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章

射手座李不二 / 著投票加入书签

饭圈小说网 www.fqxsw.cc,最快更新花都高手最新章节!

    第一百七十章

    在jiā换了名片之后,杨灿很自然就和吴丽分在了一组,他这一决定就引起现场一连串连锁反映,温柔如水的顾婉第一时间过来了,邵青是跟着顾婉来的,而徐茵茵带着陈文倩两人一起是奔着邵青来的,王传军则是冲着陈文倩来的。

    几乎只在短短5分钟之内,这个一大桌子自由分组的二十人iǎ组就人满为患了,有几个nv的还为了争夺位置争吵了几句差点动手,场面可很是热闹的很,杨灿也没料到自己有这么大魅力,这倒好焦点人物都分配到自己这边来了。

    男的一排nv的一排,互相聊着天,熟悉一下彼此,这种虚伪的场合大家当然都是互相吹嘘,什么我擅长琴棋书画,你拿手吹拉弹唱的,这为会五国外语,那位是三系硕士,各个都是牛人。

    杨灿倒是趁着这个机会和吴丽搭话,大概聊了一下工作方面,事情倒是比他想象的顺利得多,这位nv主播口才与反映都是一流,思维敏捷,知识面广,属于典型怀才不遇的类型,如果今后顶尖传媒的架子拉起来,只要条件适合看来邀请她看来并不太难,这是今天杨灿来这里最大的收获。

    杨灿趁着空档出来在一边的吸烟区的座位ōu一口烟,其他人可是都奔着自己的目标拼命粘上的,只有他这局外人能这么悠闲。

    “喝吧。”顾婉拿着两只玻璃杯过来。

    递过杯子的时候,看见杨灿的眼神还在自己胸部飘心里的感觉总是有些怪异,作为成熟的nv人,当然知道自己哪一处最有吸引力,不由用手有意无意地挡在自己胸前,脸颊轻红笑着说:“你今天便宜也占够了吧。”

    杨灿笑着将视线移开,接过顾婉递来地玻璃杯,见她依然还不忘掩着胸口,嘴角浮起浅笑,那黑è眸子里柔和的眼神,倒让顾婉神è更加窘然。

    顾婉晶莹洁白腻味手臂,纤柔白嫩如瓷器一般,杨灿也不由感叹:“顾婉姐,我看这满屋子的nv人,加起来也抵不上你的一根手指头。”

    “杨秀雅,马依依的手你还没看够?”顾婉将手收了ōu了回来,不让杨灿继续,两人向来互相爱开玩笑,有时候也话语里也有些暧昧,但是从来没当真。

    “我跟她们是清白的~”杨灿捂着胸口作着发誓的动作。

    顾婉温柔似水的神态定了一定像是在捕捉着杨灿的什么细节,然后才摇了摇头:“你刚才眼珠有四分之一秒看了下右上方,双手也有个想要放在胸前的yù望,你觉得我会相信你吗?”

    杨灿尴尬地笑了起来,这就是顾婉一直没有男朋友的缘故,这位行为心理学博士太专业了,什么都瞒不过她,从一点点iǎ动作里所有男人污七八糟的想法在她面前都无所遁形,自然也就对任何男人提不起兴趣了。

    “你啊,最近行动要注意些,不要太张扬,如果总部发现你有利用你专业能力去谋取自己私人利益的行为,只怕是要干涉的,我知道你志向高,但是事业越做大,越要iǎ心谨慎。”

    看着顾婉坐直腰肢,伸手着太阳宽纤腰,倒是格外的娉婷有姿,提起iǎ腿锤了锤,高跟鞋站了大半天她不习惯腿有些酸了。

    “还是顾婉姐你了解我,放心吧,总部那边不会查处什么把柄的,我已经把依依摆在了公司的台面上,地产大鳄马国强nv儿公司他们总不至于担心我是幕后一把手吧,何况顾婉姐你帮我掩盖了那多情况的,没有你,我还真不敢像现在这么放手干了。”

    杨灿笑着说:“要不我帮你

    有些事情顾婉没说,但是杨灿心里是知道的,她帮了自己很多事情,自己去警局里几次,又在洪灾的时候开了枪,闹得动静那么大,总局那边都没有来人查他,其实多亏了顾婉掩护,她在背后支持自己,自己都习惯了,这段时间也忘记了顾婉的对自己的重要杨灿心里多少有些内疚。

    顾婉感觉到心神明显一瞥眼看着杨灿,他懒洋洋的靠在椅背上,一腿蜷着,一腿支着,十分写意的姿势,嘴角漾的笑,那从容不迫的淡定与洒脱,却不像是有什么其他意思,顾婉饮了一iǎ口冰水,压着心里的慌然却笑着问:“你还会按摩吗?”

    杨灿笑眯眯地不由分说把顾婉的iǎ腿拎到自己腿上,晶莹洁白藕一般的iǎ腿弹惊人,一边感叹:“顾婉姐的脚真是漂亮,什么叫有nv人味,我今天才见识到。”边把意识能量传递了过去,疏通顾婉体内的气血。

    这次他可是吸取教训了,不让能量窜到胸口情绪起伏的动的地方,可不能再像上次对薛琪苑那样把顾婉的情绪勾起来了,毕竟两人可不是一般的普通朋友,搞出什么乌龙那就尴尬了。

    “大男人这么干,别人看到不得说你呀,咦..嗯~~嗯~~真舒服。”顾婉本来还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却意外的感觉到自己腿到了杨灿手里后竟然有种说不出的舒服,温温热热的奇妙感觉让那些酸麻都不翼而飞了。

    这里就他们两人,清净的很,看着杨灿那熟悉脸庞,顾婉胸中升起一种莫名的念头,没想到这世上竟然有男人和自己如此亲密自己却一点都不反感的,如果杨灿一直陪在自己身边就好了,想到这里脸不由一红,心里骂了句,顾婉你在瞎想什么呢,该不是想结婚想疯了吧。

    “好了,等下选择信物游戏的时候,记得我是的是这个黑è的发卡。”ōu回来iǎ腿,顾婉不敢看杨灿的脸,只是把头上的发卡拆下来在杨灿面前晃了晃。

    “这次又没有瞧上的?那邵青我看不错啊?”杨灿惊讶地问,顾婉回头将垂在眸子前的一缕头发撩至耳后,微笑地说:

    “他刚才喝水的时候把只用两只手指拿着杯子,板凳擦了三遍,不是有洁癖就是强迫症,有百分73.4的可能会有刮干净身上所有体的习惯。”听着杨灿直接打了一个哆嗦,不自觉把双手放到了两腿直接遮挡住..

    两人回到大厅那组的时候,大家都已经就定位置了,准备开始了“心有灵犀”的游戏,也就是组里nv方们都把自己的一个随身信物拿出来放到桌子上,由男方挑选,挑选上了相应的信物会,nv方就无条件必须与男方独处半个iǎ时jiā流。

    十名男士都起身走道远处的一角落聊着天,等待着nv方那边拿信物,绝对不能偷看。

    其中那位最不受欢迎,五短身材鼻孔朝天的中年猪贩卖商郑凯显得最为紧张,一直搓着手,好像生怕自己选不到自己中意的目标,其实在刚才的jiā谈中,如果有意愿的男nv双方应该已经早就沟通好了信物的种类,像是邵青他们几个人就毫不慌张的样子。

    “郑先生,你看中谁了啊?“杨灿看着他好笑好奇地问,这位显然也是个老大难,都四十多了卖相与学历都差得太多,一身名牌穿得是不伦不类的,身为男同胞能帮忙就帮忙一下吧。

    “兄弟..你看中谁了?”郑凯眯着iǎ眼睛紧张兮兮疑惑着问杨灿。

    “那顾iǎ姐,心理医生。”

    “哦~兄弟眼光真高博士都赶碰,佩服佩服。”郑凯微微站着大嘴朝杨灿靠近了些:“不瞒兄弟说,我就喜欢那位演员徐茵茵,我是她的影就这徐iǎ姐太漂亮,我觉得配不上她..还有几个伙计也喜欢她的,我这竞争力差了点。”郑凯叹了口气。

    王传军这时候也凑了过来,嘿嘿地坏笑,拍了拍郑凯的肩膀:“郑兄,不用担心,既然你与我们两个都不冲突,我们杨头自然会帮你一把,他这人以前修道的,有神通看人东西最准了。”

    杨灿被他捧得有些哭笑不得,他倒不是不想不帮忙,只是按照徐茵茵的格,肯定已经挑选好了目标,他ā手也没用。

    “那就拜托兄弟了.”郑凯将信将疑地拱了拱手颇有几分江湖人物的模样。

    杨灿注意到,旁边那个五十多岁台湾的橡胶商人王南庆正在滔滔不绝和几个男人吹嘘他泡妞的手段如何如何高明,如何在内地与台湾之间有多个nv人中周旋游刃有余的风光事迹。

    连郑凯都不由哼了一声不愤地道:“败类…”向他这样来诚心实意想来找老婆的人最恨就是这种所谓的花丛高手了,专占着茅坑不拉屎的,玩nv人玩到相亲会来,实在是太过分了。

    杨灿倒是理解这种人心理,生意场上就有这么一种人,事业做的不少,人模人言的家里老婆孩子都好好的在,就是喜欢出来找刺激,玩够了那些花钱“二nǎi”就喜欢玩有感情的,美其名曰 “爱情使男人年轻”这种西方花花公子的论调,心里也是对他嗤之以鼻。

    大约十分钟后,nv方那边已经商量完毕,一群男人们都是带着期待兴奋地心情就定位置,却有四个人同时愣了一愣,包括杨灿在内,这满桌子梳子,镜子,指甲剪,戒指,口红之类的iǎ信物,却没有一个黑è发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