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章 昂贵的舞

射手座李不二 / 著投票加入书签

饭圈小说网 www.fqxsw.cc,最快更新花都高手最新章节!

    这成熟绅士般男人的出现,让马依依脸上出现一丝喜悦,脸上也挂着明媚的微笑伸出了手:“楚总监,你好,好久不见。”

    金海集团的中部区域总监楚云,地产业的风云人物,年轻的时候在越南干过走私,jīng通五外语,回国后在地产业做得风生水起,以目光独到狠辣著称,也是这次金海中部区最高负责人,地产界知名的黄金单身汉。

    “马iǎ姐,比起上面见面你更加成熟啦,也更加漂亮。”楚云彬彬有礼,让任何人都无法生出反感来,但是杨灿用意识能量看过去的时候,却发现这人的意识能量虽然强,但是却很混杂,意识气团浓密颜è偏深,像这样的人一般都十分有欺骗与侵略对他的印象立刻就打了折扣。

    如果以旁人的目光来看,马依依与楚云站在一起,确实一对令人赏心悦目的组合,马依依清澈的眼神透露出人的青ūn气息,优雅娴熟之间却带着nv孩般的娇憨与纯真,而楚云成熟稳重,举手投足之间都显得魅力十足,显露出独特的男人韵味。

    在场的nv人十个有九个都在想,如果她是马依依,肯定考虑都不考虑就直接答应了,能与楚云这样的优秀男人共舞一曲也算不枉盛装出席这个酒宴了。

    然而马依依却不是那些目光浅显的nv人,她的心思根本没有放在楚云身上,看着面前这男人的脸上,却只是想到了“金海集团区域总监”这几个字,商业如海,变幻莫测,并不全部都是敌人,这次想要站稳这一步,拿到招标,马依依自问暂时没有这个能力。

    不过为了杨灿的投资,特为了她自己,她必须成功,她只能用她的方式,与这些同业搞好关系,希望这次金海集团他们高抬贵手,而要达到这个目的,最好的方式自然是与楚云这样的一把手直接接触了。

    美丽而有智慧的nv人在商场,是有捷径,还有什么能比与对方亲密接触更加能取得信任的呢?利益争夺背后,还是人与人的战争,搞定了人自然事情就畅通无阻了。

    可就在马依依刚准备答应的时候,出人意料的情况发现了,旁边的杨灿突然挡在了她的身前,对有些错愕的楚云平淡的笑道:“抱歉楚总监,今晚依依是我的nv伴。”牵起了马依依的手。

    本来酒宴中,大家的焦点都在这里,看到这一幕不少人均嗤之以鼻,这个姓杨的记者心眼也太iǎ,更是不识抬举,充其量不过是马依依的跟班,竟然敢在这种场合冒出来,也不看看楚云是什么档次的人,而他自己又是什么身份。

    楚云惊愕并没有持续多久,手并么有放下,只是淡淡地笑了笑目光跳过杨灿转向马依依:

    “还是把决定权jiā给nv士吧。”他楚云并不是那些熏心为了一个nv人昏了头的iǎ青年,虽然马依依确实让他颇为惊但是他过来搭话的目的也是想看看这位马国强的nv儿到底是什么样的人物,如果真像是她那位手眼通天的母亲,金海的策略会做出相应的调整。

    他们这样的人物,这样的场合没有什么是没有目的,都在试探与衡量着对方的价值,马依依会拒绝他楚云吗?关闭与自己沟通的机会,这恐怕是最差的反应了,楚云心里这么想。

    马依依明眸中有一丝疑惑,完全不懂杨灿是什么意思,她难道不知道自己接受楚云这支舞蹈的重要吗?如果一支舞可以换得顶尖传媒的一百五十万的资金,这难道不划算吗?

    可还没等马依依说话,杨灿却已经有些霸道地抓起了她的手,随着音乐响起,已经拉把她拉到跳舞的空地中。

    留在原地的楚云一脸错愕,有些哭笑不得,没想到这位马依依的跟班会有如此举动,失望地摇了摇头。

    “你这人…这不是在自己把钱往外推吗?他是金海的总监,或许我可以说服他退出这次的投标的。”

    优雅的音乐中,感觉到杨灿宽厚的手掌中的力度,马依依只觉得无数念头纠缠在一起,既有些莫名高兴杨灿这突如其来的霸道,也有些哀怨他的不识大体,在生意场上,把个人情感掺杂在工作上是最大的忌讳。

    “你的一支舞,只换来一百五十万,我觉得有些太廉价。”杨灿洒脱地笑着,给人一种不羁的感觉,却让马依依心起伏,明知道他是在哄她,却还爱听。

    “你..油嘴滑舌,到底哪一面才是你..”马依依突然觉得有些不认识眼前这个男人了,两人初见的时候杨灿并不起眼,到在秋华波病房的大闹,让自己对他刮目相看,王家祠堂那次,她又发现杨灿身上有股常人难以企及的正气,为此时为什么又痞气十足呢?

    “其实刚才田书记跟我敬酒的时候,已经偷偷告诉我两家公司的竞标价了..”杨灿凑到了马依依的耳边笑着说。

    “真的…你怎么不早告诉我.”马依依的惊喜地睁大了眼睛,差点就叫出来,心中的yīn霾好像一扫而空,她怎么知道田国立根本就不知道这次的竞标数字,而是杨灿自己读心到的。

    两人相视一笑,所有人都盯着这边看,有些觉得这位马依依眼光实在是太差了,怎么个不起眼的iǎ记者混在一起的?真是掉身价。

    两人慢慢移动着步子,之间这旁若无人的温馨气氛,却被杨灿拙劣的舞技破坏了,由于他的华尔兹舞技生疏,连着让马依依踩了几下,显得很狼狈,让周遭的人都偷笑不以,这就是不自量力的结果,出丑也是自找的,连田国立那帮官员都不自觉微笑着摇了摇头。

    “你不会跳舞..还来帮我出头..”马依依闪烁着明亮地眼睛看着杨灿,也有些哭笑不得。

    “这个,我是不怎么擅长,你可以教我嘛。”杨灿刚才只想着不让马依依受委屈了,还真没考虑到自己的舞技问题,只是男人嘛,都是爱面子,这么多人在看,怎么要也要顶下去。

    这话说得孩子气,但是马依依却没有丝毫的不耐烦,反而觉得杨灿的子有某种吸引力的强势,轻轻搂着他的肩膀,iǎ声指导:

    “很简单的,我左手牵你。你动左脚,我右手使劲,你动右脚,感觉我用力的方向向前向后,就了……

    只听远处有人说了句:“有请颜尚熙iǎ姐..”好像是这次国健邀请的流行歌手来献歌一曲,这也是效仿美国商界酒宴模式,请歌手来助兴,以让参与者更加尽兴。

    被自己的笨拙的舞步搞得心烦意的杨灿,就听到了悠扬而让人舒心的歌声:

    卡朋特的经典英文歌,发音虽然有些别扭,甚至可以说是糟糕,不过歌手嗓音优美,演唱亲切自然,略带伤感,给人一种宛若梦境的感觉.

    明明是浮华虚荣,尔虞我诈的酒宴,却在这忧伤的歌声弥漫下,让人不自觉浑身放松,浮躁的心绪都安静了下来,给人以想翩翩起舞的冲动。

    一直笨手笨脚的杨灿,突然感觉到浑身的意识能量都在微微的颤动,进入某种莫名活跃的状态当中,体内的意识能量很自然透过马依依柔嫩的iǎ手,传递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