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九章 历上最难的培训

射手座李不二 / 著投票加入书签

饭圈小说网 www.fqxsw.cc,最快更新花都高手最新章节!

    第二百一十九章 历上最难的培训

    杨灿很自然地点了一下头出那种久违的威严,把身后的关上,指着一身白大褂的顾婉介绍:

    “这是我的ī人医生顾医师,这三天这里就给她负责,这是万宝龙,我以前把他在这里的老板处理,他才能上位的,算是我的朋友吧”

    那万宝龙虽然长得凶神恶煞,肩膀上还有一条刺青龙纹身,却丝毫没有什么老大的架势,脸上一直带着恭敬的笑容,对顾婉点着头,天知道这个要命的老阎王为什么跑到这里来,他们这里可是已经没做以前的买卖了。

    一帮文弱的记者,都在观察着现场是什么状况,那些正在练习的人,大部分大约都是三十来岁,最老的看上去恐怕都奔五了,最年轻的也都比杨经理要大一些,看模样恐怕都是子..怎么会对杨经理这么恭敬,还有些则对他充满了敌意似的。

    “怎么样?”杨灿笑着问顾婉。

    顾大医生带着她职业的微笑打量了一下这些,点了点头:“还行吧,三天时间有点紧。”

    狐狸苏雅丽虽然心眼极多,但是哪里见过这种场面,心里不由有些七上八下的,想直接问杨灿又不怎么敢,只好抓着周洪亮的胳膊iǎ声问:“周记,你看这帮都是些什么人啊,我怎么觉得都不像善类似的..”

    旁边的记者也都凑过来望着周洪亮有些同样的疑问,周洪亮在这五十多记者里里资历深见识最广,早就对着那些对打练习的人们身上扫了一圈,这些人的身手和动作都相当的敏捷,拳脚都很有真功夫,看来都不是uā架子,让周洪亮觉得更为吃惊的是,这里几乎有一iǎ半人,从动作上看,都略带着一点军队里出来的痕迹。

    不过周洪亮扫了几圈,这些人虽然厉害,但是远远没有杨灿与那天出现军官里的人那么犀利,不过依然比他们这些普通人强得太多了。

    “杨经理,我们今天到底是培训什么课程?”周洪亮越看越觉得这事情不对劲,终于禁不住问杨灿了。

    杨灿打着火机与万宝龙一人点了一跟烟,眯着眼睛ōu了口回答:“今天就练一个项目,‘心’。”

    “心?”这个回答让所有人都愣住了,就听说过练专业知识,专业技能,哪怕是练嗓子也算靠点谱,练心?这怎么练?不是让这帮人用拳头砸我们这帮人的心脏训练心脏抗击打能力吧?

    戴着墨镜的杨秀雅也觉得这情况很新鲜,挽着杨灿手,就等他说出到底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了~杨灿这人就是跟一般人不同,老是有些新鲜的东西。

    顾婉听着笑着问万宝龙:“这里的人都可以用吧?”

    “您随便,阎王包了三天,您要做什么尽管吩咐。”万宝龙大大咧咧地一招手,请自便的模样。

    顾婉抬着眼镜架满场绕了一圈,挑选了一个个头最大的,肌最坚实的汉子,那汉子面无表情的过来,杨灿却不乐意了直接就摆手:“顾婉姐,选这方面的人你不行,还是我来吧。”

    杨灿叼着烟,走到场地里,直接奔向一个男人,一身短打扮,十度的气温下光着上身,就穿着一条短带着拳套,赤脚,正在抱着一个沙包猛击。

    那个沙包是倒着吊着的,被他打得砰砰作响。看得出来这个男人出手动作很迅猛,力量也不错,他显然颇有格斗技巧,拳,肘,膝,uǐ,全部都巧妙得用上了,出手速率也很快。犹如狂风暴雨一样得打在沙袋上,发出密集地砰砰砰砰声……

    最后,他一个侧踢之后,略微吸了口气,然后沉声喝了一声,一今后手重拳猛击了出去,沙包砰的一声被他打得高高剧了起来。重重了出去,剧幅摇摆不止。

    “就你了。”杨灿大手一挥,那个yīn冷的男人就走了过来,愤怒地盯着他。

    “赵老四,瞪什么瞪,再瞪我挖了你的狗眼。”万宝龙远远地就拿着一个板凳怒吼地扔了过去,那个yīn冷的赵老四,竟然纹丝不动让板凳砸在他脑袋上“铛”的一声,当场额头肿起一个大包,现场一片死静。

    原本在杨灿面前乖得像是懒洋洋的万宝龙突然进化成了凶残的暴龙,顿时惊吓得所有南楚的人都愣住了。

    “狗日的,不要命了,没规矩。”万宝龙狠狠地踢了赵老四的屁股,才转头对杨灿眉开眼笑:

    “阎王..这家伙才出册,你别介意,放心~我有在这里他不敢闹什么事的。”杨灿这才勉强点了点头,算是不计较了,那赵老四与其他那些人都是低着头咬着牙,心里觉得憋屈,不明白他们这位平时蛮横的万老板为什么会对这样一个不起眼的商人这么低三下四的,在南市做生意的人算个屁啊,就算地产界那几个龙头也不值得这样吧。

    周洪亮却听着心脏咯噔的一下子,出册是南市这里子的黑话,也就是刚从牢里放出来..

    “阎王果然是好眼力,赵老四是我们这里最好的..嘿嘿~当然跟阎王你们那些人还是不能比了..”万宝龙呵呵笑着,手底下的这些人显然都没听明白,只当万宝龙是拍财神爷的马屁了,没办法,谁叫人家有钱人,出了三十万把这里包了三天,自己这帮人就得当保姆伺候这帮孙子周道了。

    “你来示范吧,省得我干说。”顾婉笑着拍了拍杨灿的肩膀,示意他下场

    在众人疑的目光中,杨灿脱下了上衣出并不算夸张的肌一边走到场地中间,与赵老四相立而站。

    “这个培训很简单,你们要做的只是一件事情,揍人,准确的揍人。”顾婉温婉的声音里带着一丝笑意。

    “准确的揍人是什么意思?”“为什么练心是揍人啊?”“这到底在搞什么?”记者们都议论纷纷,这帮人虽然到处跑新闻什么事情都干过,但是很少使用暴力的,逃跑倒都是高手,打架一般都是不入流选手。

    杨灿戴上拳击用的拳套,大概跟赵老四沟通了一下,赵老师满脸yīn沉点了点头示意自己明白,把脸向前一伸,突然大吼地喊了一声“左”众人一片惊呼声中,杨灿的拳头刷的一下就打到了赵老四的左眼上,一触即回,点到即止。

    大家还没反应过来,就见赵老四很是轻蔑一笑,脸部动都不懂,接着又喊道:“右”杨灿刷的一拳又准确的打到了赵老四的右眼上。

    “左右右右左右…”赵老丝毫不停歇,中气十足的喊着,大家就听到拳套击打脸部的声音“梆梆梆”如雨点一般密集,杨灿按照赵老四的喊声准确击打左边或者右边,看得人眼uā缭又惊又喜.

    心里想着这公司培训还有这么爽的…?这完全是给他们发泄的机会啊,这感情好~练“心”原来是这么个练法,也太美了吧。

    一个个都摩拳擦掌地跃跃yù试的样子,,平时大家也都被欺负惯了,就没机会这么好好发泄一下,这次可算逮着机会了。

    “按照一分钟最少三十次的频率,这么坚持三分钟不犯错,那么你们杨经理就会给通过这次培训的人员每月涨三千的工资.”

    顾婉的话,顿时让记者们都沸腾了,每月多拿三千工资?这么算下来咱南楚记者的待遇可比南市的事业单位还要优厚了,大家心里顿时是一阵热血沸腾,恨不得立刻上来就参加培训测试,不就是指哪打哪吗?这还不简单,就跟打游戏机似的,不是运动神经真的白痴到极点,谁过不了这个?完全是变相给咱这个五十几号人加工资嘛..

    可大家兴奋劲头刚刚达到顶点,顾婉的就话锋一转声音瞬间压低了不少:“不过,如果你们在测试中有任何失误,比如万一说左边,打成右边,或者右边打到了左边,那么,对方就有权还击一下,测试也必须重新开始..”

    顾婉还没说完,就看赵老四大喝一声“右”杨灿的拳头呯地一声却打到了他的左眼上,赵老四嘴角隐约可见一丝狞笑,顿时转身飞起一uǐ,迅捷如闪电一般,杨灿用双手拳套一挡“呯”的一声闷响,就像是被巨大的闷锤砸到似的,整个人连着像后退七,八步, 才侃侃稳住身形。

    周洪亮,苏雅丽,牛云,张帅,李江…所有的人都愣住了,被吓得好长一会儿都说不出话来…练心…原来这才是真正的练心…刚才赵老四的一脚,他们根本连看都没看清,别说是挡下,躲开都是天方夜谭..

    yīn沉的赵老四觉得很不爽地向旁边吐了一口痰,刚没想到刚才那脚这姓杨的竟然鬼使神差的挡下了,要不肯定能踢得他当场昏厥,**,太不解恨了,被揍了这么多下,竟然没打实成了,这狗*养的运气真好。

    杨秀雅赶忙跑过来问杨灿有没有受伤,狠狠地瞪了赵老四一眼。

    “演技还这不赖嘛..”顾婉抬着黑框眼镜,笑着帮杨灿取下了拳套。

    杨灿呵呵笑着:“总得制造点效果,要不怎么吓吓这帮老油条。”侧头望了他们一眼问顾婉:“顾婉姐,你觉得这帮家伙有多少能过?”

    “有十个就不错了吧..”顾婉很是不以为然地回答后,转头对已经脑袋一片空白记者们宣布其他细节:

    “这个培训测试,只有三天的时间,平时你们可以找这里的其他人帮忙训练,但是测试的时候只能找赵老四,测试不限次数,你们随时都可以找赵老四。”停顿了一下,最后终于说出了让众人微微有些安慰的话:

    “这个测试不是强制的,你们随时可以弃权回到原来的工作岗位上去,愿意继续参加培训的就留下来,公司现在给你们一次选择的机会,愿意的就过来签署保密以及免责条款,无论测试中发生什么意外都自己负责。”

    众人都是你望望我,我望望你,心里万般心思纠结,犹豫着,心想看这情况只要通过了这个“练心”测试,不但是工资翻番,而且极有可能是会受到杨经理的器重,南楚现在发展情势这么好,前景一片光明,谁都知道只要跟着这位呼风唤雨的杨经理以后八成有机会成为翻江倒海的大人物,现在当红的记者苏雅丽就是一个很好例子..

    这样一个如此人机会摆在眼前,谁人不动心?但是看着那一叠免责保密协议却还是有些心里没底的感觉,这位杨经理有什么能耐别人不知道,南楚内部的大家都是清楚的,别说是刚进来的苏雅丽之流了,就算是周洪亮都对这位年纪轻轻的一把手佩服的五体投地。

    从那次《新闻现场》几乎让南市公安厅的一半干部层都丢了乌纱帽来看,他们毫不怀疑就算自己真的在这里出了什么事情,神通广大的杨经理也有法子能让他们乖乖闭嘴。

    “现在开始吧,愿意的就签协议,不想试的就自己坐车回公司去工作。”

    杨灿在一旁悠闲坐着ōu着烟带着杨秀雅与万宝龙开始叙旧了,其他的事情就jiā给顾婉处理了,有时候他真觉得自己有顾婉这么一个靠得住,随时愿意帮忙的大姐真是他的福气,随便说上两句好话她就会答应了。

    “没想到你人面还蛮广的嘛,不但认识这么漂亮的心理医生,还结识了万宝龙大哥这样的大侠。”杨秀雅很是佩服地对杨灿说,难得没有揶揄他的意思。

    “得~~嫂子~你可别开玩笑了,咱这档次哪够跟阎王攀jiā情..我以前的老板都被他玩得死去活来的,我这iǎ虾米就别提了。”万宝龙苦笑地拱着手,胳膊上的那条龙纹刺青很晃眼。

    杨灿笑了笑很客气地道:“万宝龙,我现在不当兵了,你也别我以前浑号了,就叫我老杨就得了。”弹了弹烟灰转头看着他手上那帮人问:“怎么?你现在不沾了,转做正当生意了?”

    所谓的就是毒品,以前这里是个贩卖丸之类软毒品的地方,占了华省一半的份额,是公安请示了中央调了杨灿来帮忙才破获的,当时抓了几十号人,现在几乎都枪毙了,万宝龙四年前由于只是个看的没接触到严重的案情就被放了,没想到山中无老虎猴子称霸王,现在也是的人模人样。

    “见识过您这样的能人,我哪敢啊。”万宝龙有些尴尬指着手底下那帮人:“你也知道,我们这些做过牢的出来也做不什么正经事情,又没文化,只是出些力气,我就是联络这帮哥们在一起聚着,帮别人收收帐,看看场子之类过生活,绝没有做越界的事情…”

    杨秀雅听着眼睛放光,真像是听到了电影情节,感情这万宝龙还真是个黑社会之类大哥,很好奇地还继续想问,就听旁边突然有人高喊了声:“怕什么?不就是个测试吗?又死不了人,我签,我先来”

    原来是记者里面那个平日里最高调的iǎ张,二十五,六岁的样子,人高高大大的,目光炯炯有神,体格也不错,万宝龙嘿嘿一笑点着头:“这iǎ子我看有戏,还不赖嘛。”

    意识能量169,恩虚有其表,杨灿不禁摇了摇头,其实来这里的五十多号人,都是杨灿事前经过jīng挑细选的,他从南楚卫视将近两百位现场记者里面剔除了三十五岁以上,学历不高英文不过关的,以及意识能量150以下的人。

    可以说站在这里的这些人都是他心目的jīng英份子,要重点培养的,以后也会当作顶尖传媒的核心人员分派在亚洲,乃至世界各地的,这些人的意识从150到247之间,200以上的,不过除了苏雅丽的247,以及周洪亮的238之外,只有牛云,张帅,李江等等不到十个人而已..

    杨灿这次要提拔一部分的像是苏雅丽一样有野心,能做事,也敢做事的人,在他看来,南楚的这帮人心气太低了需要好好调教一下。

    张首先签上自己的大名,很自信满满地问顾婉:“现在我可以直接测试吗?就别费时间了。”

    大家都一片叫好,心里都觉如果iǎ张这个头炮打响了,指不定他们也能做到。

    “随时可以。”顾婉微笑着,对赵老四挥了挥手,把他叫过来顺便说明:

    “赵老四,从现在起,你做一次测试,如果对方失败,公司就奖励你五百块钱,如果成功则不奖励,还有,你知道我是心理医生吧,我这里有不下二十种方式能从你的眼神肢体里看出有没有作假,放水,或者还击的时候手下留情,如果你与任何人串通,我就马上取消你所有的奖励,并且换人来进行测试,你听明白了吗?”

    赵老四听着又惊又喜,yīn沉脸上出现一丝诡异的笑容,用舌头iǎn了iǎn上嘴响亮地吼了声:“明白?”用拳头赚钱,这是他赵老四最喜欢的工作了,这挨打也不冤枉,不过马上又觉得不妥望了望万宝龙。

    “顾医生说奖励你,就是奖励你,你自个出力,自然是你的辛苦费。”万宝龙哈哈一笑,倒是很满意这个赵老四还没愣到家,知道尊重他,这点iǎ钱他当然不会和下面的人计较。

    这时候iǎ张已经换上了拳套了,自信满满地走到了赵老四的面前,很是不把个子不高赵老四放在眼里,赵老四面无表情的看了他一眼,突然双拳在他面前一砸“呯”的一声闷响,iǎ张瞬间感到一股巨大的气流从面前吹过,耳膜一震瞬间就失聪的感觉,当场就吓呆了,赵老四从牙缝里轻蔑的“兹”了一声,让观看的人都有种不寒而立的滋味。

    万宝龙与杨灿都禁不住地笑了笑,心想你这个不长眼的iǎ子,你还以为这世道上有这么容易的事情让你做吧?看电视看多了吧,以为自己什么都能干,根本不清楚什么叫隔行如隔山。

    拳拳到的真实打斗,可不是你平时的打架,一帮人扭打到一起那么简单。

    这赵老四以前就省职业散打队的人,进监狱就是因为喝酒空手揍了三个重伤,还有一个残废,别说跟他打了,一般人你上去面对面的看着他那如野兽一般的眼神都保证你动弹不得,也许是杨灿刚才的示范过程太过轻松误导了众人吧。

    全场一片安静,那些练习格斗的也都过来了,冷着脸饶有兴致地看着中央的场地,虎视眈眈的样子,他们刚才也听到了顾婉说的条件,都想让赵老四出什么问题,自己替补上去吃这个香饽饽呢。

    “左”赵老四一声大吼,震得大家耳膜都微微发颤。

    平时看着很得瑟的iǎ张已经被吓得完全头脑一片空白了,他刚才还在想,多么简单的事情啊?不就是你说哪边打哪边吗?这有什么难的?可是当他站到了这里才明白这是件多么困难的事情,他倒是想动,但是身子就是不听使唤。

    这情况就好像是一个人在平地上走一条独木桥很容易就能走过,但是如果处于一个高耸入云的悬崖之上你再试试?一样是走路,迈完左uǐ,迈右uǐ,但是有几个人能做到,况且这深不见底的悬崖之上,还有赵老四那如狂风暴雨,如厉鬼索命似的的咆哮声好像如飓风一样吹弹着身体时刻在摇摆着。

    这难度就可想而知了。

    “左~”赵老四重复了一句,iǎ张此时全身发麻,根本就动弹不得,如果此时有人mō他的后背就会发觉,他早全身早已经被冷汗湿透了。

    “打啊~!!”“发什么呆啊~iǎ张,揍他。”“左边,左边~时间不够了~”下面不是当事人的都着急地大喊着,根本就不明白平日那么jīng神的iǎ张怎么会突然犯傻了。

    张听着叫喊这才好像个牵线木偶似的的伸出拳头,竟然一拳直直过去打在了赵老四的口。

    接着大家只听到了“喀拉”一声,iǎ张就飞了出去,倒在一边失去的知觉。顾婉上去mō了mō宣布:“下巴脱臼了,送他去医院..”所有人均是倒ōu一口凉气。

    所谓练心,练习的不单单是胆量,还是一份泰山崩于前而不变的定力,更是一颗在任何危机关头都能保持冷静的头脑..

    “这是不是太难了?”杨秀雅在旁边不由也愣住了,很惊讶地望着杨灿。

    难,杨灿笑了笑没回答,在他看来这有什么难的。

    古时候匈奴练心,让将军在箭靶前,让士兵头上一寸的靶心不准立斩士兵。

    老练心,教官也要站在击靶前,特种兵必须一次击中周身头,手,iōng,腰,uǐ,脚十二处击点,十秒完成,才算过关。

    这到底算什么难的?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