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 民变!

射手座李不二 / 著投票加入书签

饭圈小说网 www.fqxsw.cc,最快更新花都高手最新章节!

    工兵团的战士们在大坝拼死地卖命,为的是什么,为的就是争取围堰乡撤离的时间,田国立脑袋里的神经已经被江拍打堤坝的声音震得有些发麻了,一听到竟然有乡民不愿意撤,脑袋立刻听到嗡的一巨响,直接喷口大骂了起来:

    “都吃粪吃到脑子去了,这时候添什么走~!跟我去看看~!”

    大手一挥,带上了几个警卫,拉上杨灿一起到外面开车着去看看情况,众记者都敏锐的察觉到这里面肯定是有新闻,也都跟了上来了,人人都知道在防洪的时候下撤离命令就是把双刃剑作得不好,同样会割得自己血淋淋的,这个时候竟然有人抗命,真是雪上加霜。

    田国立开着车带着杨灿与一帮警卫员二十来人来到了闹事的南城区,本来是抱着铁心来强制撤离的,可是到现场一看,好家伙,不到五米宽的乡街道上,浩浩得有上千人,堵在哪里不让解放军的车走,一个个都是拿着铁锹锄头的,在雨中高声叫喊着,大半夜里都是jīng神得不了,上千个电筒照着,在两排平房林立的街道上灯光闪闪的。

    这帮人一个市委书记田国立来了,全部拥挤了上来,用南城土话开始抗议吼着。

    “田国立~~!你凭什么撤我们王乡长!你给我们一个说道!”“说清楚,讲明白~!”

    “王乡长有什么错了,不就是阻止你们要在我们乡泄洪吗!你们这些领导都黑了良心,就王乡长是好人!”

    群情激愤恨不得上来要生吞活剥了田国立一般,如果不是那些警卫员死命地守住周围,只怕田国立今天很难说上一句话了,周浩然也难得吓得连声对杨灿嘀咕:

    “这架势是…这是民变啊..”完全被这帮人气势给吓到了。

    田国立倒是一点都不惧,几步站到了街道中央一个iǎ土台子上,直接开吼:“你们问什么道理撤王ūn明!?因为你们王乡长胆大包天,拒不执行市委的决定…”

    还没说完下面就有人叫骂了起来:“你田国立是刚调来的,懂个屁,你别他妈的以为我们不知道你的目的,你现在是想拿我们围堰的老少爷们拼政绩~”“对!”“他就是想泄洪让他们市委高兴,王乡长不答应他就撤人!”

    下面的人咆哮着,往前挤着,一时间开始和警卫员和工兵团的兵起来推搡,田国立一看这事情还真有些控制不住了连忙喊问:

    “这里有共产党员没有!有没有~?是共产党员的给我站出来,带头执行市委的决定。”这里面肯定有人领头,田国立着是要擒贼先擒王。

    果然一片人安静下来不少,目光不自觉望向里面几个人,那几个人被盯着有些不自在你望望我,我望望你,终于有人出来了,让人惊讶的竟然就是王ūn明本人,这实在太让人意外了,看来这iǎ子也是被bī急了,这种傻事竟然都做出来了。

    王ūn明五十来岁满脸皱纹方脸上一脸苦相,上前来解释:“田书记,我已经被撤职了,就以一个普通党员的身份来跟你上书吧,咱们真的不能撤啊…”

    田国立一看他假惺惺的嘴脸,就忍不住了大吼了起来:“王ūn明你个混帐,什么不能撤~!你个王八羔子造反了是吧!竟敢煽动乡民~好大的狗胆!”

    被这么一吼,那王ūn明倒是端出一脸正义凛然的样子,挺胸抬头声音调高了不少反驳:

    “田书记,你不知道,自从开始抗洪,我王某人和我们乡党委,建立了很高的威望,你们现在让撤我,牺牲整个围堰乡,怎么能服人!”王ūn明仗着有王海波的指示反而理直气壮了起来,一边说边把手挥向身后这些人,明显是有挑起他们反抗情绪的意思。

    “而且撤人就更不对了,明明守得住!明明守着住啊~~!为什么要撤!”

    王ūn明的话立刻引起了下面那些不清楚状态乡民的共鸣,他们谁都不愿意放弃自己家乡经营了几十年的家当,都是恨田国立恨得牙痒痒的,顿时就闹起来了。

    “就是~大堤上的情况,我们最清楚了!可以守得住!”“守得住的啊,乡亲们!”“不撤,我们坚决不撤。”“

    要是田国立还有时间,他必定会晓以大义,举事实,摆证据的让这帮人慢慢领会领会市委的一片苦心,撤离后市委的补偿下来会他们损失的多得多,还可以重建这个贫困落后的iǎ乡村,但是现在情况紧急,他没时间跟这些人废话了,直接把伞往地下一摔,不顾大雨落在自己身上怒吼着:

    “王ūn明!看看你干的好事情!我告诉你王ūn明!这是上级命令不是在和你商量,这要是在战场上是要执行战场纪律的,是要被枪毙的!!给把王ūn明我扣起来!”田国立指着王ūn明无比怒火中烧。

    可还没等几个警卫员上,这群集的人群脸è却难看起来,一时间群情激愤,奋力向这边涌。

    “凭什么抓王乡长,妈的,今天谁敢抓王乡长我要他的iǎ命!”“田国立~这要是在战场上,我先你在背后放一枪!”

    几个蛮横的乡民都拼命往前冲着,拿着农具就往警卫员与工兵团的士兵身上招呼着,几个兵都被砸得头破血流都不敢还手,部队里讲究纪律,没有指示就算打死他们他们都不会动一下。

    其他村民见有人动手,马上也都抡起家伙向前冲来了,田国立愣住了,他还从来没有见过这种场面,不过他毕竟是军人出身,有胆识有魄力,拔出身边警卫员的手枪“啪啪啪”,照天上就是三枪,大喊道:“都给我住手!”

    人群开始懈一下,接着马上就有人喊:“别被他吓唬住,他不敢开枪,当官的都是孙子!”

    最前面的那排人都是乡民里最蛮横的,抡起锄头就砸倒了名士兵的头上,直接惨叫一声,歪倒在了地上。

    其他村民也都抡起了家伙冲上来准备动手,眼看一场灾难中的民变就要来了...

    田国立见镇唬不住村民,一时头脑发懵,突然感觉到手上的枪被人抢了过去,转头就见,一脸平静的杨灿抬起枪用标准无比的击姿势瞄准,照着人群人“啪啪啪”就是三声清脆的枪响,人群中三个人捂着大腿,在地上打滚惨叫。

    击完毕后,穿着少校军服的杨灿脸上看不到任何神情,举着枪朝天又是“啪”的放量一枪,大声喊:

    “老子接到的是战时命令,哪个狗日的再上前胡来,老子利马毙了他!”

    几个警卫员见到血凶悍劲也被激发出来了,还以为杨灿这个少校是货真价实的,全部掏出枪,黑的枪口虽然朝天,一股肃杀之气却已经扑面而来。

    乡民都愣在那儿,最爱起哄的人也不敢喊来,傻愣愣看着成排的枪口。

    杨灿知道他们虽然被镇住了,但是如果不用点手段他们是不准备撤的,转头对周浩然与那几个开车的工兵团司机说了句:

    “把车开过来!”他们都是愣了不到一秒就按照杨灿的指示去做了,现在非常时期哪个领导也没这位杨记者顶用。

    杨灿可不傻,他刚才查看下面这帮人的意识,就已经发觉了中间负责煽动的是哪几个,那三枪就瞄着他们去的,给别人都没这个胆子朝人群里开枪,但是杨灿可是老里的jīng英,再他都能指哪打哪。

    杨灿挥挥手,身前的警察退到两边,杨灿站在一街道的石阶上,望着一个个乡民的脸,那些乡民的脸上有不平,有愤愤,有怨恨,更多的是畏惧与茫然,虽然被震住了,但是依然还是没有准备撤离的意思。

    “老子没读过什么书,没时间跟你们废话,你们不肯走就是稀罕自己这点家当是吧!?稀罕你们这条住了几十年的老街是吧!?那老子今天就铲平你们这条破街~~!!!”

    (希望大家看书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