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番茄小说网 www.fqxsw.cc】,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可以可以!”何于申连连点头道。

    何于申再次举起了惊堂木,正要宣判,却被又一个焦急的女音急匆匆地打断了:“等等!我有话要说!”

    说话的正是封太夫人。

    拦着封太夫人的衙差请示地朝端坐在公案后的何于申看了一眼,见何于申挥了挥手,就收起风火棍,让封太夫人走进了公堂。

    封太夫人压抑着心头的怒火,叹了口气,对着前方的安平道:“安平,事已至此……阿炎怎么也叫了我十几年的祖母,也上了封家族谱,就是封家的人了。”

    封太夫人勉强维持着端庄慈爱的样子,自以为这番话说得很大度,在心里宽慰自己:江氏说得是,现在封炎已经是其次,关键是端木绯。

    封预之还在气头上,听封太夫人这么一说,脸色发青,喊道:“娘……”

    “预之,你别赌气!”封太夫人硬声打断了儿子。这次的事封家已经吃了大亏,怎么也要保住端木绯!

    外面那些围观的人谁也没想到封太夫人会是这番态度,多是面露惊色,有的人感慨这位封太夫人真是有情有义;也有人方才还听到封太夫人低声骂着要把安平、封炎母子赶出封家,心里奇怪这才一眨眼的功夫,这位封太夫人怎么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

    这时,端木绯忽然低低地“呀”了一声,吸引了公堂上众人的注意力。

    涵星转头朝她看去,挑了挑眉,就见端木绯咬了咬下唇,一脸为难地说道:“阿炎身世不明,我还是回去叫祖父取消婚约吧。”

    知端木绯如涵星当然知道自家表妹肯定不会因为身世什么的就抛弃炎表哥,双眸微微张大,感觉又有好戏可看了。

    涵星知道,封太夫人却是不知道,脸色瞬间就僵住了,脱口道:“不行,不能取消婚约!”

    封太夫人一颗心直坠急下,心凉如冰。

    是啊,首辅府怎么可能看得上一个无父无母、不知道从哪里捡来的野种做女婿!

    况且,当年皇帝赐婚,赐的也是封家嫡长子,也就是说,这个时候,就算端木家悔婚,也不算是抗旨不遵!

    要是这样的话,那么他们封家还要留着封炎这个野种干什么?!

    安平看看封太夫人这副脸色就知道她在想什么,红艳的嘴唇一勾,淡声揭破了封太夫人的意图:“封家不是舍不得阿炎,是有利可图吧!”

    安平这么一说,那些旁观的人一下子就自觉悟了。

    是啊,听说这位端木四姑娘那可是堂堂首辅家的姑娘,这封家要的怕不是封炎这个与封家毫无血缘关系的人,而是为了封家与端木家的这桩亲事。

    这封家人还真是打了一手好算盘!

    那些围观的百姓看着封家人的眼神越发轻蔑,有其母必有其子,这一家子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寻常百姓不知道端木绯与岑隐的那层关系,何于申却是心头雪亮,知道封家真真惦记的怕是端木绯身后的岑隐!

    何于申看破不说破,只捡着能说的说:“封太夫人,你们封家若真在乎封炎,就不会出钱找人毁他名声。”

    何于申一副正气凛然的样子,一记惊堂木拍下,就有几个衙差把四个形貌各异、神情惶惶的男子押了上来,这四个男子正是方才在公堂门口煽风点火的四人。

    也不用衙差们动手,这四个男子就纷纷跪在了大堂的地上,一个个脸色都不太好看,嘴里喊着“青天大老爷饶命”、“小的知错”云云的话。

    “啪!”

    何于申又拍了一下惊堂木,这一次,拍得震天响。

    “公堂上不许喧哗!”

    何于申一声呵斥,四个男子吓得脸色更白,皆是噤声。

    何于申冷声质问道:“说!你们几人方才为何要在公堂门口大放阙词,辱安平长公主殿下母子的名声?!”

    话音落下的同时,那些衙差们就以风火棍敲击地面,发出威吓的声音。

    公堂外的江氏脸色霎时一白,暗道不妙。她为了不留下线索,没敢用府里的下人,而是让人从外面找了些地痞。

    跪在堂中的四个男子吓得魂都快没了,这普通的百姓哪有不怕见官的,跪在最右边的那个瘦巴巴的灰衣青年立刻喊道:“大人,我……小人招!是封家,是封家的人拿了一百两银子收买了小人几个,让小人几个到公堂外胡言乱语,煽风点火,好坏了长公主殿下的名声!”

    他一开口,其他三人也纷纷附和道:

    “青天大老爷明鉴!小人也就是拿银子给人办事而已!”

    “小人知错了!”

    “小人以后不敢了!”

    这四人一边说,一边连连磕头,没几下就把额头磕得一片青紫。

    堂外的那些百姓和学子还记得这四人,此刻方知原来这四人竟然是封家收买来造势的。

    想起刚刚自己也差点被这些居心叵测之人煽动,不少人都觉得有些羞愧。

    此刻,他们再看向封预之,心中的嫌恶之情更盛,这个什么驸马爷根本就是一个厚颜无耻、趋炎附势、忘恩负义的白眼狼!

    还站在公堂中的封太夫人脸上一阵青一阵白,只觉得颜面尽失,如石雕般僵立原地。她心里既怨端木绯,又迁怒江氏没把事办好,这下,封家可真是面子里子全部都丢光了!!

    这个江氏口口声声不会有问题,现在呢?!这都办成什么样了!

    事情都发展到这个地步,就算自己再坚持说自家舍不得封炎,恐怕也没人肯信了。

    端坐在太师椅上的安平悄悄地端木绯眨了下右眼,一双凤眸璀璨生辉。这小丫头真机灵!

    何于申正好看到了这一幕,只当做没看到。

    他清了清嗓子,做出一副正气凛然的样子,又拍了下惊堂木,道:“此案已经一目了然,本官在此宣判安平长公主殿下与封预之和离,从此男婚女嫁,各不相干。长公主之子封炎随长公主殿下改姓‘慕’,与封家再无关系!”

    何于申令师爷把上次封预之已经签了名的和离书呈给了安平,让安平签字后,一式两份,安平和封家各留一份,并在京兆府中的档案中备了案。

    尘埃落定。

    安平垂眸看着那封和离书,眸底闪闪烁烁,有些复杂。

    等了十八年,这才终于等到了这一日,以后,阿炎终于可以光明正大地姓“慕”了。

    何于申看看端木绯,又看看安平,感觉这两位似乎都很满意,心里暗暗地松了口气,又道:“来人,把封预之带下去!”

    所谓的“带下去”就是要把封预之拖下去关回大牢去。

    两个衙差立刻就领命,当他们一左一右地钳住封预之的腋下时,封预之这才回过神来,挣扎着道:“干什么?!你们放开我!”

    封太夫人也急了,试图阻拦:“你们要干什么?!为什么还要把预之关起来?”封太夫人心里对江氏更是不满,她不是说预之今天就可以放出来吗?

    那两个衙差根本不理会封太夫人,继续把封预之往堂外拖……

    封预之挣扎得更厉害了,原本就有些松散的发髻披散了下来,蓬头垢面。

    封太夫人看着这一幕,更心疼了,脑子里乱哄哄的一片,她到现在还想不明白事情怎么会发展到这一步,今日在公堂上发生的这一切完全都超出了他们原本的计划。

    他们今日非但一无所获,而且还血本无归,以后他们封家要成为整个京城的笑话……

    不该这样的!

    这一切都是因为……

    “端木绯!”

    封太夫人双目赤红地看向了端木绯,抬手指着她斥道:“你言而无信,你明明答应了,为什么又不做!”

    “……”端木绯一脸莫名地看着封太夫人,根本就不知道她在说些什么,干脆就事论事,“封太夫人,朝廷做事,自有律法为凭,与我何干?!天子犯法尚与庶民同罪,是非对错自有何大人来裁定,哪是我一个小女子可以置喙的!”

    端木绯目光清亮,一派义正言辞。

    周围的那些学子们皆是频频点头,面露赞赏之色,觉得这位端木四姑娘不愧是首辅家的姑娘,落落大方,言之有物。

    “你……你……”封太夫人狠狠地瞪着端木绯,支支吾吾地说不出话来,想说江氏不是已经说服了端木绯吗。

    话语间,封预之被那两个衙差粗鲁地拖了下去,他的嘶吼声也随之远去,公堂内登时就安静了不少。

    “封太夫人,”何于申锐利的目光如利箭般射向了封太夫人,质问道,“你收买唆使地痞流氓诽谤长公主母子,还有什么话说?!”

    “……”封太夫人再次惊住了,再也顾不上端木绯了。

    何于申又重重地敲了下惊堂木,步步紧逼道:“你,还不速速招供!”

    “是我!是我干的!”

    这时,一个中等身量、穿铁锈色褙子的嬷嬷蒙头冲了进来,直接跪在了封太夫人的身旁,对着公案后的何于申喊道:“何大人,收买这些地痞的事是我家太夫人无关,这一切都是小人所为!”

    “何大人,都是小人看不惯安平长公主殿下嚣张跋扈,才会偷偷出手想教训长公主殿下一番。我家太夫人完全不知情!”

    那嬷嬷卑微地匍匐在地,以额头抵着地面,俯首认罪。

    封太夫人感激地看了嬷嬷一眼,心里觉得江氏什么的还不如她身旁的一个管事嬷嬷忠心耿耿。

    何于申迟疑了,指腹在惊堂木上摩挲了两下。他知道这样安平肯定不会满意的,而且也不知道端木四姑娘是什么态度。

    但是,照理说,既然都有人认罪了,就该结案了。

    “绯表妹,”涵星凑到端木绯耳边,与她咬耳朵,“你看,这一看就是下人为了给主子脱罪,以为别人都没长眼睛吗?”

    端木绯煞有其事地点了点头,“没错没错。跟戏文里演得一般无二,我记得至少在七八部戏里看过差不多的戏码。”

    “是啊。”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番茄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天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天泠并收藏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最新章节