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探病

射手座李不二 / 著投票加入书签

饭圈小说网 www.fqxsw.cc,最快更新花都高手最新章节!

    敲他的是个这组的nv记者编辑,外表是淑nv,内心为悍妇的白洁,满脸冷淡地甩了几张纸到桌上,对刘勇训斥:

    刘,你看看你的东西,什么七八糟..角è不清晰,细节不充足,前因后果都jiā代的不明不白的,这稿子你自己看得过去吗!?”

    刘勇被这阵铺头盖脸的批评,吼得一愣一愣的,不敢作声,低着头不敢作声。

    奇怪了,这两人不是一直有说有笑的,今天这白编辑怎么就这么凶了?抿了口咖啡,杨灿本能般地察觉到这白编辑发飙,肯定不是因为光工作上的事业。

    默默地看着不断数落着刘勇的白洁头顶,杨灿花了几分钟,就看出了她心里真实想法,大致的意思是:

    “刘勇这稿子还不错,比iǎ王那边的几个都强,要不是他没把我放在眼里,前天过生日也连礼都没送,就该让他上了..”

    看着刘勇一脸委屈的样子,不敢作声,杨灿心里恍然明白了,原来是这么回事…

    nv人啊~nv人!感情跟工作就是傻傻分不清楚,这单身大龄nv白洁只怕是心里还有些喜欢这娃娃脸刘勇,这是在恼他不注意自己,没把自己放在心里,才大发飙的。

    要是这白编辑气过头了一使子,可别把刘勇搞得没功夫整理自己稿子,要是出了什么纰漏那可就白费自己这一番功夫了。

    相通这点,杨灿看白洁气呼呼的离开,站起来上去笑眯眯地拍了拍刘勇的肩膀:“勇子,你知道人家白编辑为什么骂你?”试图点醒这位初出茅庐的iǎ青年。

    刘勇现在心里别提多委屈了,充满愤恨地呸了一口:“不懂~!这些nv人怎么翻脸跟翻书一样,谁知道她们心里在想什么!?”

    杨灿心里叹了口气,果然是单纯,跟自己刚去部队那会儿一样,人情世故一点都不懂,这也不能怪他,二十几岁的人谁都不是这样过来的,笑了笑提醒:

    “我听说前天可是白编辑的生日,社里这几个实习记者可都送礼了,iǎ王送的可是一块名牌手表…”

    本来还骂骂咧咧的刘勇,听着这话,脸è马上就变了,恍然明白过来,该死的,他怎么把这档子事忘记了,他上个月还开玩笑说要送白洁礼物,这一下子事情忙就疏忽了,不由懊恼地拍了拍自己的额头:

    “该死呢~!我怎么把这茬给忘了…难怪~”

    说完刘勇却有些犹豫的样子。

    杨灿用读心术看过来,看到了他心里正在想:“那我是该补送礼物了?可是..现在是月底,我生活费都..”

    就知道他这月光族根本没钱,心里想这iǎ子真是不开窍?这是钱的问题吗?白洁要的是什么你还不明白?只能耐心的继续暗示:

    “勇子,我得到一内幕消息,我听说白编辑特别喜欢郁金香,你买几朵,然后写个卡片之类的,包准管用..”

    杨灿这煞有其事的模样,让刘勇有些怀疑,他这同事怎么看怎么也不像是个职场达人?这些信息是怎么来的?同事间送花,这是不是太麻了点..

    犹豫了下,不过想着确实是自己的疏忽,经济条件也不容许,那就死马当活马医吧。

    “好~就送郁金香..”刘勇脸è发白,叹了口气,心里倒是没抱什么希望,记者得罪编辑,这跟妓nv得罪老鸨没区别,那就是一个死字..

    到市三医院的时候,苏芸的病房外满满都是人,花蓝,水果,堆着房间口到处都是。

    装着警服便服的人在走道里聚集着,让杨灿与朱怀诚都挤都挤不进去,看情况是什么领导吃过了饭,带着大部分队来探望了苏芸这个破案nv英雄了。

    “记者同志?怎么回事,没通知你们怎么就来了?我们现在不接受访问~”

    “回去~回去~!急什么~过几天会给你们发稿子的。”

    外几个南城公安局的人倒是认出了前几天才去局里报导的杨灿,到底是和别人吃过了一回饭,没让杨灿混过去,口气大大咧咧地赶着人。

    依照常理来说,新闻记者在警察的心目中地位还是比较高的,不过也要分什么人地方,什么等级的。

    要是像是中央电视台,新华社这种中央级的媒体,他们下属记者到省市里,通常会受到很热心的接待,都会有专的宣传部的iǎ心翼翼地为他们接风,请吃饭请娱乐是再正常不过了。

    地方部的人就怕某个环节出现纰漏,最终让负面新闻报导出去,所以打好媒体关系对他们来说是一件至关重要的事情。

    甚至有不少局里的领导都是这些大媒体所谓的“线人”,有什么事情事先还会可他们通通气,媒体为地方部造声势,地方部为媒体行方便。

    可是像南周刊这种芝麻绿豆大iǎ的媒体,别说接待了,就算是局里最iǎ的警员,都懒得跟他们搭话,就算吼他们两句就算对他们客气的了。

    听他们这口气,杨灿倒是心里有了底,看来老总是已经把这事情信息都封锁死了,连这帮警员都不知道自己的底细,倒是省得他不少麻烦。

    拎着水果篮的朱怀诚一脸谄媚的笑容解释:

    “警察同志~~您误会了,我们不是来采访的,我们是苏警官的朋友~来专程看她的~”

    那几位上下打量了杨灿两人一眼:“朋友?”很狐疑的样子。

    “天地良心,我们是网友~jiā心的那种,经常聊天聊到半夜三点钟~!你报我网名,就说南城拽..哥,来看她了,苏警官就知道了。”朱怀诚信誓旦旦地拍着胸脯。

    这点杨灿也绝对相信,当然,他们聊天的内容跟警员们想象中的人生理想不同,不外乎是下副本打怪,讨论什么装备牛B罢了。

    “那等等,等领导跟她谈完话,我们跟你进去问问。”其中一个跟杨灿吃过饭,认得他,语气稍微客气了一些。

    朱怀诚由于社会上负面报导看多了,以为警察里没好人,生怕苏芸记恨他,这才死乞白赖地要来探病,一听是领导来了,也不敢放肆,只是跟几个警员笑呵呵地聊着天。

    杨灿在旁边一边听,一边查看这帮人意识,大致也摸清了现在是什么状况,这次案件在局里内部认定为苏芸一个人独闯龙潭,解救被困少nv的传奇事件。

    现在已经被人添油加醋的传得神乎其神了,苏芸本来能力比较强,为人正直,且长得漂亮,这次立了这么一大功,在省公安部也闹出了一些动静,此次是几个局级领导过来专探望她的,算是个市局里难得一见的巨大荣誉。

    杨灿耐心地等了大概半iǎ时,一帮领导模样的人,才在警员的簇拥走出病房,虽然脸上带着笑容,但是明显一个个都不是很满意的样子。

    看着这些电视上出现的大领导走过,朱怀诚吓得连连后退,生怕碰到他们了,心脏都跳得快了一倍,而气定神闲的杨灿却感觉到事情不对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