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八章 传媒帝国雏形初现

射手座李不二 / 著投票加入书签

饭圈小说网 www.fqxsw.cc,最快更新花都高手最新章节!

    第二百零八章传媒帝国雏形初现

    杨灿皱着眉头,心里嘀咕道,他祖母的,这年头还真有一件如故这种事情不过想想也觉得其实也蛮合理,这两人的意识都如此清澈透明,在这世上只怕很少会遇到对方这么类似的人,能相处的好也不稀奇。

    吃过面,两nv都抢着洗碗,杨秀雅硬是摔了个碗才作罢,杨灿这时候才记起问iǎ雪:“iǎ雪,你这次还是一天假吗?晚上我送你去飞机场吧?”

    “不是,这次我有一个月的年假。”

    杨秀雅一听就眼睛放光,很欣喜地问:“iǎ雪~那太好了,你住哪里?”

    iǎ雪回头嫣然一笑:“部队安排的地方,我不喜欢离这里太远,准备租附近的房子,能离他近点就好。”毫无杂质的眼眸凝视着杨灿。

    还没等杨灿反应过来,刚刚泡了三杯咖啡的杨秀雅突然叫了起来:“那不如你住我房间里吧,我房间是双人uáng,也好有人说说话.”

    “好啊。”iǎ雪几乎想都没想就答应了.

    杨灿顿时有种转身想逃的冲动,有没有搞错,这两人住一起,那他爷们还有没有秘密了,还有没有神秘感了,搞má啊

    “你怎么还没走?我们要休息了.”看着墙壁上破旧的挂钟已经晚上10点半了,iǎ雪与杨秀雅都同时好奇地看着杨灿,杨灿就觉得脑袋发懵中,含糊地恩了一声,起身出mén,走了几步忽然定了几秒,这才想起来一件事来。

    “有没有搞错~这是我的房间~~~”大院里人人都听到这么一声哀嚎,几个老太太都被吓醒了。

    在如此动dng的特殊时期,南楚卫视以如危卵,人人都担忧着自己的未卜的前途究竟在何方,甚至有些人已经开始偷偷向外投简历了。

    不得不说,赵哲与苏东的能力与责任心在这时刻起到了稳定军心的作用,南楚卫视内部核心人员没有一位提出辞呈的,这点让在郊区遥控的杨灿颇为欣慰,他原本是借机想除掉一些南楚里面那些不稳定因素,没想到这郑楚城的这帮人凝聚力如果惊人。

    杨灿在屋子里整理着件,一边与麦伟坚视频电话讨论着下一期电视剧题材,这个难题已经困扰他们已久了,《傲骨贤妻》的巨大成功,同时让顶尖传媒累积了人气与期盼,按照杨灿的标准,下一步作品将是顶尖传媒登上国际舞台的标准,也是杨秀雅拍摄电影前最后一部电视作品。

    现在难题在于选择剧本,麦伟坚手中还是有不少美剧改编剧本,但是且不提它们均没有傲骨贤妻剧本的能量高,加重要的是杨灿想拍属于中国的故事,既要有现代感也要中华化富含其中,不要太明显的西方符号在里面。

    “B~~你这可真是为难我了,你看看我们内地甄选的剧本都是些什么货è,不是婆媳冲突,就是革爱情,你想拍中国化的国际剧集,卖给美国,我劝你还是拍古装剧吧,我们既然有资金了,古装剧是最好的选择。”麦伟坚在视频里抱怨着,有些拿杨灿没办法。

    “方向已经确定了,只能是现代剧,你继续往这个方面琢磨.”杨灿的很坚决地否定了他的提议:“时间不多了,这一个月之内一定要确定剧本题材。”

    “那..干脆我这个不地道的中国人自己写吧…”麦伟坚在屏幕里yù言又止,心里在想,有什么好还抓紧时间,南楚卫视都要不行了,资金根本就跟不上来,一个月的时间,哪里去搞大制作的制作费?

    这次的预算按照杨灿的原话是说,上不封顶,现在听起来则倒似乎是倾家dng产了..

    杨灿接着用鼠标点击着查阅看了看络上已经其他媒体的评论,嘴角不由微微上扬,在内地的虽然这事情没有被官方报导,但是在台湾,以及加坡,韩国日本这些东亚地区,所有的媒体都在疯狂的报导这件事情。

    无论是日本的富士电视台,韩国的B还是台湾的中视,八大几家影响力巨大的电视台,都不约而同的报导了这件事情,那则十分钟的视频被剪辑成几十秒的jīng华,亚洲各地的闻上反复的播出着,所有的其他国家的报道都在最后提到了“报导该事件的电视台在中国已经被停播。”的消息。

    甚至美国的福克斯电视台著名“毒舌”脱口秀主播奥雷利,在报导里评价道:“华人世界里充满了五十年不变的呆子,民主与自由的光芒永远都照耀不到那片土地。”这位一直都大嘴巴的主播奥雷利还很开玩笑地表示:

    “我敢说中国报导这则闻的人肯定是在美国上的大学,中国人教育制度根本不可能培养出这么有自由民主思想的人来。”话语中对杨灿以及南楚卫视评价都非常高。

    另一方面凤凰卫视也不知道是否是有意为之,在闻节目里用一则10秒中的短报导也把这起事件播报出来,虽然不起眼但是至少也说明了他们的态度,这让杨灿倒是很佩服他们台长的魄力与勇气。

    杨灿嘴角不自觉地扬起一个弧度,整个事件都在他的预料之中发展着,南楚卫视现在就是从mámá虫化成蛹的阶段,这段时期的沉睡代表一个蜕变的开始…

    杨灿忙完,拿着洗脸盆与má巾打了水,在大院里洗漱,背着má巾拍了拍杨秀雅的房间窗户,喊道:“iǎuā旦~~起来,都7点了,快起来复习,后天就要考试了,挂科就麻烦了。”

    他跟杨秀雅uā钱买了一个éng人自考的资格,不用上课,只要是考试就可以了,杨灿这也是为了让杨秀雅多学点东西增加自己的意识能量,别的科目她都可以uā钱买过,但是公共课要全省统考,这iǎuā旦耍不了uā招,自己虽然从来不用担心考试的事情,但是也要监督她好好学习,两人都是报的都是一样科系,考试也是一起。

    喊了半天没答应,旁边的起来练嗓子的王大娘只笑着说:“iǎ杨,进去叫吧,这丫头懒得很,你不进去掀她被子,她可不会这么早起来。”

    杨灿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看着这几个老大爷老大娘都暧昧地对着他笑,心里也觉得这是爷们的面子问题,今天这事办不好又要被这帮老哥们揶揄了,一咬牙就推mén进去了。

    房mén没有锁,窗帘还都拉上,里面的光线很暗,杨秀雅已经起来了,对着镜子修理眉má,这大院里的家具都很朴素,看着跟美丽的杨秀雅完全不相称,但是现在却仿佛像是看一张怀旧的电影海报,看得让人陶醉。

    躺在木uáng上的iǎ雪,被子只盖着肚子,雪白细腻的大uǐ肆无忌惮的伸出被子,睡衣向上撩起,lù出白è的蕾丝边内ù,让本来进来想骂人的杨灿鼻血差点都喷了出来,上面一截腰,肌肤嫩白,能掐出水来,眼睛略过压着腹部的被子,看见凌lun睡衣领口敞开着,lù出半片雪白的**,虽然仰躺着,ru房还是倔强的ǐng立着。

    像她这样的nv孩子很都有穿内衣睡觉的习惯,一头丰盛凌lun的秀发推在枕头上,只lù出嫩腻白皙的下颌与一角娇yn动人的红ún。

    正在修眉的杨秀雅看见杨灿拎着脸盆进来,愣愣地循着他的目光,看到uáng上*光乍现的iǎ雪,捂着嘴发出尖锐的惊叫:“iǎ雪~~你走*了…”说着拎起uáng上的枕头就丢过来。

    杨灿还想多看几眼,颇为不舍的退出mén外,几个大老爷都是一阵哄笑道:“怎么~被你媳fù赶出来了~?”

    nòng得杨灿也是尴尬不以,支支吾吾也不知道该说什么,还好这时候一脸严肃的郑楚城过来,那着一张件塞到杨灿的手里。

    “你看看。”

    “什么东西?”杨灿好奇地拿过那件,看到了落款是东亚集团,心里也是微微有些惊讶,在仔细过了一道,原来是薛琪苑发来的一个草拟的件,大意是东亚集团可以仍然现在的市价收购南楚卫视,并保证不进行裁员,希望与杨灿和郑楚城面谈。

    郑楚城看着杨灿脸上的yīn晴不定,试探地问:“这事情是好事,还是很坏事?”

    “好事,当然是好事。”杨灿放下件笑了笑。

    “我就是不明白了,为什么现在南楚已经奄奄一息了,东亚集团还会想收购,而且收购价竟然与当初的开价一模一样,毫无打压我们的意思,凤凰卫视那边可还等着我们穷途末路去求他们的。”郑楚城的语气里带着一种狐疑,他根本就不相信这时候会有人对他伸出援手来。

    “郑伯,你应该听说这么一句话,一个优秀的投资人,投资不但是看数据,还要拥有一种猎手的直觉。”杨灿指了指自己的脑袋:“听说这个薛琪苑是个投资天才,所有的收购案从来没有出现过亏损,我看她这方面的直觉是异于常人的.”

    “你是说,她认为我们南楚还有潜力可挖吗?”郑楚城说得自己就苦笑了起来,这话好像连他自己都不怎么相信。

    “也许吧。”杨灿笑了笑,心里却在想,这也只是一方面原因,另外一方面薛琪苑恐怕是还想帮自己一把,让自己名正言顺的进入东亚集团辅佐她。

    这nv人确实是不简单,眼光要比凤凰卫视那些人毒辣多了,也许她并不知道自己是成竹在iōng,但是却依然选择在这个时候发出这样一份件,杨灿也不得不承认,这个计划对于除了他之外任何南楚卫视的高层都是无法拒绝的。

    “怎么样郑总,你要开董事会商讨这件事情吗?”杨灿笑眯眯地问,称呼却用得很正式。

    郑楚城哈哈大笑,竟然当着杨灿的面直接把那份件撕成了碎片:“我说了,这一年让你玩,你nòng成什么样,那是你的事情,我郑某人绝无二话。”

    郑楚城语气那份决然,也让杨灿心里暗自点头,他果然没有看错人,郑楚城虽然顽固但是也是个极为守信用的人,这样的人才能跟着他以后打江山,才值得他信任。

    心里也不免一阵自豪,虽然这样山穷水尽的局面是他故意营造出来的,但是自己合作伙伴乃至手下这批人几乎百分之百无条件的支持他,让他真觉得自己传媒帝国的雏形已经开始羽翼渐成了。

    他能力再强,毕竟也是人,如果没有一些值得信任的人在自己身边,基础不牢靠,等到他事业做大,只怕内部矛盾会让他分心,也就无法全力向前了,顶尖传媒帝国最重要的资源并不是资金,硬件设施,而是人,现在有郑楚城,麦伟坚,赵哲,苏东,马依依,夏檬,朱怀诚这些人慢慢累积起来,杨灿才渐渐有了充实的感觉。

    正在杨灿豪气干云,遐想未来的时之际,就感觉到一阵芬芳扑鼻,就看杨秀雅那张清澈无暇jīng致巴掌脸已经凑到他鼻子面前,没头没脑地冲着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杨灿神秘兮兮地说了四个:

    “我出去逛逛。”

    杨灿看了看杨秀雅的打扮,今天还是穿了自己故意给她准备的村姑风格的普通格子连衣裙,鼻梁上架着一副墨镜,满脸故nòng玄虚的表情,在看旁边婷婷yù立的iǎ雪却是一身利落的男装打扮,戴着一个鸭舌帽压低帽檐遮住那张清丽冷幽的脸蛋,显得格外的英姿飒飒。

    杨灿脸上故意lù出好奇但同时有点刺jī而兴奋地低声问她:“你们是打算报名参加快乐nv声,还是准备抢银行?”

    带着墨镜的杨秀雅看着他一阵面无表情,头上仿佛冒出一长串省略号。

    看到她严肃的表情,杨灿继续故意逗她,凑近她的脸,压低声音说:“或者,你是想去中国达人秀,用村姑加ūn哥组合出奇制胜?”

    不知这些名词的iǎ雪,只是好奇地看着杨灿根本就不知道他在说什么,而杨秀雅则觉得自己被彻底侮辱了,愤怒地挥起了拳头,杨灿连忙故作惊讶状没心没肺地喊了句:“不是吧,今天你这霸气外lù的打扮难不成去报名《非诚勿扰》?”

    看着杨灿那很得意揶揄到她的表情,杨秀雅这才很神秘加没好气地道:“我们去买后天考试的答案。”

    杨灿顿时听着是哭笑不得,这倒是好,自己想着办法让她提高意识能量让她多学点东西,她倒是有本事,什么好的不学,考个自考倒是把这些东西学会了,沉着脸道:“胡闹..”

    还没说完杨秀雅就眯着眼睛暧昧地笑了起来:“杨总,今天可由不得是你说了算。”对iǎ雪使了个眼è。

    杨灿连忙退了一步,摆出了个武术的起手势,有些无奈地说道:“唉~~讲道理就讲道理,动什么粗啊~~”心里大叫,完了完了,这事情荒唐了,这个倔强的国民jīng灵加iǎ雪的组合,这他还真没辙了。

    旁边包括郑楚城在内的老人们都微笑不以,不由在旁边帮杨秀雅说话:“我说iǎ杨啊,你管你媳fù管的太严了吧,不就是mén马克思主义哲学吗,这mén已经过时了,ún过去就行了吧,何必呢?”“就是,我都根本没帮iǎ雅补这mén课。”

    杨灿心里那叫一个郁闷,心想你们这帮唯老不尊的家伙,根本就不知道,马克思主义哲学是现在所有科目里能量最高的,有756能量等级,不学这个对于杨秀雅能量等级铁定是一大损失。

    可是看着杨秀雅带着拐到手的保镖iǎ雪笑眯眯地出mén,杨灿也知道这事情已经是失去控制力,心里毕竟有些不放心喊了声:“我也一起去吧。”跟了上去

    三人上了悍马车,杨秀雅这才看着杨灿很得意地道:“就知道你装正经,你还不是要考试,根本就见你复习过,不买答案你也完蛋。”

    握着方向盘,杨灿心里是五味杂陈,他是万万都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样的地步,怎么这两位才见面一天的美nv,一下子就形成一可以类比流氓加板砖的黄金组合了呢?

    iǎ雪以前可是很粘自己的啊,才一天功夫就被杨秀雅洗脑了?

    想是这么想,杨灿心里还是多少觉得有些内疚,算了,陪她们荒唐一下也无妨,他也看到杨秀雅的意识,这么大的一个明星,被自己强行关在这种郊区封闭训练这么久,就没说过任何一句抱怨的话,也是难为她了。

    用眼角的余光看到杨秀雅膝盖上,手肘里那些瘀青的伤痕,杨灿也是不由伸手去碰了碰,就听杨秀雅“哎呦”一身叫了起来,不过看到杨灿一脸歉意,杨秀雅却眯着眼睛对他笑着说:“骗到你了?怎么样我演技好吧,其实一点都不疼。”

    杨灿心里不由也叹了口气,自己最近这段时间是不是对于杨秀雅的要求太多了点?早就忘记了她只是一个二十岁的nv孩子,除了工作之外好像就没有怎么再关心她了,心里也不由一软,算了不强求她学这些,毕竟意识能量提高的方式还有很多..

    郊区里进市区的过道路车辆很多,今天又是周末拥挤在一起,车行缓慢,刚好有个路口出了jiā通事故,终于形成了大塞车,这一堵就是一个多iǎ时,也不知道是不是昨晚这两位大美nv通宵聊天了,都显得很困,后座的iǎ雪已经闭着美目进入梦乡了。

    而杨秀雅也是不知不觉间就靠着杨灿的肩膀睡着了,不知道等了多久,杨灿ōu了两根烟,也觉得无聊间,就感觉杨秀雅靠着自己肩膀上的脸一滑,倒在了自己的大uǐ膝盖上。

    这iǎuā旦,倒是睡得死,竟然这样都没醒,杨灿微笑着,不自觉mō了mō杨秀雅如丝绸一般的秀发,心中充满了爱怜,从侧面看去,那张jīng致清澈脸,在睡梦中显得犹为完美,娇yn的嘴角好像带着一丝笑容,时不时轻轻抿嘴iǎ嘴,在喧嚣嘈杂的环境,显得如此的美好,纯洁。

    杨灿好像一时间也看得呆了,静静地注视着她,手掌抚在她的腰肢感受她身体的温热,不自觉情意大动,看了看后照镜里熟睡的iǎ雪很香甜的样子,吞咽了一口口水,慢慢弯腰下去,轻轻地在杨秀雅那娇ynyù滴的香ún上一ěn,只有在这时候,她才会如此老实听话吧。

    听到一阵嘟囔声,杨灿马上抬起了头,作出一副镇定沉稳状,就见杨秀雅慢慢睁开了眼睛róu了róu,很享受的样子,却没有马上起来,只是躺在杨灿的uǐ上,仰着脸任由秀发披散得看着他。

    “你..刚才不会趁着睡着干坏事了吧?”

    “屁~我有那么变态吗?我根本就没想那事情,你个nvè狼一天到晚想歪,”杨灿很大义凛然地皱眉道。

    “为什么,你的表现跟你说的不符合呢?”杨秀雅突然咬着嘴únmō了mō后脑袋,坐了起来,她被杨灿某jī动的部位顶到了…

    杨灿干笑两声老脸有些红,狡辩道:“我刚才也眯了一下,你也知道身体好男人一睡着就有这本能反应..”

    杨秀雅突然把俏脸凑过来,眯着美眸带着股暧昧的神态望着他,几乎都要贴上杨灿的鼻尖了。

    “男人睡觉的时候难道嘴巴也会变红吗?”

    杨灿听着一愣,这才赶忙看着面前的仪表上的反光,原来自己嘴巴上还残留着杨秀雅的口红,顿时尴尬了,慌张地拿手去抹,却被杨秀雅拦住了,笑眯眯地说:“搽什么~让我在看看,很好看啊~留着等下让iǎ雪欣赏一下。”很是欣赏杨灿的窘相。

    杨灿没好气地挡开她的手,杨秀雅笑呵呵地纠缠着就是不让他擦,两人在狭iǎ的前座打闹在一起..

    无意目光jiā汇,才发觉互相的脸相距已经不到十公分,突然同时定住了,看着对方的脸庞,忽然觉得时间都仿佛停止流转,仿佛可以听得到彼此心脏的跳动声。

    杨灿双眼里有一种无法控制的情意弥漫着,让杨秀雅不由觉得浑身无力,他缓缓而iǎ心翼翼地凑过去,轻轻地挑起了杨秀雅的下巴,温柔而轻轻印上香滑的嘴ún。

    恍惚间只感觉到杨秀雅略微笨拙的香舌慢慢递过来,细细的iǎn吸着那柔软滑嫩的ún,舌尖轻轻相jiā,说不出的**滋味,香舌尽情地裹iǎn着,浑身都说不出的束缚,一手搂着她的腰肢,一手移到她的iōng口上,轻轻抚着。

    呼吸慢慢地急促起来,杨灿的手也慢慢地探了下去,正在沉浸在曼妙的滋味中,就听到恩的一声清幽的嘟囔,两人闪电一般的分开了。

    iǎ雪好像醒了过来,杨秀雅看着杨灿那做贼心虚的样子,却是俏脸通红,不自觉掐了掐他的大uǐ,iǎ声说:“你最近胆子越来越大了..我要告你职场ìngā扰..”

    杨灿把脖子上被杨秀雅刚才忘情抓破伤痕lù出来,没好气地道:“我要是ìngā扰,你这就谋杀…”

    “…”

    意犹未尽,那就看看最热门的其他小说更新了哪些章节吧!

    ┊┊ ┊┊ ┊┊ ┊┊ ┊┊ ┊┊ ┊┊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