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你究竟是什么人?

射手座李不二 / 著投票加入书签

饭圈小说网 www.fqxsw.cc,最快更新花都高手最新章节!

    这不对啊,领导探望下属,理当是一片和气融融的才是,这几位拳头都微微捏紧,身体语言上显示出一些不满,气氛相当的古怪。

    眯眼看去,在这些不同人的头上看到全部都是类似的字眼:

    “不识大体.”“固执。”“觉悟不高。”“nv人就是nv人太狭义。”“难办啊。”

    杨灿稍微一琢磨,心里不由笑了出来,不用问,那耿直冒失的苏芸肯定是说了什么话,把这些领导都得罪了。

    那位头大耳的领导路过的时候,警惕地撇了杨灿这边一眼,对身边的问了几声,马上有人就过来冲杨灿他们喝问:‘你们是干什么的?把证件给我看一下。”一脸蛮横。

    朱怀诚被凶狠的警察叔叔吓得脸è发白的时候,有人来解围了。

    “诶,你们两个~芸姐说让你们进去~”那个iǎ警员从病房里出来后,叫杨灿与朱怀诚。

    朱怀诚当场如释重负,避过人群,快步进病房。

    坐在病床上的苏芸,肩膀上扎着绷带,头发秀气得扎起,虽然伤还没有好,但是依然jīng神奕奕的,略微婴儿的脸上红扑扑的,看着水嫩水嫩,还是那么动人心扉,好像恢复得不错。

    看着杨灿进来,黑白分明的眸子杏目圆瞪,死死地盯着他,气鼓鼓地似得。

    “苏警官,你好,你好~”朱怀诚极其尴尬地拉着杨灿走到床边,有些担惊受怕地打着招呼。

    苏芸没作声,红润的嘴唇轻轻咬着,只是瞪着杨灿,一副yù言又止的样子。

    杨灿看着她这气鼓鼓,想说什么又不好意思问的模样,反而觉得很有韵味,这位nv警好像越生气意识能量就越强越清澈,不由轻笑了起来:“苏警官,有没有人告诉过你,其实你生气时候比较好看?”

    这略带调戏的话一说出来,朱怀诚当场就傻眼了,他可是抱着来赎罪的心情来来探访这nv警官的,没想到这杨灿开头一句就这么不正经,脑子没问题吧?

    让人意外的是,坐在病床上的苏芸并没有像往常一样发飙,只是盯着杨灿的脸,轻咬贝齿,深深吸了一口气:

    “你…是不是该有话跟我说?为什么张局让我写报告的时候不能提你一个字?你搞了什么鬼?”

    望着朱怀诚询问的目光,杨灿用眼神示意他回避一下,胖子虽然好奇心泛滥,但是还是心领神会知道这两人又花要说,从外面轻轻关上了

    杨灿笑眯眯地坐在了苏芸旁边,从开水瓶里到了杯水自己喝上了,表示无奈地耸了耸肩膀:“苏警官,你是警察,有些事情不懂..”

    “什么懂不懂的!?别跟我兜圈子,给我老实jiā代~你到底是什么人?究竟是耍了什么花招!?”

    苏芸其实心里不知道念了多少遍要对着救命恩人要客气点,但是看着杨灿这无所谓的模样就气不打一处来,怎么无法把眼前这个平凡的人,与之前那大发神威救她出来的猛男的影像重合到一起。

    当时的杨灿那种眼神里的深邃,身上那种轻狂气度,与眼前这种吊儿郎当的样子太不一样,这种不可捉摸的感觉让苏芸心里有种被欺骗了的感觉,脾气不自觉就上来了。

    这次来,杨灿用意是来做深度访问的,怀中一直开着录音机,说话的时候才保持着尽量客气,苏芸的语气这么冲,倒是把他傲气也bī出来了,说话时候声音冷了不少:

    “苏警官,你难道不明白?这一切都因为我是个记者。”

    “是记者又怎么了!?”

    “以后我还要去报导各种新闻,暗访,要是我被推到幕前,被其他媒体渲染,我以后还怎么开展工作,抓进去的那个帮人里还有两人在逃,那可都是些亡命之徒,公布了我的信息,你们警方能确保我以后的安全吗!?”杨灿几乎是在质问。

    苏芸原本很生气,不过越听到后来越是心惊,杨灿说的确实在理,在这个社会上存在有太多的报复打击,台面下面的手段之肮脏是常人难以想象的,杨灿只是个记者,没有必要承受她们这些警员的压力,他也承受不了,可是嘴巴上还是气不过地说:

    “原来你也知道你只是个iǎ记者啊?那天怎么会有胆子冲进去救我的~!?”

    杨灿察觉到苏芸语气里的轻蔑,脸è赫然就冷了下来,语气瞬间变得严肃起来,望着苏芸:

    “苏警官,我提醒你,无论是我什么单位的记者,只要手里捏着记者证,就拥有制衡一个国家立法,司法,行政权的第四种权力——舆论监督权。

    我们笔杆子每天写出的文字,不仅是为了糊口,也同时是在改变社会上的不公正,修正法规里隐藏的黑暗,揭露那些你们无法触及的肮脏。

    军人拿着枪保卫国家,你们拿着警棍除暴安良的同时,而我们则用的是相机,有你们在的地方,就有我们。

    记者,并不是躲在yīn暗角落里发抖的老鼠,而是可以为了能揭露事实真相给社会,压低脑袋工作在黑暗中的勇士。”

    杨灿目光炯炯,越说声音越清晰凝重,凛然正直的语气,身上散发着种罕见的气魄,恍然变成了另外一个完全不同的人,让苏芸哑口无语,看着杨灿又是有些敬佩又是有些疑惑,越发是搞不懂眼前这个男人到底蕴含着多少种面貌。

    杨灿说完这些话后,也觉得自己语气重了些,脱口而出这些,其实并不完全是因为苏芸的话,更是被勾起了自己的过往,几年前在他与老爹的一次对话里,同样用iǎ记者这个称呼来藐视这个职业。

    当时老爹说得正是同样一番话,那是自己与他最后一次谈话,到现在杨灿依然把那段话中的每一个字都记得很清晰,多年后,直到他拥有了读心术后经历了许多,才终于明白老爹口中这个崇高职业的含义,才明白老爹执意开创南周刊的真正理想。

    苏芸出奇的安静了下来,白皙的脸庞上写满愧疚,病房里气氛显得有些尴尬,两人都不说话了。

    杨灿调整了下心绪,趁机用读心术看看她的意识,他可没忘记来的目的为的是挖到一些信息。

    作为一则报导,信息越全,越有说服力,文章的感染力也会成倍增加,他这新记者别的专业技能不高,采集信息这方面自然要多下点功夫。

    苏芸的意识很杂不断的跳动出一些问题:

    “这无赖一下子正气凛然起来,还真很不同…”“我刚才说的什么话啊?太伤人了~我真是个大白痴...真对不起他...”

    “要说抱歉吗?还是不要了...太丢人了。”

    “唉,那天都是他救我的,那报告被打回来几次了,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写了…真难办啊。””

    杨灿眯着眼睛读心的时候,很容易被人误会成这次也不例外,苏芸渐渐也发现杨灿的目光越来越肆无忌惮起来,美眸中开始冒着火光,不自觉地把衣服领口紧紧,对杨灿的愧疚渐渐又变成平日的鄙视。

    这家伙实在是太不正经!?

    还好这时候有人敲进来,没给苏芸发飙出来的机会,进来的人是那严肃的王队长,望了杨灿一眼,直接把几张报告纸放在了苏芸的床头。

    苏,这报告你还得重写,王局说还不够详尽…”语气里有些意味深长,叹了口气,就出去了。

    杨灿无意间看到了王队长头上的意识恍然大悟了这事情缘由了,饶有兴致地看着苏芸无暇的脸庞上的沮丧,随手拿起那报告稍微看了下,就嘿嘿笑了起来,好像是看到了什么网上的荤段子一般有趣。

    “你笑个屁啊~我知道我字丑…”苏芸慎恼着,过来抢报告,口气里难得有些自卑,如果不是嫌弃太暧昧,恨不得把枕头直接砸杨灿的脸上去。

    “我说苏警官,你是不是也太单纯了点,就这报告里,全部是你独自大破人贩集团的英勇举动,这给哪个领导,领导也通不过…”

    (感谢推荐~~感谢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