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三章 天籁的缺陷?

射手座李不二 / 著投票加入书签

饭圈小说网 www.fqxsw.cc,最快更新花都高手最新章节!

    第二百一十三章 天籁的缺陷?

    杨灿并没有立刻上去帮忙,而是饶有兴致的在旁边观察着,因为他发现了一个奇特的现场,以前当他的意识能量不足的时从来没有观察到的现象..

    天津那几个朋友围住那个五大三粗的许建国的时候,他发现许建国周身的红è意识熊熊燃烧着的同时,更为诡异的是许建国的能量气团不断发散着,像是无数道光束在这几个人身上扫描一般。

    “上他”iǎ天津的几个朋友狼嚎着冲了上去,与许建国斗在一处,冲突一起,两边的人都是紧张万分,许建国虽然喝了不少酒,后脑还流着血,但是依然凶猛无比,闪躲腾挪之间迅捷异常,一点都没有把对方的武器放在眼里。

    一边闪躲着,一边伺机用uǐ倒了一个,众人禁不住一阵惊呼,iǎ天津林卫东更是脸è都变了,没想到这许建国竟然在这种情况下还如此厉害。

    连杨灿都微微有些惊讶,看来这许大将的儿子并不一般的纨绔子弟,这身手动作只怕跟自己也是伯仲之间,他这套名字老土掉渣的“太极梅uā螳螂拳”确实有些道,手法之巧只怕比老里学的那些技巧更为高明。

    杨灿心里比较了一下,如果他要是和许建国拼命,这iǎ子不一定能挡20秒,但是如果只是普通的打架斗狠,只怕很难一时半会能把他撂倒。

    更让杨灿觉得惊奇的是,他现在依稀能清楚看到了双方意识能量在打斗中的作用,许建国对手的那几个人拿着武器,意识能量一直在许建国头部手部窜着,好像试图锁定目标似的,但是移动速度却并不快。

    而许建国则截然不同,他的能量覆盖面积非常大,而且并不只是发散到对方身上,气态能量分为很多线般的形状,在不同的地方游走,大部分都是盯着对方的膝盖,跨,肩膀这些关键部位,时不时在锁定在空地上,移动速度之快简直让人眼uā缭比对方快上几倍不止。

    恩,这些线般的能量就是一个人的注意力,外行人在打架的时候注意力一直都是放在对方的手部与脸部,而像是许建国这样的武术高手,实战经验无比丰富,虽然他脑子里并没有想什么,但是本能反应却不断的观察对方那些主导移动与攻击的关节,以及那些空档的缝隙,同时在脑子里高速计算着对方的移动与攻击方位,以预测敌人的行动,作出最合理的判断。

    在许建国攻击的时候,在接触到对方的瞬间,全身的能量明显都集中在攻击点之上,那威力十足一击下去,自然能把对方打得爬不起来了。

    一般人可能并不了解那些练家子除了比正常人速度快点,力气大点还有什么分别,但是在杨灿这种观察意识能量的模式下,格斗高手与普通人的差别一目了然,还没打完杨灿就可以肯定,不用五分钟许建国就能打扒对方所有人。

    趁着这个空档杨灿笑眯眯地凑到那冷漠出奇的颜尚熙耳边提议:“颜iǎ姐,这事情可是因你而起,许建国等下看来也不会罢休,这样吧,我帮你解决,等下我请你吃个饭,我们聊聊怎么样?”

    看起来温婉如水颜尚熙侧过头,用一种奇怪的目光看着杨灿,觉得这人有些趁火打劫的意思,却什么都没说。

    被那双有些美丽聪慧的眸子直视,杨灿突然有某种奇怪的感觉,好像自己的招数对这个nv人根本没什么用,往常他也遇到过很多防卫心很强的nv孩子,但是他们听哦你唱只会在心里骂自己“变态狼,也不自己去照照镜子”之类的话,可这个颜尚熙..脑子竟然想的是。

    “他明明就想帮忙,为什么要把自己装出这样浮夸的样子呢?是怕直接说我会拒绝他的邀请没面子吗?”

    不知为何,杨灿感觉很怪异,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哈哈一笑问道:“答应不答应也给句话啊,你难道是哑巴吗?”

    听到哑巴这个词颜尚熙好像有些不高兴,微微侧过头不再理杨灿,让杨灿也是觉得有些难得的挫败感,他可是故意这么说逗她说话的,这nv孩明明就是拥有天籁之声,怎么会是哑巴,这她都会生气吗?搞得学心理学的杨灿也mō不着头脑。

    这时候,许建国已经在众人的喝彩声中,赶紧利落地打扒了那几位,很轻松地拍了拍手,从牙缝里哼了声,6拿着武器的青年不到十分钟就被他揍得爬不起来了,这位历史上数一数二的狠角è果然名不虚传。

    万绮玲这位豪爽大姐已经吓得脸è发白了,只拉着iǎ天津喊:“你个iǎ兔崽子,还不快跑~等着被揍死啊~”

    天津心里虽然怕,但是依然双眼一翻,不服地就准备冲出去,万姐心里着急,抬起高跟鞋一脚就踹到了iǎ天津的屁股上,疼得他“哎呀”一声,很狼狈。

    见万绮玲推着他就往外拽,想把他送到酒吧里去,心里倒是一暖,倒是知道她是想保护自己,难得万姐对他这么好,可是iǎ天津的格是宁输人不输阵,一手就甩开了万绮玲手,喊了起来:

    “放手~这是咱爷们的事情,nv人不要掺和。”转头就对正嘲地望着他的许建国一指:“建国,今天咱天津爷就会会你~”

    拿着一个啤酒瓶在众人的惊呼中就冲了上去,就见许建国冷笑中,抬脚一个漂亮的后旋踢,一脚就把iǎ天津手中的啤酒瓶给提得粉碎,这脚是他故意卖讲究就是姿势潇洒,真是把大家都看傻了。

    就见许建国一脚踢碎啤酒瓶,根本不停,转身借着离心力高高跃起,用一个很舒展的姿势抬uǐ往下一个高压uǐ,架势之潇洒连旁边那位跆拳道黑带邱富群都自愧不如,惊讶地“咦”了一声。

    这像一只鞭子般甩下来uǐ任谁都看得出来杀伤力极大,许建国是要报iǎ天津开了他瓢的仇,准备给他见血了..

    天津~” 万绮玲痛心的大喊中,林卫东自己也呆住了,痴痴望着那条粗uǐ压下来,脑袋一片空白。

    就在几个nv生吓得闭眼不敢看的时候,就见一个身影高速窜了出去,电光火石间轻轻一带许建国脚踝,就把他整个人甩出去几米远。

    大伙错愕莫名中,就看杨灿脸è平静,把吓呆了的林卫东一手推到了万绮玲与颜尚熙那边,站在人群中间。

    “许大少,iǎ天津是我朋友,今天的事情就算了吧,等下兄弟我赔你杯酒吧”杨灿边拍着袖口的灰边说,说实话他并不想在这种场合跟别人起冲突,特别还是为了这种无聊的意气之争,不过颜尚熙他是一定要保的,她那可以短暂提高自己意识能量的歌声对他来说可是无价之宝。

    就凭刚才那一带,许建国就明白了杨灿绝对不是普通人,认出他是吴斌身边坐着的那位,惊疑不定间又觉得这事情如果就这么算自己面子有些挂不住。

    正犹豫间,被他刮了一巴掌的万绮玲还以为他怕了,不由在旁边得意地叫起来:“建国,你不认识他吧,他就是现在名气很响那个杨大炮,杨总,你再来,杨总就在他的电视台上曝光你,看你回去你老爹怎么收拾你”

    这话不说还好,一说许建国的倔脾气就上来了,现在别说是杨灿,就算是吴斌他估计都敢碰,额头冒着青筋大骂起来:

    “放你母亲的屁~还他**的杨大炮,不过是个华省哪边iǎ狗仔,别忘了,这里可是北京,在这里他就算个屁~你以为你还真是个人物?给你面子?老子灭了你又怎么样?”

    说着许建国翻着那双凸眼就对杨灿挥了挥手说出他那句经典台词:

    “怎么啊?不服气啊?不服气按规矩来啊?单挑还是群挑?”

    “打打打~”周围的那些好事之徒最喜欢这种场面了,这嚣张的杨大炮在他们纨绔子弟圈子里的名声可不好,明明是个没背景的人却踩着名人权贵的肩膀往上爬,这让他们心里均是很不平衡,都盼着许建国教训教训他,灭灭他的嚣张气焰呢。

    天津早是吓得脸è发白,连忙冲着旁边的人喊:“起他**的什么哄,一人做事一人当,关我杨哥什么事情,我来~”

    转头就推着杨灿苦笑:“杨哥,这事你别管,我改天请你喝酒,牵连上你多不好意思。”不就是挨一顿打吗?他iǎ天津受得起,要是连累了初次见面的朋友,他心里才真是过意不去了。

    杨灿又不是为了他,懒得跟他废话,一抬手就拎着他的衣领甩到人群中,一边解开衬衣扣子,一边盯着眼冒凶光的许建国看。

    高手过招,决定胜负的通常就是气势,这两人,一个每日勤练武术并深谙太极梅uā螳螂拳的功夫高手,另一个是经历过无数生死并经过严格训练的退伍特种兵,大家仿佛也从两人气势不凡的身姿中看出了道,跆拳道黑带邱富群面è凝重中,“酒瓶厂”的众人寂静无声,各个屏住了呼吸。

    许建国面è严肃,突然屈膝提腰,做寒jī步,凝神备战,杨灿猛然观察到对方jīng气充盈,含而不意识能量大幅度提升,竟然到了353这种匪夷所思的地步,娘的,这家伙刚才还没真功夫?

    这下头疼了,又不能下杀手,许建国实力又不在自己之下,这要是纠缠到一起这事情就麻烦,杨灿可不打算在这种地方跟对方打得鼻青脸肿的,不断地看着对方的意识,围着他慢慢走着,把意识能量提升到极限,边压制许建国的能量边想着办法。

    突然,大家看到了惊人的一幕,杨灿竟然双手放在iōng前一划,双掌不断呈八卦形游动,屈膝而立,身形缓缓而动,这一下,可把许建国镇住了,观战的人更是微微张开了嘴巴:“我,拍电影啊?

    在酒瓶厂里几乎每星期都有人打架,当还真没人在打架之前亮出招式,基本都是冲上去打一通,即使是许建国太极梅uā螳螂拳,也没有固定招式,要知道在军队里很多格斗教官都会演习传统武术,不少人都对传统武术有几乎盲目的崇拜。

    当许建国看到杨灿的掌势,淡定的气质,似是而非的步伐,一时间也楞住了,因为他认出了这是什么招数了,八卦游龙掌?

    许建国的师傅在教他太极梅uā螳螂拳的时候,特别就跟他提到过,这套拳集合各家jīng髓,打大部分练家子都没问题,唯独要注意的是会八卦游龙掌,八卦游龙掌以步伐变幻莫测著称,如果是高手,太极梅uā螳螂拳的狠辣恐怕也无法发挥出威力..

    其实杨灿压根就不会什么八卦游龙掌,他在部队里学的是生死搏击,根本就没有什么uā架子,他之所以能标准的作出“八卦游龙掌”的姿势,是因为他跟一位气功师傅学输气治疗的时候,师傅jiā给他一套uā架子,除了养气健身之外完全就没有实战价值。

    正如师傅引用庄子的:“且夫水之积也不厚,则其负大舟也无力,覆杯水于阕堂之上,则芥为之舟,置杯焉则胶..”

    发挥其意识能量到极限后,杨灿架势极有神韵,就算不懂武术的人也看得出他肯定是个高人,自始至终都很平静的颜尚熙也微微挑了挑秀眉,感叹于杨灿这功夫架子气势。

    八卦游龙掌,顾名思义就是以步伐移动为jīng髓,用掌攻击,杨灿观察许建国意识能量被自己完全压制,注意力反应急速下降,一直放在自己双掌之上,趁着他一愣神间,突然大吼一声快如闪电飞起一脚

    许建国万万没想到,这个八卦游龙掌的高手,竟然完全不遵循用手不用脚的,抬uǐ不过膝准则,顿时间手忙脚的,下意识双手朝着iōng前一挡。

    可杨灿这脚蓄势已久,一条uǐ上集中了他全身的力道,虽然许建国也不是俗手,但是仓促之间根本就没有挡住他的可能,就听一声惨叫间,杨灿那刚猛无比的飞uǐ,不但踢开了许建国的双手,还毫不减速的踹在了许建国的iǎ腹上,把许建国整个人踹飞出去三,四米。

    全场静默无声中,杨灿拍了拍手,拉着iǎ天津过来,瘪了瘪嘴道:“喝酒去吧。”

    现场众人的神态jīng彩纷呈,有惊讶的,有呆滞的,有怨恨的,还有几个许建国一起来的人甚至捏着酒瓶跟想冲出来给许建国报仇,但是他们终究是没这个勇气,一脚就把最霸道许大少踢得不省人事了,这只怕武侠iǎ说里的人物出现在现实中才做得到吧…

    “杨哥,你也太厉害了吧教教我,教教我~我,一脚就把那姓许的踢傻了~你以前不是跆拳道奥运会冠军吧?”回到酒吧里,iǎ天津眉飞è舞地,兴奋地口沫横飞,像是自己刚才把许建国摆平了似的。

    万绮玲拉着iǎ天津却只埋怨:“还说呢,你就个iǎ兔崽子,今天不是杨灿帮忙,你还不被拆了骨头,别以为你老爹是副市长就了不起,军队那些蛋都是不要命的。”转头看着杨灿也很吃惊竖起大拇指:

    “杨大炮,牛你也太强了吧…估计你这一脚以后就是的传说了..从今起你肯定就是这里打架第一牛人。”

    吧台里擦拭着酒杯的iǎ乔,听着他们对话也惊讶地转头过来问:“怎么,难道杨灿把许建国给揍了?”

    “何止是揍,那就是虐~杨哥就一脚,那iǎ子就口吐白沫了”iǎ天津相当夸张的比划着,iǎ乔倒是一点都不信,还以为许建国肯定临时有事走了。

    看着情况,原本打算跟杨灿畅谈人生哲理的吴斌也是哭笑不得,心里想这iǎ家伙到底是个年轻人,虽然志向远大,不过遇到这种好勇斗狠的事情倒是也不落下。

    几个人笑呵呵地屁股还没坐热,就听到侧旁一阵尖叫声,像是发生什么恐慌事件,大家还没反应过来,“呯呯”两声枪声,杨灿端着酒杯,微微一皱眉。

    转头看去,脸上还挂着泥土的许建国凶神恶煞的冲进来,手上拿着一把漆黑的手枪,双眼冒着火光,大吼着:“姓杨的,你给我滚出来?”

    虽然因狂怒失去了理智,但是依然还是保持着军人的职业习惯,枪口朝着天,看来只是因为吞不下这口恶气,想来找杨灿晦气,并不是想开枪杀杨灿。

    酒吧里那些原本还很轻松的客人,都吓得惊慌失措地躲在了桌子下面,台上唱歌的歌手更是拿着话筒尖叫着,瘫软在了地上。

    “许建国,你疯了吗?”iǎ乔也被吓得呆了一呆,才ā腰喊了起来。

    在这瞬间,iǎ天津本能般地挡在了万姐的身前,而一直很沉默的颜尚熙却紧紧攥住了杨灿的袖子拉走,看着杨灿很淡定地喝酒根本就没有走的意思,终于吐出了第一个字:“走~”比想象中更加温柔似水的声音,让人沉醉..

    “你终于会说话了?”杨灿笑眯眯地握着她的柔软的iǎ手,并没有任何慌张的意思,颜尚熙不可置信地望着他,有些无话可说的表情,这人真的是不怕死吗?

    “姓杨的你今天跪下跟我建国磕两个头,老子今天就放过你”许建国拿着枪的手微微颤抖着,指着杨灿威胁,却已经悄悄关上保险。

    杨灿一边很平静地笑了笑,喝了口酒,根本就好像没听到这句话,转头对吓得抱头蹲在地上的林卫东说:“iǎ天津,时间不早了,你送万姐回去,我送颜iǎ姐回去。”

    看着iǎ天津抱着头不敢回话,喝完最后一口酒,转头跟吴斌嘱咐了句:“吴老,这事情我有一部分责任,你也别太难为这姓许的,许大将那边跟我老总还有些jiā情。”

    “放心,年青人嘛,我能理解,他又没那对人开枪的胆子。”吴斌是这酒吧除了杨灿之外唯一发现许建国保险关上的人,也是笑了笑。

    杨灿牵着颜尚熙慢慢悠悠往外走,好像根本就没在意发狂的许建国,颜尚熙被他拽着,想要挣脱,可是哪里有杨灿力气大,一边有些惊慌地看着满两狰狞的许建国,一边却不愿意表lù出自己的惶恐,只是微微瞪着眼睛,很奇怪地看着杨灿,一点都不服输的样子。

    间,就看到两个人影从暗处,瞬间跳了出来,大家还没看清怎么回事就看许建国已经被人按在地上,那两个人神态冷漠的中年人用手铐铐上许建国,对吴斌点了点头,就把许建国嘴巴用手巾堵上像拎iǎjī似的拎了出去。

    杨灿回头撇了一眼,心里不由一声冷笑,这五白痴还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竟然在吴斌这种级别的人面前举枪,如果吴斌心狠,让他身边的警卫毙了许建国都没什么说的。

    “你家在什么地方?”杨灿略微粗暴地把颜尚熙牵着上车,塞到了副驾驶座上,一边启动,一边好奇地看着美眸包含怒意的温柔nv子脸庞,嬉皮笑脸地说:

    “你怎么连生气都看着这么美,还真是做歌手的材料,真不知道你们公司以前怎么包装你的,竟然不肯lù脸。

    你想骂就骂吧,憋久了会憋出病来的。”

    杨灿看着颜尚熙意识里那些负面评价的词汇不断的蹦出来,故意逗她,按照他的心理学的经验,想要与一个人建立良好的关系,jiā流是很重要的,就是骂,那也是一种沟通方式,代表了对方对你敞开的心扉,所以才有那么多对欢喜冤家的夫妻。

    可颜尚熙依然醒目圆瞪地望着他,就是不做声。

    “如果没听过你唱歌,我肯定会以为你真是个哑巴,以后就叫你iǎ哑巴吧..”杨灿觉得有些无可奈何了,打着方向盘。

    车在夜晚的城市进行驶着,一路上无论杨灿怎么逗这温柔美nv说话,她都默不做声,直到杨灿开到了一个古朴的大院附近,颜尚熙才有些反应,略微惊慌地看着杨灿。

    “怎么?这不是应该是你家吗?,这条街的1103号?”杨灿得意地笑了笑,心想你这闷葫芦今天算是遇到我这读心术克星了吧,就算你什么不说,我也能晓得这些。

    颜尚熙终于有些慌张起来,拉着他的方向盘拽着,拼命摇着头,楚楚可怜的样子。

    “怎么了~?你发什么神经,我送你回家,难道这不是你的家吗?”车子一歪,也让杨灿吓了一跳。

    “我不..不能..回去..”温柔而轻微的声音响起,一句话说得竟然断断续续地。

    “为什么?”

    “反..反正是..不能回去~”颜尚熙的声音依然结结巴巴地,杨灿突然踩下刹车,意识到一个让人觉得瞠目结舌的事实。

    难道说...这位温柔拥有天籁嗓音的颜尚熙…竟然…竟然是个结巴?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