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 嚣张就要彻底

射手座李不二 / 著投票加入书签

饭圈小说网 www.fqxsw.cc,最快更新花都高手最新章节!

    众人慷慨激昂陈词被这声大骂打断,均是愣愣地望向杨灿,这吼声既不是来自于省委书记秋华波,也不是出自副省长薛之恺.却是这么不知来历的青年…

    所有的人都愣了几秒,脑子都是在想同一个问题,他怎么会有这么大的胆子!?怎么敢在这样的场合吼出如此一句来!?

    杨灿脸沉的可怕,刚当兵的那年,他曾经经历过在北方的延吉省那场洪水,当时就是因为上级一句死守,他们团一个200多名抢险的兵跟着一个县都被冲走了。

    那次虽然外界说是只死亡了70人不到,但是真实数据起码却超过一千人以上,杨灿现在想到心里还被刺得疼,国内这种事情实在是太多太多了,就是这帮只顾自己乌纱帽的孙子作祟,才一遍又一遍让这种悲剧上演。

    面对这群的惊疑不定的目光,杨灿用一种不容置疑的神态扫过了这帮人,一瞬间,大家惘然升起种错觉,好像房间里的空气从二十五度骤然降低到零下二十度一般,谁也没有想到这个其貌不扬的年轻人会带给他们如此巨大的压力。

    杨灿身上的红è意识如火焰般熊熊燃烧扩散的,极富侵略的意识,压倒了这里所有的人,其他人的意识几乎都不自觉地缩iǎ了一圈。

    “你们眼睛都瞎了,围堰乡一面临江,两面临湖,你们怎么顶!?现在不是你们这些人玩政治游戏的时候,而是一个牵涉到八万人生死的决定…”杨灿低沉的嗓音从喉咙里发出,目光一一扫过,王海波,薛之凯,秋华波。

    “这场的特大洪峰就要来了,围堰乡八万人正按照你们指示拼死在堤坝上奋战,而你们脑子却在考虑是什么?一家年盈利数千万可以带动GDP的造纸厂?个人光明的政治前途?还是你们在老百姓中的那些虚名?”

    杨灿的话如同一记记重锤砸在薛之凯与秋华波的心头,涨红了脸想要反驳,偏偏却有种无话可说,好像是自己被扒光衣服在众人面前被赤luǒluǒ的拷问了一般。

    而大部分人确实咬牙切齿不以,头上的青筋都鼓高高隆起一副准备上来撕烂杨灿嘴的模样。

    “我现在以联合国新闻观察员的身份告诉你们,如果围堰乡溃堤,你们今天在这里说的每一个句,每一个字我都会把写成文字送上以及联合国新闻署,你,你,你,还有你,都不会得到你们想要的。”

    杨灿说到后面原本严肃语气变成了戏虐,拿着自己的证件拍砸在桌子上,一一指着旁边几个对他吹胡子瞪眼睛的各级领导,场面显得滑稽无比。

    威胁,这简直是赤luǒluǒ的威胁,太嚣张了,一个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iǎ子,你还反了!王海波用力甩手怒拍桌子吼了起来:

    “你反了!反了!~来人,把他给我拷起来!”

    “好了,都安静。”就在王海波大吼不止的时候,一声低喝打断了他,从头到尾没有说话的秋华波终于出声了,顿时病房里就安静了下来,秋华波脸庞上带着股决然,坐了起来。

    “你们喊什么?嚷什么!?他说的不对吗!?”秋华波冷冷地盯着这群气急败坏的下级,心里有种莫名的愤怒,是对他们也是对自己:

    “我们不能死一个人,家园毁了可以重建,人死了不能复生,围堰乡只有一个字,撤!赶快撤!”秋华波激动地狠狠地用手比划着,说完却止不住咳嗽起来。

    王海波连忙上前扶住他表态:“秋书记,您放心,我们为了加快筑堤速度,我们在市内调集了车辆,赶赴滨海,我相信我们一定会守住大堤,我现在就跟你立军令状,生死牌!”

    另外一位也上俩帮腔:“我也觉得我们一定能顶住~”

    几个人上去准备围住秋华波劝说地时候,一直没表态的薛之凯却冷着脸喝了声:

    “够了!你们像什么样子!?秋书记的话你们听不懂!?如果我们把围堰乡的八万人泡在了洪水里,王海波你的那些什么军令状生死牌顶个屁用!”

    指着王海波与那些人:“你,我,秋书记,咱们都没有办法向组织和人民jiā代!”

    全场安静中王海波呆呆地望着他,有些不相信这话是从薛之凯口里说出来的,薛之凯一挥手:“通知围堰乡,撤离。”

    秋华波也急忙地摆手:“撤,赶快撤,赶快撤!”这决定一经下定,所有的人立刻行动起来了,既然薛之凯与秋华波达成了共识,那就没什么好争论的了。

    打电话的打电话,组织的组织,很快地开始了撤离工作,没人知道此时薛之凯与秋华波一样都是浑身被冷汗打湿,均是意味深长地望向杨灿。

    刚才这位联合国观察员的话并没有威胁到他们,而是深深点醒了他们两人,他们同是身在局中看不清形势..

    秋华波只恨不得扇自己一嘴巴,自己真是老昏了头了,竟然在乎那些虚名,想要拿整个围堰乡去冒险,这要真出事情,他铁定要内疚一辈子。

    而薛之凯则是惊讶于杨灿话里透露的情报,也震惊与他的身份,这位联合国新闻观察员口里说出造纸厂的刹那,秋华波竟然什么反应都没有。

    明的薛之凯敏锐的察觉到,造纸厂的事件铁定已经不可挽救了,这时候如果不站在秋华波这边他只怕要跟王海波一起栽进去…

    “王ūn明!你反了!”负责联络围堰乡那边显然是吃到了钉子,对着电话大骂,看了围堰乡的那位王乡长是抗命了..

    这里的人都不清楚,其实王海波早就给王ūn明下的死命令,如果没有王海波的亲自指示那位忠心王乡长谁的话都不会听。

    温文儒雅的薛之凯却好像早就料到一般,意味深长地看了默不作声的王海波哼了声:

    “反不了~从现在起,东西不给,车子不调,他不撤也得撤,围堰乡要在晚上前撤离八万人,咱们要赶快动起来,叫田国立去围堰乡主持大局收拾王ūn明。”

    “麻烦秋书记组织联系驻军,跟田国立组织车辆,要准备用强制的手段强制撤离!别忘记把车载电台带上。”

    “我们就只有八个iǎ时,八个iǎ时撤离八万人,是场恶仗,都行动起来。”

    薛之凯的雷厉风行让秋华波也安心了不少,却让王海波面若死灰。

    此时马依依却看到了引发这起大事情杨灿正准备往外走,连忙凑了上去,拉住了他的胳膊:

    灿灿,今天你帅翻了!把这些老头教训的连话都不敢说。”马依依一直就认为自己胆子很大,但是在今天这种场面里连话都不敢多说,可杨灿刚才竟然像是训孙子样的痛骂来这些领导,气势上完全压倒满屋子的这些所谓的大人物..

    杨灿ōu着烟不以为地道:“人嘛,活一辈子,只有两种路可以选择,要么装孙子就装孙子到底,既然要嚣张也就嚣张个彻底。”

    “那现在你又是要去哪里?”马依依看着ōu着烟满脸是理所当然的杨灿,突然愣了愣,觉得这其貌不扬的男人好像带着钟奇妙的光彩,竟然越看越顺眼了,好奇地问。

    “还能去哪,去围堰乡,跑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