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三章 百分之0.8的狂欢

射手座李不二 / 著投票加入书签

饭圈小说网 www.fqxsw.cc,最快更新花都高手最新章节!

    第二百零三章百分之0.8的狂欢

    镜头对准着陈国涛那张已经被痛苦折磨得变形的脸,从远至近..

    “这…真是我弟弟,我对天发誓,这..照片里就是我弟弟~他是被人打死的,他死的冤枉啊~~~”

    “是我不好..我当初要是劝住他就好了,他为什么非要跟那些人斗呢..”

    “我..不要钱,我什么..什么钱都不要,我..我就是要讨回一个公道,公道”

    陈国涛用那很蹩脚的普通话陈述着他了解的一切情况,结结巴巴还有些含糊不清,越说越jī动,直到撕心裂肺地痛哭起来。

    也许在座的无数次在电视剧里,电影中看到过类似这样的曲折的剧情,他们早应该已经麻木了才对,但是此时看着那没有任何剪接略显凌lun的画面,却不自觉浑身发麻,呼吸都有些不受控制似的,无比真切的感受到了陈国涛那发自心底的痛苦,好像自己的心都被纠结在一起似的。

    这不是电影,不是电视剧,这并不是人为虚构的…所以这一切都是真实的,残酷的,那些真实毫无虚假的悲鸣,痛哭,绝望,愤怒,像一把把锥子一般狠狠地冲击着人们的心灵,让人无处躲避…

    由于陈国庆的那张照片很骇人,所以节目组制作一个三维的模拟动画,把照片用稍微柔和的方式还原,呈现在电视银幕里..

    郑楚城与吴哲都紧张地等待的这些人的反应,最好的结果就是他们跟着电视一起热若的讨论起来,或者骂,或者批评,反正只要是他们投入到节目里面就成..

    但然而慢慢的他们期待开始变成了失望,现场这些来观摩的人们的气氛出奇的古怪,竟然是沉默..一片长久却很压抑的沉默,没有人任何人说话,安静地让人后背发má。

    “这..到底是好还是坏..”吴哲微微张着嘴巴,有些疑uò地问郑楚城,在郑楚城的摇头当中,连杨灿也mō着下巴心里有些没底,他可以一次看不到这么多人的意识,不自觉用手指烦躁地拍着自己uǐ,到底是好是坏呢?

    “啊..!”隐约间终于听到了一些人低声惊呼,好像是某个打瞌睡的人突然醒了,就看到画面里那满身伤痕三维图片,就听到前排有男人的声音在问:“见鬼了,这是什么节目,怎么这么吓人..”接着就有旁边的人iǎ声在解释:“嘘,这是现场直播的案件还原..你看那人的孪生弟弟被人在看守所里抬出来就这样了。”

    郑楚城与吴哲这才长出来一口气,欣慰地看了眼杨灿,杨灿却依然面无表情。

    很快的随着那人的问题,大家都像是从故事中惊醒了似的,看着陈国涛在现场直播的节目上哭得撕心裂肺还结结巴巴地不断说要讨一个公道,整个大厅里此起彼伏地响起:

    “**,这太无法无天了”几个退休的老干部,气愤地拍着手里的报纸,骂骂咧咧地问着谁看到了是哪个区的看守所,一定要出举报。

    还有一些年轻人在大声地抱怨,***,现在这帮国家公务员也太黑了,什么都敢干,以后要是进看守所,那还不得被刮成皮,还有几个大婶是带着孩子来了,很是不高兴地打孩子的胳膊嘱咐:

    “闭上眼睛,不准看这个,iǎ孩子看着做什么”颇为不高兴地拉着孩子就往外走,几个工作人员栏都栏不住。

    杨灿目睹这些人的反应,听着这些谩骂声,指责声,那一张张愤怒的脸,不由心里有些莫名巨大的情绪在涌动着,他并没有美化或者丑化任何人,只是把新闻事实摆在人们的面前,正是如此的简单真实就能引起大家发自心底的共鸣。

    公道..从来就自在人心。

    “这节目,很好,真的很不错。”郑楚城语重心长地点了点头,真真正正对杨灿心悦诚服,用手紧紧地握了一下杨灿的手掌:“杨经理,你说到做到.我郑某人敬佩你~”

    杨灿笑了笑,只是摇了摇头:“直播节目做成这样,也是大家合作的功劳,没有南楚的基础,我是拿不出来着效果的,吴主任确实很专业。”

    郑楚城感叹地望着大屏幕,瞬间仿佛苍老了很多似的:“今天,我才明白了,什么才是我真正追求的,我以前一直都有些模糊的愿景,但是从来没有如此清晰具体的现实过,现场直播..毫无虚伪包装,就能成为如此打动人心的新闻节目,我从来没想过在中国谁有勇气,又有能力去干,而且能干的好…”

    面对老郑总的感概万千,吴哲却没有说话,此时他暗里是心惊ròu跳的,虽然他事前就知道这节目会做得很lù骨,但是没想到会如此的直接,连看守所的名字,当事人陈国涛的脸,真实姓名,乃至案件细节都披lù无疑,这代表着南楚卫视要为此负全责…值得庆幸的是,这一期并没有下任何的结论,还不算没有回转的余地,否则真是难以设想..

    节目结束后几分钟,这些才观摩的观众才回过神来,感叹声,讨论声纷纷响起,充满了整个大厅,人人手上那张意见表格都写满了密密麻麻的意见,真人秀在国内其实并不是第一遭,但是像是这么细节丰满,真实的案件还是第一遭。

    要知道以前都是节目都是经过剪辑上阵,切掉了很多当事人jī烈的话语,而《新闻现场》这节目则完全称得上是赤luluǒ的展现了..

    这样节目能不能做的好,关键在于观众能不能相信事件的真实ìng,而这点上《新闻现场》正可说是无以伦比的,真实ìng的强弱也意味着节目的口碑是否能让南楚卫视一鸣惊人。

    “真是邪了…看守所怎么能睁眼说瞎话呢?难道陈国庆真的是这么死的不明不白的?”“唉,节目里说了,这案件还在结束,下期还有更关键的证据,我们在看吧,那陈国涛的照片效果模糊,那iǎ美nv主持人也表态,靠这个是无法立案的。”两个iǎ白领写完表格jiā给了工作人员,还是兴致勃勃地说要等在看下一期。

    “骗人的,都是骗人的~~现在节目都是很瞎编lun造,哪有这种离奇的事情,我就不相信是真有其事,不信我们下礼拜再看,节目肯定会澄清这事情是那个陈国涛有心理问题,幻想出来的,要么就是他要敲诈什么举动..我看国家台的什么《科学探索》就是这个套路,每期都故nòng玄虚,然后下期来个谎言大揭秘.”

    一个家庭主fù骂骂咧咧地抱怨着,看来也是个电视mí,相当的有经验,搞得郑楚城都有些哭笑不得。

    杨灿依然面如止水,只是掏出烟点上,他早已经预期了所有的要面对的争议,做这样的节目,没人怀疑就真奇怪了,现在观众也都不是傻子,被电视台的编导忽悠多了,也有经验了不是那么好糊nòng了,事实与否就让下期证明吧。

    节目结束后,夏檬长出来一口气,问候了所有的工作人员后,第一时间就来找杨灿了,眼眸里带着兴奋问道:“怎么样?我今天表现的还行吗?有没有人讨论我?”

    在人来人外的走廊上,杨灿也是咧嘴一笑:“有,有几个男青年在问,‘唉,这nv主持人是谁啊?长得蛮好的,三维是多少啊?单身吗?’”

    “信你才怪~~没个正经~”夏檬清纯的脸蛋上笑意盎然,说不出高兴,抬手打杨灿被他避开了。

    杨灿的手机响起来了,是朱怀诚那货,声音十分的愤怒,在电话那头大喊着:“嘿嘿,杨子,刚才我跟个新认识的妹妹一起看你的那节目,那妹妹看得节目之骂娘,就差没冲到公安局去喊冤了,我mō她的时候她都没反抗..这比恐怖片好用多了。”

    杨灿笑骂着接完手机,苏芸的短信也来了,很简短:“你…真是什么都敢干,唉,有什么事情就来找我吧,我能帮忙的一定帮。”看来是这位nv警官是知道了什么内幕,杨灿呵呵一笑,在有些únlun的现场,招手嘱咐周洪亮过来。

    “一定要照看好情绪jī动的陈国涛,这是头等大事。”

    第二天早上,杨灿一进到公司,郑楚城就笑容满面地过来拉着他的手,兴奋地说道:“好消息,全国收视率百分0.8比预期的0.2好上了四倍,这真让人太想不到了,我还以为第一期最高有个0.3已经是破天荒了!”

    杨灿明显能感受到周围人看自己的目光从敌意变得敬佩了不少,倒是并没有太意外,同时段的全国收视率冠军是百分7.3的国家台的一档老牌节目焦点访谈,0.8的收视率已经足够跻身全国收视率前十了,毫无疑问这是南楚卫视的最好的成绩,也难怪这些人会对他刮目相看了。

    “恩,还有很大进步的空间..”杨灿不痛不痒的回了一句,引得郑楚城连连感叹道:“我就不求什么了,只要维持这个收视率,一期一百万的广告收益是铁定的了,一年盈利可以就是四千万,要是这一步踏稳了,南楚危机也算是渡过去了。”

    “放心吧,只会比这更好。”杨灿点了点头,心里忍不住笑了笑,这老郑也太过保守了点吧。

    今天一整天,虽然吴哲几个有远见的人都还在忧心忡忡不以,但是大部分南楚的员工都像是被打了一针强心剂,人人都有股莫名的喜悦,这新老板年纪轻轻看起来没什么过人之处,没想到竟然有点石成金的魔力,一上任的就推出了如此jīng彩的节目,以后的南楚也许是大有可期~

    那些原本反对的声音都熄灭了,这本来应该是让杨灿高兴的事情,但是他今天还是很忙碌,吴斌与制作组的人都是被0.8的全国收视刺jī的热血沸腾,一群人都来主动请缨,说是要赶紧制作下一期的文稿,吴斌甚至都急得拍桌子了,要bī杨灿把手里的资料jiā出来..

    当然最后杨灿并没有让他如愿以偿,因为...他手里根本就没有所谓下期节目的素材..

    下午的时候,感到很心虚的周洪亮偷偷mōmō地来到杨灿的办公室里,jiā代了一下他的工作,见杨灿老神在在的模样,心里却是急得像是火烧似的,还有6天直播节目可就要播出了,他们时间不多,这么短的时间内收集情报根本就不可能,这杨经理怎么一点不都着急呢?

    “杨经理我们现在是不是该去收集些资料,光这么呆着不是个事吧,等到了下礼拜,我们拿不出东西,这天可就要塌了。”周洪亮憋红着脸,终于忍不住叫了起来。

    “不需要。”杨灿平静地弹了弹烟灰,靠在靠背椅上打了个哈欠:“我们现在需要下一步很简单。”

    “是什么?”

    “等,安静地等..”

    杨灿闭上的眼睛很是悠哉的模样,让周洪亮只觉得一口气堵在iōng口憋得他难受,像这种毫无危机感的人接手南楚卫视,真是让人觉得自己前途渺茫,要不是顾着郑楚城的面子,他现在就有拍屁股走人的冲动,没办法谁叫人家现在是老板呢?

    杨灿现在的策略终归起来就四个字——敲山震虎

    在短短这整整一天等到的时间内,杨灿这个麻辣记者的博客已经闹翻天了,不管是骂他的,还是支持他的人都纷纷在博客上留下来自己的观点。

    “给力啊,麻记,这他**的节目真像是你的风格~牛~连看守所的黑幕都敢报导”“期待下一期,下期可要报导出一些猛料出来啊~你们南市的那边也太黑了吧”“你懂má~全国都这样,只是没报导出来罢了,麻记加油,继续**那些王八羔子”

    不过比起来赞誉来这次的骂声也不不到哪里去,大部分都是骂杨灿沽名钓誉,欺骗群众的,有个个号称业内人士的人很专业点评称:

    “这次节目绝对是造假的,公安局没立案,除非是电视台负责人傻了,否则这责任他承担不起,麻记终于堕落了~学会炒作赚眼球了!”“现在不能叫他麻辣记者,人家是电视台的执行导播,还是执行经理了吧,我看他就是个大炮,什么都敢干,一mén不闹点动静就不舒服的杨大炮”

    说这个话的人自己都没想到,这话一出,网上的粉丝们响应的很快,几个百度帖吧的管理员在半天之内就响应了号召,把麻记贴吧,改成了杨大炮贴吧。

    爱他的人说他是炮轰丑闻,鄙视他的人则觉得他是不负责任的口水大炮,总之杨大炮这个外号在极短的时间内就成为了杨灿这个文化名人网络上的新外号,甚至很多人都把韩寒相提并论,当然更多人称他是郭敬明翻版,就会炒作自己,天天在照片里戴着个墨镜装B!

    从此杨灿的那帮网络上热血青年的粉丝,也被人戏称为“**”这是后来杨灿相当长一段时间里觉得比较揪心的事情,为此不知道被杨秀雅,夏檬他们取笑过多少次了。

    而南楚卫视的人们并清楚,网络上那iǎ规模特定人群的狂欢中,让他们这期节目颇受欢迎的同时,也引发了一连串的连锁反应,而迎接他们是一阵他们难以想象的惊涛骇lng..

    深夜两点半,省公安厅副厅长潘东正在家里的uáng上酣睡中,手机让他从睡梦中惊醒过来,他立刻意识到出大事了,否则没人敢在这个时间拨通他这个手机。

    来电提示的是下面区里公安局副局长高鸿,高副局长在电话里简单的汇报了一下大致的情况。

    “该”潘东听到沉默了几秒对着电话吼了一句:“早告诉过你们这些单位,一旦发生死亡案件一定要先妥善安抚死者家属,防止发生不可预料的情况,你们开会的时候不是满口答应吗?说一定处理好?处理好了怎么还nòng出今天这一出?”

    高副局长一时语塞,拿着电话:“这个…这个..”了好半天。

    “现在我问你,你给我说实话,那个死者到底是怎么死的?”

    “局里的调查报告上说是病死的.”高副局长的声音开始iǎ了下来。

    “说实话,到底是怎么死的?现在是什么时候了。你还在这里跟我忽悠?”潘厅长有些不耐烦了。

    “打..打死的。”高副局长终于在电话里吞吞吐吐地说。

    潘东考虑了半天,又问:“看守所那边是怎么处理的?”

    “区看守所拿了十万块钱,委托死者所在的街道和派出所给他家属松去了。”

    “我没问你钱,我问的是人怎么处理的?”

    “人?”高鸿有些紧张,压低了声音说:“人,法医鉴定完后之后火化了。”

    潘东气得只想摔手机,好容易压住了火气才问:“听不明白人话吗?我问的是看守所里参与殴打的人怎么处理的?”

    “哦,是这样,那死者诬告高所长的儿子舞弊,高所长只是想给他一点点教训,没想到动手那群iǎ子下手不知道轻重..我们已经把人监舍调整了,全部分散来关押到其他监舍,还有一个是判了一年刑留在看守所服刑的,已经到期了,出事没几天就放了,听说所里的人还让他去找了媒体让他们别lun说话..现在这帮媒体也太无法无天了~”

    潘东听着这话,几乎想要把手机捏碎了,这就是他手下这些得力干将,这是一个人民警察部队里的干部该说的话吗?一群败类狗屎他很想ōu他们呢这般ún蛋,却又觉得很无力,心里叹了一口气:

    “管教呢?所领导呢?怎么处理的?”

    “没…没处理.”电话里的声音更iǎ了。

    “为什么不处理?”潘东的声音瞬间冷了下来,有股肃杀的氛围:“对外可以糊nòng人说是病死的,你们自己不知道人是怎么死的吗?为什么不处理责任人?那个指使人打人的所长呢?”

    “哦…是这样的。”高鸿有些焦急,支支吾吾地说:“区看守的高所长..”

    “哪个高所长,说名字。”

    “高进,高所长,今年已经59了,兢兢业业干了十多年,还拿过三次红旗奖章,一过完年就到点了..”

    “就是你那个哥哥?什么到点不到点的?说清楚点。”

    “就是一过完年就要退休了,如果这个事情被捅出来,不但不能正常退休,闹不好还要被追究责任,我们机关的辛苦建立的形象也会毁于一旦,所以局里的班子经过研究,就决定…”

    “就决定压下来是吗?”潘东的声音提高了八度。

    “对..是这个意思。”

    “电视台里那张照片是真的吗?”

    “是真的…我们已经很仔细了,不过..”高局长说着又吞吞吐吐起来。

    “不过什么?”

    “出事那天,看守所外聘的一个临时工搬尸体的时候用自己的手机ōu拍张,不知道怎么就落到死者的各个手里,我们发现后已经把那个临时公辞退了.”

    “瞧瞧,这就是你们干的遭巴子事情还想压呢,都上电视里,你还压个屁”潘东彻底的愤怒了:“我一会儿就去见秋书记,把这个事情汇报上去,看你们还怎么压”

    “您别呀”高鸿终于也急了起来:“这个事情我们还是在争取压在内部处理,这不是才找您商量嘛您一下子给桶到秋书记那里,我们的工作不是很被动吗?我们市局今年还要凭全国十大先进集体,这事情是您推荐啊”

    潘东拿着电话沉默了大约半分钟之后,才叹了口问:“那你们要我怎么处理?”

    “您看能不能更宣传部那边联系一下。”高副局长的语调又重新压低下来:“南楚卫视的电视节目第一期只是噱头,只要让他们第二期证明出那陈国涛都是胡说八道,这一切就好办了,我们市局可以把市旅游的广告,120万的广告给他们~”

    [..m]

    意犹未尽,那就看看最热门的其他小说更新了哪些章节吧!

    ┊┊ ┊┊ ┊┊ ┊┊ ┊┊ ┊┊ ┊┊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