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 狗屎的战斗精神!?

射手座李不二 / 著投票加入书签

饭圈小说网 www.fqxsw.cc,最快更新花都高手最新章节!

    秋华波的病房是一个单独的加护病房,大约有六十个平方的面积,他的胰腺炎还算救治及时,虽然已经没有太大的问题了,不过这几天不能吃任何东西,需要静静修养,最少也要躺一个星期以上才能下床。

    然而这位倔强的老书记还是让相关部的人每天都在这里开会。

    墙壁上投影着巨大的电子图把昌江,镜湖各个支流分流的流量实时数据都显示巨细无遗在上面,几乎每分钟上面的数据都在上升,几名水利厅的专家也在一旁用笔记本电脑计算测量着各堤坝压力数值,不断向秋华波汇报着。

    整个病床倒像是临时搭建的防洪数据中心了。

    现在华省工作的重中之重只有一条,那就是防洪抗灾,华省几乎每年到这个时候就会经历这样风雨飘摇的时期,大家脑中的弦都崩得紧紧地,房间里的气氛都显得异常凝固。

    主持这次防洪工作的两个核心人物,副省长薛之凯与秋华波摆在一起形成的那股莫名低气压,压抑的大家都不怎么敢说话。

    望着杨灿进来,大伙都转头过来,均微微有些诧异,不是说是什么联合国新闻观察员吗?怎么来的是这样两个年轻人,刚才这帮人整理了半天衣衫,心里搞得颇为紧张,没料到来人却是让他们如此失望。

    “依依?iǎ杨同志?你们怎么来了?”秋华波的脸è苍白,把身子坐直了起来,微微笑了起来,旁边这帮人都松了口气,哦,搞半天原来是秋书记的熟人,外面的人尽瞎传报。

    马依依也没料到竟然有这么多省委的高层,难得有些紧张乖乖地站到了一旁,杨灿原本心里有一肚子话要对秋华波说,只是现在这个状态,省委来了这么多人,那温文儒雅的薛之凯也在,也就不急了。

    大大咧咧地坐在了一旁,拿着桌上的苹果就啃,搞得旁边那位省委财政部的副部长颇有些不悦,怎么让这么个人进来了,一点都不规矩,一阵干咳不以。

    “这是我的iǎ朋友,救了我一命,没关系我们接着谈吧。”秋华波现在对于自己的救命恩人已经没什么顾忌了,还以为这位冒失的iǎ同志又用了什么手段忽悠卫进来的,一笑带过。

    衣冠楚楚的薛之凯是省委的头面人物,形象好,修养好,气质好,声望颇高,在省内仅次于秋华波,看着杨灿也不以为意地笑了笑:

    “那好,我们继续谈防洪的布置..老书记你是我们的总指挥,你先指示工作吧。”旁边的也都频频点头表示赞同,杨灿在旁边一看就知道这薛之凯是个滑得流油的角不似秋华波与田国立那么正直的人。

    “恩,我们闲话不说了,根据防洪办的通知昌江的特大洪峰也已经形成,今天晚上就要过我们省,现在情况非常非常的紧急,尤其是沿江的各县市,尤其是围堰乡…”顿了一下强调了遍:“1954年哪里出过大子,我们一定要加紧加急的防护。”

    旁边的一位水利厅的专家连连点头附和:“是啊,镜湖的汛情也非常严重,我们工作是要加紧了。”

    温文儒雅的薛之凯看起来十分镇定,点了点头:“恩,老书记,我现在也代表各级的同事跟您汇报一下情报,滨海的情况很好,你住院的这两天,我去滨海和赵书记一起视察了下一线,十万人上了大堤,解放军一个工兵团也开了上去,一些危险的地段今天晚上连夜在加固…”

    秋华波抬手打断了他,有些焦急地问:“围堰乡呢?围堰乡情况怎么样了?”杨灿的提供的那些数据报告让他很不安。

    一旁身材与脸同样有些浮肿的王海波,过来低眉顺目地ā嘴道:“我刚刚已经和围堰乡的王乡长通过电话了,那里的乡亲们战斗决心很大,抗洪物资也比较充分,肯定能顶得住。”

    “秋书记放心,我们水利厅的监控数据也显示,抗压值在控制范围之内,没问题的。”那位水利厅带头的技术教授也拍胸脯打保票。

    王海波唾沫横飞,自信满满的话让秋华波整个人松了下来,往后靠了靠,闭上了眼睛:“那就好,那就好啊…”

    看着秋华波神è放松了下来,整个房间的人都暗暗松了口气,这位老书记给人的气场真是太强了,压着大家都喘不过气来啊。

    就在房间里气氛慢慢缓和下来的时候,突然响起来一声:“爱情不是你想买,想买就能买…”的手机铃声,众多人都皱眉不悦地看向手机的主人,这里虽然不是会议厅,但是把手机调成振动是基本规则吧?是哪个白痴连这都不知道。

    那这手机响起的人不是别人,正是最后进来的杨灿,在众人鄙夷加嫌弃的目光中,看了眼手机杨灿突然腾一下站了起来,脸è猛然一变,异常严肃地喊了起来:“不行,不要顶了~!围堰乡顶不住的!”

    有些微微激动的吼声在空气中回着,所有房间里的人都脸è一沉,这是什么场合,这么多省委的领导在场该是你这个iǎ青年ā嘴的场合吗?

    王海波勃然大怒直接喊了起来:“你胡说什么?这里该你说话的地方吗?iǎ陈把他拉出去!”用手一指旁边的保卫员就过来拽杨灿,杨灿一手一挥就把那两个人高马大的保卫员扔到一边,快步走到秋华波身边急切地说明情况:

    “秋书记,澳大利亚那边的专家来电,他们已经算出这次洪峰的数据超越围堰乡的抗压值,顶不住的!”刚才修朗博士实验室的信息已经传过来了,根据他们分析,这次围堰乡绝对不能守。

    “你到底是干什么的?胡说什么呢!?”“你这么说有什么证据!?”“危言耸听!危言耸听!”“来人,快来人!把他拉出去~”

    一干领导都像是被点燃的火一般,沸腾了爆炸了,防洪原本就是他们最大的G点,平常一碰就激动,何况现在这样的状况。

    看着秋华波并没有勃然大怒,反而脸晴不定地看着杨灿Ine手机的上的图像,十分入神的样子,薛之凯暗暗惊讶这个不知名的青年对秋华波的影响力,保持着相当的冷静说:

    “这位iǎ同志你也别太激动了,老书记呀,我和王市长在前两天亲自到过围堰乡去看过的,那的情况确实很不错,干部群众的jīng神状态都很好,在大提上这个还树了军令状,还立了生死牌呢..”

    王海波也争着说:“是啊,肯定没问题的。”周遭的人都频频称是,连马依依都过来连连使眼è想要拉着杨灿下去,平常无法无天就算了,今天这种场合闹,只怕会收拾不了的。

    此时杨灿手一摆,脸è冷得可怕,心里更是怒火万丈,他拿出的是洪峰实时的科学数据,而这帮领导却跟他谈的是什么狗屁战斗jīng神,这就是国内思想陋习,一遇到事情首先就想到了什么战斗jīng神,战斗jīng神能把那些活生生的生命放在上面冒险吗。

    杨灿沉着脸,二话不说直接跑过去,拎起一名防洪的水利专家扔到一边,那位吓得“啊呀”一声摔倒地上。

    杨灿把Ine联结上笔记本,把里面的分析图像放大到了投影墙壁上,众领导一看,眼睛都直了,那些几个水利专家更是直接站了起来,震惊是现在唯一能形容他们的词。

    同样是华省沿江各县市的江河湖的水利数据图,但是杨灿提供的这张远远要比之前省水利厅这张要好的详细的多..

    (感谢大家踊跃投推荐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