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 杨灿的救援队

射手座李不二 / 著投票加入书签

饭圈小说网 www.fqxsw.cc,最快更新花都高手最新章节!

    下午三点二十八分,全南城的媒体都已经接到了围堰乡要撤离的消息,所有的单位都行动起来了,天大的事件,第一线的资料,第一手的报导足以让任何媒体人jī情澎湃,那些胆敢到灾区的记者都是各家最jīng英的分子。

    而南周刊的代表自然是杨灿与周浩然,而他们并没有去像是其他记者一般先去采访那些领导,而是第一时间与田国立会合,加入了去围堰乡支援的部队里的队伍里。

    “我要随军出发,还有一些帮手要来,我们有自己的车..”

    这么大的事情,军区部队一定是第一个出发,而且围堰乡必定被封锁只能出不准进,就算是新闻车估计也会要经过层层检查,还是跟田国立这只队伍方便些。

    田国立与旁边那位皮肤黝黑的工兵团苗少校讨论了下,苗少校考虑了几秒钟,回答也很痛快:“好,十二分钟后出发,过时不侯。”

    杨灿这次不光是要采集新闻数据,还要组织一只应急的队伍,以处理些紧急情况,以他的经验来说,这种撤离工作是无法做到绝对百分之百的,哪怕就算是布里斯班那样现代化的城市最后都有几百人留了下来,更何况是围堰乡这种乡村之地了。

    足有接近一百斤的装备背上身上,杨灿倒是还好,轻轻松松早就习惯了,不过周浩然与南楚时经的夏檬和那位搭档的中年记者都有些吃招架不住,他们光是拿采访与救急的设备就很吃力了。

    “杨哥,你背的是什么?搞得这么巨型?”周浩然一个人背着所有的采访设备,有些惊讶地摸了摸杨灿背后那几乎有一人高旅行袋,用手一提竟然纹丝不动,重得让人吃惊。

    “就是些有用的设备。”杨灿很淡然地点了点头,这是之前他让修朗博士快递来的救险设备,当时在布里斯班他用过,比国内的方便的多,就找修朗要了一套。

    几个兵想过来帮忙,却被杨灿一个眼è吓退了,他的想法是这些装备太过重要不能让其他人碰坏了。

    这些他都是有切肤之痛的,血的教训换来的,如果不是那次设备的临时出现故障,在布里斯班那次他起码还能多救十个人上来。

    这时候期盼已久的车终于赶来,温婉柔美的顾婉带着两个穿白大褂的医生下车过来,看着杨灿没好气地说:“你还真是不讲客气,这种事情竟然叫上我..”

    两个壮年的男人还算jīng神,笑眯眯的很有爱心的样子,身上背着大包iǎ包过来狠狠地拥抱了下杨灿:

    “杨头~好久不见,真难得还接到你的电话。”两人都是以前军区医院受过杨灿恩惠的战友,一个急救科的王传军,一个外科的江伟,曾经在杨灿手底下打过下手。

    “带这么多东西,至于吗?”娃娃脸的王传军是个很爱笑的人,眼睛总是眯成一条线,觉得杨灿这次有些太过慎重了。

    杨灿轻点了下头没有说话,到时候你就知道你带的东西多不了多了,也没有责怪他的意思,不知者无罪嘛,毕竟他们这几个人都是做医务室的没到过事故现场不清楚自己要面对的是什么。

    自己的这次的救援iǎ队还算是人员齐整,外科,心理科,急救科加上自己与周浩然就差不多了,人太多折叠冲锋舟也装不下。

    四点五十分。

    天空依然下着大雨,路面泥泞不堪,杨灿那彪悍的悍马车倒是成为了领头的车辆,在前面开路,南楚时经的夏檬和另外为搭档与几位军官都被请到悍马车里,一路上虽然路面不平摇摇晃晃的,但是悍马H1里宽敞的空间,豪华的设施却让人觉得很舒服。

    夏檬与他的搭档的那位中年记者都在反复地检查自己的防雨器材,紧张地都不敢说话,周浩然更是不断地给亲人朋友发短信时时报平安,现在大家心里都清楚,围堰乡这个地方随时都可能会溃提,去一线就是拿自己的命去博,虽然夏檬是自告奋勇来的,但是心里还是难免有些担惊受怕。

    而那位工兵团里军衔最高的苗少校,望着杨灿的眼神有些惊讶地问:“杨记者,我怎么看你一点都不紧张呢?”他带工兵团也走南闯北不少年了,自己每到这样的场合都会多少有些不安,这位倒是平静让人意外。

    杨灿无所谓的笑着耸着肩膀,这种场面比他在澳大利亚遇到的要iǎ很多,当时布里斯班撤离了将近一百万人,大半个城市都被淹没了。

    过去帮夏檬的衣服扣紧了些,为了以防万一,夏檬与他的搭档都在里面套了成救生衣。

    对这文艺少nv笑说:“让你不老实,来干什么,iǎ姑娘琳成落汤jī就不好看了。”

    夏檬咬着下嘴唇,却没有与杨灿斗嘴的心情,反而往杨灿身上靠了靠,像是要找点体温般。

    “你们是不是太紧张了点?有这么严重吗?电视上都没报导什么洪峰有多大威胁的。”周浩然虽然紧张,但是心里还是有些不以为然夏檬他们这般的iǎ心谨慎。

    杨灿由衷的苦笑,实在太天真了,严重不严重,还会有人比他还清楚吗?现在围堰乡的堤坝已经比地平面高了一米多,如果溃提,那对于一面临江,两面临湖地势又低的围堰乡来说绝对是毁灭灾难,更何况围堰乡多是平房,又是晚间大雨,杨灿真不敢想后果了。

    天已经慢慢暗了下来,众人在车上简单吃了些食物,车已经快到围堰乡了,夏檬毕竟要较弱一些,凑过iǎ脸过来,用那独特的台湾腔问:

    “这雨越来越大耶,你是不是穿的太少?”摸着杨灿胸口单件的衣服。

    杨灿摇了摇头轻轻拍着她笑说:“等下我们可有剧烈的运动哦,穿多了也是白搭。”呲牙裂嘴地露出暧昧的笑容,夏檬不由扬起iǎ拳头朝他胸口锤了下去:“哎呀,这个时候你还敢调戏我~哪个跟你有剧烈运动~?”

    对面的顾婉很感兴趣的看着他们两个,从角è透露出暧昧的味道,又有些失落,很明显看穿了他们两个人之间不同一般的好感。

    突然一个刹车,整个车队都停了下来,由于前面大树已经被狂风吹倒,路上已经不能继续走路,车上的人都身经百战,还算冷静,都扛着军用锹之类的工具下车列队,集合。

    “没时间了,徒步前进吧~”在雨中的杨灿跟后面的田国立吼了声,田国立与苗少校显然也觉得他的判断十分准确,挥手下命令。

    众人冒着大雨简单的列了个队,杨灿招呼自己这只记者医生混合的iǎ队跟着大部队的后面,地上几乎都处于淹水状态,雨鞋踩下去都看不到脚面,深陷入泥地里。

    夏檬虽然咬着牙坚持,但是毕竟是个iǎ姑娘,有些走不动了,被杨灿和周浩然一人一边扶着,深一步浅一步的继续走。

    田国立一边喘气,一遍看着一头热汗,背着巨大旅行带的却依然走的很稳当杨灿,张大了嘴巴:“iǎ杨,你跟我说实话,你上学的时候是练铁人三项的吧,怎么拿这么重的东西轻飘飘的一点事情都没有呢?”

    那么苗少校也很钦佩了点了点头:“杨同志已经肯定当过兵吧,身体素质跟我们团的排长都有得一比。”

    杨灿听着好笑,自己好歹也是上校,比你这位长官还高两级,竟然只顶得上你的iǎ排长?你倒是不知道我身上背了多少负重,其实杨灿也有些累,他毕竟是人,强度快赶得上他以前出国执行任务了,

    十分钟后,部队终于达到了围堰乡的昌江堤坝,众人在大雨中眼望前方,不望则以,这一望,都倒吸了口凉气…

    (感谢大家推荐票踊跃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