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女人善变吗?

射手座李不二 / 著投票加入书签

饭圈小说网 www.fqxsw.cc,最快更新花都高手最新章节!

    在警笛大作的声响中,支援的警员赶到,这间的废弃厂房成为了那天晚上南城最热闹的地方,围观的老百姓,数十名警察,各部领导的加班加点的督查追捕,各个后续步骤有条不紊的进行着。

    经过整夜的后续追捕,人贩集团最终除了逃了两个无关紧要的iǎ角è之外逃亡外,其余主谋全部落网,十一名少nv悉数获救,这帮利用这些少nv打着处nv的旗号,专招揽那些大客人进行**活动的流窜组织,逍遥法外多年,终于在号称中部第一大城市的南城被一网打尽了。

    而当晚,作为这件事情的始作俑者,杨灿也很自然被例行带到了警察局做协助调查,几个老警员围着他问了半天,都问不出个所以然。

    审问的都是些经验丰富的老警员,是局里真正的专家,其中那个叫吴建青的老刑警曾经破过几起大案,是省里有名的审问专家,然而今天他们失望了。

    无论他们用什么策略,白脸黑脸的把戏加上疲劳轰炸,还是jīng神摧残都用上了,杨灿都是带着一脸微笑,什么话也不说,那种镇定自若的神态让吴建青都有些头皮发麻。

    “老吴...这家伙有古怪啊,我怎么看他不怎么对劲呢。”旁边的胖警官看着从审讯室出来的吴建青,点了根烟,一筹莫展的问。

    “我也看不透..才二十几岁,那样子真不像。”吴建青摸着自己胡渣,嘀咕了一句,对同事对望一眼,心里有话却没明说,这该不是会遇到同行了吧,部队里的那些人?可不对啊,部队里的那些特种人才应该不会如此年轻才对吧。

    专案组的那些刑警们,面对杨灿后,信心都被不同程度的打击了,他们并不清楚自己面对的是什么人,如果说刑警们审问的技术程度是中学生刚毕业的,那么说杨灿是博士后的水平也不为过。

    从现场来看,很多人都是那重物砸成脑震昏过去的,甚至不少内脏都震得严重内伤。

    按照现场的线索最有可能是被那辆奔驰撞的,但是这事情怎么也不合逻辑,谁能开车专撞人上半身的?难道这如这些嫌犯所说是被人用铁砸的?这也不现实嘛,那铁一般人抬离地都很难了,怎么可能把那玩意当武器,。

    左看右看,这个叫杨灿的也不像是个专业举重运动员吧,这案子疑点太多了。

    看着杨灿这个记者翘着二郎腿一言不发,也丝毫没有配合他们工作的意思,这帮警员也是一筹莫展,只能等苏芸休息一天后醒来写这个报告了。

    可让他们没料到的是,还没等那些警察明白具体情况,上面的命令就下来了,正当大家准备筹谋用些极端的方法想从这位杨记者口里挖出些什么内容来的时候,他就被上面的指示莫名其妙的放了出来得刑警队的这些人都大声骂娘。

    “胡闹!你参与公安部的事情做啥子哦!?…”才一出公安局杨灿就听着手机里老总的用四川话大声骂娘,嗯嗯啊啊的敷衍。

    “老总,好歹我也是为民除害了,组织是不是该记上我一功?”杨灿嬉皮笑脸带着戏虐问,其实如果不是因为这位算是他的位长辈,他才懒得在跟部队里的这帮人废话。

    只是这事情怎么收尾他还是有些在意的,没料到自己这次脑子一热,的确是闹得有些太过分了点,还好那车里两人虽然伤得很重,还是保住了命,要不就真麻烦了。

    “你想得美!结案报告我们已经和公安厅的同事联系好了,都算在那个nv警同志的头上,不会提你一个字!以后你给我放老实点,你真出了啥子事情,iǎ雪怎么办?!”

    听着电话那头老总的咆哮中提到iǎ雪这个名字,杨灿头就开始隐隐作痛,连忙草草结束了通话。

    他生平天不怕,地不怕,可就是最怕麻烦两个字,而iǎ雪这个名字也就算是他人生的麻烦中排名前几的之一,能尽量避免就尽量避免吧,最好连想都不要想起,部队里那些烦恼他是碰也在不想碰了。

    ###

    翌日,杨灿优哉游哉的回到报社,动笔整理完这次的报导,jiā给跟他一组的刘勇整理。

    按照杂志社传统,由于他是新手,比他多来三个月的刘勇现在还需要帮忙带带他,负责做一个初步整理再jiā给编辑,避免某些基础的错误,这也是为了减少本来就人手不足的编辑们的工作量。

    泡着咖啡,美滋滋地喝了一口,杨灿伸着懒腰打开了维博游览,看看又有什么最新新闻在传,这个时代的记者,不比以前,找消息的时候更多的还是依靠网络上的信息。

    咦,奇怪了?我这无名的iǎ**,粉丝怎么一下子多了大几万?人气爆棚了?

    杨灿自认为是个江湖iǎ虾米,**开通后,就是贴些照片,抒发些感受之类的,平时被关注的人,粉丝连两位数都不到,今天这是怎么了?怎么就有这么多人来自己的维博。

    仔细一看,才恍然大悟,原来是竟然是那美nv明星杨秀雅给自己关注了,不但把自己的那条评论提上了首页,还给自己回复了条评论:“你是死狗仔!?”

    这风口尖的美nv明星最近在媒体上甚少露面,几乎没什么消息,这第一条**留言就是给他的,自然有很多好奇人士来看看杨灿何方神圣了。

    妈的?这是什么称谓?什么叫死狗仔?看来她还是在记恨我叫她“iǎ花旦”了,杨灿哼哼地点开那则评论,回复:

    “是我,iǎ花旦,怎么酒还没醒?要不要下次再去喝两杯?”既然杨秀雅对他感兴趣,他到是不介意在**上与这位大美nv来个维博传情的。

    “杨子~唉,不好搞啊~”刘勇看到杨灿坐在电脑前玩维博,哭着脸凑过来问,看样子他是没跑到什么好题材。

    杂志社就是这样的,记者们在编辑会议上确定主题后,就八仙过海各凭本事去跟自己的题材了,结果如何完全靠自身,绩效工资也就是看跑回来的东西能排在杂志的什么版面了。

    像是刘勇杨灿这样的实习记者,通常撰写的新闻稿别说前几版了,就连录用的机会都很少,只能拿基础工资度日。

    杨灿笑了笑什么都没说,看来刘勇还没帮自己整理稿子,关上维博界面,眼角的余光注意到,隔壁刘岚那一组的iǎ王几个人都带着股若有似无的嘲地望着这边笑。

    “这帮孙子,不就是靠刘记的人脉..得瑟个屁。”刘勇也察觉到了那些人目光,侧着头有些不甘心地哼了一声,对方那组听说已经访问到了一则超市黑心馒头的内幕,还被编辑点名表扬了,比张德军这组几天憋不出个屁来强多了。

    干记者的人,想干出名堂来,不外乎一点,那就要有人脉,无论娱乐圈的明星还是政商名流,想要拿到消息,重要的是要看jiā情,要不那么多媒体,别人凭什么就跟你透露?

    刘岚与张德军不同,人家长得有卖相,采访过的人多少都有些印象,在这点上,nv人是有天生的优势的,这次他们组进行的采访,就是她的熟人介绍的。

    的~要是我也有个明星,或者企业家朋友,我也不愁吃喝拉..唉呦~”刘勇还没说完,头上就被人敲了一下。

    (各位端午节快乐啊~~感谢推荐与收藏的支持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