..这以后像是王刚那些人再来闹的情况,恐怕就会成为历史了..这万宝龙看起来可比王刚凶得多了..

    赵老四那些人,你望望我,我望望你,脸上表情各不相同,有兴奋,有惊喜,也有无奈,埋怨,更多的则是一种mí茫,对于未来的mí茫,最终没有一个人反对。

    这样的结果杨灿与万宝龙都早已经预料到了,互看一眼都很平静,毕竟这些人根本就无处可去。

    万宝龙对杨灿抛出一个抱歉的笑容,还不由在心里暗骂那些哭丧着脸的人,你们这帮白痴,顶尖这种级别的公司的收编,多少人求都求不到,还委屈了你们似的,罢了,时间长了你们这些傻蛋就能明白了。

    三天练心培训在bō澜不惊中结束,结果让杨灿顾婉都觉得很欣慰,参加地五十七名记者,最终通过了三十一人,顾婉在过程中做了心理测评,其中二十三人的心理稳定度以及达到了美国企业甄选管理层的标准。这让杨灿感觉自己底气提高了不少,自己的顶尖传媒比起一年前来真可谓是人强马壮。

    回到南楚卫视之后,杨灿就在例行会议中做出了人士上的紧急大规模变动,调出了苏雅丽与周洪亮这两位自己的左膀右臂以及另外八名通过培训的记者跟随他去香港参加慈善宴,以及成立顶尖传媒香港分公司的事宜。

    而王牌栏目《新闻现场》则破格提升经验尚浅的胡飞为记者团队负责人,以取代周洪亮离开后的位置,同时调集南楚的主编罗成来负责暂时的协调工作,整合南周刊与南楚的人力资源到一处。

    坦白地说,郑楚城对于香港分公司的成立,以及新的电视剧拍摄有很大的期待,现在南楚在短时间内取得了巨大的成功,郑楚城自然是不会满足现状,裹足不前,除了稳定现有的市场份额之外,自然也想拓展新的领域。

    不过想是这么想,但是考虑再三,郑楚城还是觉得短时间内南楚的摊子也很难铺得开,特别是这次人员调动上,让郑楚城觉得有种被釜底ōu薪的感觉,周洪亮与苏雅丽这两匹头马是《新闻现场》里除了夏檬之外最核心的人员,没有他们《新闻现场》的品质如何保证?

    胡飞?这个名字在今天之前,他只听到过两次,能堪大用吗?只是郑楚城心里猜度杨灿这样草莽的创业者根本不会考虑什么退路问题,一旦奔跑起来就算是拿着机关枪对着他,也不会减速半分。

    而这种危险又刺jī的感觉让郑楚城却觉得有些莫名的羡慕,相当年自己年轻的时候思前想后,怎么没有如此勇气呢?哪怕就最后博得一无所有,却也痛快~

    星期天在送走杨灿上飞机后,下午的《新闻现场》审编会议,原本如郑楚城,赵哲,苏东预想中的难题却并没有出现。

    刚刚负责题材采集的胡飞,带着新的团队,竟然在极短的时间拿出了地沟油黑心作坊,南市的北郊地下赌庄,乃至副市长柳新建别墅包*nǎi的三套质量过关的方案来,这让所有人都觉得有些诧异。

    这才几天的功夫?就有这样的成果?

    这天之前,郑楚城他们几个人根本就不知道这个一直平凡无奇的胡飞竟然会这么有能力,似乎完全不输于周洪亮,倒真是个埋没的金子。

    不过更让郑楚城,苏东,赵哲惊讶地的是杨灿令人惊的人员调配能力,此时面对他那不过一年多作为商业管理者的浅薄经验,也只能拿商业天才来自我解释了,虽然有极大的震惊,倒也不是无法接受现实,毕竟杨灿带来的惊喜实在是太多,多这么一件也不算太离奇了。

    “郑总..我怎么觉得我这人力资源部经理有些多余了呢?”苏东在会议后苦笑地对郑楚城感叹。

    郑楚城何尝也不是苦笑回应道:“我看,你以后你别跟杨经理比了,如果跟他比,不光你是多余,连我都觉得自己是多余的了…”说完还不忘感叹一句。

    “原来南楚内部不是没有能人,只是我老眼昏uā埋没了人才…如果我早几年认识杨经理..南楚怎么会落到之前那种地步..可惜那些半途离开公司的老陈他们了.”

    固执郑老头也不由为他那些老战友没有享受到现在风光有些扼腕叹息。

    由于巴菲特的慈善宴会是属于非官方质的,之前在内地举办的效果并不太好,受到的钳制太多,所以这次美国方面也把地点改为了东方之珠之称的香港。

    杨灿这次下飞机的队伍浩浩的,不但有颜尚熙,杨秀雅这两美相伴,还有,杨燕,周洪亮,苏雅丽,这些用来开疆辟土的员工。

    众人在香港国际机场一下飞机,杨灿就直接打车来到了九龙,大手笔的包了香格里拉酒店的十套房间用以大家暂时落脚,杨灿就是这样一个人,从幼年时候起口袋里有钱的时候从来都不会吝啬,既然来到这东方之珠香港,自然要让大家好好享受一番。

    吃过中饭后,杨灿让杨燕拿着五百万资金先去处理注册公司的事宜,自己则扭不过杨秀雅的要求,被她bī着到处游玩,最头疼的是连颜尚熙也都带出来了,按照杨秀雅的原话是:

    “虽然这冷姑娘对我态度不好,但是我也是顶尖一姐,出来玩不带着她,也太说不过去了~”

    从尖沙嘴又逛了星光大道,再往弥敦道一路逛了下去,也许是香港人都很会打扮的缘故,杨秀雅的大墨镜加帽子的突兀装扮并没有引起人们太多的关注,而现在在内地正是风口尖的绯闻男nv杨灿与颜尚熙根本就没人认得出来,三人倒是十分轻松愉快。

    虽然路过了很多国际商场,但是颜尚熙与杨秀雅显然更喜欢弥敦道的这里的iǎ店铺,这里香水提包,高跟鞋,发饰之类iǎ玩意很多,杨秀雅也难得能体会了一番讨价还价的乐趣。

    而颜尚熙倒是直接地多了,一旦看中东西只会问“多少钱”而后就付钱买下,让杨秀雅也觉得她有些奇怪。

    “赚的没我多,气派倒是比我大不少,故意气我的是吧?”

    杨灿夹在两人中间也有些里外不是人,心思倒是飘到了其他地方,后天巴菲特慈善宴会就要开始了,宴会三天的时间里他要处理的事情非常多。

    不但要参与中国记者协会的一个会议,还要与香港广播事务管理局的人打jiā道,更重要的是要会晤香港亚视那边的人,之前已经在电话里联系了相关负责人,jiā换了一下南楚与亚视建立战略卫视太合作伙伴关系大致方向,听得出对方还是有一定兴趣的。

    由于内地政策的关系,亚视的触角一直无法触及到内地,而内地的电视台也更无法攻占香港这个已经趋近饱和的市场,大家只能通过一系列的合作关系来打开对方渠道,像是香港最的电视台TVB香港无线,就与湖南卫视与东方卫视就是战略合伙伙伴,而杨灿自然要选择新的资源了。

    要是放在二十年前,亚视与TVB分庭抗礼的年代,估计以自己现在的实力想要跟他们搭上线是千难万难,不过今时不同往日,亚视虽然电视剧节目余威尚存但是在传统的香港电视剧市场上,已经日渐凋零,人材流失,无线早已经是一家独大了。

    不过即使在这个阶段,亚视还是拥有超过一亿的收视群体,比新兴的南楚卫视的影响力还是高出不少。

    恐怕要说服他们得到自己想要的资源并没有那么容易。

    杨灿正在思考间,不知不觉就已经被杨秀雅拉到了海洋公园,不由有些哭笑不得旦,这iǎ孩子的玩意,你也喜欢?我这大老爷们又没带孩子,进去多不适合啊?”

    杨秀雅犹豫了一下看着里面琳琅满目的游乐设施却还是忍不住,杨灿看这为难地样子不由笑了笑提议:

    “这样吧,我们民主投票,少数服从多数,不想去海洋公园,去海滩游泳的举手”杨灿笑呵呵地举起了自己的手,他是已经看到颜尚熙思想里是想去海滩游泳的。

    可让他无语的是,自己的举手的同时,颜尚熙的意识就改变了,只是淡淡地看着他,眼神里带着一丝笑意,像是很喜欢看他出糗似的。

    “这可是你自己说,我可没bī你.”杨秀雅像iǎ孩子似的lù出的雀跃的笑容,iǎ跑着过去买票。

    看着眼前一堆堆的孩子,杨灿真是有些头皮发麻,转头问颜尚熙:“iǎ哑巴,你就不想去海边游泳?玩这种iǎ孩子玩的玩艺,不像你的风格嘛..”

    颜尚熙温婉恬淡地脸上罕见出现一丝笑容,写了一张便利贴塞给他。

    “来旅游嘛就是图个心情好,我觉得去海滩也是能享受的乐趣,比看你进迪斯尼的乐趣iǎ多了。”

    发觉这温柔姑娘眼里那一抹从未见过的俏皮,杨灿不自觉mō了mō下巴,心里哭笑不得,看来这nv人心海底针这话还真是说的对,这iǎ妮子心眼也转的太快了吧。

    果然不出所料,进后颜尚熙就很有风格找了一个lù天的咖啡厅坐在那里喝咖啡,并没有任何想参与这些游乐设施的意思。

    杨灿也只能任由杨秀雅去疯了,听着自己的电话又再度响起“爱情买卖”的铃声,不由看了一眼电话号码,又一个不认识的,直接就挂上了。

    其实自从他踏足香港这两天以来,他几乎电话就一直响个不停,各方势力的都有,这倒并不是他有多大的影响力,只是这场群英汇聚的慈善宴会,各方暗流涌动,互相都忙于拉帮结派以谋得最大的利益,而他虽然只是个芝麻绿豆的人物,但是好歹也是一个名额,所以才有这么多人争取他的支持。

    这次的慈善宴大致简单的分成为三大势力,其一是中国投资人与媒体结合在一起的利益集团,相对应的则是美方那边投资商团与出席媒体。

    而处于中立的则是少部分真正醉心慈善事业的零散富豪,如活动主办人巴菲特,比尔盖茨,中国企业家陈光标,乃至香港传媒大亨无线的前任掌人邵逸夫爵士,亚视现任最大股东台湾旺皖集团掌人蔡严明。

    三方利益各不相同,但是同样都是能量巨大,中美商圈媒体业利益同盟之间要在活动中谋得合伙项目,最大化各国企业的利益。

    而巴菲特,陈光标,邵逸夫,蔡严明这些人虽然都是一方豪强,可却是天南地北没有联接在一起,所以虽然在活动中目的是为了发展中国慈善业的势力虽强,但是却没什么联系,反倒是中美双方利益团体影响力更大了。

    所以在三方角力中,大家都想拉拢那些那没有选边站的散兵游勇人士,新兴媒体的代表杨灿,与美国脸谱网的创立人马克?伯格,以及担任特邀嘉宾的黎巴嫩前总理的iǎ儿子,中东最年轻有为的投资人的法赫德?哈里里,都被一起列为了几方势力争夺的目标。

    马克?伯格与法赫德?哈里里都是极为国际上极为耀眼的人物,想得到他们的支持谈何容易,杨灿这个不起眼的人物看起来相对容易拉拢多了,所以最近这几天他的电话才这么热闹。

    走到海洋公园的一个路边,发现不少帮人画人物速写画像的画家聚集的角落,杨灿也是来了兴趣,这些画家虽然名不见经传,但是其中有一位金发碧眼的老外的画出的人物画意识能量竟然有378之高。

    要知道杨灿经过了这多的磨练,加上天天被那副毕加索的画,以及杨秀雅,颜尚熙这些高意识能量的人物所环绕,本能能量也才达到了352,与那些大人物相比要相去甚远,如果多有几幅高意识能量画在身边也许效果就更好了,不过那些大师油画动辄上百万千万人民币,杨灿实在是狠不下这个心。

    刚坐下,杨灿想拿那副画用蹩脚粤语说想买的时候,却被一人抢先拿了起来。

    “多少钱?”口音标准之极的英文让杨灿有些汗颜,奇怪了这声音怎么这么耳熟?

    回头一看,买画的人与他都愣住了。

    长裙飘舞,柳眉嘴古典感的气势完美结合在一起,久违了的薛琪苑时尚清新的黄è洋装,显得别样的风情万种。

    “薛大姐(死无赖)..怎么是你?”

    两人一声惊呼中,都不自觉退后了一步,均是没想到会在香港海洋公园这里遇到对方,这也太巧合了吧?

    “你也时候来参加那慈善宴会的吧?还真是巧。”杨灿微微有些尴尬,上次抢了薛琪苑原本志在必得的南楚卫视已经几个月了,严格的来说两人目前是对立的竞争对手,见面应该保持些距离的,但对于她,杨灿也觉得有些微妙的感觉,并不想把他当作敌人对待。

    “恩,真的很巧,这画归我了,再见~”薛琪苑撩了撩长长的刘海,那双古典娇媚的眸子里带着复杂的神态。

    说完很潇洒的一转身,想要留下一个帅气的背影给杨灿,没想到一脚踏歪,高跟鞋跟踩到了路边的下水管的细缝中,脚踝一歪,忍不住痛地轻声呼了一声,杨灿本能般地放手环搂住薛琪苑的腰,将她搀起来:“怎么了?”

    “谢谢不用了..哎呦~”薛琪苑逞强似得一甩手,刚准备走,可才踏出一步就感觉走不了了。

    “脚疼吧?还是我来帮你吧.”杨灿想起自己以前在她别墅里拍戏欠她了一个人情,加上赛马的时候还利用了她,心里多少还是有些过意不去,以这位国内第一名媛这么要强的子,却吃了自己这么多亏,只怕心里也不好受吧。

    杨灿弯身帮有些发愣薛琪苑脱掉鞋子,脚底板处的薄丝袜上,血迹都干结了都有些浮肿,杨灿看了都觉得揪心,大男子主义泛滥地心疼地问她:

    “脚底板的血泡都磨破了,你傻乎乎的,都不知道疼吗?就你一个人来这里?”

    薛琪苑咬着下嘴一副满不在意地样子:“怎么?我不能一个人来吗?你也还不是一个人~还笑我..再说我也没觉得多少疼。”

    杨灿意识能量透进去,大概知道她伤势不轻,看着她脑袋里的意思轻轻笑了起来,原来她有这样的打算,这倒是对自己不坏。

    心想要找个地方先坐下再说,将薛琪苑横抱起来,让她拿着鞋。

    “你…”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