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四章 原来他是杨总!!

射手座李不二 / 著投票加入书签

饭圈小说网 www.fqxsw.cc,最快更新花都高手最新章节!

    第二百一十四章 原来他是杨总!!

    虽然今天才第一次目瞪真容,但是如此身材高挑气质温婉的nv子,其容貌就算比绝代风华的杨秀雅,薛琪苑也是各有千秋,再加上其那浑然天成的天籁之音,杨灿相信颜尚熙天生就是站在舞台上光芒万丈的那类人。

    可偏偏就是这样位集众多让人羡慕条件与一身的美nv竟然偏偏会是个结巴?

    颜尚熙低着头沉默不语,虽然不甘愿但是还是默认了,杨灿终于醒悟这颜尚熙一直保持如此神秘低调的原因了,现在这个社会,作为一个名人受到关注度是史无前例的,如果颜尚熙走到大众面前,在镁光灯下,所有的人都会知道她是个结巴..

    学过心理学的人都知道,一个从儿时起身体上就有缺陷的人,往往一生都会被这个缺陷所影响,就算是体型稍微胖一点的人,都会被人叫猪”“死胖子”之类,成年人哪怕是听骂别人这个词都会很反感,更别说像是口吃这样时常会让人取笑的病了。

    杨灿根本就不用读心术就想到,颜尚熙的家人从iǎ到大究竟uā了多少功夫去治疗她这个病,她心里又积累了多么沉重的心理负担,所以她纵然拥有这么好的歌喉但是还是无法以真实面貌面对大众。

    杨灿愣了大约一分钟才高兴回过神来,看着颜尚熙那一脸无奈的表情,笑了起来:“看来你真的很喜欢唱歌嘛,你明明这么害怕说话,还当了歌手,我真的很佩服你。”

    颜尚熙微微皱着秀眉,并没有接受杨灿的恭维地只是去推车不..不用你哄我..”

    “戛……”黑è轿车他们面前停住了,车上下来了几个男人,其中一个五官端正很正义凛然的中年人一脸惊讶地望着从悍马车上下来的颜尚熙。

    妹?你怎么回来了~”惊喜地过来,后面几个青年也跟着过来了很高兴地叫道:“三师姐~”在颜尚熙围了起来。

    “大哥..”颜尚熙有些不知所措的问好,显然有些措手不及。

    没找错地方嘛,杨灿从悍马车上跳了下来走到颜尚熙身边。

    “这位是?”被叫大哥的中年人气度不凡,疑地问。

    “杨灿..”在这么多人面前,颜尚熙说话非常短,心里明明想说她跟杨灿第一天认识,但是却不愿当着大家的面说完一整句话。

    “你好杨先生,我是尚熙的大哥,颜雄宽,这真是难得,我还是第一见到iǎ妹坐其他男人的车。”

    颜雄宽用厚实的手掌杨灿用力握了一下手,杨灿呵呵直笑:“我常听尚熙提起你。”边说还边对愤怒地望着他的颜尚熙眨了眨眼睛,明摆着吃准她无法多说话,不给她机会解释了。

    “走吧,先进房在说。”颜雄宽那张国字脸笑逐颜开,看着与家里闹翻的iǎ妹几年来第一次回家真不知道多高兴。

    颜尚熙原来还想解释什么,但是杨灿一把就拉住她的胳膊,一边亲热地拽着她走,一边凑在她耳边劝:

    哑巴,现在是骑虎难下,随机应变吧,难不成要我解释今天是因为你在酒吧里唱歌被别人闹事才临时回来的吗?颜老爷子听到只怕高血压会发作的,你也不想让他生气吧?”

    “你怎么...?”颜尚熙温柔的脸庞上一阵错愕,不明白杨灿怎么会清楚她家里的情况,看着杨灿的那张笑脸心想他的话确实有道理,也不再反抗了顺从着跟着他。

    杨灿是什么人,他可是老里受过专业培训的特种兵,观察力之敏锐远非常人所比拟,眼前这间老式的四合院位居市中心面积如此巨大却没有拆,而其外观古朴典雅,明显是带着前朝显贵的痕迹,一点没有暴发户式的奢华,里面住的人自然是非富既贵,而且身份绝对不是普通商人那么简单。

    刚才与颜雄宽一番接触,杨灿也发现他们的步履之间沉稳异常,呼吸深绵缓慢,举手投足之间都有一股范儿,八成就是从iǎ就受到严格的传统武术训练。

    而更让杨灿在意的他们的意识能量竟然都超过了260以上,就连那个看起来十七八岁的iǎ伙子都不例外,杨灿特别观察了他们走路的姿态,抬脚的高度明显就高于普通人,而下车的时候颜雄宽还习惯用手掸了掸身上灰尘,那个动作完全就是京剧武生的仪态,杨灿大概也猜到了他们的职业。

    这北京城里唱京戏的名角可说是藏龙卧虎,但是姓颜的确实屈指可数,再加上这古朴大宅里竟然有个红è意识能量达到了惊人的698..杨灿已经完全可以确定了,这家宅子里住的就是京剧四大名旦中与梅兰芳齐名的京剧大师颜慧生的老宅。

    而那拥有698惊人红è意识能量的八成就是颜慧生的次子,也是京剧中颜派的领军人物颜尚云老先生吧,杨灿嘴角微微上扬,觉得是世上之事真是颇为巧合。

    沿着院墙走了两分钟,才走到院子大处,大打开仿佛进入了另外一个世界,就像是瞬间从现代都市中走入了古装剧一般,院子里一排iǎ孩年青人正在练着劈叉,顶碗之类的基本功,另一边的角落里,几个身穿戏服的人咿咿呀呀地在吊着嗓子,院子里种着几颗大柳树,随风摇曳,显得极为风雅。

    颜尚熙的出现引来了很多关注的目光,几个穿着戏服的中年男nv都过来打招呼:“iǎ妹~”“三师姐~”还不时好奇地打量着穿着一身西装笔ǐng在大院中显得尤为突兀的杨灿。

    在颜雄宽的带领下,杨灿跟颜尚熙一起走到里屋,一位白发老fù端着茶水出来了。

    “让杨先生见笑了,我们这里习惯比较传统,没有咖啡之类的。” 颜雄宽笑呵呵地介绍着:“这大宅里都是住的我家老爷子收的徒弟,平时不演出就在这里练戏,有些闹,你别介意。”

    杨灿笑着接过茶杯边递给颜尚熙iǎ声道:“iǎ哑巴,别耍脾气了,既然来了就好好看看你爷爷嘛,你不是一直都很想回来看他吗?”

    颜尚熙温柔地瞪着他,像是在说“别以为你很了解我似的。”可杨灿偏偏就像是清楚她的想法。

    “三婆,老爷子还在屋里吗?” 颜雄宽问那老fù人。

    “恩,你们先坐一下吧。”三婆如树皮一般的苍老脸庞带着一丝笑意就盯着杨灿的脸看。

    颜雄宽笑道:“今天来的是谁?”

    三婆道:“国务院的钱老,魏松先生,后来还有个叫李云迪的iǎ伙子也来了,好象是商量去欧洲演出的什么事情。”

    “知道了。”颜雄宽转头对颜尚熙说:“iǎ妹,我们等一会儿。”

    杨灿换过来拖鞋,四处打量了一下,因为工作的关系他倒是见过不过达官显贵的家里,但是从来就没见到过这么奢华的房间,当然,这里奢华并不是说多么现代化,多么高科技,而是这间老宅的摆设,杨灿一眼扫过去随便一个木雕,一个uā瓶,甚至案台上的笔墨纸砚都拥有本身的意识能量,而且还相当的高。

    杨灿这俗人是不懂欣赏这些玩意了,但是粗略一估计,这个等级的意识能量怎么随便加加,这间房间里的东西少说也得上千万人民币了..

    趁着的这个时候,颜雄宽开始试探地问着杨灿与iǎ妹的关系,颜尚熙是苦于表达不出,而杨灿却偏偏装作谦虚也有些暧昧地回答:“朋友。”

    这个让人遐想联翩的答案让颜雄宽又是高兴又是些不满意,高兴没想到一向都不怎么喜欢与人打jiā道的iǎ妹竟然也开窍了,jiā了个男朋友,不满意的是这杨灿模样长得不怎么样,配不上他家iǎ妹。

    而颜尚熙是怕杨灿把今天的事情抖出来,让家人不高兴了也没有当场划清界限,她从三年前和家里闹翻后就没回来过了,心里却一直惦记着家人,特别是严厉对她又极其疼爱的爷爷,带着一份内疚与自责。

    颜尚云从iǎ就盼着她成为一代名旦,费劲心血细心栽培,可自己偏偏就抱着音乐梦,想当一名流行歌手,梦想与现实的冲突中,她选择了梦想了,倒现在她在记得爷爷那天冷着脸用一种心灰意冷的神态望着他的表情说:“出去了,就别回来。”的画面,心里很是忐忑不安,也没心思顾忌杨灿满嘴跑火车了。

    正聊着,就听外面有人喊了声:“老爷子人呢~~?”杨灿转头望去,就看到一个穿着很新的夹克衫,腋下夹着一个iǎ包,头发吹得油光水滑的三十多岁男人冲了进来,很着急的样子,拿起桌上那茶壶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往嘴巴里灌。

    “老2,像什么样子?没看见有客人在吗?” 颜雄宽很是不高兴地拍了下桌子,那位油头男子才转头过来,根本就没看自己后面就对着颜雄宽说:

    “大哥,这次真的是大项目,你一定要说服老爷子出演出,马老板说了~他生日的时候只要老爷子带队去唱一场,就给五十万~~五十万啊~我们三个月都赚不到~这次一定要让老爷子出场,马老板那场来很多有钱的老板,咱剧团以后搞不好就做这种项目就可以赚大钱了..”

    说得眉飞è舞间,才转头看了一眼背后,这才惊讶地张开了嘴巴,结结巴巴不以:“iǎ妹…我的天~iǎ妹你回来了~”兴奋地抱着颜尚熙是又亲又抱的,像是对于个iǎ孩子似的。

    “杨先生,这是我二弟颜万民,是我们剧团负责跑业务的。” 颜雄宽看上去有些尴尬,跟杨灿两人介绍。

    “他是谁?iǎ妹的男朋友?不是吧iǎ妹你眼神没问题吧,你这条件起码要找个年轻大老板之类的,这人...下次二哥帮你介绍~”颜万民很是不屑地瞪了杨灿眼,杨灿却一点都没生气,甚至连一丝不悦的神态都没lù出。

    颜雄宽暗自点了点头,心里对于杨灿的印象也提升了不少,起码这人修养很不错,有大将之风。

    他当然不清楚杨灿这种深谙读心术的心灵专家看事情的角度与常人极度不同的,别人会从刚才的对话中觉得颜万民这人很粗鲁,很无礼,甚至有些势利,但是杨灿却是发现了颜万民这些表面背后对于家族乃至对于iǎ妹的关心。

    很多人都以为那些没什么文化的人不懂相处,其实在心理学上,文化程度越低的人反而相对于受到高等教育的更加的善于表达自己关心,只是他们的方式比较jī烈而已。

    正在气氛有些尴尬间,就看到几个男人从里屋走出来,不时候回头跟什么人说着话,杨灿认出那个极富盛名钢琴家李云迪,看上去比电视上瘦一些,也jīng神得多,而旁边的两位男人也是气度非凡,那个魏松杨灿也有些印象,好像在以前的一些场合里见过,是什么中国第一美声男高音之类。

    最后出来的是一个中等身材,红光满面的老头,看样子保养得很好,jīng神饱满,脚步稳健有力,只是肚子上系着一个围裙显得不伦不类的,颜派的领军人物颜尚云比杨灿以前见到时更加亲切了。

    杨灿注意到,颜老爷子一出来的时候,无论是沉稳的颜雄宽,还是刚才大声叫喊的颜万民,都马上安静了下来,眼神里都有若有似无的畏惧,更不用说温婉的颜尚熙了,她根本连头都不敢抬起来,深深埋在iōng前。

    国务院的钱老,第一男高音魏松,钢琴家李云迪都只是微微对他们点了点头,并没有多做停留。

    “老爷子,iǎ妹回来了。” 颜雄宽上前低声道。

    “恩我已经听到了。”颜老爷子并没有如大家预料的大发雷霆,只是温和地笑了笑,走到了杨灿的身边与他握了握手:“iǎ杨同志,没想到在这里遇到你,我们还真是有缘。”

    在颜家三兄妹的惊愕的目光中,杨灿微微点了点头笑道:“好久不见了颜大师。”

    “老爷子你怎么认识这姓杨的?是不是他把iǎ妹拐跑了?”颜万民惊疑不定地瞪着杨灿,恨恨不以地问。

    “你们记得不记得前年我去澳大利亚给当地华人演出遇到水灾,就是iǎ杨同志救了我这把老骨头。”颜老爷子红光满面说道,让颜家三兄妹都同时惊讶地重新打量了一遍杨灿,上次就是他把老爷子救出来了?不是说是一名军官吗?

    “爷爷..”颜尚熙有面è复杂的上前问安,颜老爷子只是点了点头,却对杨灿挥了挥手:“iǎ杨,来帮帮我的忙。”

    看着杨灿跟着老爷子进里屋的厨房,颜万民ā着腰有些疑地问:“大哥,这iǎ子到底是什么人?部队的?我怎么看他这身打扮不像啊?老爷子对他也太好了吧?”

    颜雄宽望着他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你不认识他?记得不记得你上次让借着老张的路去找南楚卫视塞红包,想让他们那什么节目来采访我们吗?他不就是南楚卫视的那个一把手杨灿。”

    颜万民听着当场就愣住了,回头望着iǎ妹看她点头,这才狠狠“啪”一声拍了下自己的大uǐ:

    “娘的~?大哥你怎么不早告诉他是南楚的杨总呢?他可是咱颜派的救命稻草啊~你知道不知道现在他那电视台火到什么程度?咱全国多少艺术家,歌手都腆着脸求他就想上他们台里的,我刚才,娘的~该打~得罪财神爷”

    颜万民说着懊悔无比作势就想往自己脸上ōu,却看了颜尚熙眼,却一下子就笑了起来:“没事,没事~~以后就是咱妹夫嘛~~自己人呢,好商量~好商量~”

    “普通..朋友。”颜尚熙终于忍不住了,努力地辩解着,可温柔又有些急得发红的iǎ脸蛋却很容易让人产生误会。

    颜尚云在案板上把块改刀成圆球状,蘸上糯米红fen过油炸过,浇上密制的酱汁和蒜蓉炒香,拌匀装盘,边笑对杨灿说。

    “尚熙这孩子从iǎ就聪明,也是老天爷给饭吃,嗓子特别的好,我们颜派自我父亲那一辈起已经近百年了,北京城里提起来就知道我们颜家的uā旦,刀马旦那是一绝,梅派也比不了..我把希望都寄托在她身上了。”

    难怪颜尚熙条件这么好,原来iǎ时候是受过专业训练的,虽然不是流行乐,但是戏曲里的基础可比那些音乐学院的要求严格的多,半路出家底子也要比一般人强得多杨灿知道老爷子是误会他与颜尚熙的关系,恐怕还以为两人ī定终身之类的,原本想解释,不过转念一想,如果自己不管颜尚熙只怕她今天会被颜家留下不走了,这iǎ哑巴万一真的继承祖业唱戏,可是他的损失。

    “颜大师,我以为其实尚熙唱不唱戏,对于颜派的兴衰并没有直接的关系。”杨灿很轻松地就接过话题。

    “此话怎讲?” 颜尚云转头望着他,原本笑眯眯地眼睛却突然一睁,一股极强的压迫从他周身蔓延而来,杨灿也是感觉到了心头一震。

    “我看您的戏团虽然人数众多,颇具规模,但是演出的机会并不是太多吧。”杨灿看这窗外地那些戏子问。

    “一年有五场大型演出,加上国家的补助,我还必须用ī人的积蓄补上才勉强维持。” 颜老爷子倒是没什么隐瞒,他与杨灿虽然只是一面之缘,但是两人历经生死,可算是jiā浅言深,什么话也不必绕弯子。

    “梅,程,尚三派中除了梅葆玖先生下之外,其他两派的情况也与颜大师差不多吧。”杨灿问。

    “相差不大…”颜尚云大概已经猜到了杨灿想说什么,继续听着。

    “既然如此就算是颜尚熙能独当一面了,她又能唱到什么地步呢?能比得过您吗?”杨灿继续笑着问。

    “十年到十五年后,也许可以..”颜尚云想来一下才估算出这样一个数字。

    “哈哈~”杨灿一边把菜装盘一边笑着:“那梅派还是梅派,您还是赢不了梅葆玖。”看着颜尚云眉颤动,眼神怒意若隐若现,杨灿就知道这老爷子已经被带入自己想要的节奏了,马上接着说:

    “就算梅兰芳那时候四大名旦复生又如何~?不过是风靡一个北京城,最多一个中国,能有多少人听戏,1000万?还是3000万?”杨灿突然伸出了一个指头:

    “可您如果给我一年,最多三年,我就能让颜尚熙享誉国际,让颜尚熙的名字美国人知道,欧洲人也知道,数以亿计的人都拜倒在她的歌声中,而颜派这个名字也能跟着颜尚熙这个招牌让更多的人了解,到时候我还颜派一个五十年的风光。”

    杨灿的声音突然洪亮起来,充满着勃勃生气,让颜尚云都不由微微有些惊讶,这话明明有些大言不惭,但是为什么从他嘴巴里说出来,竟然有如此巨大的感染力呢,以颜尚云如此修为竟然都微微有些动心。

    虽然颜尚云意识能量极高但是并没有吴斌那样的金è意识,杨灿大致也mō准了老爷子在想什么,老爷子心里最重要的就是振兴京剧,振兴颜派,现在国家剧院里每个月都有意大利的歌剧来巡演,常常爆满,而作为同样具有极高艺术价值中国传统的京剧演出却乏人问津,随着老一辈人的逝去,中生代成为消费主力,京剧的前途已经越来越黯淡了,这让颜尚云不由扼腕叹息。

    他也知道就算颜尚熙能如他所愿意成为一代名旦,也绝不可能力挽狂澜京剧的整体颓势,可他心里就总有这个侥幸的念头,一个希望,家里也从来没有人敢说他的不对,而今天杨灿的当头bāng喝,把他那虚构十多年的希望彻底被粉碎,让他如梦方醒..

    “五十年..我恐怕活不到了那么长的时间了。”颜尚云突然像是苍老了几岁似的,却马上就恢复了那种难以形容的威严,突然双目jīng光四

    杨灿微微错愕,心里暗自叫糟,本来以为挫败这老爷子的幻想能说服他的,没想到这老爷子被他话惊醒不但没有颓废,意识能量竟然更近一步,竟然大幅提升到了738..难道说自己的刺jī,让他的境界提高了..有没有搞错?

    “走吧,先出去吃饭。”颜尚云拿着碗,头上的意识气团飞速运转着,杨灿已经渐渐看不清上面的文字里..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