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七章 双珠碰头

射手座李不二 / 著投票加入书签

饭圈小说网 www.fqxsw.cc,最快更新花都高手最新章节!

    第二百零七章双珠碰头

    《新闻现场》停播的文件下达速度之快,让除了杨灿之外的所有人都感到了震惊,国内其他的卫视台都不约而同地选择了沉默,既没有任何电视媒体大肆宣传这件事情,也没有刻意打压南楚卫视,甚至连提都没有提。

    除了少部分目光短浅之辈拍手叫少之外,各个同业都在心底发出了一声叹息,虽然同为竞争者,但是南楚卫视的勇气着实是让人敬佩的。

    在这几天之间,各大电视台高层之间的聊天或多或少都谈到了这个话题,几乎有识之士都是扼腕叹息不以,都感叹如果《新闻现场》能够继续播放下去,那么又可以开创一个新兴的节目á流,对整个行业的发展的大方向来看是非常有利的。

    而网络上这则节目被禁的消息却是闹得沸沸扬扬,所有的论坛贴吧里,网友都出奇一致的站在了南楚卫视这边,很多人都发帖大骂广电总局霸道,而相当一部分纷纷表示:“在河蟹之下,中国没有公正的舆论范围里。”“内地新闻以死”等等这样悲观的论调。

    可惜的是各大mén户网站,包括优酷在内全部悄无声息的撤下相关的新闻,让网络上的这些单薄的争议声起不到任何实际的作用..

    在这样的情况下,南楚卫视这个群体也遭受了沉重的一击,气氛显得尤为低mí,特别是杨灿与郑楚城多天都没有lù面,更是让大家觉得心里没底。

    到底《新闻现场》这个帮电视台创造了历史记录的节目是不是就此终结了呢?大家并不知道,但是有一点是肯定的,大伙都很悲观,因为广电总局下的禁令对于业内来说几乎就是gmever.

    曾经湖南台的《百科全说》因为出了一个骗子张悟本,广电局马上就内部下文要求《百科全说》整改停了节目一个季度,这与现在的《新闻现场》几乎一模一样,《新闻现场》要被停播多久呢?一个月?一个季度,还是一年?南楚卫视能不能撑到那一天呢?

    赵哲与苏东每天见面的第一句话就是:“杨经理,郑总还没回来吗?”然后两人只能苦笑相对。

    而在这片绝望的气氛下,此时杨灿却身在郑楚城的居住的老街大院中,在一群老人的围观下,和着大锣,iǎ锣,唐鼓,铙钹,轻快的节奏声,几更鼓后,穿着一身简单戏服的杨灿扮演的赵云,走向前一点,勒甲、紧坐骑的肚带、取枪动作一气呵成。

    就见杨灿眼望旁边一将,押韵念白道:“上天入地~也去找寻主母和iǎ主人~”,连续翻身、单uǐ站立身体平仰,左uǐ抬起弯膝的亮相,英武优美架势,引得围观的戏友一片拍手叫好。

    对打中老人们扮演的曹营众将依次上前,虽然老人们身手有些迟钝但是动作优美而沉稳,而杨灿手中那柄uā枪舞得上下翻飞,煞是好看,那叫一个密不透风,疾如风暴,看得众人都是目瞪口呆,竟然一时间忘了叫好。

    正在在一旁压uǐ的杨秀雅也禁不住侧目过来,微微有些惊讶,心里也对杨灿是刮目相看,没料到这大老粗竟然是能文能武,还有这样一手。

    戏罢,立刻引起一片响亮的喝彩声,老人各个都红光满面兴奋不以,杨灿呵呵地拖下戏服,郑楚城过来笑着称赞道:

    “不简单啊,iǎ杨~你戏这么好,真是太难得了,那段iǎ快枪使的尤为jīng彩。”竖起了大拇指。

    杨灿呵呵一笑,拿着了旁边的水杯边喝边答道:“郑伯过奖了,我是在部队里跟老总学的,武戏还行,文戏只是糊nòng过去罢了。”

    心里有些奇怪,《新闻现场》被停播了,这顽固的老郑今天一整天都没埋怨自己,倒是觉得有些不好意思起来,不由好奇地问:

    “郑伯,你怎么不怪我把南楚带沟里去了呢?”毕竟他自己还有顶尖传媒,就算丢进两千万也还有退路,南楚卫视让自己这么一闹大家恐怕是没人敢接手了。

    郑楚城哈哈坐下檀木椅上,招手杨灿过来:“我为什么要怪你,你做的事情,是我老郑一辈子想干都没敢干的事情,痛快酣畅我这老传媒人,能亲手参与这么一件事情也算是不枉此生了。”说着兴奋处,却还是免不得叹了一口气:

    “唉,就可惜南楚的那帮iǎ崽子们了,实在不行就分他们点遣散费算了。”人生嘛痛快一回,总是要付出点代价的,到他这个岁数也没什么输不起的,最多以后陪吴斌去马场放马去。

    杨灿笑了笑,知道不会有那么一天,现在大部分观众还不知道节目停播的事情,他们只需要等待就好了,这时候耐心是很重要的。

    不过现在说出来也估计郑楚城也不信,岔开话题看着杨秀雅那边问道:“这半个月里我这个iǎuā旦没给您的戏友惹麻烦吧?”

    这段时间里,杨灿给杨秀雅下达了一个命令,让她推掉一切的通告以及宣传工作,补课以参加éng人自考的考试,同时安心在郑楚城这个大院里学习一些基础京剧的武戏动作,,郑楚城这帮戏友里有几个是北京武术戏曲学院的退休的教授,既可以拜托他们教导杨秀雅一些基本功,也能让他们教授杨秀雅一些学问。

    杨灿现在是看出来了,杨秀雅想在演艺圈更进一步,意识能量提高是必须的,好莱坞那些演技派可都是500能量往上走的人物,她现在还需要加强,杨灿想到意识能量加强唯一的办法快速的办法就是让她接触一些高能量的人,多学一些传统的学问以及知识了,何况这武戏的基础也是为了下一部大戏做准备,下部戏她可是有很多动作镜头的。

    郑楚城还没说话,不远处正压uǐ的杨秀雅气呼呼地走了过来,突然在杨灿面前芊芊长uǐ一抬,竟然夸张地在杨灿头上绕了圈,示威似的扬起下巴道:

    “让你lun说,我哪有添什么麻烦,我可用功了,王伯,张伯不知道多喜欢我呢”惹得周围的几个老人都是哈哈大笑,还有几个老大爷跟着起哄。

    “诶,我看你们两个每次见面总是打打闹闹的,这么亲热,我说你们两个什么时候结婚啊,我们几个老家伙可都等着吃喜酒的啊?”

    “是啊,老王我的红包都包好了,就等你们赚去呢呵呵~”

    那几个戏友老大爷的起哄,顿时让杨秀雅俏脸一阵通红,这个颠倒众生的“国民jīng灵”此时倒是一副十足iǎnv生的样子,拉着老王他们撒娇道:

    “王伯,你又瞎讲了,什么结婚不结婚的,谁要嫁给他这种uā心大萝卜那就是倒了八辈子霉~你是不知道他有几个相好的..”

    老王显然已经被杨灿的这个“赵云”折服,哈哈大笑地逗她:“iǎ雅哈,你可要抓紧了,越有本事的男人身边的nv人就越多~只要没结婚那算啥,想当年老主席都还有四个老婆嘛。”

    穿着一身练功服的杨秀雅顿时有些无语,只能没好气地瞪了杨灿眼走到杨灿的房间。

    “让你带的衣服都带来了吧?我去换衣服,这么多天都穿腻了。”

    这间郑楚城的大宅子是以前郑家先辈是留下来的,在郊区这里也没有拆迁,清净地很,这段时间里,杨秀雅一直都住在这边,为了这些训练学习,每天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不出mén,不购物,也不看电视不看报纸,而杨灿则是因为这几天事情太多,让他有些头大,也搬过来住上两天,清净一下。

    见杨秀雅进去,杨灿也笑眯眯地跟了进去,想透着mén缝往里面望,没想到杨秀雅那清脆的声音马上就传出来了。

    “不准偷看换衣服在,背过身子去~”

    奇怪了..难不成这iǎ妮子也有读心术,杨灿一阵窘è只得背过身子,直到听到了“好了,进来吧”才推mén进去。

    坐上uáng上的杨秀雅这时候已经换上一条雪白的连身棉裙,iǎ白袜,分红的可爱拖鞋,使得她清澈的气质中多了一点生活气息,带着给人却是震撼地冲击。

    杨灿心神一dng,不由过去想拉她的手,杨秀雅躲开,却没想到他的手却趁势搂上了自己肩膀:“放手~你这臭爪子..”语气里却没有一丝厌恶。

    抚mō着她柔软纤细的肩膀,滑腻无比,杨灿心情大好,口上却是揶揄道:“哎呦~让你练功还是很有成效的嘛,都有肌ròu了~~”边说边用手掌沿着杨秀雅的手臂滑过只向下去,不自觉间就把她拉到了uáng头往下躺,两人就这么躺在了uáng上。

    “肌ròu你个头我就是想让我走施瓦辛格路线是不是~”杨秀雅脸è一变,不自觉侧头看了看uáng单上自己的手臂,好像还真怕练出肌ròu线条来了,抱怨道:

    “我是好好一个国民jīng灵,yunv偶像,就走偶像派路线就好了,为什么还要读书,练习武术基础?你到底在想什么?”说着拿手狠狠拍了下杨灿的不老实的爪子,瞪了他一眼。

    杨灿靠着枕头mō着手背,嘿嘿一笑道:“还不想把你打造成国际巨星呗,你总不想像是章子怡一样,到美国去被人嘲笑英文差吧,再说了搞个大学的文凭,对你没坏处,以后万一ún不下去了,还能给我当个秘书啥的。”

    “乌鸦嘴~什么叫我ún不下去,不吉利~”杨秀雅有些哭笑不得,可是说着却不由在脑海中开始幻想那副情景,杨灿在办公室里专注的忙活着,自己在旁边倒着咖啡,时不时的偷瞄他一眼,好像这种生活也不错,突然间有些感叹,轻声地说:

    “其实我很希望当个普通人,很多人都想当明星,但他要真是明星,就会觉得当明星一点都不好,我只希望当一个好演员,比起当明星来,我更喜欢平静地生活..没有那么复杂。”

    杨灿笑了笑,这个社会便是如此的残酷,几乎所有男人都会认为美丽的nv人是不会满足的,其实很多时候她们也很单纯,杨秀雅是想安慰自己吧,她肯定也从郑楚城口中知道自己的现在事业遇到了极大的挫折。

    或许自己如果能抛下一切,她也会跟着自己甘愿为一个平凡人吧,杨灿心里不由一阵温热,不知道是不是由于在这间老屋的怀旧的气氛下,让他整个人的思绪都有些不同,禁不住上去轻柔地搂住了杨秀雅,在她耳边叹道:

    “不如我解散公司,我们俩就在这里过日子吧..”

    杨秀雅清澈的脸庞不由愣了一愣,她听过无数的甜言蜜语,但是从来没有这么一句如此触及她的内心过,心弦仿佛被某种东西轻柔地东西柔柔抚动着,正有些心神动摇的时刻,突然感觉到背后的抱住她的杨灿竟然一只手已经伸到了自己的衣服,手掌慢慢像iōng部肌肤滑去,立刻清醒过来,叫了起来:“好啊~你这è狼又忽悠我,想趁机占我便宜~”

    杨灿这时候正被气氛yòu导着有点èyù熏心的中,哪里肯放过杨秀雅,躺在uáng上双手紧紧抱着杨秀雅,用嘴巴从后面咬着她的衣领,想来个霸王硬上弓,看能不能趁着这个气氛机会把她就地正法了。

    杨秀雅转头注视着杨灿贪婪的眼神,想要挣扎,却又像是使不出力气了,只是用尽力气抵着他的iōng口,尽量不让他靠近自己“你..这è狼..”声音越来越iǎ。

    可就在两人纠缠还没有结果这时候,突然,大mén吱呀地一声打开了,一缕阳光从外面透了进来,让杨灿两人一阵尴尬愣住了,只见逆着光的mén口站立着一个清丽淡雅,风姿绰约的身影。

    杨灿此时正双手搂着杨秀雅,躺在uáng上一副极尽猥亵的模样,侧着头微微张着嘴巴,看着那眉目如画的白衣少nv,从嘴巴里艰难地吐出两个字:“iǎ….雪..?”

    这如诗如画的nv子不是久违了的简iǎ雪又是谁?

    杨秀雅这才这惊慌失措间狠狠地推开了纠缠自己的杨灿,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这才注意到mén前那清丽冷幽的少nv,不自觉也是一愣,这世上竟然还有如此脱俗的nv子?

    看着iǎ雪脸上lù出一种疑uò表情,看着自己,突然秀眉微微一皱,一向嚣张的杨灿也连忙蹦了起来,用天马流星拳的速度摆着手:

    “不是你想的那样先别动手我没欺负她刚才完全你情我愿的”吓得爬到uáng上身子就往后退着。

    “你情我愿个头我哪有..”杨秀雅听着就气不打一处来,拎起枕头就摔过去,杨灿接过枕头,一把就搂住了杨秀雅的肩膀,在她耳边说:“iǎuā旦,现在不开玩笑,ìng命攸关~这个是我..妹妹..她可是nv侠..你lun说真是要出人命的..”

    “哦,是这样啊。”看着杨秀雅没有否认,iǎ雪颔首点了点头,空谷幽兰一般的声音响起,让空气都变得很仙气的感觉。

    “这是简iǎ雪,我部队里认得妹妹…这是杨秀雅我很亲的朋友。”杨灿长出了一口气,这才对两位宛若天仙的美nv互相介绍,心里却有些尴尬。

    “你好..简iǎ姐,真是好看..”杨秀雅近距离看简iǎ雪那晶莹剔透的肌肤如雪一般,也不由由衷感叹,这那像是尘世间的nv子,整个人仿佛没有一丝污垢,转头望着杨灿,咬着下嘴ún心里嘀咕:

    “认得…妹妹?”干妹妹这个词在现代社会来说实在是太暧昧了..何况杨灿这条è狼胚子,那就更不必说了。

    “雅姐更好看才是。”简iǎ雪静静地点了点头,很坦白地说道。

    杨灿现在头很疼,简直是比他之前遇到任何困难时候都要感觉到更头痛,就看两人很客气的坐下,自己只能颠颠过去坐在她辆的对面,浑身那个难受啊,如坐针毡,他现在是彻底了解这句成语的含义了。

    其实自己与她们关系还处在很纯洁的阶段,真正不纯洁的还不在场,可为什么自己心里就是这么感觉到不自在呢..?

    不过看着清丽冷幽的iǎ雪与清澈妩媚的杨秀雅并肩而坐,两张jīng致的iǎ脸jiā相辉映,各有各的美,杨灿心里又由衷异样的感觉,那是一种虚荣感,属于男人的虚荣感。

    “你怎么来了,又放假了吗?”杨灿mō着头问。

    “恩,想你就来了,朱怀诚告诉我地点的。”

    iǎ雪说着默默地帮杨灿收拾着房间杂lun的衣服,一件件整齐地叠好,一点点清理地上的杂物,又问了一声“饿了吗?”,杨灿笑着点了点头:“饿了。”

    iǎ雪就也理所当然地走到了厨房,开始煮午餐。

    杨秀雅注意到杨灿望iǎ雪的眼神,心里突然有一种奇怪的直觉,比起自己来,iǎ雪离他的心更近..心里禁不住有些没来由地ōu动疼痛起来,很轻微但是却又那么的明显,这个时候她应该离开才对吧,她又不是杨灿什么人,怎么有资格留在这里呢?

    可想是这么想但她却始终没有起身,总觉得自己如果离开了,以后就杨灿距离得更远了似的。

    杨灿也感觉到了气氛的异常,可他现在无法说任何的解释,因为现在他说什么话都有可能伤害到这两人中的一位,这是他最不愿意看到的。

    “没什么东西,只能吃面..好不好?”iǎ雪说着回头笑了笑清丽如uā,如纯洁的lù水。

    在僵持间,iǎ雪的素面已经下好了,面如人似的,清丽素雅,jī蛋加上几根青菜却显得异常高雅,香气扑鼻。

    杨秀雅看着杨灿笑眯眯地接过碗,对iǎ雪微笑着,终于忍不住了神è黯然地想起身,却被杨灿嬉皮笑脸的拉住了,还没明白过来的时候,就见iǎ雪又端了一碗面过来,静然一笑,放在了杨秀雅的面前:“吃吧。”竟然笑得如此天真无邪。

    杨秀雅也愣愣几秒才错愕地端起了筷子,拉着杨灿袖子过来问:“iǎ雪..真是你妹妹,你们没..其他关系?”

    “天地良心,我连她的手都没牵过,我跟她之间如雪一般纯洁。”杨灿在杨秀雅耳边竖起三根指头,这是实话,iǎ雪那男ìng恐惧症在,他根本就是没敢下手,况且他自己根本也不是iǎ雪的对手…

    出乎杨灿医疗之外的,这两人天仙一般的美nv之间那层坚冰在五分钟的尴尬后,好像突然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竟然开始热络的聊起来了。

    杨秀雅很好奇杨灿在部队里的经历,而iǎ雪则是关心杨灿在南市过得好不好,两个nv人互相jiā换着杨灿窘事与对方不知道趣闻,什么杨灿再看部队里被老总罚打赤膊唱国歌啊,什么他在当记者的时候在片场ni急,在uā瓶里解决被某位大婶看到拿着拖把喊着“变态”追了一公里的故事啊。

    iǎ雪这个一天说不到十句话的人,竟然好像和杨秀雅很投缘,两人聊着时不时的笑声如银铃一般响起来,她们共同的兴趣好像都一样,杨灿出丑的事情…

    杨灿这时候才醒悟过来,查看iǎ雪与杨秀雅的意识,终于长出了一口气,原来iǎ雪这受儒家思想熏陶的脱俗nv子,根本就没在意自己与杨秀雅的关系,对自己死心塌地的她,对于自己是否还心里还有其他人完全就没顾虑..

    nǎinǎi的..这情况怎么回事,这两人本来该见面厮杀一场的美nv,现在倒是同一阵线了,杨灿突然间觉得一阵没来由的郁闷。

    看杨灿郁闷的模样,杨秀雅忍不住噗哧一声笑了出来,iǎ雪脸上也有了笑意。

    “iǎ雪,我以后也这么叫你可以吧,不能光我们吃啊,你也饿了吧,来~你也吃吧。”杨秀雅把自己碗里的面条用筷子夹到一个iǎ碗,给iǎ雪端了过去。

    杨灿心里微微一酸,皱眉道:“拜托,这也太不卫生了吧”说完自己也觉得自己有些失态,连忙低下头,杨秀雅与iǎ雪都用很古怪地表情看着他...

    [..m]

    意犹未尽,那就看看最热门的其他小说更新了哪些章节吧!

    ┊┊ ┊┊ ┊┊ ┊┊ ┊┊ ┊┊ ┊┊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