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火眼金睛

射手座李不二 / 著投票加入书签

饭圈小说网 www.fqxsw.cc,最快更新花都高手最新章节!

    杨灿点了点头,面è谈然地回答:

    “如果马总是要我们给改组后的国健发篇专稿的话,没问题,让国健的负责人过来我们沟通一下,正面宣传可以,我们只有一个要求,百分之百的要是事实。”

    马国强这次终于忍住不眼中的惊叹了,杨灿竟然能猜到他在想什么,这个思维高度可不像是他这个年纪该拥有的啊,禁不住点头赞叹连说三声好。

    国健这个跟头摔得很惨,想在南城爬起来,挽回信誉,从什么地方跌倒就要从什么地方爬起来,由披露他们黑幕的南周刊发篇他们重组后的介绍再好不过了,可以让人们知道华丰集团洗心革面的决心,东山再起。

    如果南周刊能保持他那双jīng明察一切的眼睛,那只犀利的笔,那么南城市的开发商都只能老老实实的,正大光明的与同行竞争,他马某人有信心凭实力在南城,圈出他华丰集团新版图。

    聪明人之间的谈话总是很有默契,很快就达成了大方向的一致,几个人相谈甚欢,田国立的助手几次来催他时间不够了,田书记都摆手不以为然,用他老田的话来说,今天能遇到马国强这个老朋友,又jiā上杨灿这个很有意思的iǎ同志,值得多费点时间。

    “唉,今天这雨下的有些邪啊,时间太长了,如果不快点停,我就真没时间去北京看你老马了..”

    田书记正忧心忡忡地谈到这次连绵大雨与南城市防汛难题的时候,突然外进来了两人,都是二十岁不到的样子。

    nv生身材窈窕,运动夹克将部包住,但是给牛仔裤绷得纤细修直的长腿十分动人,乌黑的长发束成马尾,垂在肩后。luǒ露出来的颈、耳部位的肌肤十分的白皙细腻,很青ūn洋溢的样子。

    只是头上斜带着得bāng球帽,与娇的唇角边那浅浅的不屑,显露着骨子里有种叛逆,有种别样的魅力。

    那名男的则截然相反,浓眉大眼,壮实的身板站得笔直,四方脸上上带着种这个年纪人少有的正气凛然。

    “来,跟各位介绍一下,我nv儿马依依,那是她表弟周浩然。”马国强看着马依依进来起就笑逐颜开,露出慈父般的笑容,目光扫过周浩然的时候却有些纠结的样子。

    “这就是敢曝光你的iǎ记者?不大像啊?”马依依理所当然的坐在父亲旁边,用鼻子里哼出声音,明眸打量了着杨灿,很有些不以为然,近距离看,这nv孩鼻梁秀直,眼睫很长、身材有些瘦弱,胸部的模样倒是不iǎ,还真是个美nv。

    就见她突然目光一亮,好像想起了什么。

    杨灿也忆起来了,她不就是那天在篮球上那个俏丽的身影,戴bāng球帽的时尚少nv吗?刚想说什么,马依依却抬起手指在嘴唇边作了个“嘘”的手势,俏脸上呈现一副威胁表情,很是生动地表达出了“你别多嘴~否则你就死定了!”的意思。

    哎呦,你这iǎ丫头难不成上次也是外援,竟然背着你家马总去参加联动公司的篮球赛?胆子不iǎ嘛。

    杨灿不想与这不相干的人多事,只是笑了下,马依依皱着iǎ鼻子哼了一声,颇为得意的样子。

    旁边的周浩然望着杨灿的眼神里带着点崇拜,上去主动握了握他的手:

    “杨记者,久仰大名。”回头期待地看了下马国强。

    马国强脸è闪过一丝窘迫,干咳了两声道:

    “罗主编,我还有一件事情麻烦你们,周浩然现在读的就是新闻专业,能不能麻烦你们帮他安排下..到你们南周刊去实习实习。”

    罗成点头如捣蒜,这事情他还是能做主的,一百多万的合同就要触手可及了,对方这种的要求自然不能拒绝,只是有些想不明白马国强的用意,他的侄子什么大公司不能去,为什么偏要来南周刊?

    杨灿啜了口茶,也觉得这事情有蹊跷,暗中看了两人的意识,马国强心里正在想:“让这倔iǎ子去杂志社看看也好,让他知道了解些社会常识,看看华丰的生意倒是不是他想象中那么唯利是图,见识下外面的人行事是什么风格…”

    而那浓眉大眼的周浩然则在想:“好!去了这天不怕地不怕的南周刊,一定要抓到华丰的马脚,揭露马国强这混蛋的真面貌。”

    咦~奇怪了,这两人怎么不像是叔侄,倒像是一对冤家父子?杨灿眯着眼睛发觉其中的不对劲,他起初还是担心马国强是想派了个钉子在南周刊当眼线,这个看来对方还真不是这个意思。

    谈论片刻,杨灿也大概了解周浩然的格,就是个充满抱负,立志担任正义记者的热血青年,话语颇为看不起马国强这样的商人,多次用铜臭味来形容生意人,让马国强也是频频皱眉,这两人的关系实在是耐人寻味啊。

    看时间已不早,马国强也是热情地邀请众人留下吃饭,一众人下楼开始点菜用餐,这地方的包厢很有特点,细iǎ的格子们,格子窗,围绕着方桌摆放六章黄花梨制作的椅子,有些古è古香的韵味,显然是马国强特别为喜欢这种明清风的田国立准备的。

    “呵呵,老马,看来能是早就打定主意留我吃饭的啊,这包厢一般人可进不来吧,就这茶几椅子,少说也值几十万吧,哪里准备来的?”田国立呵呵笑着很是愉悦。

    马国强很谈然点菜,招呼大家用餐,明明是家西式的宾馆,但是上得菜è确实传统的中国南方菜花盘iǎ碟,jīng致细腻,颇有苏杭之风,让刘勇,张德军大开眼界,连连称赞。

    马国强在旁边细细观察杨灿的一言一行,发现这年轻人无论是面对何事都是不卑不亢,好像丝毫不受外界的影响似的,心里也暗暗称奇。

    “老爸,今天不是说吴阿姨要来吗?怎么不见她呢?”吃到一半,马依依这才有些好奇的问,马国强笑着答道:“你吴兰阿姨,今天有事情来不了。”

    “嘻嘻~吴阿姨没来,你今天肯定很失望吧。”nv儿揶揄让马国强难得露出一丝尴尬,显然不想让其他人知道自己与吴兰的关系。

    在座的南周刊的人恍然大悟,这就难怪了今天事情这么顺利,原来这马国强竟然是徐总夫人的旧识啊..

    “杨灿,你说咱徐夫人是不是这马总的老相好啊?”刘勇边吃着菜边八卦着,杨灿耸了耸肩膀表示自己不知道,其实心里早晓得答案,老相好已经不足以形容他们的关系,马国强是吴兰的初恋情人..最后被咱徐叔横刀夺爱的。

    就在大家陷入一片讳莫如深的沉默声中,田国立的秘书带着一套包装jīng良的茶具进来了,在他耳语几句,大家纷纷有些好奇。

    田国立皱眉恩了一声,像是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似得问:“他送来的发票上面是多少?”

    元。”

    “恩,那就收下吧,照原价给他。”

    田国立拆开包装检查里面是否夹带了东西,一边笑着解释地马国强听:

    “这是王庆倒是消息灵通,知道我父亲喜欢台湾建窑茶具,这不,过两天他生日,直接就送过来了。”

    马国强立刻眉头皱在一处:“这你不该收。”

    王庆涉及这次的国健案,任何礼物都是要避讳的,市委正处于敏感时期,就算这礼物不贵,也要谨慎些,

    “我当然知道,不过王庆这家伙长了个心眼,提前给我那退休在家的父亲打了个电话,把这事情跟他说了,老人家高兴的不得了..”田国立苦笑着,对方手段高明让他也很为难。

    不过他礼物虽然收下了,但是原价照付,既不得罪老爷子也能避讳这种事情,只要这茶具里不夹带钞票就行了。

    田国立把茶壶,与杯子逐个倒过来摇了摇,没发现几叠红è的钞票掉出来总算是是松了口气,不自觉瞟了杨灿等人一眼。

    本来嘛,吃饭的时候做这事情不适合,但是谁让他面前坐得是帮记者呢,就算是做样子也要做足。

    “收起来吧。”

    就在田国立松了一口气准备把茶具让秘书装回去的时候,杨灿却抬手喊了句:

    “等等。”眼睛死死地盯着那个茶具,目光里有种奇异的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