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二章 真实的直播

射手座李不二 / 著投票加入书签

饭圈小说网 www.fqxsw.cc,最快更新花都高手最新章节!

    第二百零二章真实的直播

    杨灿与朱怀诚这两个单身汉住在一起,难免遇到停电之类的时候两人就喜欢在一起吹牛打屁,自然也曾经无数次在编造过那些荒诞的香yn情节,什么请个nv家庭教师突然来访啊,美nv保险推销员深夜敲mén啊,楼上狐媚nv子停水来借浴室洗澡啊,朱怀诚甚至还开玩笑说,如果杨灿与他生在日本,也许两人早就靠拍*片发家致富了。

    但是幻想很丰满,现实却很骨干,两人在这里公寓也一住快两年了,从来就没遇到任何一位五十二岁以下的nvìng来敲过mén,当然iǎ雪的那次闯入例外,只不过那次比*片来,更像是惊悚片罢了。

    “是你~?苏雅丽?”

    抱着苏雅丽的杨灿只是稍微jī动了一下,就恢复了冷静,róu了róu眼睛再次确认了一次,他发觉了面前的苏雅丽浑身都湿透了,身子在微微打颤着,愕然问道:

    “你是跟着我回来的?在外面蹲了大半夜?”公寓外面可没有什么躲雨的地方,如果她不一直守在mén口等着mén卫半夜打瞌睡,肯定是进不来的。

    “恩…”苏雅丽脸上有些满不在乎,点了点头。

    “你脑子有病吧?”杨灿眉头一皱,也看出了她的意识里在想什么,骂了一句,今晚雨这么大,这nv的就在公寓外淋了半宿?杨灿一边赶忙把她拽到洗手间里,拿了自己的má巾扔过去,急忙丢了一套睡衣里面,然后把帘子拉上了。

    这倒是不是杨灿真的心肠这么好,说到底他还是怕麻烦,他已经发觉了苏雅丽的坚决,如果现在赶她出去,只怕这事情没完没了,她现在淋了雨,万一在自己mén口发个烧晕个倒的,那自己可就真麻烦了。

    “先把衣服换了~”杨灿在帘子外听着里面沙沙,不由感叹地问道:“你还真有本事,你今天一路都跟在我后面?”

    浴室帘子里的苏雅丽边换着衣服边回答道:“恩,从你出南楚卫视,然后去华远酒店吃饭,然后回来,我一直都跟着后面。”

    “哗啦”拉开帘子,苏雅丽换上了宽大的睡衣,更显得高挑的身子愈发单薄,杨灿望着她略微发乌的嘴ún,不禁有些不悦,皱眉问道:“苏雅丽,你知道你现在在干嘛吗?你到底是在想什么?”

    苏雅丽整个人都显得有些黯然,咬着下嘴ún:“杨总,我真的没什么恶意,我只是想…想让你给我一个机会,我真的是走投无路了。”声音微微放低了一下,头都低了下去:“杨总,其实我毕业已经一年了,一直都没找到相关的工作,我老家是农村的,我真的再不想回去了。”

    “我知道,每个人都有他自己的难处。”杨灿点了点头,并没有被打动太多,他从苏雅丽那张漂亮却微微被世俗污染过的脸庞上看到了很多的东西,农村出身nv孩,下面有个弟弟,家里出钱供养她读大学,指望她赚钱供养全家以及弟弟,而如果她找不到工作,家里就准备在老家附近找个做生意的人嫁掉,就是为了赚足够的彩礼钱,内地虽然已经如此发达了,但是很多农村的观点还是跟几十年前一样。

    “你现在靠什么生活?家里寄生活费来吗?”杨灿用手mō了一下她的额头,还真有些发烧,心里一边在思考该怎么处理这个执着的nv人,一边打岔地问。

    “说起来杨总你也许不会相信,我家里早就不给生活费了,我现在也只是苟延残喘,在南mén市场那里摆地摊卖些光碟…”苏雅丽略显苍白的脸上浮现出一丝苦笑。

    “相信,当然相信..”杨灿不禁哑然失笑,形象,我不仅仅相信,而且还知道你在南mén市场里卖的是盗版的日本动作片..”

    在杨灿面前谎言是很少有效的,苏雅丽在南市生活其实比当初的夏檬日子还要过得糟糕一点,靠着卖**光盘的微薄收入与同样经历的几个nv同学合租了一间房,勉强渡日。

    而这苏雅丽为了要得到了一个当主持人的机会,还把自己在大学这四年打工的钱当作红包塞了不少所谓“实力派”人士,被人骗了个血本无归,今天她给杨灿的那个信封是她最后的一笔钱。

    杨灿也是人,当然同情苏雅丽的遭遇,但是那又怎么样?像这样的人在南市可能有几百个。

    杨灿bō澜不惊的神态让苏雅丽有一种感觉,这人根本就是个铁石心肠,就是自己死在他面前,他也不会皱一下眉,一向自认为聪明的她心理终于开始有些崩溃了。

    “杨总,今天中午...真的很对不起,我不是真的要威胁你的,我错了,你原谅我吧~你要什么我都答应你~”

    凄凉哀婉的声音在暗夜里有种惊心动魄的力量。苏雅丽拉起了杨灿的手,从睡衣的衣领紧紧按住,杨灿在瞬间清晰地听见了自己的喉咙咕嘟哦一声,咽下了一口口水。

    苏雅丽这个年纪的nv孩,身材匀称,皮肤白皙滑腻,细腰长发,江南水乡的iǎ镇水土养就了她水一样的肌肤和乌亮的令人沉醉的长发,在任何大学都算得上是前三的美nv了。

    看着杨灿没有任何反应,只是静静地看着自己,苏雅丽有些慌张了,mō了mō自己透湿的头发,解释道:“我..我不是你想的那样的人,我一点都不脏的,我还是个…”咬着嘴ún,最后那两个字却无论如何都说不出口。

    如此的美nv,在大学生涯里不知道会有多少jīng虫冲脑的青ūn少年为他痴狂,如果她想靠男人,她肯定会有大把的机会用自己姿è去争取,坚持到这个份上还ún得如此惨,苏雅丽自然不会是自己当货物去jiā换的人,可就是这样的nv人此时却会为了一个所谓的机会,抛弃自己最宝贵的东西..可想而知她现在是多么的绝望。

    “够了,我现在睡了你,也不会给你机会的,我们南楚卫视现在不缺主持人。”杨灿有些无奈地甩开了她的手,他当然不是坐怀不lun的正人君子,只是他的原则向来就是你情我愿,这种情况下占了别人便宜不是他的风格。

    “为...什么?你既然能捧夏檬上位,为什么就不能成全我..她能做的我也都能做的..”苏雅丽被推靠到浴室的洗衣机上,声音有些怨恨与伤心,她做到如此地步怎么会还是得不到她想要的呢?

    杨灿看着灯光下,nv孩毫无血è苍白的面容,心里竟然难得有些抱歉,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

    现在这个年代就是有太多这么的nv人,以为漂亮就是一切,在男人居心叵测的赞美中长大,自以为聪明过人把他们玩nòng与鼓掌之中,像是苏雅丽这种自视甚高的nv人,只怕从没想到她置及到了社会上会ún得如此凄惨吧。

    此时苏雅丽就像是一个溺水而慌lun的人,拼命就想抓住一根救命的稻草一般,想做点什么留在这个城市,只要让她留下来,就算像她这么聪明的iǎ狐狸也可以抛弃她的自尊。

    苏雅丽终于哭了,抱着洗衣机大声凄凉地哭泣着,止不住地ōu泣着,声音不大,但是整个人却看得那么的悲伤,绝望,好像这个世界都抛弃了她似的。

    这般动静之下,终于睡得跟死猪一般的朱怀诚终于也惊醒了,撒着脚丫子,手上提着一个拖把,还以为是iǎ偷来了呢。

    “***~?咦…怎么是个nv的?”冲到一半,胖子就呆住了,连忙在旁边抓了一件背心套上,看着哭的稀里哗啦的苏雅丽,róu了róu眼睛确实不是做梦后,才凑到了杨灿的身边问:“这iǎ妮子是你引回来的?”

    看杨灿没否认不由狠狠拍了一下他的肩膀:“行啊,你iǎ子,平时那么正经,原来都是趁着我睡着时候办事的~!牛~”竖起了大拇指,把nv人整哭成这样了,这杨子该是多么神勇啊

    “放屁~没你想的这么龌龊”杨灿一拳砸在胖子的féi肚子上没好气地骂了一句,这才把事情解释了一番。

    胖子听完沉默了半天,又看了看哭得死去活来的苏雅丽,愣愣地问道:“有这好事,我说你也心太硬了吧..不就是走个后mén,睡个nv人吗?那个经理没干过,你不干,我干~”说完心里痒痒地真打算上去扶苏雅丽,却被杨灿拎着后领子拉住了。

    “你妹的,你睡má~你能让她当电视台的主持人嘛?”

    “睡完了再忽悠嘛..现在流行先上车后买票。”朱怀诚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

    杨灿听着哭笑不得,这闹剧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终于咬了咬牙,再让她哭下去,等下嚎起来,别让街坊邻居听到了..上去干脆拦腰一把扛起苏雅丽,踹了朱怀诚屁股一脚:“跟老子关mén睡觉去。”

    在胖子mō着屁股羡慕的目光下,把这nv孩扛进了房mén,反手关mén后把苏雅丽扔到了uáng上,骂了一句:“真她娘的是个iǎ祸害。”拎起毯子打地铺,躺了下去。

    苏雅丽也不知道自己哭了多久,只知道哭得雨都停了下来,才止住了眼泪,恢复思考的时候就听到uáng下杨灿微微鼾声,自己也吓了一大跳。

    今天她确实是太失控了,可事情怎么会发展到这么一步呢?看着地上杨灿正背着身子对着她,不由有些又气又无奈,这ún蛋明明就是捧iǎ蜜的富二代,怎么就看不上自己呢?不由低头望了望睡衣自己**,拿手mō了mō,暗自嘀咕了句:“这è狼,该不是嫌弃我身材没那丫头好吧..”

    想着禁不住拿着脚尖伸下uáng点了点杨灿,踢了他腰部一下泄恨,杨灿身子一动,她就吓得连忙抓起来má巾被装熟睡状了,还好杨灿睡得很死并没有醒过来。

    过来一分钟确定杨灿没翻身,苏雅丽才怯怯地伸出脑袋在黑暗中叹了一口气,不自觉苦笑起来,心里想:“这个è狼,既不睡我,也不帮我,连骗我都懒得骗一下,我该怎么办呢?”

    苏雅丽就这么忧心忡忡的一夜都没睡,整晚上都在为自己的前程担忧着,直到天亮杨灿起来,洗漱,她都窝在má巾被里不敢lù头。

    “iǎ狐狸,别装睡了,起来吧,你嫌闹得不够啊,想赖在这里多久?”杨灿穿好了衣服没好气地望着这边uáng上一眼,把她昨晚那套已经烘干得差不多的衣服扔过去。

    苏雅丽缩着脑袋,犹豫了一下,却还是在má巾被摇了摇头,支吾地说道:“你别管我..你先出去吧,等下我自己会走的..”

    “屁~这是我家,我出去,留给iǎ狐狸呆着,我傻啊?”杨灿满脸笑意,一把扯开被子,没好气地缩着一团的苏雅丽道:“起来换衣服,十分钟后来大厅。”

    杨灿与朱怀诚坐在餐桌上,点来了肯德基的早餐外卖,铺满了整整一桌子,看到苏雅丽已经换好衣服出来,朱怀诚不由就愣住了,昨晚没看清,这姑娘长得还真好啊,不由羡慕地望了杨灿一眼,像是在说:“你iǎ子真是有福气啊,哪里找来姿è这么好的一夜*对象的?”

    “过来~我又不吃了你,放心吧。”杨灿看到苏雅丽还很害怕的样子,不由对她招了招手。

    苏雅丽慢慢地走过来,坐到杨灿身边,闻到汉堡的香味再也忍不住了,拿着一个三文鱼堡就往iǎ嘴里塞,由于太急呛到了,抢过朱怀诚前面的可乐灌了下去。

    “慌什么,慢点吃。”杨灿在旁边看到苏雅丽这iǎ狐狸饿疯了样子,就知道她从昨天中午起跟着自己就没吃过任何东西。

    “你在哪里摆摊子呢?我在南mén市场怎么没见过你?”杨灿有些好奇地问,那里的他倒是经常去,却对苏雅丽没什么印象,按道理说美nv卖**光盘应该很有名才对,那一路上那些iǎ贩可都是逢人就拽住很神秘地问:“要不要光盘~”的

    “这个..”苏雅丽顿时停住了,喝了一口可乐,俏脸上颇为尴尬地道:“我的店铺在很隐蔽的街尾,只卖给熟客..前个月不知道被哪个ún帐告密了..摊子被抓了,以后也不能摆了..”说着脸è就黯淡了下来,这也是她走投无路的原因。

    杨灿闻言一笑,心里却莫名有些很难受,不自觉想起来他上高中的时候为了给徐茵茵生日凑99朵玫瑰,也摆过地摊,当时他每天把早餐与午餐的钱省下来,还被城管抓了两次,jiā了几百块钱罚款别人才把货还给他。

    “你卖碟子的?”朱怀诚一听眼睛就亮了起来,南mén市场卖碟子自然是卖那种货了,很兴奋地问:“妹妹~你那有没有松岛枫的合集,我找了几年了,那里的人都不专业,从来不进货..”

    “有…20块。”苏雅丽立刻兴奋地点了点头,lù出了笑容。

    “别人家都是买两张18的,你就不能优惠点..”朱怀诚惊喜中还带着点理智。

    杨灿没好气地打断了两人,把五张一百的人民币放在了苏雅丽前面。

    “什么意思?”苏雅丽很奇怪地看着杨灿问。

    “回老家的车费,你把那个信封钱就jiā拖欠的房租吧。”杨灿不以为然地点燃了根香烟。

    “回家?为什么要回家?我从十七岁出来,我就没打算回去那地方,我来南市,就不会走路,我不相信我这么聪明,长得也不差,会在电视圈ún不下去,我总有一天会出名,只是时间问题罢了,我差得只是没有人给我一个机会罢了。”苏雅丽干笑了两声,慢慢地变得认真起来了,脸上有某种骄傲,却又带着点忧伤。

    “机会?”杨灿默默点了点头,他倒是很能理解苏雅丽的想法,说实在的这个社会本来就不存在着公平,很多人条件还没有苏雅丽好,在电视圈里还不是ún得风声水起的,苏雅丽有这么强烈成功的yù望,这其实这一种很难得品质,只要给她一个机会,她也许真的能抓住也不一定。

    房间里安静了一阵,杨灿托着下巴,打量着苏雅丽略显憔悴的俏丽脸庞,突然提议道:

    “iǎ狐狸,我这么跟你说吧,我们南楚卫视确实是没有什么主持人的岗位能给你干的,就算有,你现有实力也并不占优势,如果我猜得不错的话,你想当主持人只是要证明给你父母看,nv孩也能有出息,也能出名,那南楚的新闻中心还需要一些采访的记者,如果干得好,你想要的一切也能得到,并不是当主持人这一条路而已,你来吗?”

    苏雅丽转头惊讶地望了杨灿眼,犹豫了一下,才慢慢地问道:“一个月工资是多少…”

    “3000底薪加提成..大家都一样,应该比你卖光盘好多了。”杨灿一脸笑容:“我给了你一个机会,要不要随你。”

    苏雅丽增大了眼睛,那略微世俗的眼神里突然纯净了不少,忽然猛得灌了一口可乐,狠狠地点了点头:“只要能上镜头..我愿意”

    三天后,南楚卫视的直播间几十号人都在忙碌紧张中进行着自己的工作,《新闻现场》的直播终于紧张筹备后开始了,夏檬坐在人来人往的直播间里,不断问着杨灿:“我怎么样~?我怎么样?”直到杨灿与导播老江肯定了她好几遍才放心下来。

    “各部mén注意,还有三分钟开始直播,准备~”导演大吼着,招呼着所有人各就各位,大家都开始了拉紧了神经,仔细检查着每一个细节。

    “终于要开始了.”郑楚城坐在剪辑室里,都有难免有些紧张,虽然他对于杨灿的一意孤行颇有微词,但是节目上档后,他只会百分之百的支持,毫不夸张的说,南楚卫视的命运前途就在此一举了,如果这次还不能打个漂亮的翻身仗,那么就回收不了广告收入,顶尖传媒也无法有资金启动新的剧集拍摄,这当中是一环扣一环是盘一招输则步步输的棋。

    灯光就绪,摄像就绪,信号无碍,录音没有问题,主持人准备就绪.

    “广告还有12秒结束,切换准备~~”

    随着导播夸张的手势,众人的心脏就像是被什么抓住了一般,开始紧张倒数,五,四,三,二,一…摄像机的灯亮起,直播开始

    “各位观众晚上好,欢迎你们收看新闻现场..”在杨灿的意识能量的牵引下,镜头里夏檬清新可人,端庄沉稳,镇定自若,完全不像是第一参与直播的新人主持人,节奏,语速,情绪都保持着十分顺畅。

    吴斌在监视器前面连连点头,心里很是宽慰,真是没看错人啊。

    “这iǎ丫头,还真是个人才.”郑楚城也感叹道,望着周围那位工作人员紧张而满意的神态,就知道这节目的效果不错。

    当然他们更加关心是这次直播的真正效果,新节目的头几期在电视台里,也会设置之前面试那样的观众评审,用以得到最直接的反馈结果,除了吴斌必须留在现场监督直播流程之外,杨灿,郑楚城,吴哲,几个高层几乎都同一时间都奔向了观众评审的大厅,虽然有记录员会记录,但是没有什么比亲自去体会一下观众的反应更直接的了。

    三人心有灵犀地默默地坐在了观众评审的背后,大的投影墙上反映着直播信号画面,二百六十八名来录制《欢乐家庭》的观众也是邀请来担任评审,一群人吃瓜子的吃瓜子,喝饮料的喝饮料,这些零食都是免费供应的,一帮大婶阿姨大爷恨不得自己吃少就对不起领导似的,很开心地抢着。

    不过随着现场直播中陈国涛出现的一声悲鸣,捂着脸痛哭出来的画面出现,闹哄哄的场面顿时就安静了下来,大家都不自觉把注意力放在银幕上看得入神。

    画面中的陈国涛随着夏檬慢慢的引导,从刚开始的拘谨也完全进入了一种忘我的状态..

    [..m]

    意犹未尽,那就看看最热门的其他小说更新了哪些章节吧!

    ┊┊ ┊┊ ┊┊ ┊┊ ┊┊ ┊┊ ┊┊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