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六章一声炸雷

射手座李不二 / 著投票加入书签

饭圈小说网 www.fqxsw.cc,最快更新花都高手最新章节!

    第二百零六章一声炸雷

    这个天晚上,杨灿凌晨…才回到公寓,接到了夏檬安全到家,以及马依依问候的电话,杨灿便躺在uáng上睡觉,困意虽然强烈但是先前的那种兴奋以及莫名的刺jī还没有褪去,脑子里始终有着直播室里那一张张震惊,愤怒,空旷的脸的画面在打转。

    翻来覆去很久才慢慢睡去,这时候不知道为什么想起的却是薛琪苑那张古典秀致的脸庞,咬着嘴ún微微含怒地望着自己。

    为什么会想起她呢?半睡半醒间杨灿嘴角不自觉微微上扬起来。

    清晨,尽管才睡了几个iǎ时,但是在部队里的习惯还是让他如常地起uáng,做完了洗漱,已经简单的体能训练每天必备项目,直到早上10点杨灿才正准备打开了电脑,准备查阅昨天晚上《新闻现场》直播的收视率,这时视频电话就响了,这是他们南楚自己内部的网络会议房间。

    杨灿看到是苏东,郑楚城都在线,知道他们的已经得到了收视数据,接通了视频禁不住打了个哈欠:

    “郑总,老苏,早上好~怎么样?收视率有百分二吗?”

    “杨经理,成绩出来了,收视率百分…七..同时段第二名。”苏东的语气有些兴奋,却又有些担忧,杨灿心里一阵狂喜,从百分0.8到百分3.7,这个飞跃有些太让人意外了,连忙点开了他们发上去的收视率表格。

    30分钟的节目,bō形图上显示一开始的收视率就飙到百分1.6整整是上期的两倍,而到中段的时候略有下降,不过在那段惊人的录像播放的时候,收视率就赫然升到了2.2。

    奇怪了,按照常理这个数据应该节目的最高峰才对,为什么结尾的时候还能飙到3.7这样匪夷所思的成绩?

    杨灿点开自己的博客,就看到了无数回覆顶他的留言的人,除了那些对他杨大炮佩服五体投地的评论之外,相当大一部分回覆都很奇特而雷同。

    “中国红客联盟杨大炮炮兵团7团发来贺电,已攻陷搜虎社区。”“中国红客联盟杨大炮炮兵团5团发来贺电,已攻陷è中è社区。”

    “中国红客联盟杨大炮炮兵团4团发来贺电,已攻陷艾泽拉斯地理论坛…”

    杨灿一阵错愕无语中,这才点开自己的百度贴吧里,竟然发现了一件让他有些哭笑不得的事情,原来杨大炮吧昨天晚上直播的节目的时候,组织了一个所谓“新闻圣战”的活动,号召了所有那些懂网络杨大炮的**们当起了黑客,攻击那些知名网站的主页,把一则“兄弟们,请把上观看南楚卫视《新闻现场》栏目,看守所直播打人致死案直播录像,请在被河蟹之前速去~~”

    而也不知道是不是杨灿的魅力太大,杨大炮的那些愤青粉丝里,竟然有中国红客联盟这个国内最大的黑客组织的两个核心人物,于是在《新闻现场》直播之时,这场有声势浩大的《新闻圣战》浩浩dngdng的展开了,最后在节目开始前以及播出中的一个半iǎ时里,这些热血“**”们攻击了三十一家大型网站,成功攻陷其中了7家..

    这些被攻陷的网站的会员达到了数百万,其中相当一部分是带着来骂人的心态打开电视看南楚卫视频道的,这才导致了节目在尾声时候诡异的拉高..

    百分之3.7是多少,粗略估计如果当晚黄金时段有平时的两亿8千万的收视人群的话,那么就有一千万人在昨天晚上看了这期的《新闻现场》!!

    一千万的收视人群,这是全国百分八十以上的电视台成立至今都无法做到的事情..南楚卫视的人恐怕在此之前连想都没有想过,但是杨灿只用了两期节目就达到了,这简直是国内电视史上的一个奇迹

    虽然中间靠了些非官方的手法,甚至肯定会同行鄙视,但是这可并不是杨灿自己有心为之,网友们支持他,他也是被动接受者嘛,杨灿也是在心里笑了笑。

    看着自己博客里,很多网友一个个回覆:“炮帅在上,申请加入杨大炮炮兵团~敬礼”“炮帅在上,申请加入杨大炮炮兵团~冰天雪天luǒ体求加入。”他自己都乐了,这帮人还真有点意思~~

    那些少数上mén叫骂的人几乎都是被这“炮兵团”围剿之,口水淹没,尸首无存。”

    可结果这么好,为什么苏东郑楚城这两位老脸都这么僵硬呢?杨灿笑了笑望着摄像头问:“还有什么坏消息吗?”

    苏东脸部ōu搐了一番叹道:“是有个事情,昨晚南市淮南区有个72岁的老婆婆看到《新闻现场》直播的时候,最后吓得昏厥了..”

    “什么?”杨灿嘴上的烟都掉了,皱眉紧紧皱着,有些着急地问:“那个婆婆怎么样了?现在还好吗?”

    苏东深深吸了一口气:“万幸的是,她现在已经醒了,没什么大碍。”

    杨灿不由笑骂了一句:“吴主任你这大喘气真是让我心脏有些受不了,去联系那家医院所有医疗费用由我们。”杨灿倒是没顾忌什么别的,只是担心他这个突破ìng的节目要是把一老太太刺jī死了,他估计要内疚很久。

    苏东有些yù言又止,把一则网络消息贴上来吞吞吐吐地说:“杨经理,你看下,这个是新蓝网上的今天早上的头条,就是介绍这则新闻的。”

    杨灿有些疑uò地握着鼠标点开了这则消息,他可没有资金联络任何同业媒体,别人会帮他宣传吗?打开一看就恍然大悟,原来这则新闻是被归于社会版上的,标题是“电视直播吓昏七旬老太,卫视台过于血腥暴力??”

    原来昨天晚上直播的时候,淮南区有个退休工人的老太太正在和她老伴一起看电视,广告中无意转到了南楚卫视,结果一看就入mí了,看到那段打人视频出现的时候,那老太太终于受不了,当场一口气上不来,翻白眼昏了过去,还好他老伴反应快打了120来,把老太太送到医院,所幸的是,没什么大碍,只需要在医院观察几天。

    里面那位老伴对记者说:“她看到一半就昏倒在椅子上,一脸苍白,嘴ún没有血è,我还以为她真的要过去了..现在电视节目怎么搞的.怎么能把这样的镜头放上电视呢!?”

    杨灿不由托着下巴笑了起来,对摄像头问:“老苏,你是不是想说,这次我们做的过分了,广电局方面会用这个大做文章,找我们麻烦?”

    苏东直接点了点头,这确实是他的担心所在.

    “你事后看过那段视频没有?有没有问题?”杨灿接着问。

    “我看了很多遍,没有任何问题,所有血腥的镜头都经过了处理,而且是无声的,没有违反广电局的规定,这个剪辑的人肯定是个高手。”苏东点了点头,他当然不清楚杨灿就是搞心理学的,虽然对于电视还不算内行,但是要怎么巧妙的制造出那种压抑的气氛,以及什么样的画面能给予人们强烈的视觉冲击,他都是专家。

    “那就没问题了,放心吧,广电局迟早会来找我们的,但肯定不会用这个借口。”杨灿平静地又点燃了根烟,心里已经预料到自己即将要面对的严峻情况了。

    在2002年的时候,曾经有一则洛杉矶美国白人警察殴打黑人的视频被曝光,当时引起了加州社会的轩然大*,那段视频在中国的网络上也被广泛流传,最后参与那次的警察被停职的被停职,被调查的被调查。

    而在人们的印象中,这样的事情在中国是从来不可能被曝光的。

    而从昨天晚上起,新中国的新闻史被一段视频改变,在电视台公布的警察机关的视频里,首次不是几名人民警察屡破大案的故事,而是一则在他们眼皮底下发生了一起恶ìng凶杀案,整整十分钟的视频里,无论陈国庆怎么惨叫,都没有一个看守所的警员出面阻止。

    在配合之前公安局气势汹汹地把陈国涛抓入警车的那段视频,这件事情任何有正确价值观的人都会觉得震怒。

    这则视频在几乎所有网络上大型论坛里被无数人疯传,几乎每一个论坛里帖子都被顶得一直保持在首页,一则新闻事件引起如此大的关注,其盛况,恐怕也只有当年的汶川地震,911那种大事情发生时才能比拟了。

    特别是拥有网友众多的天涯论坛,很多会员都写出了一个又一个长贴支持南楚卫视的壮举,声称这是中国的电视业最jī动人心,最公开民主的时刻,而更是有不少专业人士用上千字的技术分析贴,说明了这则新闻背后的意义:

    “如果说彭宇案让中国道德水准倒退十年,那么《新闻现场》这则视频则推动了中国新闻进程最少十年!!”

    “公开化的新闻毫无修饰隐瞒的呈现在大众眼前,这代表了我国民主向前跨越了一大步,公安机关敢于自省,这种勇气可嘉,可褒,对于有关人员一定要严惩~”

    更有人酣畅淋漓地骂着娘叫好:“nǎinǎi的,杨大炮太男人了?内地只有他敢这么干跟他比起来韩寒算个má,就是敢隐喻卖nòng风ā文笔,的一阳痿男,国内网上那帮愤青一天天就在网上偷偷mōmō地讽刺这个,骂那个,连个屁股都不敢用照片lù出来~请学学杨大炮这才是纯爷们

    杨大炮那霸气,那狠气,中国这五十年来也才出这么一个,无愧“大炮”这称号,杨大炮胯下铁定就是枚人间凶器才能如此男人铁定是一夜七次狼的纯爷们~而其他有些媒体,阳痿多年来,早泄对他们来说,都是个奢望”

    犹如平地一声惊雷整个国内的网络都沸腾了,无论是平面媒体,电视媒体还是网络媒体,评论人也都震动了,看着收视率榜单,那些电视业的大佬们都震惊地说不出任何话来。

    他们当中很多人都不明白,为什么一个全国排名倒数第三的卫视台,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主持人,只用了两期制作费每期不过二十万不到的节目,就打败了湖南卫视,凤凰卫视,东亚电视,乃至国家新闻频道等等制作费过百万,拥有豪华主持人阵容的节目,开什么玩笑

    当然,媒体同业也没放过这样一个新闻事件的机会,当然他们不是帮南楚卫视宣传,而是趁着这股东风在短短半个星期之内就火速制作了几期类似的调查节目,内容不外乎是,深入报道,现场直播,百分之百的复制出了《新闻现场》类似的节目。

    但是无论从真实ìng上,细节饱满上,现场主持人叙述手段,乃至题材的火爆ìng上都无法与《新闻现场》相比。

    所有人业内的人士,都不由对南楚卫视佩服地五体投地,一些人查到了《新闻现场》幕后制作团队的名字,也认识了杨灿这个早已经在年轻人中声名鹊起的文化名人,几乎所有人都吓了一跳。

    三流高中毕业,参军四年,退伍后当了一年半记者,然后投资顶尖传媒后半年不到,拍摄出《傲骨贤妻》这样的远销海外的剧集,接着获得南楚卫视的经营权,就是这样一个才二十多岁的退伍军人,用火箭一般不可思议的速度在传媒业的各个领域拓展着自己的版图…

    所有业内初次看到杨灿简历的人就惊讶地合不拢嘴巴,就算是传媒大亨默多克当年也没有如此快的扩展速度,业内的那些高层人士都感到了震惊,杨灿的名字也被不知不觉中冠以的“狂人”“投资天才”“传媒疯子”以及“传媒奇才”等等头衔。

    甚至在新一期的美国福克斯电视台国际新闻频道都出现这则事件,形容这是“中国新闻开放的奇迹。”“媒体业的狂á”,美国人甚至才赞叹道《新闻现场》这样的节目能在中国那样的保守国家出现,真怀疑中国国家主席是不是在美国读的大学,而这个节目本身的制作画面手法也是成熟至极,根本就不像是东方电视的那些制作人一贯固有手法,创新而有冲击感。

    不过在大部分人歌功颂德杨大炮这次又在一鸣惊人的时候,还是有很多都觉得这整个事情是个巨大的骗局,那所谓的看守所殴打致死的视频根本就是演出来的,陈国涛也好,整个事件也好,根本就是子虚乌有,完全是南楚卫视制作人编招出来的大戏。

    凤凰卫视主持评论人梁闻道就在采访中明确的表示说:“这个节目就是一个闹剧,根本不可能是真人真事。”

    这位多才多艺的评论人看来根本就不相信有电视台会这么傻,语气也很尖酸刻薄:

    “我们都知道,没有立案的案件会有很多变数,电视台这么立场鲜明的播出这样的视频,如果被查出与实事相驳,那么就是违规的,这个节目会被命令吊销的,而且还要被罚款,我们凤凰卫视这么多有胆有识之辈,也没人敢这么做,我就不相信有人比我们还疯的,其实我一看那陈国涛就知道这事情是假的,他演得太过,太矫情,一般人不可能哭成那样…”

    当然业内大部分人都选择了沉默,只是静静看着事态的发展,他们深知现在南楚卫视的《新闻现场》已经在风口lng尖上了,无论是真是假,如果自己参与进去,就是跟他宣传,要打击竞争对手最好的办法就是让他悄无声息的随时间淡去。

    而且退一万步说,这次南楚卫视的行为虽然取得了奇迹似的的成绩,但是有识之士都明白,其中的隐忧也是绝对毁灭ìng的,很多事情,媒体人敢做,而像这样的事情,他们不敢,这就像是一个抱着糖衣的毒y丸,你吞下了,一开始肯定是甜滋滋的,但是却有可能要了你的命。

    此时与南楚卫视吴主任同名的法律顾问吴斌参加完一上午的最高人民法院的组织会议,正在自己的古雅的别墅的一张红檀木椅闭目静静地坐着,把茶杯端到鼻边嗅了嗅很享受的样子。

    突然mén口有人急促地敲了敲mén,还没等吴斌回答,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就急匆匆地推开红木大mén闯了进来,有些气急败坏地说:“完了~完了~~这次真的完了~~”

    “什么事?iǎ徐,用得着这么慌张吗?”吴斌文雅地把茶杯放在檀木桌上,笑了笑。

    把iǎ徐连连气急地摆着手,解释道:

    “我已经问过广电局那边的钱局长了,经过他们研究决定,南楚卫视的《新闻现场》必须停播明天就宣布,南楚卫视完了,一切都完了~我们uā了那么大的力气的帮他们搞审批,这姓杨的还没搞出什么成绩,就把南楚给整垮了,这叫什么事情啊~”

    之前南楚卫视由杨灿接手,法人更替的审批以及电视台的各个文件全部是iǎ徐亲自去跑的,中间不知道uā费了多少的功夫人脉与金钱,既然吴斌这个国家级顾问首次要扶持一家电视台,他这个在担任文化局的副秘书徒弟当然要鼎力相助了,只是他没想到这次根本就是吃力不讨好的活…

    “停播?什么名义?”吴斌脸上依旧很平静,吹来吹茶杯边沿,头都没抬的问。

    “说是那视频未经证实,要调查实事,如果与实事不符,那么就要对南楚按条例处罚..”iǎ徐也是不服气地回答完,看着吴斌:“吴老~我们该怎么办,总不能坐以待毙吧,不管那úniǎ子做了什么,我们uā费了这么大的功夫,该拉他一把就拉一把。”

    “恩,我知道了,接下来的事情,你不用担心了。”吴斌听到这个答案却不自觉微笑起来,说是这么说,却根本没有打电话的意思,把iǎ徐急得恨不得把自己的电话递给他,不过转念一想,这位吴老向来深谋远虑,在错综复杂的国家大事上都能整理得井井有条,这种iǎ事情自然是不放在眼里,不由忍不住好奇地问:

    “怎么吴老你一点都不生气呢?就算不气广电局太霸道,也该恼那姓杨的iǎ子这次的冒失莽撞吧..”

    “生气?我为什么要生气?”吴斌听着不由站了起来,走到了大厅里那副巨大的水墨画前,转头望了望iǎ徐问道:

    “你是不是一直都想不通,我为什么会这么看重一个就见过一面的媒体人?”

    iǎ徐犹豫了一下,干脆地点了点头:“是有那么一点儿。”

    吴斌温和地笑着,背过手,看着墙壁上的突然问道:“笑徐,近代很多人都喜欢画马,可就是徐悲鸿画的好,你知道是为什么吗?”

    iǎ徐凑过来看了一眼,摇了摇头:“我可没您这么风雅,不懂水墨画。”

    “跟画技无关,就两个字”吴斌回首一笑:“气脉。”突然凝视远方像是在感叹着什么:“宋词是唐诗的兴尽悲来,对待自然的态度转入颓废,梳剔jīng致,吐属尖新,尽管吹气如兰,气脉终于微弱了。

    一个国家有一个国家的气脉,一个朝代有一个朝代的气脉,一个人有一个人气脉,我们的国家现在是气象万千,经济腾飞,可就是过于iǎ心谨慎,少了以前泱泱大国的气脉,特别是我们这帮掌权的文人,虽然把国家条条框框做得扎实,但是也把国人骨子里那悠悠dngdng豪豪壮壮的气nòng没了。

    想那封建主义之时,那帮手无缚jī之力的儒生,都敢为了自己的理自己的信去死谏,现在我国十多亿人,这么多读书人,却失了这股气脉,让人惋惜。”

    吴斌终于回头来拍了拍iǎ徐的肩膀:“iǎ徐,你没见过杨灿,杨灿这人有股狠,又有股横,狠横中又不失正气,他的气脉那些国内的媒体人都没有,我就想借着他那股豪壮,把这国内的气也拉拔起来..”

    iǎ吴愣了半天心里诧异无比,他可从来没听过吴老称赞过谁的,那是如此赞誉有佳,心里真想见见这杨灿到底是何方神圣来着。

    星期五离《新闻现场》播放时间还有两天,南楚卫视却接到了一枚晴天霹雳,国家广电总局下文,正式下令《新闻现场》无限期停播…

    [..m]

    意犹未尽,那就看看最热门的其他小说更新了哪些章节吧!

    ┊┊ ┊┊ ┊┊ ┊┊ ┊┊ ┊┊ ┊┊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