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这钱才是干净的!

射手座李不二 / 著投票加入书签

饭圈小说网 www.fqxsw.cc,最快更新花都高手最新章节!

    按照老板的描述,他们这个店就是靠着造纸厂的临时工来维系的,造纸厂的正式员工都是本镇人,均在食堂用餐,不用这两年来造纸厂添加了些设备,多请了些外地农民工来当临时工,食堂的食物不够,他们饭馆才得以经营起来。

    “前个月,突然有天有很多轿车来了,不知道是干什么的,我老婆就从外面跑回来说,造纸厂出事情了,我赶过去的时候厂已经封了,但是里面哄哄的,才知道厂里出了事情。”

    看着老板颤抖手里香烟灭了,杨灿冷着脸掏出打火机给他点燃,老板才平静了下情绪后继续说:

    “当天晚上就有没人来吃饭了,直到半夜,厂里的个iǎ工头来我们家给我们仍下了两万块钱,让我们别说话..”

    老板娘转身到内屋里取来了用报纸包着的iǎ包,打开后里面露出两万块钱的现金,有些抱怨地说:

    “是不是厂长被抓起来了?俺当初就告诉我家这个死鬼不要拿这个钱,他非不听..这不叫人供出来吧!”

    周浩然与马依依在旁边差点就笑出声来了。

    杨灿冷着脸面无表情从自己的包里拿出印泥jiā给老板,然后在自己的采访本上撕下一张,在上面写下收据:

    “今天收到线索费人民币2000元整”接着他把收据给老板签字按手印。这才把把钱推给了老板:

    “这钱你不拿白不拿,反正也不是什么干净钱。”老板不明所以的愕然中,杨灿又把两千块放到老板手里:

    “这才是干干净净的钱~回老家去吧,以后这造纸厂没生意做了。”

    说完之后,杨灿才带着马依依周浩然离开了iǎ店,马依依与周浩然两人看杨灿的眼神都变了,那是种发自内心的崇拜,他们首次见到杨灿嬉皮笑脸的形象背后那种埋藏的东西,心里深处难免有些震撼,杨灿神态严肃,让他们都不敢讲话了。

    “你...怎么知道那个账本有问题的?”马依依终于忍不住了,还是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杨灿默默不作声,只是指了指天:“天网恢恢,该让我们看到的,就会让我们看到。”然后就不作声了。

    驾车到镇里找地方过夜,路上有时候不自觉看后照镜,发现披着秀发娇媚动人马依依也正看着她,两人眼睛对上几次,有种很微妙感觉。

    原本在杨灿心目中马依依是不懂事的90后,而马依依心目中杨灿只是个马屁拍得流利的iǎ记者,今天过后,两人的都对对方大大的改观了,人毕竟是不可以貌相的,两人心里难免都有些懊悔自己当初的眼光。

    杨灿把车子歪在路边的一家旅店旁边停了下来。

    “你们运气真好,就剩下三间房了。”

    老板人听着杨灿的南城土话心情很好,带着他们上去了,很破旧的iǎ旅馆,却配有电视机与影碟机,还算超出几个人预期。

    由于已经是深夜,杨灿在房间里悠闲地玩着电脑,外面的狂风暴雨丝毫影响不了他的心情,因为杨秀雅终于把她的QQ告诉了自己,他再也不用光是在维博上传情了。

    两人现在的关系正处在一个很微妙的阶段,杨灿看得出来杨秀雅也蛮欣赏自己的,不过总觉得还是差点什么似的,看着杨秀雅在线就问候了句。

    “拍戏拍得怎么样啊?iǎ花旦?”

    刚发了条消息过去,杨秀雅就急迫的回复过来了:“你死哪去了?怎么这几天都不见你人?你不用一直跟在我身边吗?”

    杨灿嘿嘿坏笑回过去:“嘿嘿,怎么样现在了解什么叫失去才知道珍惜吗?你终于是想我了吧,你完全可以打我电话嘛?”

    “死~~笑死人了,我为什么要打你电话,我可是杨秀雅,国民jīng灵,我有什么理由去打一个男人的电话,你以为你是周润发,梁朝伟?”

    外面的雷声大作,暴雨倾盆,杨灿不由在遐想杨秀雅这销魂的iǎ妮子,那音容相貌确实让人有些回味无穷,如果现在她要是在自己旁边就好了,就是光看看心情也舒畅嘛。

    随手发了个接吻的表情过去,杨秀雅马上就回了个巴掌图案回来,搞得杨灿很是郁闷,你这nv的怎么就这么没情趣呢?突然听到了敲声,这么晚了谁找来了?

    起身去开却是一名浓妆抹的块三十岁的nv子,站在口笑眯眯地问:“先生,要不要开心一下嘛?”

    杨灿正处在yù火中烧之际,当然想要啊,只看着那位起码一百五十斤的身材,杨灿当场什么yù望火苗都缩回去了,连忙摆手:

    “不需要。”妈的,这临湖镇这种穷位置,这è情服务行业还蛮发达的,竟然这种iǎ破旅馆也有她们出没..这经济建设也太不平衡了点吧。

    回到床上,却发现杨秀雅已经下线了,心情顿时有些跌到了谷底,这漫漫长夜,狂风骤雨的,只能是睡觉了吧。

    刚躺下,翻来覆去,却就是无法入睡,忽然又再听到了“咚咚”的敲声,杨灿有些不耐烦了,还来,难道有两家公司强生意?喊了句:“不需要了谢谢~”说完准备闷头大睡,可敲声却依然没有停的意思,杨灿没办法起床打着赤膊穿着个短裤头就杀向口,打开说:“说了,不需要..”

    还没说完,却发觉口睁着大眼睛的马依依正包着枕头疑惑地望着他,还没等杨灿脑袋反应过来,马依依耷拉着脑袋垂着头发窜到了里面:

    “我今天跟你睡…”

    “诶…”杨灿现在有些头脑发懵一头雾水,这时而酷劲十足,时而娇媚动人的马依依又是哪个筋不对了,怎么半夜跑自己的屋子里来了,难道她还有冶动人的另外一面?

    看着马依依麻利抱着枕头钻到自己床上,杨灿真是有些哭笑不得,莫非自己终于遇到这传说中**的好事情?

    躺在床上马依依紧身棉衣紧贴着她动人心魄的身体,勾勒出从胸部,腰到长腿的每一处完美的曲线,动人之处丝毫不比赤身luǒ体差。

    杨灿本来是想问清楚的,却看得瞬间心脏收紧了一下,喉咙里咽下了口口水,把关上了,说实在说,要说他对马依依这个漂亮姑娘没想法是不可能的,没理由人家热情地**,却给人淋下一盆冷水吧,那多打击人啊~

    杨灿iǎ心翼翼地坐到了一边,也不知道是不是该躺到床上去,也难得有些紧张,刚想看看这凡事出人意表的姑娘是什么想法的时候,突然窗户外,光线一闪,“噼啪”巨雷响起,就见床铺上马依依娇躯突然一缩,捂着耳朵,瑟瑟发抖了起来,嘴巴里牙齿也在打颤..

    从她的意识里杨灿看到巨大的害怕与恐惧,心头一振,终于知道这姑娘为什么会冲到了自己的床上来了,原来她是怕打雷啊…

    马依依往杨灿这边挪动了下,一只手抓着领口,一只手放在胸前,长长的秀发搭在脸庞上,牙关紧咬着很紧张的样子,楚楚动人的神态,完全没有往常的那种不屑与淡然。

    杨灿原本想笑,这开着悍马压车的彪悍姑娘竟然还怕打雷,不过看到了她意识里的妈妈,爸爸的这些词浮现,却笑不出来了。

    根据心理学的统计,这样的因为某种事物引发的恐惧,绝大部分都是因为童年的时候经历过的痛苦的经历引发的,这雷声恐怕是触动了马依依幼时的不好的回忆吧。

    想到这里杨灿也是深深吸了口气,心理专家的慈悲心浮现起来了,看着马依依的明眸问她:

    “依依,要不我在陪你说说话?”

    杨灿的一声“依依”,马依依心尖尖轻轻颤了一下,犹豫了下,身子往外挪了挪。

    杨灿慢慢坐到了床上,保持着安全的距离,不过由于只穿着内裤,还是不免有些尴尬,太没专家的形象了,马依依将脸侧过去倒是很大方地说:

    “过来点吧..要掉下去了。”

    杨灿就怕自己凑过去就会人不住一下扑上去,他可不是什么正人君子,这马依依可是马国强的nv儿,这要是趁机会动了她,自己以后的麻烦也许更多,闻着马依依身上传来的阵阵幽香,努力分散想别的事情。

    “来临湖镇?你不怕吗?”

    “啊?”杨灿愣了愣才知道她是在暗示自己这边情况复杂,自己与她跟周浩然不一样,没背景,万一把对方bī急了是完全可以不让他回去的,不过杨灿现在心态已经不一样,谈不上什么害怕,嘻嘻地笑了笑:

    “有什么好怕的,不就是烂命一条吗?”

    不知道为什么,杨灿坐到身边后,马依依觉得自己不怎么怕了,雷声依然轰隆作响,她却感觉到心情平静,盯着他的眼睛看:

    “什么烂命,你是我见过最n的男人..”今天发生的事情,让马依依觉得很震撼,杨灿真的有些与众不同。

    马依依定晴凝视了杨灿好一会,深深吸了口气:“有你在身边真好..”

    杨灿自然能看出马依依的话发自肺腑,如此浓情蜜意的气氛,如此富有挑逗的语言...

    照理说,他现在应该转换禽兽模式行动起来,但是很可惜的是,马依依说这话的同时却从棉衣掏出一把剪刀来放在了胸前..

    杨灿瞬间意识到自己彻底悲剧了。

    谁说90后开放了!?哪个混帐说过的!?

    (第四更,感谢大家推荐票票投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