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四章 正道与恶道

射手座李不二 / 著投票加入书签

饭圈小说网 www.fqxsw.cc,最快更新花都高手最新章节!

    第一百八十四章 正道与恶道

    仅仅十分钟过后,王刚带来的五十多个人,有三十多倒在了地上,还有十多个没敢上来的,直接就丢下木棍开着车跑了..

    现场满地哀嚎的以及散在各处的木根显得十分惨烈,但是没见什么血,如果要是老黑他们放开手脚,这帮人恐怕连五分钟都支撑不到,他们就是怕伤人才多uā了点时间。

    在场所有人都吓得愣住了,之前还在说杨灿这帮人不顶事的那位,双uǐ都在打着颤,脑袋一片空白,苏东更是拿下眼镜了自己的眼睛有些不敢相信他看到的一切,只有郑楚城yīn沉着脸不知道在想什么。

    王刚这个自从被放出来后就耀武扬威了好一阵子没人管的子,今天终于再次尝到了被打的滋味,他没想到自己有了看守所的撑着腰以后,在南市竟然还有人能,还有人敢把他打成这样,王刚甚至觉得有些委屈不甘,也已经忘记了今天他是主动来欺负别人的。

    杨灿想着他之前的人抓破了那位nv记者的袖子,不由心里那股气还没顺过来:“姓王的,过来,你还欠南楚的记者妹妹一句道歉呢?”一副得理不饶人的样子。

    王刚在地上一动不动,只是晃了晃手,看样子的确走不动了。“好,你不走,我拖你过来。”杨灿抓起王刚的头发就开始拖着走。

    杨灿的原则是他一般不轻易出手,要出手就要把对方揍得“服”了,否则他以后还会找麻烦,而且这次情况尤为特殊,他是要做给郑楚城看得,要让他瞧瞧自己的手段,否则郑楚城怎么会把南楚卫视安心jiā给自己。

    杨灿恶狠狠地拖着王刚走到那位泪眼婆娑的nv记者面前, 那位nv记者看到杨灿鞋上沾有血迹。身子往后缩了缩,让杨灿搀起来,身子却止不住的发抖,旁边苏东那些人也都不由惊恐万分地退了一步。

    杨灿苦笑不已,想给这些蛋长点记出手才这么狠,没想到把却把这些记者编辑给吓着了,也不怪他们,自己要是只是普通人遇到这种场面,也会不知所措吧。

    “说说你对不住这位妹妹了”杨灿拎着王刚不算长的头发,“啪嗒”一巴掌扇在他的脸上,清澈的声音在沉默的广场回着,听着人不自觉全身的寒孔都树起来了。

    王刚高高肿起的脸颊红彤彤的,看了那nv记者一眼,却很强硬地哼了一声,心里原本想说:“打死老子也跟个nv的求饶。”但是看着杨灿那双冷冰冰的双眼却不自觉心里一个jī灵,硬生生吞了回去。

    狠狠地望了杨灿眼,又看了看面è复杂的郑楚城,突然撕心裂肺地哀嚎了起来:“记者打人了~南楚卫视的记者指使黑社会打人了~!!!”

    沙哑的大嗓扯着嗓子喊着,让郑楚城等人脸è都有些不好看,也觉得这事情有些不对劲,看着杨灿的眼睛又惊恐又是畏惧,还带着一丝怀疑,心里真觉得这位杨记者搞不好就是个黑社会大佬。

    正在气氛显得有些微妙的时候,又有一辆卡车从不远处开来,南楚卫视这地方在市区最边缘从了国道上车辆并不多,今天一下子来这么多车倒是稀奇了,大家看着那绿è的军用卡车,再发觉后面的挂着WJ开头的车牌,心脏不由均是一紧,竟然是武警中队的人来了?

    要是放在二十分钟前,苏东看到武警的这车过来只怕要恨不得冲上去给鞠个躬,可现在可是自己的帮手也不知道是不是黑è社大哥的杨灿把人家带来的这么多人给揍了,这该不会真闹出什么事情吧。

    下车的人里有位很壮实带着军帽的军官,杨灿却头都没回只是在拉着王刚脸就是一拳,几乎把他牙打碎了道:“今天把你废在这边,也算是我除暴安良,你信不信?想讨回来的来找南周刊杨灿。”

    “平哥~平哥~南楚卫视找黑社会打人了~”王刚被一拳打的满脸是血,看到下来的武警却还是含着血哀嚎了出来:“是他们先动手的打我的..”

    这位带头的武警肖平认得王刚,在南市也收拾过他几次,王刚还以为他是看守所的高洪所长找他给当后盾的,他哪里知道这帮人其实是老黑打电话叫来的。

    肖平脸上有些复杂,本来他隶属南市武警大队的他这次来是来接西南军区来指导工作的刘大校的,没想到刘大校一个电话叫他来了这里,现场一看心里也猜测,是王刚这南市著名又惹事了。

    而被王刚叫出自己的名字,让夏平很尴尬,刘大校可别误会自己是这帮人有什么关系吧。

    杨灿手不但没停,接下来下手更狠,让自己见都心寒。看着那王刚,一脸的血,认不出谁来,鼻梁骨铁定断了,那帮躺在地上的人他也认识几个都是滨海区这边左手指像jī爪子样屈着,皮绽骨断,疼得抖个不停。

    老黑很善意地拍着杨灿的肩膀劝道:“杨头,我给市局的王局打电话,让他来收拾吧,这帮畜生脏了你的手就不好了。”

    “这位..领导。”听完苏东过来把事情解释一番,肖平都觉得这王刚很可怜,这位刘大校喊杨头的这位,可不像唬人的样子,指不定是哪位军区领导的子弟呢,真要闹到王局那里这事情就麻烦了。

    “领导..这事情是不是这样过去,我看这nv孩子也没有什么大问题,没必要搞太大吧?”

    “肖队长,不是我不给你面子,这些都是我伯伯的下属,他们多次ā扰,也不是一两天了。”杨灿指着那帮已经吓呆了的编辑记者,鼻翼有些扭曲:“我受不了这个气。”

    肖平就想息事宁人,听着这竟然是杨灿的什么伯伯的公司,心想这就难怪了,肖平上前揪住王刚的领口,狠狠扇了两巴掌:“你**个巴子,你还翻了天了,连nv记者都敢调戏,瞎了你个狗眼”

    王刚脸上满脸都是血,看到肖平刚才喊杨灿领导就已经吓得身子在抖了,哭丧着脸说:“平哥..我们正没什么大不了的事情,我就摔了他们一个杯子,还不iǎ心扯掉了那位nv..大姐的袖子而已..他都碰巧就看到了~~”声音包含着一股冤屈,比起来杨灿来,他这次可真没干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

    “谁他**信你?”肖平咬牙又狠狠的ōu了一记,留下五指巴掌印,转头看向其他地上几个在哀嚎的你们说,你们要不说实话,别怪我不留情面。”

    “真的没有,领导你要是不信,你直接问她。”几个都要哭出来了。

    从南楚卫视里又下来一群员工,不明所以的站在外围,见场面有些血腥,不敢太靠近。

    肖平看着杨灿,杨灿这才满意地笑了笑:“算了,他们也受到教训了。”掏出了皮夹拿出一张支票签上了名字赛在王刚的iōng口的口袋,,拍了拍他的脸:

    “这是五万块,领着你的人去医院看看吧,下次再让我在这附近看到你,就没有这么好说话了。”对付就要用的手段,杨灿这位心理专家自然是懂得怎么收服他们,不但让他们怕,也要让他们敬,况且这钱其实不是给王刚,而是给郑楚城的。

    王刚早已经惊恐的魂飞魄散,看了看那张支票,连滚带爬的招呼着人员起来,收拾了现场,狼狈的离开,肖平这才跟老黑刘勇刚敬礼,让老黑摆手遣走了。

    事情结束,杨灿过来ōu出一张纸巾,将皮鞋上的血迹擦掉,又将沾血的纸巾丢到了垃圾桶里,整了整衣襟,好像这件事从头到尾都没有发生过。

    郑楚城与苏东都暗自心惊,这才意识到iǎ看了这位杨记者,原本以为这人是黑社会,原来是军队的人,而且那些军人也就罢了,这位杨记者踢断别人的鼻骨、踩断别人的指骨,打扒了这么多人,这会儿如此平静,这杨记者心还真不是做的。再说五万块钱,也不是iǎ数目,都不见他眨眼的。

    郑楚城心里很是惊讶,他其实心里一直就觉得杨灿的父亲格偏温和,他儿子肯定也这样,这次见杨灿如此狠辣切有势力,郑楚城心里是又惊又有些五味杂陈,他向来认为搞传媒的人要有血要有股不畏一切的气概,再过几年这个人是能成大事的。

    “胡闹,真是胡闹,以暴治暴,不是我们传媒人的所作所为”郑楚城看着杨灿过来不由哼了一声。

    杨灿今天就是要让这些在主席思想熏陶下成长起来的老顽固见识一下自己的风格,平静地笑了笑道:

    “郑总,你说我们传媒行的是正道,我非常同意,但是很显然,今天你的正道保护不了南楚的记者们,而我的恶道可以,这个年代我们搞传媒对老百姓自然要行正道,要对得起自己的良心。”语气突然变冷压低嗓

    “但是,对着那些污七八糟的人,我也更应该恶,而且还要比他更恶十倍,谁要是敢碰我手下的记者,我就让他们付出十倍,百倍的代价来”

    杨灿这番看似有些突破记者职业底线的话,让郑楚城禁不住用一股古怪的眼神看着他,周浩然在旁边心里嘀咕完了完了,这杨哥怎么看不出呢…这老古板最不吃这套的,你只能顺着他来,怎么能这么教训他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