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章 处分?

射手座李不二 / 著投票加入书签

饭圈小说网 www.fqxsw.cc,最快更新花都高手最新章节!

    所谓好事不出坏事传千里,在杨灿开枪后不到十分钟的时间,王海波就接到了电话,火速发动了几个干部到了秋华波那里投诉,省委的领导班子也是针对了这次的事件进行了一个简单的讨论。

    本来现在抗洪是第一大事情,没有时间顾虑这些,但是由于对群众开枪这事情可大可iǎ,万一一个没有处理好,这事情也许会对省委造成极其恶劣的影响,当然这事情虽然是一个军人开的枪,但是田国立打电话过来汇报的时候已经承认了是他亲自下的命令。

    纪委徐书记也了解到一些情况,首先发言,他认为田国立这么做也是bī不得以,而且伤的乡民都是煽动这起暴的主要嫌疑人,还打伤了几名工兵团的士兵,其中一位因为伤势比较严重,颅骨断裂,脑震已经构成了伤害罪,这样的情况下田国立指示开枪是可以理解的。

    王海波还没来得及讲话,躺在病床上的秋华波就第二个发言了,他沙哑的声音非常大,第一句话就让围在病床旁边那些人愕然全场:

    “处分?我看田国立同志这次不但不应该被处分,反而应该立功嘉奖!”

    “那种情况多严峻你们这些同志可能不能真正理解,我是经历过的类似事件的,乡民被鼓动起来有多么可怕我是亲眼见过地。!”

    众人心中都是一凌,都知道秋华波98年抗洪的时候正是在围堰乡,那时候本来已经决定要在围堰乡泄洪了,秋坏波是硬着头皮挺下来了,当时秋坏波就摸过围堰乡这帮村民的老虎屁股。

    秋华波深深吸了几口大气,才慷慨激昂地道:“田国立同志这三枪开的好啊,将情势完全稳定下来了,没有他这三枪,我敢断定围堰乡剩下的人绝对都撤不了,到时候要出大事情,五四年的悲剧会重演!我估计至少要栽进去大几千条人命,同志们1开三枪救几千条人命划算不划算!?别说那三人都是轻伤,就算是打死了他们都是值得!”

    秋华波说得大家兴知肚名,其实如果真的演变成暴可不是光乡民悲剧这么简单了,整个华省的领导班子只怕都会被处分,甚至引起华省的官场震动,上头调整华省领导层也不无可能。

    不过说是这么说是这么说,事情还没发展到那一步,其中的文章就玄妙了,如果万一这堤坝要是不破,那么田国立就危险了。

    副省长薛之海温文儒雅地抿了一口茶,见大家都望着他,只是淡淡地笑了笑:

    “我看嘛,老书记的很对,现在是关键时期,也不方便临阵换将,不过嘉奖就不必了吧,不管怎么说,对乡民开枪,总归是很恶劣的行为,我觉得我们省委应该口头批评一下。”说到一半话锋一转声音骤然冷了下来:

    “不过那个挑动市民的王ūn明,一定要从重,从严的处理,作为党员连什么是大事,什么是iǎ事都分不清楚,他就不配为个党员。”说完薛之海细长的眼睛冒出一阵寒光狠狠地瞪在王海波的脸上,让这位王市长胸口顿时凉了半截,心里顿时明白过来,这次他自己真是踢到铁板了…

    ##

    在南海市那边正在进行决定田国立命运的讨论的时刻,田国立与苗少校等人却没有任何的心思去想这些未来的事情,对他们来说危机还远远没有结束,还在紧张得组织紧急撤离各项事务。

    由于暴雨,围堰乡电话线路与网络完全瘫痪,电台信号也是时有时无,几个水利专家只能用手机发报水情,现在不光是围堰乡的汛情严重,整个华省都被雨水泡到雨水里,南城市区已经因为大雨的多处积水,造成了jiā通瘫痪,可以通向围堰乡的那几个主路也都因为iǎ型的泥石流暂时被封..

    “怎么样?都撤离的差不多了吗?南乡与北乡都撤离结束了吗?”在大雨中穿着已经被打得透湿的雨衣的田国立,凑到苗少校耳边大声问着,雨声太大还夹着阵阵雷鸣,不挨近点说话都听不清楚。

    “是的田书记,已经全部撤离了~我也已经让大堤上的兵都撤了下来,三分钟后都会来这里集合~”现在他们站的地方是围堰乡外地势较高的地段,从这里正好能俯视整个围堰乡的全貌,大雨中也看不清楚,都是一片灰蒙蒙的景

    由于紧急疏散的时间太短,乡里的iǎ孩有些还没找到,还有些人可能因为拒绝撤离躲了起来,不可能百分之百的全部撤离,洪峰一来,围堰乡就会淹没.

    由于全省的抗洪形势都非常紧急,人手调派不足,所以现在在围堰乡的工兵团的人手并不多,本来要赶来的支援也因为道路被堵塞还不能及时赶到了,这就意味着,到时候他们这只抗洪的队伍,不光是最快的救援队,也很可能是唯一的一支。

    能救一个是一个吧,冲锋舟等等救险物质都已经准备好了…

    围堰乡大几万人在这段道路上搭起了简单的帐篷避雨,浩浩的队伍显得非常的哦壮观,由于帐篷不够,工兵团以及乡里的党员干部都只能在大雨里坐着。

    夏檬这时候看着周浩然,王传军顾婉都在,却唯独不见杨灿,有些慌张地问:“杨灿呢?怎么不见他?”

    田国立已经忙昏头了,这时候才想起来一直都没看见杨灿那辆标致的悍马车,也开始清点人头,找人,一查看之下竟然都没发现杨灿,田国立也是急地糊涂了,不由拿着喇叭大声喊了起来:

    “谁看到杨记者了,就是那个穿军官服的!?哪个看到了!”

    几百人的工兵团里立刻有几个人举手起来了,田国立急得自己冒着大雨直接下跑了过去,抓住其中一个人的肩膀问:“你看到杨记者了?他人呢?”

    “报告领导,杨记者要我们先撤,他说他还要救几个老乡出来,随后就到~”iǎ战士大声地报告着。

    “胡闹…这不是胡闹吗?马上洪峰就来了,他拿什么救人~”田国立又气又急,连连对着空中摆着手,说话都不利索了,现在离洪峰来临就剩而二十八分钟,还有三分钟就是危险期,随时都有可能溃堤,这杨灿不是在赌命吗!?

    田国立与苗少校,夏檬,周浩然他们都紧张地站在上坡的路口那里焦急地等待着,时不时地看着表..

    只有打着一把红伞的顾婉温柔地坐在一个折叠凳上一边安慰治疗着一个惊吓过度的乡民,边回头不以为然地摇了摇头嘀咕:“瞎担心,杨灿滑得像头狐狸,还需要你们这份心..”

    夜晚十一点四十八分,在焦急地等待中,就见杨灿那辆标致的悍马H1出现在了人们的眼前,田国立与夏檬他们都长出了一口气。

    苗少校上前一步帮杨灿打开车笑着揶揄他:“你老兄也太猛了,这么拼,我们的工兵团都没搜查出什么落网之鱼来,你能救出…”那壮实的苗少校本来在笑着,但是探头看到车厢后面就愣住了。

    车打开,一个接一个的下来,有老人,有iǎ孩,还有几个被绑起来了的庄稼汉,被巾塞着口,愤怒地瞪着杨灿,一点数竟然有十四个人。

    “没时间了,还有人在..”杨灿啪啦关上车叹了口气,听得苗少校脸都僵了,恨不得立刻上去踢负责搜查的那排长一脚。

    现在等吧,还有二十分钟..整个围堰乡就要被淹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