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 谁敢说撤!?

射手座李不二 / 著投票加入书签

饭圈小说网 www.fqxsw.cc,最快更新花都高手最新章节!

    “你们自己看看。”杨灿边说,边直接过去把秋华波扶起来坐直了,本来冲进来准备拽杨灿出去的警卫员,也被薛之凯摆手阻止了,他也很好奇这个其貌不扬的年青人拿出的这些东西到底是真是假。

    投影上的全局数据,有些是杨灿让老同事破解了省水厅的数据库得到的,有些是国家监控卫星的数据,还有些是他的仪器测量出的,三项综合在一起由澳大利亚方面进行分析计算,不知道要比水利厅详细多少。

    “这…恩..”几个水利厅的专家都面è凝重的看着投影,秋华波为了让他们看清楚特地把灯都关上,窗帘也拉起来了,一种专家都互相望着,均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

    在经过病房里长久的沉默之后,王海波终于好像压抑不住自己的情绪了,吼了起来,整个病房里都是他的吼声。

    “怎么了?说话啊?怎么不说了话了?你们搞了几十年的水利,难道还需要花这么长时才能清楚情况吗?”

    那为首那位白头发的老专家面对众人注目而来的目光,干咳了声,调整了下情绪,才缓缓解释:

    “这张实时数据,如果是都是真的话,那么情况确实要我们想象的要严重一些..”说着狐疑地望了杨灿眼,仿佛一丝一毫都不相信他似的,提高了音量:

    “但是!我想强调的是,就算是这些数据全部都是真实的,洪峰来临,围堰乡还是有很大的几率能守住的!”

    房间里的人顿时都松了口气,同时转向秋华波与薛之凯等他们拿主意,可是两人都是摸着下巴思考着什么。

    杨灿当场只觉得心中气血翻腾,几乎忍不住上去ōu那个叫什么林教授的老头一嘴巴,强忍着汹涌的怒火,敲击着键盘,链接上澳大利亚的实验室。

    那个大鼻子修朗一出现在屏幕上,水利专家里的有个人就微微张开了嘴巴:“修朗博士..”这位前几年派去澳大利亚jiā流会议的时候见过修朗,边诧异地跟周围的人解释修朗博士是干嘛的,引得大家都愕然不以。

    这下关于数据真伪的猜测就不攻自破了,只是众人都不是太明白,这个秋书记的iǎ朋友到底是何方神圣,怎么会认识国外的技术专家?

    “这是布里斯班的水利局的首席水利专家修朗博士,让他来跟你们说明。”杨灿边用英语跟修朗博士简单的说明了情况,面沉地边把笔记本电脑递给了林教授。

    薛之凯面晴不定,大手一挥,身边的秘书就上去当起了翻译,中澳两国专家就在一起开始了紧急讨论,十几个人都不由自主地围了上去了,他们清楚,这也许将是一场会影响华省命运的讨论。

    “修朗博士,我很钦佩你们收集数据的能力,但是就算按照你们数据,洪峰来临,围堰乡还是有足够的能力去守住。”林教授与修朗博士jiā换了些基础的信息后,依然固执己见着自己的观点。

    屏幕里修朗博士听到翻译的话,不由皱眉,iǎ声骂了声“FUC!”搞得那秘书也不好翻译,只是咳说两声,马依依差点偷笑出来。

    “林教授,你看着你们上游的降雨云层,今天降雨比昨天还要来得更加的凶猛,等洪峰经过围堰乡的时候,洪峰的流量会超出预期的百分二..”

    修朗博士在屏幕地点出了一个复杂的技术软件,两个复杂的流体模式jiā汇演示了这次预演的运算整个过程。

    看着这些如电影画面一般的三维流体镜头,林教授与他的团队都有些惊愕的表情,其实这套软件也是几个月前因为布里斯班的大洪水后,澳大利亚政fǔ吸取了惨痛的教训,集中全国所有优秀的程序师开发的,是目前世界上最先进的流体系统运算软件,也难怪林教授觉得大开眼界的感觉。

    看着林教授这帮人哑口无言众,杨灿对修朗博士说了声麻烦了,就关上了联络信号,修朗博士在关闭信号前还很不可理解地问杨灿:

    “杨,你们中国人难道脑袋究竟是什么构造?这样情况都无动于衷,百分五十的几率会溃提竟然不撤离人?在我们澳大利亚这个数字过百分之十就要预先会撤离工作了。”

    杨灿沉默不语,干干的苦笑了起来,这就是国情不到万不得以,撤离这两个字是绝不可能会从领导的嘴巴里说出来的,大部分国人内心里都把自己家乡的一亩三分地看得太过重要了,甚至不惜为了这些东西赌上命,旧有的观念根深蒂固。

    如果哪个领导敢说“撤离”,那么老百姓听来意思就完全不一样了,溃提后他们会把那些领导祖宗十八代顺着问候一遍,而且会不断的疯传什么“泄洪保市”这类的流言蜚语,而相对的,中央那边也可能会以“无能”这个大帽子抹黑那位提议“撤离”的责任人。

    在这些种种诸多复杂因素的趋势下,所以国内才出现一次又一次的洪水的悲剧,以及那些人沙袋等等之类英勇事迹,“撤离”这个词重若千金,能轻易地压垮一个政治家的仕途。

    杨灿关上电脑后,林教授他们都沉默不语起来,秋华波与薛之凯也都听到了那“百分之五十”的数字,房间里弥漫着暴风骤雨来临前的压抑,大伙都干咽的口水,仿佛连手指动一下都会很吃力一般。

    秋华波,薛之凯两人均没有说话,沉默中,好像都在等对方拿主意一般,这个决议实在是影响太过巨大,撤离?谁敢背负这个责任,这个骂名..

    杨灿冷眼旁观着这房间里人头上各种意识文字,沉默不语。

    此时的王海波忧心忡忡的是他与吴素兰的造纸厂在围堰乡旁边,洪水一来就造纸厂的那些大大超标苯原料被水一冲,如此的公之与众,要隐瞒就很有难度,他不能冒这个险。

    而薛之凯在担心自己的仕途,他今年才四十八,正当年富力强,政治生涯光明远大,若是他贸然下了这个撤离的决定,他以后要背负什么,他还能不能走的更远呢?他担忧自己会不会承受不起这个打击。

    其他那些各级官员,心情也颇为复杂,但是却不约而同有一个想法占据主导地位:“如果溃提那是天灾,只要夸大一点实事,他们头上的乌纱帽就不会有问题,哪个省市没有天灾,就是四川地震那么严重省委市委政fǔ都没有什么责任,但是如果下令撤离..那么中央会不会追究他们这些人的责任呢!?”

    至于秋华波..他不同,这位老书记心里正在挣扎着,他挣扎的是如果他下令撤离,他会不会对不起那些那些和他共同奋战过的围堰乡的百姓,他之前视察的时候还表扬过他们,和老百姓吃过饭,鼓励他们坚决守住,现在要他们突然就撤,他给了围堰乡希望与保证,现在自己要ōu自己嘴巴吗?围堰乡就真的没一点希望守住吗?

    他秋华波半辈子被老百姓拥护,歌功颂德家里送的锦旗都不知道多少,撤离?他将会被老百姓的口水淹没..

    房间就这么静静的5分钟没有一个人讲话,好像时间凝固了一般,终于心情最急切的王海波出声了,就见他跨前一步脸è严肃地道:“薛省长,秋书记,我说一句。”加重了提高了语调:

    “就算围堰乡只有百分50的希望,那我们也要拿出百分之两百的努力jīng神来战斗,把这个可能拉到百分之百,我们一定要死守住,这样做才是对得起党,对得起人民~!!”

    “是~王副市长说的是,我们一定要战斗到底!”“这么多年每年我们都挺过来了,今年也肯定没问题!”“我也赞同。”“赞同~”

    就在王海波这番慷慨激昂的言论说出,引得大家频频点头,连声称是,连秋华波与薛之海思维都在动摇的时刻,突然就听到有个声音暴喝了句:

    “放你妈的狗屁~~!!!!”

    (感谢大家多多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