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联络澳大利亚

射手座李不二 / 著投票加入书签

饭圈小说网 www.fqxsw.cc,最快更新花都高手最新章节!

    围堰乡乡长王祥带着秋华波等人的大队人马,足足在堤坝上视察了几个iǎ时,最后得到的评价是人民群众战斗热情很高,防洪工作做得很到位,那位王祥乡长甚至当着秋华波的面,立下个什么生死牌的玩意,ā在了堤坝上。

    “誓要与围堰乡共存亡~”的激励口号一喊,堤坝上老百姓群情激愤,秋华波与来视察的其他领导也很欣慰,在水利局的几个技术专家测量过后,也不负众望地认定数据安全,最后的结果自然是皆大欢喜,振奋人心。

    所有人里面,只有悍马车里靠在沙发上的杨灿却是眉头深深皱着。

    看着笔记本电脑上波动的数据图,就是觉得有些心里有些不踏实,他已经把测量水压洪峰峰值,堤坝支撑力的器材安装在隐秘的位置,得到了数据却并不像是外面的那些人那么乐观。

    看着杨灿打开笔记本电脑上复杂的波形图,马依依不由凑了过来好奇地问:“这是什么呀?”杨灿明明就是跟自己一样读自考本科的大老粗,怎么搞得跟个科学家似的。

    “一澳大利亚朋友送的。”杨灿瘪了瘪嘴,很平淡地说,今年年初在他退伍之前,曾经和澳大利亚的警方合作过某起案件,是在追捕中国在逃澳大利亚的几名贪官,当时正好遇到塔莎气旋来袭,也是像现在这样连降豪雨。

    那时杨灿身处的澳大利亚第三大城市布里斯班的河堤溃堤,引发了1893以来最严重的水灾。

    直到现在,杨灿还对那场号称“内陆海啸”的洪水记忆犹新,那时候河水突然上涨逾8米,并出现2米高水墙,令居民措手不及,汽车如软木塞般被抛起,路人被冲走。一些人被连人带车冲走死亡,还有不少人要抱着电线杆或爬上屋顶逃生,当局甚至出动直升机救人。

    要不是澳大利亚水利局jīng确的判断,让全市200万人提前撤离,那死亡数字也就远远不止几十人了。

    当然能把伤亡范围控制得这么iǎ,这其中还有杨灿相当大一部分的功劳,他那次可算是让那些澳大利亚人开了眼界,那枚闪亮的布里斯班荣誉市民勋章现在还挂在老荣誉室里呢。

    “得了,你还认识澳大利亚人?不是你狐朋狗友去澳大利亚留学吧?”马依依娇俏的脸庞上出现那种熟悉的不屑,觉得杨灿在故玄虚。

    “你懂个屁,杨哥可是记者,认识几个澳大利亚人有什么稀奇的。”周浩然从冰箱里拿出一瓶拉斐红酒,倒在杯中,给杨灿递了过去,外面大风大雨的,这悍马车里确像是另外一个世界,舒坦的很。

    杨灿现在可没什么心情和这两姐弟斗嘴了,直接程序网络联络的了澳大利亚水利局方面的朋友,输入通信密码后,大约两分钟后,才传来那边回应的信号,屏幕上图像渐渐清晰起来了,一张五十多岁的戴着眼镜的大鼻子西方面孔,背景是忙碌的实验室。

    “嗨,杨好久不见。”那位科学技术人员装扮的大鼻子老外,显得颇为兴奋地招了招手,用英文打招呼。

    “修朗博士你好。”

    杨灿也点了点头不怎么流利地英文问好,搞得马依依与周浩然都满脸惊讶的凑了过来,难不成还真是澳大利亚人?看着屏幕背景里那些忙忙碌碌地老外走动,马依依微微张开了俏唇,iǎ声在杨灿耳边嘀咕:“这都是些什么人?”

    现在杨灿没有心思回答她,只是严肃地对着话筒问:“修朗博士,你上次送我的这套设备通过了技术评定没有,有没有国际认证,数据可信度有多少?”

    在那次水灾过后,布里斯班的水利中心的人为了感谢杨灿的救灾时候做出的巨大贡献,送了老一套最新的研制的水利监控的设备,表彰他们作出的卓越贡献,但是部队里的人都是些死脑筋,由于这设备还在实验阶段,还没通过国际技术鉴定三年的时间,被当成了破铜烂铁处理,杨灿也就自己收了起来,没想到这么快就派上了用场了。

    “下个星期就通过技术鉴定了,你放心,这套仪器我们已经使用三年多了,数据是目前世界上最准确的,杨?你那里最近出了什么事情吗?需要我的帮忙吗?”和善的修朗博士好像听出了什么,澳大利亚是目前受水灾最严重的国家,已经发展出了一套jīng密的监控预测程序。

    “你上次教我的数据辨别,我还是有些不清楚,你帮我看看,这是我们这里堤坝的状况。”

    虽然杨灿在老的时候虽然受过各种训练,但是毕竟不是专业人士,还是有些拿不准,按下按键把数据传输了过去,那些卫星俯视的沿湖镇全貌图,地貌分析数据不断的调出,看得马依依周浩然都微微张开了嘴巴。

    蓝眼睛的修朗博士抬下下眼镜,输入了数据到仪器里分析,越看越是表情凝重,搞得周浩然与马依依都不禁紧张了起来,他们虽然听的似懂非懂,但是大概意思还是明白的,该不是真要出什么大事情吧?洪灾可是天大事情。

    沉默了大概十多分钟,气氛越发凝重的时候修朗博士终于叹了口气打破让人窒息的沉默:“杨…我也不能确定,我只能说..暂时没有什么大的问题。”

    “暂时?”杨灿刚刚松了口气的心又被提了上来,马依依显然没有听懂这个词的意思,把长发撩了起来,露出嫩白的耳朵凑近了些,完全不够已经和杨灿几乎脸都快贴到一起了,头碰到了下,这才摸着额头吐着舌尖一伸手杨灿没好气地瞪了她眼。

    “我的建议是最好马上撤离堤坝附近的民众,也许是三天后,也许五天后…你知道我无法告诉你肯定会溃坝,这要看天气决定,但是确实有这个危险存在..”

    修朗博士的话让杨灿稍微思索了下,才皱眉提议:“这样吧,我知道你们能预测的是36iǎ时后的情况,数据我会直接每隔两iǎ时更新一边给你,只能麻烦博士你有情况随时跟我保持联络。”

    西方人不像亚洲人并不喜欢被人拜托事情,他们普遍会嫌麻烦,不过修朗博士却很高兴地点了点头:

    “杨你帮了我们那么多,我很高兴也能为你的国家提供帮助。”两人又商量了一些细节问题,几句互问近况,就结束了这次的短暂通信。

    关上电脑的同时,悍马车里的气氛变得异常古怪起来了,总是盲目崇拜的杨灿的周浩然愣愣地不说话了,他现在终于有点看不懂杨灿了,他真的只是周刊的记者,为什么搞得像是特工一般,突然惊疑不定地往后缩了几步,保持着一个安全的距离,一手慢慢撑到开关上,眼神里有些惊疑不定。

    杨灿有些奇怪,眯着眼睛看过去竟然在这傻iǎ子的头上看到:“他该不会是国际间谍吧?”这样的文字,有些哭笑不得,走到驾驶座,踩上了油

    “我们..我这去哪里…?”听着发动机的轰鸣声,周浩然吓得结结巴巴地问。

    看着自己这个吧惊惶写在脸上的表弟,马依依慵懒地伸了个懒腰:“跟你想的一样,iǎ灿灿准备先开到一个树林里,把我们两个先jiān后杀,灭口后弃尸荒野..”

    看着杨灿回头没好气地瞪了她眼,马依依又笑眯眯地直接在身子平躺下来道,很舒服的样子:“算了,我就不做无谓的抵抗了,反正你力气这么大,就好好享受吧”对转头周浩然说:“喂~你要趴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