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网 www.fqxsw.cc,最快更新明朝生存法则最新章节!

    王寒今天又来到了小河旁边。

    风景依旧,王寒心里有些感叹,感叹他真是一个天才啊。

    事实上,目前他在彰德府府城的确是有了点资本,府城的香水店,王寒也做主取了一个很文艺的名字,那就是‘七里香’,牌匾还是请了附近的一个大师写出来的,最后加急定做,不到一天就挂在了香水店铺外面,当然了,跟古人夸大其词的本事相比起来,王寒也只能自行惭愧了。

    什么‘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什么‘白发三千丈,缘愁似个长’等等,古人用起夸张手法来,王寒只能自叹弗如,其实他取名字的作用很简单,那就是要打出一个标志来,那就是跟人一种‘除了七里香的香水,其他都是渣渣’的想法,只要在市场上有了这样的反应,王寒的目的就达到了,至于名字,七里香好听么?

    当然好听!

    拥有后世几百年记忆的王寒自然没止步于此,就在前天,府城七里香又传出了一条消息,同时推出了府城从未出现过的七里香早报,上面除了会印刷一些七里香今日主打的格调之外,还有一个醒目的广告,当时王寒脑中灵光一闪,一时间周边竟也涌出一种挥斥方遒般豪情万丈的气势,而后在几个小厮一脸崇拜的目光中大手一挥,几个如同蛆虫穿过般歪歪扭扭的大型狂草字体应运而生,丑到让旁边几个小厮瞪大眼睛,喉咙耸动了一下,竟然咽了咽唾沫,差点对他顶礼膜拜,那些小厮虽然没说话,不过看着他的眼神,像是在说……这厮真是一个秀才?!

    王寒眼角抽了抽,接着才厚着脸皮让人拿去印刷,特意给那几个字加大了字体,同时心里发誓再也不写字了,那目光,让他太屈辱了,心塞……

    至于那行字,则是——

    “限量名额,先到先得,贵宾在手,天下我有”!

    而王寒所推出的贵宾,则分为钻石贵宾、黄金贵宾、白银贵宾三个种类,其中每个贵宾所享有的权限大不相同,钻石贵宾的权限,更是让人吞了吞唾沫,那就是随时随地,不论开店与关店,都拥有购买香水的渠道,除此之外更是享有新型香水出现之后第一时间的免费适用特权,以及不菲的折扣等等,至于钻石贵宾的资格,则是一次性缴纳一千百两银子!

    看到一千两银子的资格,所有人都只能望洋兴叹,竖起手指分分在七里香店外面谴责着王寒简直是一个吸血鬼,啊不,这里自然没吸血鬼,总之说的不是什么好话,毕竟一千百两银子还真不是一般的土豪能够掏得起的!

    王寒面对那些谴责,自然是心安理得,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反正我贵宾是推出来了,你们爱买不买。

    接下来的情况王寒也有所预料,来七里香咨询的人也没有人办理钻石贵宾,让王寒有些失望,不过一百两银子的黄金贵宾和十两银子的白银贵宾办理的人最多,毕竟十两银子,一个较为不错的家庭就能咬咬牙掏出来了。

    再说现在香水店独此一家,别无分号,别人就算想仿冒都无从下手,七里香成名自然是无比迅速,几天不到,府城各个勋贵,各个老爷小姐,以及周边一些地方的乡绅土豪,都以能进七里香而感到为荣。

    在人们虚荣心的驱使下,所谓贵宾不用排队,所谓贵宾的专用通道等等,更是吸引了不少本地外地的商户,当然贵宾也是有名额的,不然谁都能买的话,贵宾特权又有什么用?

    所以在贵宾刚出来的那几天观望的人,看到在人们排队的时候大摇大摆走进去的那些人,都是后悔了起来,但七里香早报并没有说贵宾下次发放名额的时间,所以也只能羡慕着,心里暗暗做了决定,等到下一次出来的时候,一定第一时间把贵宾名额买下来!

    ……

    微风恰好,时光照旧。

    今天气候不错,天空湛蓝湛蓝的,朵朵白云点缀其中,像一团团棉花般缓慢的飘动着,偶尔王寒还能发现一些老鹰在高空盘旋着,小小鱼苗仍在河水里欢快的游动,气氛虽好,王寒却皱起了眉。

    他发现身边的人有些不对劲,至于怎么不对劲,他却想不出来,到底怎么回事?

    “陈康狗贼再过几日便会回京。”

    柳如烟下一句话,直接让王寒一怔,刚准备张开嘴说的话顿时被卡在了喉咙中。

    王寒脸上的表情呆滞了好久,接着语气无比凝重的道:“你……打算怎么做?”

    “今晚动手。”

    柳如烟语气很淡,如同赴死的死士一般干脆利落,很符合她的风格。

    王寒凝视着柳如烟良久,接着才叹了一声:“你觉得我能阻止你吗?”

    柳如烟却仿佛想通了一切,她看着王寒,轻轻一笑,如同天地间最绚丽的花儿:“王公子,你待我的好我心里清楚,但你没必要趟这趟浑水,我们……我们志向不同,你是一个好人……”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柳如烟摇了摇头:“我已经摸清他今晚会去的地方,我的机会只有这一次,这次一定要击杀这狗贼,纵死不辞!”

    王寒看出了柳如烟的决心,但当她说到‘志向不同’与‘你是一个好人’的时候,还是忍不住心里涌出一抹难言的难受感觉,这种感觉很不舒服,不舒服到王寒很想咆哮几声发泄一下,但他却出奇的安静,如同一个静静地倾听者,这是一种很诡异的状态。

    “你知不知知道……在我们那里夸一个人是好人,并不是什么好话……”王寒摇了摇头,目中透露着一抹苦笑,试图劝导,“更何况你爹把我交给了你,我怎么说都得……”

    “王公子……”柳如烟突然郑重的看着王寒,目...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